日色明朗.

    比赛场周围已经聚集了加明国都城的绝大多数人们.今日的盛世几乎让整个加明国都城万人空巷.

    各国选手簇拥着本国进入决赛的选手早早的便感到了比赛场.坐到指定的位置上.只等着比赛开始.

    相比于看热闹的人群.在赛场边缘就坐的各国选手反而显得比较安静.寻常选手们看起來都似乎感受到那么一点來自于各方各面的压力.然而再看进入决赛的四强选手.面上的苗青反而轻松许多.

    据说那日皇宫设宴款待各国选手之后.加明国皇帝雪衡旧病复发.而且看样子來势汹汹.几乎无法轻易起身.太子雪子都一方面要照应宫内之事.另一方面还要腾出手來安排比赛事宜.故而忙的不可开交.就连今日最后的比赛也姗姗來迟.

    正当赛场中嘈杂声不绝于耳之时.比赛场中忽然凌空升起几道身影.

    这几人皆穿白衣白袍.衣袍在空中无风翻.甚是飘逸.

    比赛场周围喧闹的人群渐渐安静來.人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比赛场正中的这几人身上.毕竟这样的场景数十年才能见到一次.

    几人之中.为首一位老者鹤发童颜.精神矍铄.面容看起來不怒自威.他穿着与其他人同样款式的白衣.然而周身散发出的凌冽气势却远非其他人可以比拟.

    老者目光炯炯.微一睁眼便从他眼中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让人从心底敬畏.老者干枯的手中拿着一把紫藤权杖.看上起十分古朴.权杖顶端镶嵌着一枚说不清材质的硕大透明宝石.

    宝石熠熠生辉.远远望去绚丽璀璨.像是这宝石本身就发着光芒一般.那宝石如一个拳头般大小.饶是远远望着.也能感觉得到上面酝酿这一种极为恐怖的强大力量.

    几人在空中联手悬空对立而站.似乎在冥想.

    老者负手在空中静静的站着.眯着眼向四周望去.顿时比赛场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虽然相隔很远.按照常理來说.人们本应看不真切这老者的面容.然而不知为何.老者的五官却极为清晰的出现在每个人的脑海之中.并在这么远的距离之外依旧让人不敢直视.

    见四周如他所愿彻底安静了來.老者这才口中念念有词的开始吟唱.而在他周围站立的人们也开始合着他的吟唱念起咒语.

    不消一会儿.几人所在的赛场正上方的空气便开始波动起來.像是有一个空间在空中缓慢的而形成.

    几人依旧不断的吟唱.此时为首的老者缓缓举起手中的藤杖.顿时.藤杖顶端的宝石发出夺目的光华.让在场所有的人几乎无法睁眼.

    宝石在空中折射出一个椭圆的形体.空中的元素之力通过宝石的过滤直接注入到了椭圆球体之内.似的这个球体开始慢慢变大.球体中间渐渐地映出山川河流森林陆地.看起來像是一个微缩的空间.

    随着几人口中咒语的不断完成.巨大的椭圆形空间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膨胀.直到最后.彻底形成一个约与比赛场同样大小的巨大椭圆形球体.

    球体遮天蔽日.几乎将比赛场尽数笼罩.阳光倾泻而.在球体的边缘折射出一道炫目的弧形.

    然而空中的几人依旧在不停地吟唱着.直到椭圆形空间内的景象越发的清晰起來.

    人们看着赛场正中的眼神开始热烈起來.几乎要顶礼膜拜为他们带來这场视觉盛宴的白衣人.

    最终.老者手中的权杖一闪.瑰丽的宝石竟像是生了一样.高速旋转凌空而起.在阳光之投入到空间之中.空间中顿时产生了日夜交替.这个空间的法则最终彻底构造而成.

    空中的几人并沒有移动地方.而那老者在完成了这构建空间领域的工作之后.这才凌空行至几人之前.

    他微微抬起头.向着人群中望去.并沒有开口.而浑厚的声音却顿时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

    “老朽无极岛大长老巴智岚.今日有幸前來为四国争霸赛祭起空间领域.并且带來无极岛为本次四国霸主准备的奖品.”巴智岚凌厉的目光向着方一扫.干枯的手利落一挥.顿时赛场正中升起一个台子.台子上赫然摆放着一件巴掌大小的乌黑器物.

    只见这黑色器物浑身乌黑.像是一只笔.然而短杆的一段并沒有扎头粘锋.反而做成一柄小刀的样子.不但如此.这物品上面还无一丝一毫雕琢过的痕迹.更不要说向其他的物品那样雕刻有极其精美的古朴纹饰了.乍看起來.就像是木工常用的工具一般.若不是无极岛大长老郑重的将这物品推出.许多人根本不能认同这也是一件神器.

    在场的人们纷纷面露不解.有的人甚至开始窃窃私语.不知道今年无极岛为四国霸主送上的这件黑黢黢的东西究竟是何物品.

    云若曦抬眼向那乌黑的器物望去.不想正迎上了巴智岚凌厉的目光.云若曦凤目微微一沉.只觉得有一道极强的灵魂之力向自己威压而來.

    这道灵魂之力直直刺入云若曦的脑海.并向着灵台处奔涌而去.

    云若曦凤眸一闪.立即调起所有神识.在灵台周围筑起一道障碍.将巴智岚的灵魂威压悉数阻隔在外.

    巴智岚的灵魂威压來的突然.而云若曦的神识阻断应得迅速.其间几乎连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曾突破.

    云若曦不动声色.缓缓的操控着自己的神识向外挺近.直到将巴智岚的灵魂威压之力悉数逼出脑海.

    做完这些.云若曦几乎连眼睛都沒眨.冷冷的向上正对上巴智岚的目光.面色清凉.神色坦然.宛若一只笃定坚持的白莲花.

    而那巴智岚略略一怔.便马上收回了目光.他自是沒有想到.眼前的小辈非但能够将他的灵魂威压悉数逼出.而且还完全无视他.顿时觉得有趣.对云若曦更是兴味盎然起來.

    巴智岚并不是那种惯于听信人言之人.因此來之前.即便已经耳闻了许多云若曦的事情.但毕竟沒有亲眼见过.所以并不将那些谣传放在心上.

    而关于云若曦成功请了天尊到盛罗国为其母治疗一事.巴智岚也只是觉得不过是天尊在巧合受了这女子之托所为.同样并不以为意.而此番前來.也不过是想通过这女子了解天尊的动向而已.

    自从天尊将无极岛诸多事宜丢给自己之后.便销声匿迹不见踪影.害的自己几百年來呕心沥血几乎白了头.哪有这样当头头的……呜呜.这简直是在欺负他这个可怜的老实人.巴智岚郁闷的几乎想要无声哭泣.天尊老人家也真是的.既然已经在盛罗国出现了.为何不顺道回來无极岛看看.实在是太沒有责任感了.

    原本巴智岚以为.无极天尊容湛定然是去到了另一个空间游历.不方便回來.然而当他听到天尊出现在盛罗国之后.便立即派人设法联络天尊.结果天尊不但完全无视他们的呼唤.而且还警告他们不得随意出來找他.

    所以.当四国争霸赛开幕之后.巴智岚便直接替换了原本要前來加明国主持决赛的末位长老.自己亲自上阵前來加明国.不想到了这里之后便听说.那个让天尊差别对待的女子不但如同传言的那样实力强劲.而且在四国争霸赛上还大放异彩.以积分第一的名次杀入了决赛.此时的巴智岚才开始留意起这个女子.

    然而直到今日亲眼见到云若曦.并发出那到试探之后.巴智岚才真切的了解到这女子的独特之处.

    眼前的女子不过九级巅峰的实力.竟然完全无视他这圣者巅峰的对手.相对之时非但沒有一丝怯懦.反而步步为营.直到将自己的威压悉数卸掉.这种反应与胆量.自然能够让天尊刮目相看.

    云若曦自然不知道巴智岚此时心中的千回百转.不过看这架势.即便巴智岚真的是因着自己而來.她也无所畏惧.毕竟自己与无极岛并沒有什么利益冲突.

    巴智岚身旁几人看着大长老竟对一个小丫头实施精神威压.不由得面上皆泛起讶异之色.然而更让他们惊奇的是.这女子竟面不改色.从始至终皆是稳稳的坐在台前.

    自然有人已经认出了那便是传闻中的云若曦.心中皆是不免赞叹一番.

    巴智岚虽心中冒着各种念头.然面上却依旧十分严肃森然.他微微眯起眼.干枯的手向上一番.那件黑黝黝的器物便漂浮到了赛场之前.而后连同承载它的那块台子也一同定格在高空之中.

    与此同时.赛场的四个角落又缓缓升起四个台子.台上分明放置着四件神光耀目的器具.想來定是四国为比赛献出的神器.这四件器具宝光熠熠.比那件黑黢黢的物品自然是光亮夺目许多.

    台已经有人开始怀疑.无极岛这物件有些蹊跷.难不成是为了糊弄了事.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