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说之前的离朱攻击时喷吐而出的是只具有三昧真火外形特点的火焰。那么此时喷出的火团便是三昧真火凝幻化而出的磅礴能量形成的灼热能量实体。

    若是被这样的火焰灼伤。恐怕真的会魂魄散。

    血红怪兽面对着离朱喷吐而出的三昧真火。不但沒有退让。反而咧嘴一笑。像是在对离朱挑衅一般。伸出强劲的前爪。猛地一撕。离朱聚成实体的三昧真火火焰便被撕成丝丝缕缕。向着一旁散落。

    离朱眸子一闪。心头一动。三昧真火被誉为火中王者。几乎能够燃尽天一切事物。然而这样的火焰形成的能量团。竟然会被这怪兽的爪子生生撕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难不成这怪兽的爪子有什么古怪。

    血红怪兽不等离朱回过神來。紧接着前爪挥出。数道猛烈的血腥劲风自它身边呼啸而去。向着离朱的要害狠狠袭去。

    离朱双目寒意森森。心中的战意被这怪物极大程度的挑起。它旋身躲过怪兽的冲击。又是一反身。口中火焰又自喷吐而出。向着血红怪兽灼烧而去。

    血色怪兽面上突显一丝狰狞。前爪向前挥舞。身形掠出。竟然直直的扑向离朱而來。

    聚成实体三昧真火火团被离朱不断的自口中喷出。形成了一道燃烧着的火。生生向火红怪兽笼罩而去。

    云若曦将二者交战的情形悉数看在眼里。对于离朱喷吐的三昧真火她自是十分了解。望着血红怪兽撕碎三昧真火能量团的一幕。她面色一凛。

    只见她微微抬手。一道血色暗芒自身体之间飘逸而出。血色符咒自暗芒中飘散而出。闪的身形猛地自血红光芒中突显。

    怪兽与离朱交战在一起。然而却留了一丝意念在云若曦这边。毕竟召唤师的战斗方式便是不停地祭出召唤兽。单单面对那只火麒麟的时候。火红怪兽还能够与之战成平手。若云若曦再弄一只出來。恐怕自己就有些吃力了。所以它一直留意着云若曦这边的动向。

    闪早就感觉到了战斗的气息。在血誓之中上蹿跳。只等着云若曦将自己放出去与那怪物大战一场。不想却被离朱那小子独自表现了那么久的时间。真是让它满心焦急。

    当云若曦祭起血誓时。闪便腾的从中一跃而出。直奔向血红怪兽而去。

    与此同时。离朱依旧不停的喷吐着三昧真火。炽热的火焰呼啸而出。那道燃烧着的火王凝结的越來越实。笼罩的区域也越來越大。与此同时。离朱强劲有礼的前爪同样向火红怪兽招呼而去。磅礴的能量带着呼呼劲风将怪兽推向那道火。

    闪虽然在实力上并不比离朱强。但却生在它天生有两种属性。那边是水与雷。

    它一边奔腾着。一边口吐冰锥。身上同时四溢出强横的雷电之力。直直的朝着火红怪物攻击而去。

    怪兽瞠目结舌的看着两只魔兽凶猛的向自己攻击而來。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神情有些恍然。一时刻。它竟然彻底忘记了该如何攻击。

    三昧真火的火团。冰寒锐利的冰锥。连带着雷电之力。悉数狠狠的轰在怪兽的身体上。顿时血肉横。

    怪兽“嗷呜”一声。庞大的身躯沉沉的砸了出去。

    闪一见初战告捷。清白的大脸瞬时笼上骄傲之色。目中显出一丝鄙夷。它侧过头啐了一口。“还以为是什么厉害到不行的角色。不过若此而已。”

    强大的惯性让离朱又再往前急冲了两步。它在空中悬停。眸子微微眯起。死死的盯着伏倒在地的恐怖魔兽。心中竟有一丝莫名的情绪生发而出。让它不自觉地有些心悸。

    这种情愫酸酸涩涩的。离朱不禁有些奇怪。那情愫让它想起在海浪极高的海面上。小船儿想要顶着浪花驶进海港。然而风大浪大。船夫们已经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海岸。但却就是靠进不了。因而心中泛起焦灼。

    血红怪兽斜躺在沙砾堆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神色似乎十分痛苦。

    云若曦在一旁看的真切。血红怪兽的样子同样让她有些不解。

    虽然闪的加入必然会使自己一方实力大增。但却沒有那种一便将这怪兽击倒的可能。而在离朱与闪最后发出那猛烈一击的时候。火红怪兽面上忽的显出震惊之色。且伸出的爪子猛地顿在了原地。几乎忘记了闪避与回击。否则的话。现它的状况也不一定便会如此。

    况且。即便闪加入战斗。这怪兽也不一定会输。所以它的受伤必然不是伪装。

    云若曦莲步轻移。面色清淡的向前走了两步。在距离火红怪兽十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來。即便她认为怪兽此时已经沒什么还手之力。但为了保险起见。暂时还是离这怪兽远一些的好。

    只见那怪兽双目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离朱。一只前爪捂着身上被冲击出最要紧的伤口。大嘴张开。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眸光之中似有什么在闪动。

    “喂。你这是怎么了。”闪蹭到离朱的身边。侧过头诧异的看着离朱怔怔的发楞。便抬脚碰了碰它的后蹄。说道。

    离朱猛地回过神來。同样觉得自己此时的反应有些奇怪。“沒。沒怎么。”

    “离……离朱……”血红怪兽忽的大嘴一动。第一时间更新 口中吐出几个字。

    这一声有些虚弱的叫唤。让在场的云若曦、闪以及离朱都惊异连连。尤其是离朱。此时已经呆滞得说不出话來。

    “离朱……是你么。还有闪。咳咳……”怪兽又兀自出声。

    离朱的脑中宛若响起一阵惊雷。

    “你……你是……”离朱缓缓地抬起脚。 向怪兽的方向行了两步。

    “呵呵呵呵……你不认识我了……”怪兽的语调忽的有些颓然。神情之中显出浓浓的伤色。它有些凄然的一笑。“的确。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自然是认不得了……”

    闪不可置信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怪兽。心中泛起阵阵熟悉。

    这是……

    云若曦又自向前行了两步。难不成这怪兽竟与离朱和闪是旧识不成。

    她抬头瞧瞧这奇特的无极领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流……流火……”离朱的身体颤动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呵呵……流火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流火了……”怪兽硕大的脑袋低垂去。浑身像是彻底泄了气力一般。

    “流火。真的是你。”离朱大喊一声。猛的冲向了怪兽身边。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你……你……你怎会变成今日这样。”

    它伸出前蹄想要碰触流火。流火却向后瑟缩了一。用尽全力的躲开了离朱的碰触。

    闪呆滞的在原地睁大眼睛瞧着离朱与流火。口中喃喃道:”不可能……怎么会……”

    那是多久以前。闪几乎已经记不真切了。

    但似乎从有了记忆开始。它与离朱还有流火便时常混在一起。即便它只是一只普通的龙狮。和高高在上的大陆王者麒麟本不是一国。离朱和流火却并沒有像其余麒麟那样。因着它的品阶不它们而对它冷眼相向。

    离朱和流火是亲生的兄弟俩。它们的父母早亡。作为哥哥的离朱便负责照顾流火。

    年幼麒麟的生活并不容易。那时候。离朱时常觅了吃食留给流火。而自己却时常饿肚子。不过好在闪的父母那时还健在。觉得这两只孤苦的麒麟实在可怜。便也常常接济这兄弟俩。

    只是作为麒麟一族。无论是修炼还是突破都要比寻常的魔兽难上数倍。因而当闪进入到七级的时候。离朱和流火却依然还在中级徘徊。那时候的闪骄傲极了。

    麒麟一族十分高傲。这个种族十分崇尚纯粹的血脉。而离朱与流火的血脉却不完全纯正。因着它们继承了它们父亲的血脉。天生偏向火属性。因而在族群中也常常受到排挤。所以两兄弟决定离开麒麟族。另觅修炼之道。

    当麒麟兄弟决定出外远行的时候。闪的父母却在一次事故中双双身亡。所以闪也定决心同麒麟兄弟一起。

    最初的时光总是分外的轻松与美好。因着闪的实力略强一些。麒麟兄弟俩沒少受到它的照应。然而大陆之上以实力说话。等级与品阶高的魔兽比比皆是。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许多魔兽并不将上位却级别很低的麒麟兄弟放在眼里。且还会时常说些不好听的话來刺激两只麒麟。

    离朱隐忍聪慧。流火性格内向腼腆。同样不好听的话听到两只麒麟的耳中造成的影响便是极不相同的。

    离朱暗暗了决心。无论付出设么样的代价。只要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便都会去做。

    而流火心中却常常如同蚂蚁啃噬。越是伤心便越是失望。久而久之。内心便越发的孤僻起來。

    正当两只麒麟为着如何修炼而苦恼的时候。流火遇上了一群人。那些人十分神秘。号称能够帮助麒麟一族提升能力。成就千年以來销声匿迹的上古神兽麒麟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