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云若曦又真正的帮助离朱炼成了破除壁障的丹丸,只等它突破壁障时使用。

    让离朱越发安心的是,云若曦这女人不但对它如此,所有真心待她的人,皆会被她放在心上,十倍百倍的厚待。

    离朱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苦尽甘来。

    实力提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它的心从未像现在这样平静安然。它无条件的相信云若曦,虽然这对于寻常魔兽而言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但对于从前被人类伤害的它来说,想要突破自己心中的芥蒂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有时离朱也想着自己能被隐士家族那样对待,那么自己的弟弟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虽然它也时常想要寻到隐士家族那里去救回自己的弟弟,但那家族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而自己的实力即便已经得到了不晓得提升,但和一个家族相比,实力依旧低微得若同蝼蚁。

    只是它怎么都没有想到,再见到自己的弟弟居然会是如此的场景!

    流火它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印象中的流火,比自己上的更为俊俏。它生着俏丽的犄角,目色清明而纯粹,颈项之间的鬃毛宛若清风样轻盈,一身青银色的鳞甲覆盖在俊朗的身形之上,在同辈的麒麟中,样貌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然而如今的流火,眼眸变得猩红如血,原本俊逸的身形变得臃肿不堪,浑身的肌肉虬结在一起,周身都沾染着粘腻的污血,似乎在那边令人作呕的污血池中生活。那时的流火最爱清洁,这在以前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如今,他不但面目全非,而且还在与自己对战之中因着认出了自己而被自己所伤。

    离朱的心阵阵刺痛,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眼眸中顿时泛出晶莹,这让它情何以堪!

    它像疯了似的一个健步冲到流火的身边,脚一软,猛地伏了来,直看得云若曦连连蹙眉。

    闪呆滞了一,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也缓缓的来在流火的身边。

    离朱偎在流火的身边,完全不顾流火身上散发的阵阵沉腐的血腥之气。

    “流火……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离朱看着一脸悲凉的流火,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连带发出的声音也都是颤动着的。

    流火努力的睁大了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离朱,眼中既有惊喜,又闪现着无尽的悲痛,“我……咳咳……”然而话没说完便不住的咳了起来,其间还有这难以抑制的呜咽。

    云若曦摇了摇头,手掌一翻,自凤鸣鼎中取出一粒丹丸,上前一步,将之送到流火的嘴里。

    流火讶异的看着云若曦,有些没缓过神来。丹丸一进入它的口中,瞬间便融化掉了,它只觉得口舌生香。

    流火的眸子微微迷离了,瞳孔之中嗜血的深红色黯淡了来。

    那种清凉飘忽的感觉忽然让它忆起,许久以前的某个午。

    那时候它们兄弟俩的父母还在世,它与哥哥皆是不谙世事天真无邪,完全不需为任何事情担忧。那时候的天总是沁蓝无风,它时常会在草坪上打滚,空气中有着浓浓的青草香,那香味在它的记忆深处停留了许久,有时它也会想起。

    只是,距离上次想起那种味道,已经有多少年了?它几乎忘记了……

    它微微闭了眼,一道猩红的血泪自它紧闭的眼眸中流淌而出。

    适才,离朱与闪联手将流火的攻击截,并将流火重伤。然而流火毕竟是防御力极强的麒麟,即便被云若曦施了降低防御力的破军,但这一击却并不能伤它性命,目前只是有些状态不佳,另外情绪不太稳定而已。

    因此云若曦喂流火吃了一粒清明丹,这丹丸虽然寻常,但却可以解除许多不良的状态,当然也能够在目前的状态稳定流火的伤势。

    虽然离朱并没有向云若曦说明什么,但聪慧如她,即便流火已经不似从前的样子,且身上附着让人不快的血污,但从它通体的样子依然能够看出它该是一头麒麟,如同离朱一样。

    但云若曦不明白为何一只陆生魔兽之王的麒麟为何会变成这无极领域中的一只恐怖怪物。

    即便她与离朱是契约的伙伴,且在契约之阵中有着掌控的权利,自然能够强行进入离朱的灵识之中获取想要知晓的信息,但云若曦却没有这样做。

    因为,麒麟该是让人尊敬的魔兽。

    药性很快便起了作用,流火长出了一口气,浑身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剧痛。

    它缓缓地张开了眼睛,大眼来来回回的打量着自己的兄弟们以及这个看似寻常得不得了的女子,有些欲言又止。

    离朱见流火的状态略略平复了许多,忽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转过头向着云若曦,金红色的面上居然显出一丝赧色,看起来十分的抱歉,“主人……这,这是我的弟弟,名叫流火。”旋即又转向流火道:“这是我的主人,云若曦……”末了忽然噤了声,因着它的心在丝丝的刺痛着。

    云若曦安慰的清凉一笑,完全明了离朱此时的感受,“恩,无妨。”

    在离朱的灵识内,有着一块无法碰触的禁地,虽然她曾经很想要进入探查,但终还是忍了来,毕竟,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即便是一只魔兽。况且,她并未当它是一只寻常的召唤兽,而是自己的伙伴。

    然而,直至刚才,云若曦从离朱剧烈的心跳中感受到,这便是离朱内心最深处的私隐,也是它的痛。

    离朱大嘴微微闭拢,头一低,灵识忽的完全打开,记忆的潮水瞬间涌现出来,将内心最深层的角落悉数展现给云若曦。

    一幅幅画面在云若曦的面前闪过,云若曦看着离朱与流火的眼神越来越柔和,她的心微微有些抽痛,为着这两个可怜的孩子。

    “没关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云若曦轻轻的抚上流火的额头,并不担心自己的手被那粘腻的浓血污染,反而唇间漾起一丝浅笑。

    流火被云若曦轻柔的碰触,不禁浑身一颤。它自是知道如今的自己依然不是当日那只漂亮俊朗的神兽麒麟,而云若曦竟然毫不避讳的碰触它,这让它的心中忽的萌生出一阵酸涩的自卑之感。

    闪紧紧的咬着牙关,心中的震动一点都不比云若曦少,但此时,它感受着两位兄弟只见深深的悲痛,除了沉默,它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流火有些不知所措。

    云若曦清凉的看着流火,“可以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么?不然我恐怕没有办法帮你。”

    流火有些诧异的睁开暗红的眸子,不解的看着云若曦。

    看流火的身体虽然依旧残破,但精神状态已经渐渐的好转,离朱的情绪也开始平复了来。

    “不管你发生了什么,只有说出来才能解决不是么。况且,我的主人是九级召唤师,又是炼药师,同时也是武士。她几乎无所不能,总能想到帮你恢复的方法!”离朱完全的信任云若曦,语气十分笃定。

    它相信,即便弟弟如今变成了这般模样,但对主人而言,即使现在束手无策,但当主人进入圣级,甚至至尊级别之后,其心念必然会上升到另外一个高级的领域,到那时,弟弟定然会恢复如初。

    “自从在隐士家族分开之后,你遇到了什么?又怎么来到这无极领域的?”离朱见流火不吱声,心知它依然有许多顾虑,心中不免有些焦急。

    流火庞大的身子微微动了动,凄然一笑,终于开了口。

    “自从在隐士家族分开之后,我便被那些人单独关了起来。”流火的眸子迷离了起来,陷入了记忆之中。

    云若曦与离朱还有闪皆是安静的倾听着。

    “那里暗无天日,起初,我很害怕,但时间久了,似乎也变得麻木了。我不知道在那里待了多久,几年?或者几十年?”流火的目光越来越飘忽。

    “忽然有一天,隐士家族的人带了一个干枯瘦小的老头过来。我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似乎进行了一个什么仪式一样,过后我便被放了出来。”

    “之后我想要逃走,不想整个身体却被完全控制住,根本无法逃脱。我越是想要挣脱,结果身体就越是被束缚的紧。”

    离朱心中一痛,流火描述的分明和自己那时的遭遇一样,应该同样被隐士家族在身上设了雨龙之阵。

    流火顿了,又继续道:“我被那干枯的老头带到了一处奇特的地方……”

    像是十分害怕似的,流火的身子猛的抖了一抖。

    “那是一个天然的洞穴,但却阴森恐怖,像是有许多的怨灵在作祟。那老头什么都不说,将我困在洞穴正中的一个法阵中。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身上的血液便开始倒流,随后,我的血便从经络的末端向外喷涌。所有这些都让我吃惊极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