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的表情变得有些惊惧与狰狞。看来那段记忆让它分外痛苦。

    “那人……那人是个恶魔!”

    云若曦与离朱还有闪皆是面色一变。

    “我所有的血都向着他的方向喷涌,在他的周围凝结成一团。他似乎要将我的血液全部吸干一样,那团血球越来越小,而那人开始变得年轻起来。”

    流火痛苦的颤抖着,直到今日,他还能够清晰的记起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山洞里,满地皆是森森的魔兽骸骨,其中竟然还有麒麟的遗骨。

    流过看向那遗骨,它的心就像被针戳痛一般。它直觉这几具遗骨定然与自己有着什么关系,只是,那时的它根本没有办法去探究罢了。

    云若曦心头一震,“那人通过某种功法将你的血吸入自己体内对不对?”

    流火点了点头,“是这样……”

    云若曦的心头咯噔一声,“然后呢?”

    流火继续道:”当时我不受控制的晕了过去,等我醒来之后被丢到了一个血池之中。”

    云若曦面色变得更加难看,“没想到你竟会遭遇这等事情……”

    流火的声音满是惊惧,“那血池之中有无数的尸骨,而且尸骨之上还生着血螨。血螨进入我的身体,完全钻到我的血管之中,将我的血管啃噬得支离破碎。”

    “我知道,那人是想将我的生命之力悉数抽走。当那人第一次吸食我的血的时候,我就知道……”

    云若曦眉头皱紧,嘴角微微抽动了一。

    “只可惜即使我是麒麟,身体内的血终也还是有限的。所以那人便将无法抵抗的我抛入血池。没想到,在那血池之内浸泡了三日,血螨不断的吸食血池中的兽血,而我的血液总量很快就全数恢复了。”流火痛苦的紧闭上了眼睛。

    离朱浑身的鳞甲颤抖着,它几乎能够想象得到,自己的弟弟在那血池之中痛苦的样子,它恨不得当时受罪的是他自己。

    流火苦笑了,“自然,当我的血液量恢复之后,那人又进行了第二次的吸食。”

    云若曦微微点了点头,事情的确该是这样。以血引血便是夺命之术的本质。

    “自然,第二次吸食对他来说依旧不够。所以,我便不断的被他丢入血池,生出骨血之后又不断的被吸食。直到那个血池彻底干涸。那时,我发现我的身体竟然也发生了改变。血螨的寄生让我的肌肉虬结,骨骼也发生了变形。”

    离朱只觉得脊背发凉,他痛苦的不能自己,都怪自己当年被猪油蒙了心,没有规劝弟弟,更没有照顾好它,才让它受如此多的苦痛。

    它声音颤抖的问道:“那么,你又是如何到这空间领域之中呢?”

    流火又是苦笑一声:“那山洞之中的血池干涸了之后,我因着无法迅速生出骨血,那人倒也没有对我怎么样。我以为这便是终了了,不想……”流火面上又是一痛,“那人不知从何处觅了许多珍稀的魔兽,将它们戮杀殆尽之后引出鲜血,那血又注满了那血池……”

    “当他吸干了满满三池的兽血之后,不知从何得知这领域之中有一个天然的血湖,于是便报名参加了四国争霸赛,进入了这里。我便是被他带进来的。”

    众人听到此处,均是恍然大悟。

    而云若曦更是细细的嗅了一空气中的血腥之气,这血湖有些特异,其中充满了硫磺的味道,且其中蕴含的能量似乎有着生生不息的特点。恐怕这血池最大的作用便是能够自然生成鲜血,所以那人才会费尽心机进入这里。且这血池能够保住流火的性命,这样便能够生生不息的为这人提供麒麟出众的血脉之力了。

    “这么说,你如今依旧是被那人控制的了?”云若曦问道,她虽疑惑了一,但马上便了然了。

    四国争霸赛参赛的人皆是三十岁以,而那人报名参加四国争霸赛却并没有被戳穿,其中的关窍定然是因为麒麟血对他自身骨龄的改变,想来那些负责筛选选手的人定然没有那种实力能够将这样的人筛选出来。

    “呵呵……”流火忽然妖异一笑,“我,杀了他!哈哈哈哈哈!我杀了他!”

    云若曦心头一惊,“怎么?你能杀了他?”

    这听起来太不可思议!

    生灵一旦被人施以夺命之术,便会与此人生成一种同命的关系,除非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否则,施咒者死,血源体也会死亡。

    “那人以为能够用魔阵便能控制的了我,没想到我已经成魔!哈哈哈哈!”流火的面色开始变得狰狞起来,“这空间的确是好!时隔几年就会有人进来。第一次,我吃掉了其中一个人!没想到那次之后,那人再吸食我的血的时候就变得痛苦万分,但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当是他自己的问题。”

    “而后,每次空间打开的时候,我就把进入到这里的人统统吃掉。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吃人之后,血液就生出了极强的毒性,几次之后,那人竟死在了这里!哈哈哈哈哈!”流火的笑声既痛快又充满煎熬。

    云若曦恍然大悟,没有想到,流火无意中吃掉一人,便使得自身原本属于圣属性的生命之力彻底魔化。而那施咒之人在吸食兽血的时候,并不是所有魔兽的血都可以尽数吸取的,必须要保证这许多种魔兽在属性上不相悖逆,否则的话的确要爆体而亡。

    也只有流火堕落成魔,才能与之前所有事物的联络完全断绝,故而在那人死亡之后,它反而活了来……

    成魔,成活。

    离朱心中悲痛万分,要知道,麒麟是陆生万兽之王,一身灵力,然而麒麟却从不吃人,一旦吃人便会从圣变魔。而成魔的后果便是无法想象的。

    没有想到,弟弟为了杀死那人竟然甘愿堕落。

    大滴大滴的泪从离朱的眼中奔涌而,它撕心裂肺的狂啸一声,一团团炽烈的深红色火焰从口中爆出,直冲向远处的山峦。

    轰然的爆炸声在无极领域中轰然作响,远处的山林顿时疯狂的燃烧起来。

    “呵呵呵呵……”流火悲惨的笑着,眼中却笑出了血泪,“想我堂堂麒麟,竟然沦落成如今这样。”

    离朱使劲的擦了擦眼泪,它大嘴紧闭着,口中不断地喘着粗气,“那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流火瞧了离朱一眼,凉凉的一笑,“离开?我这幅模样又能到哪里去……况且,离开这血池,我便会死……”

    一阵沉默蔓延开来。

    死……

    不能!

    离朱在心中呐喊,他好不容易见到弟弟,怎么能让它就这样死去!它要救他,它要带它离开!流火还年轻,还有那么长那么灿烂的生命……

    离朱猛的站起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庞大的身躯完全贴在地面之上,猛烈的朝着云若曦磕着头。

    “主人!”离朱的声音哽咽着,“求你救救我弟弟!救他离开此处!”

    云若曦微微蹙眉,她自然明了离朱的心情,当然也十分同情流火的遭遇。这兄弟俩也算是受尽苦楚,父母早亡,被族人嫌弃,遭人欺骗,被上古神族之人吸取灵力。

    离朱跟了自己后还算是境遇不错,但流火的命运却是悲惨许多,不但堕落成魔,而且身体还遭受了几乎无法恢复的创伤。这样的它即便如今实力已达圣级,但本身圣属性完全消失,今后是决计无法成就至尊的。

    实在是可惜了……

    “主人!”离朱见云若曦并不答话,心中更是焦急,在这世上,除了云若曦恐怕再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自己的弟弟了。

    思及此处,离朱更是猛烈的向云若曦磕着头,力道之大几乎让土地颤动。

    闪见离朱这般样貌,又见云若曦不动声色,只道云若曦在迟疑,连忙也随着离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主人!求你救救流火!”

    云若曦皱起眉头,凉凉的道:“你们先起来。”

    离朱连忙出声,“主人,求你,若你不答应,我怎么都不会起来!”

    闪也在一旁连连磕头。

    云若曦眉头更是蹙得死紧,纤手向前一探,扶在离朱与闪的肩头,向上一托,“起来再说,不要再让我说第三遍。”

    离朱感受到云若曦掌心的力道,心中一动,知主人似乎有意答应,顿时站起身来,闪也连忙跟上。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只是流火目前的状态实在是不好。”云若曦皱着眉头道,除去血螨的方法她倒是有,只是这并不是关键,“之前流火被那人施以夺命之术,血螨已经彻底进入了它的骨骼与血液,如今几乎已经成为了它身体的一部分。”

    “夺命之术……”离朱睁大眼睛,眼中燃起出一丝光亮,“主人既然知道那是夺命之术,那么便也明白那咒术该如何化解吧!”

    云若曦抿了抿唇,有些为难,“这夺命之术虽然厉害,但并不是没有办法完全化解,”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