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朱闻言立即面上一松,心中不由得感叹自己当日跟随主人是一件多么正确的事情!

    主人一定有办法!

    离朱的心砰砰的跳着,欢喜的看向流火!若能救得流火,哪怕要付出它自己的性命都可以!

    然而云若曦说罢又看了一眼流火,“但流火吞噬人命,虽解除了夺命之术中最难得关窍,但却堕入了魔道。此时它的身体机能完全发生了变化,恐怕不太妙……”

    将流火从魔道拉回才能真正救它的命!

    流火睁大眼睛看着离朱恳切哀求云若曦的样子,有些不明就里,疑惑连连。自己的状况它当然最清楚,只是看着哥哥的样子,似乎无比的信任这女子,难道这女子能够救的了自己?

    可是它已经成魔,这件事恐怕不那么容易……

    流火的心似一沉一浮的在海上乘着浪颠簸。

    离朱一脸的紧张,略一思付便道:“望主人再说清楚一些。”

    云若曦略略点头,沉声道:“夺命之术是一种极为阴毒的咒术,以夺取其他生灵的精血来增进咒之人的实力。被吸取精血的生灵品阶越高血脉越纯正,那人受益便越大。”

    云若曦看了一眼流火,“我想,那人之前定然倚靠吸食高级魔兽的精血来提升实力,所以他知晓流火的存在后必然要打上它的主意。”

    流火的眸子微微垂,的确如同云若曦所言,否则的话它不会在那山洞见到那么多的遗骸,“没错,在那人居住之处有无数的魔兽骸骨,其中也有一双麒麟的遗骨。”说罢看了一眼离朱。

    离朱心中一动,心中有些惴惴的,“你怀疑?”

    “只是怀疑,但并不能确定,毕竟只有那骸骨而已……”流火摇了摇头,当年他仔细的观察过山东中德那对麒麟骸骨,虽然心头不断萦绕着某种情愫,但它却根本不敢肯定这是父母的遗骨。它宁愿相信父母只是失踪而已。

    离朱胸中澎湃万分,但却沉默的低了头,牙齿咬得紧紧的。

    云若曦只觉得今日获得的信息越来越震撼,先是离朱与流火被上古神族圈禁起来吸取灵力,后又是流火被修炼夺命术之人吸取精血,如今似乎又牵扯到麒麟一族的什么隐秘,且这事情似乎与离朱兄弟俩关系密切。

    云若曦深深的吸了口气,只觉的自己似乎正在陷入某种泥淖之中,心头有些沉。

    看着离朱越来越低落的情绪,云若曦心头有些不忍,便又道:“那人既然修炼了这夺命之术,便不会随意停,他必不断的吸食精血,否则就如同逆水行舟,功力不进则退。”云若曦说的轻松,但想到那许多的魔兽被生生吸干,浑身不免有些寒毛直竖。

    据她推测,这个吸食流火骨血的人,实力最次也在圣级之上,那么他手中造成的杀戮委实让人不可想象。流火吞噬人命进而将这人杀死,也算是替天行道。

    “且这种功法,只有当修炼之人真正大成之后,才会停止吸食精血,但这种大成必然要在成就至尊之后。”云若曦微微摇头,这种靠吞噬而来的能力,虽说狠辣强横,但终归不似自己修炼而来的根基稳固。

    “如今那人已死,也算是终结了这种罪孽……”云若曦凤眸微眯,探了口气,抬头看向流火,“至于流火身上寄生的血螨,完全除去倒也不是特别困难,但这除去血螨的过程要比当日血螨进入身体之时痛苦百倍。”

    流火心头猛地一颤,有种叫做希望的情愫瞬间从它的心底滋生而出。

    她真的能救自己!它还有救对么!

    流火猛地仰起头,看着云若曦,“再痛苦我都愿意一试!”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它真的是过够了。

    离朱在一旁支持着流火的身体,眼中尽是感激。

    云若曦又摇了摇头,“只是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她顿了一又向着流火道:“如今你因为吃了生人而圣属性尽失,堕入魔道,体内生出一种阴毒。你虽然依靠这种阴毒除掉了那人,但却变得只能依靠这血池中的污血平衡身体。否则一旦离开这里,你的周身血脉与经络便会悉数崩溃,进而死亡。”

    流火点了点头,的确,自那时候起,它已经无法摆脱这让人作呕的血池,但为了生存来,它还是选择这样卑微的活着。

    至少还能活着。

    “主人!你的意思是,只要能够解除流火体内的阴毒,便能够救它脱离苦海?”离朱的语气有些急躁,既然主人这样说,那么便一定会尽力去救治流火!

    云若曦唇角民成一条直线,略略思付了一,有些犯愁,“按照理论来说的确是这样,但这阴毒……完全是由生命而生,以死亡为结束,与普通的植物或动物之毒完全不同,寻常医理根本无法适用在此。”

    流火刚刚燃起的希望在听了云若曦的话之后,像是猛地被冷水浇熄了一般。是啊,自己本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还想望那么多做什么。如今在临死之前也见到了自己的兄弟,即便让它现在死去它都心甘情愿。

    离朱一脸紧张,“那…该如何是好!难道流火便一辈子呆着此处不成?”

    云若曦眉头蹙起,“我自然能够体会你的心思,只是,目前而言,除了将流火留在这里之外并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一旦蛮横的将流火带离这里,它便会死去。”

    “主人,你不是还有续命丹么!给流火吃一些可以么!”离朱恳求道。

    云若曦摇了摇头:“倒不是我吝惜那几枚续命丹。只是那续命丹对于离朱而言却是如同毒药一般。实在不宜服用。”

    “主人……”离朱声音之中哭腔更浓。

    云若曦转过脸不看离朱,不是自己不愿意救流火,可眼前的状况,流火只有依旧留在此处才能够保全生命。

    流火看着为自己求情的离朱,忽的大嘴一咧,面上生出笑意:它轻声道:“哥!”

    离朱转过脸看向流火。

    流火笑了笑道:“我身上这毒,我自知此生再没什么办法解除,所以哥,你不必为我介怀。更不必为了此事让云姑娘这般为难。”

    云若曦摇了摇头,“我既然答应离朱救你,必然会竭尽全力,目前我的确没有这种实力为你解毒。那么在这之前,你最好还是能够呆在此处,一则这里有那眼血湖可以维持你的生命,另一方面,这地方很少有人能够进的来,不会有人前来打扰你。”

    流火点了点头,“这些我都懂。”

    “还有一点,你要切记!”云若曦面上十分严肃,“无论如何,都再不可吃人!”

    流火更是坚定的朝着云若曦使劲的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看着云若曦清白冰凉的小脸,它心中那一丝希望的苗头正在不可遏抑的发芽。

    “你的身体生出奇毒本就与你吃人有关,所以,这才是你如今境遇如此的关键。此时的你身体内的毒素虽然让你痛苦异常,但若你吞噬人类的话,身上的痛苦便会减轻一些,对么!”云若曦猜测道,毕竟麒麟天性清洁圣灵,如今流火这般境况,定是与它无法忍受那等痛苦有关。

    流火沉默的瞧着云若曦,面上不禁生出些赧红,这也是它不断的吞噬前来参加比赛的人的原因。

    “但若你能够将这种痛苦抵抗住,不再吞噬人类,那么你经脉之中的毒素便不会再增加,来日彻底为你消除余毒之时才不会费劲。”

    流火有些怯怯的道了声,“好……”

    云若曦点了点头,手中红光一现,掌心中出现两个瓷瓶,“这两瓶丹药其中之一是菩提丹。菩提极具灵性,可以压制各种毒素带来的不适。这药蕴含极大的能量,通常状况,一粒菩提丹的效用可以持续一年的时间。只是你所中之毒非常特殊,但可以肯定,菩提丹对这种毒素依旧有这作用,只是这效用持续的时间我便不能完全保证了。”

    流火面上显出一丝惊喜,这竟是传说中的菩提丹!许久之前它便听说过这药,这丹药必然会对缓解自己毒发时的苦痛。只可惜自己没办法离开血湖,所以才没法前去寻找。不想今日云若曦竟然送了自己一瓶。

    流火心中感激至极。

    云若曦又道:“另外一瓶是复灵紫丹。它让人的灵台清明,气血回归本体,可以在毒发时使用。”云若曦顿了一,“若如我所言许久不曾吞噬生灵,毒发时你的身体必然承受不住,到时候你就服这复灵紫丹,能够保证你不会入魔过深。”

    流火禁不住深深的震动。哥哥竟然能够遇到这样一位召唤师,她简直是它的福星。两种丹药皆是世间少有之物,她竟这般大方的送给了自己。即便她不能为自己解毒,她也是它的恩人,它流火此生定会为她效犬马之劳。

    若今后真能从这血湖中走出,它定然要一生一世侍奉她左右,即便一生碌碌无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