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食麒麟精血之人,因着神兽的血脉之力,可以改变自身骨龄,而这种从内而外的改变,使得无极岛之人根本没有办法弄清楚他的年龄,所以次次参与四国争霸赛。

    而他定然十分了解无极领域之内的情况,所以才会每次都寻到流火所在之处。

    且这人甚是奇异,一方面修习了万年前的异术,另一方面又得知了关于无极领域之内的秘隐。想来这人也该不是寻常之辈。

    即便那人已经死去,但云若曦却对那人又生出些好奇。

    云若曦面色沉静的看着流火,略一思付,道:“每次无极空间打开之后,比赛者被传送进来,可有特定的地方?”

    “并没有!”流火肯定的说,“每次人们都会被传送到不确定的地方,这也是这领域的规则。”

    云若曦点了点头,这样的话,其他参赛者的位置恐怕并不能够完全确定。

    “这领域之内的空间其实非常之大,想要将这里走遍没有十几年的时间恐怕是不可能的。”流火又道。

    云若曦闻言,蹙起了眉头,怪不得之前无论是离朱、闪与流火争斗,又或者离朱喷出烈火能量冲击山头,都没有引来其他人,想来竟是这等原因。

    “那这样的话,比赛之人想要碰面岂不是很难?”云若曦有些犯愁,这还怎么比赛呢。

    “主人莫担忧!”流火道:“这空间之内除了这等规则之外,还有特殊的一点,那便是每过一个周期,外来之人其中的一个便会被重新传送。而这次传送便会将之传送到距离其他某一人极近的地方。”

    “这空间竟然也能分清楚外来之人?”云若曦惊叹,不知道这领域是谁人创造,规则居然这么多。

    “那是自然,这领域中有种奇特的物质微粒弥散在植物与动物体内。而所有进入无极空间之人皆是为了比赛而来,因此为了安全起见,没有人会轻易尝试食用这领域中的果蔬或者魔兽之肉,因而这种物质便不会进入人体之中。”流火说道。

    “领域自然是通过识别这种物质来区分是否属于这个世界,重新传送非本世界之人也可以算作是这世界的排他行为。”

    云若曦越来越觉得这世界玄妙无比。她忽然想起,容湛既然是创建无极岛之人,那么会不会对这空间十分了解呢?或许次见面时,可以好好问问他。

    云若曦抬头看了天,天边似乎已经开始泛白,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连忙开口道:“你刚才说,一个周期之后这世界便要开始重新传送,那么这时间岂不是快要到了!”

    流火面色一变,连忙向着日出的方向望去,灰蒙蒙的天正开始卷起金边。

    的确,这空间内一天的时间远比外界短上许多,自无极领域打开之时,已经接近了一个周期,很短的时间之内,空间便要开始传送。

    离朱的心骤然紧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不想离别竟然如此之快,它还有好些个话没有和流火说。

    闪连忙道:“若等被传送走,次再进来的时候必然是四年之后,到那时,我们该如何寻你?”

    “之前那人因着与我血脉共享,自然是能够寻得到我……可是……”流火有些为难的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沉吟一,有些为难,“看来只能启用血之契约,只是……你可愿意?”

    离朱、闪与流火皆是面上一喜。

    “流火自然愿意!”流火心头突突的跳着,心中万分欣喜。

    它连忙四蹄跪地,浑身微微颤抖着,伏在云若曦的面前。

    “没错,通过契约的确能够轻易的找到流火,事不宜迟,那么还请主人赶快为流火施血之契约!”离朱连忙说道。

    “对啊,请主人赶快施血契!”闪也连忙催促道。

    晨光自天边缓缓地蔓延而出,击退了深沉的暮色,白日开始便的清朗起来。

    云若曦等迎来了自无极领域打开之后的第一个清晨。

    此时的气候适宜,林间的光色微微泛着鲜绿,自是因着枝头露水的缘故。空气清新,偶有一丝泥土的味道扑入人的鼻腔。

    晨光之,密林之中,三头强大无比的魔兽与一位玄衣女子共处一处。其中一只魔兽身躯庞大,体格彪悍,且浑身浴血,样貌甚是狰狞。然而此时此刻,这头魔兽竟无比温顺的跪伏在女子身前,庞大的身形略略的发抖,心中因着女子适才所说澎湃不已。

    “烦请主人为流火施血之契约,流火愿为主人效犬马之劳,一生一世永不反悔!”流火再次朗声恳求!

    云若曦白皙的小脸泛着淡淡的光华,看起来无比沁凉与平静,似乎任何事情都引不起她更多的情绪。她点了点头,“那么我就开始了!”

    当她邀约离朱之时,费尽心思,虽然那时还不能结成契约之阵,然而却因着自己是九级炼药师的缘故成功说服离朱,而后缔结了契约之阵,这才真正与离朱成为了契约伙伴。

    而后遭遇了双属性龙狮闪,闪相比离朱,性子更加暴躁。因此,云若曦只好与其大打出手,在彻底压制闪之后,强行与之缔结血之契约。虽然之后所有纠葛尽数化解,但其过程依旧不免惊心动魄。

    而如今,因着离朱的关系,她云若曦竟然又遭逢一头麒麟,且还是离朱的弟弟。在没有耗费什么心力的情况,她竟这么容易便得到了流火。

    云若曦心中暗叹一声,自己是不是好运到了极致!但这好运同时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毕竟流火的情况是极其特殊的。

    若此番通过血之契约与它缔结伙伴,那么便像是在自己身上捆绑了一枚定时炸弹。一方面因着流火身上有打量的血螨存在,另一方面它还堕入了魔道。

    若流火能够控制得了它自己还好,之若控制不了,连带她云若曦也会堕入魔道。

    但若不与之签约,今后再要进来寻找它的话,便会有千般万般的困难。如此只能尽快的帮助流火解毒。

    云若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若自己能够将流火从魔道中救回,那么她便拥有了三只心意相通的魔兽,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加一等于三。到那时,这三只魔兽的归附必然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裨益。

    云若曦嘴角漾起一丝浅笑,闭上了眼睛。顿时她体内的米珠疯狂运转起来,吞吸着空气中的元素之力。

    她伸出纤手,食指向前一指,呼吸之间,一道红色的光亮血线便在云若曦身前凝结。而后又是一道血线骤然出现在第一道血线之内,两道血线形成两道同心圆轮,形制与契约之阵十分类似,但是体积却小了许多。

    云若曦身形丝毫不动,紧身的玄色劲装并不很长的衣摆却无风自动,映衬的她宛若一朵妖艳的花一般。她面色似水,光洁的皮肤泛着珍珠般的光华,整个人在晨光中熠熠生辉。

    她虽然双目紧闭,但却依旧有种极吸引人的魔力,让人移不开眼睛。

    血红色的耀眼光华自圆环中向外发出,一道道符文自她脑中迅速闪过,并挥散到空气之中,不断的吸引着元素之力,并在空中渐渐丞相,将两道圆轮连接在一起,同时,圆轮的正中一道大大的符文彻底形成。

    流火谦卑的趴在云若曦的脚边,但它身形巨大,即便是五体投地,肩部的高度依旧在云若曦的腰部之上。

    云若曦指尖微动,一道锐利的紫色弧形劲芒凌空出,划破了流火耳边的皮肤。紫色劲芒速度极快,像是一道回旋镖一样,带着一滴麒麟之血回到云若曦的身前,血珠直直的入圆轮中的符文之上,霎时,符文光华四射,几乎耀得人睁不开眼睛。

    血色圆环在空中高速旋转着,越来越小,并径直向流火去。

    “嘶”的一声,圆环像是一道滚烫的烙印,带着炽烈的温度至流火的额前,红光一闪便骤然深入流火的脑海深处,瞬间消失不见。

    流火只觉脑中清凉一闪,一道青白色的符文便渗入到它的灵魂之中,将誓约深深地烙在他的灵魂之上。

    云若曦唇角微微上翘,目色依旧平静万分的看着流火。

    流火只觉得宛若隔世一般,灵台之中似乎一子清朗的许多。

    “恭喜你!”闪由衷的说道。

    离朱从心底为自己的弟弟高兴,一时激动的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喃喃的重复着:“太好了,太好了!”

    流火依旧伏跪着不肯起来,硕大的脑袋“咚咚”的在地上猛磕,“多谢主人成全!”

    云若曦纤手一抬,轻轻的托了流火一把,示意它起身,“我们走后,你千万要守住内心,切不可再多入魔道一分。出去之后我会立刻着手帮你解毒,你不用担心。”

    流火使劲的点点头。

    正当云若曦还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似乎空间猛地扭曲了一,瞬时她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云若曦心道,来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