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目的亮光自远方的地平线蔓延而來.霎时将整个无极领域完全笼罩.

    云若曦眼前一亮.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只是刚才那片树林与流火的影像还在一丝残影在她的瞳孔之中.

    这便是无极领域排斥外來之人的表现.正是因为有这样的规律所在.因而才能够使得几位参赛选手能够尽快的相遇.否则在这偌大的空间领域之间.隐匿数年都有可能.

    当光线渐渐暗淡.周围一切恢复原状之后.云若曦这才将周围的情形看清楚.

    此时的她正身处一大片血红色的花海之中.那是一片开得艳丽奔放的曼珠沙华.

    云若曦不禁向周围张望着.

    她正处在一片湖滩之畔.碧色的湖泊倒映着周围连绵的翠色山峰.犹如一颗纯粹的祖母绿.色泽让人怦然心动.湖边生长着繁茂的芦苇丛.将岸上大片大片的火红花朵与碧绿的湖泊分隔开來.

    花儿正在清晨的阳光中盛放.朵朵花团在芦苇丛中悄然生出花朵.倒映在一片绿的湖水之中.水边的气候沁凉万分.偶而有喙十分鲜红的白色小鸟掠水过.

    景致美好又让人沉醉.云若曦不禁深吸了口气.将适才场景变幻时带來的不舒爽的感受悉数抵消掉.

    然而云若曦也只是单纯的做了一个呼吸而已.心中紧绷的弦根本不敢也不会放松.毕竟在这无极空间变幻莫测.究竟还会遇到什么.谁都说不准.

    适才在面对流火之时.云若曦将离朱与闪悉数召唤了出來.而在领域内发生变化之时.离朱与闪便被一种不可抗的外力逼回了契约之中.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但云若曦自是对那种感受记得十分清晰.

    那种无可奈何的绵软之感.似乎让她连手都抬不起來.更不用说做出什么反应了.无可奈何之.只得任由离朱与闪回到契约之中.

    不过.云若曦倒并不十分在意.如有需要再召唤它们即可.

    云若曦站在花海之中.阵阵暗香浮动.触碰着她的鼻尖.不经意间她竟有些恍惚.灵魂深处隐隐的泛凉.似有许多熟悉的或者遥远的记忆向她奔涌而來.

    花开的甚好.细长的花瓣从中心向外伸展.红得十分艳丽.可花的面.除了花葶.再沒有一片叶子.

    那花名为曼珠沙华.也叫做彼岸花.

    相传这种花只开于黄泉.一般认为是只开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彼岸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铺满通向地狱的路.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

    彼岸花香传说有魔力.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在黄泉路上大批大批的开着这花.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又因其红得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往生者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

    一声白鸟的长啸将云若曦自恍惚的回忆之中拉了回來.她瞧瞧四周.眉头皱起.沒有想到这片曼珠沙华竟然还有让人陷入迷幻的作用.

    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云若曦手中顿时红光闪烁.数颗丹药自凤鸣鼎之中掉落出來.云若曦将这些药物悉数吞进口中.大片曼珠沙华带來的种种诡异感觉这才渐渐消弭.

    云若曦自随身空间中唤出琉璃雪.一人一兽自花丛中向前行进.

    云若曦忽的对这无极空间有了许多的猜想.只是无论任何一种猜想都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四周空旷宁静.和风拂暖.带着曼珠沙华的清香熏得人懒洋洋的.

    其实.云若曦也并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方向走.只是.她发现在这空间之中.即便三层的空间怎样变化.头顶之上的日头总是会保持在某一个方向之上.

    在不熟悉的地方.最忌讳的便是向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所以云若曦便根据着日头的方向.顺着河岸向前走.

    琉璃雪乖巧的在云若曦的肩头蹲着.一双瑰丽如同黑宝石的眸子眨啊眨的.流转着幽深如墨色一般的光华.琉璃雪作为性格十分警觉的雪瑶狐.自然对周围的动静十分敏感.

    忽然雪瑶狐“吱吱”叫了两声.云若曦柳眉微蹙.纤手扶上肩头的琉璃雪.顺着琉璃雪提醒的方向望去.

    远处的暗红色的花丛正微微的晃动着.似乎有人正在花丛之中行进.

    云若曦眯了凤目向來人那边张望.身体不自觉的微微发紧.劲气彭的自她身体之内逸出.紫色的光华笼罩在她身体的外层.

    当那人像是也看到了云若曦.便从原來行进的路线上折转了过來.

    云若曦远远的望着.从那人的身形來看.似乎是一位女子.

    进入无极空间的参赛选手中.只有叶家的叶紫是女子.因此那女子大约便是她了.

    云若曦略略蹙眉.即便看清了來人.但她的戒备依然沒有减少一点.

    一身紫色劲装的叶紫拨开火红色的花丛.一边向云若曦不断的挥着小手.一边加速向云若曦的方向行來.口中还大声的呼唤着.“云姐姐.”

    云若曦紧抿了唇角.面色微沉.

    叶紫看起來十分的兴奋.小脸上脚的步子越发的迅速起來.不消一会儿便來到了云若曦的身边.

    她开心的在云若曦的身边站停.小脸上泛红.额上微微闪现出细密的汗晶.看样子似乎已经在花海中行进了些许时候了.

    “姐姐.”叶紫亲昵的叫着.像是终于松了口气一样道:“终于遇到你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空间里害怕死了.”

    云若曦冷淡的看了眼叶紫.依旧十分警惕.

    能够轻松杀进四国争霸赛决赛的女子.怎么看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况且.云若曦几乎无法从叶紫表现在外的形状推测她的实力.想來这女子定然十分不一般.

    这样的叶紫.会害怕.打死她都不信.

    云若曦凉凉的瞧了一眼叶紫.神色看起來依旧淡淡的.并沒有答话.

    叶紫面上扬起娇俏的笑靥.她抿了抿唇.似乎并不在意云若曦的态度.依旧热络的说:“姐姐.刚才我还在想会不会好运一点能遇到你.结果真的愿望成真.你就出现我我面前了.真是老天开眼呢.”

    叶紫一个劲儿吱吱喳喳的说着.似乎非常开心的样子.

    云若曦只觉的耳边聒噪个不停.心头生出一丝厌烦.从始至终自己对这叶紫都是冷面相向.然而叶紫似乎根本不以为意.无论给她什么样的脸色.她都四两拨千斤的化解了开.

    然而.即便叶紫表现得再无害.云若曦总能够感受得到.有时自己对她过分冷冽的时候.叶紫的完美神情便会有那么一丝的破裂.况且再这样完全不熟悉的环境之中.即便是遇到自己极为亲近的人都需要思量思量.更何况是一个城府很深的叶紫呢.

    “姐姐.我和你一起走.好不好.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我真的好害怕.和你一起.我们互相也有个伴.即便是遇到其他国的选手.一起对付起來也会更容易一些.姐姐你说呢.”叶紫看着云若曦不吱声.忙不迭的邀约.

    云若曦凤眸眯起.想都沒想便道.“我觉得还是分开走的好.”

    叶紫面上紧了紧.“为什么.”

    云若曦凤目挑起.看了叶紫一眼.缓缓的道:“不好意思.我习惯一个人.步调与你不同.另外我不会照顾别人也不喜欢被人照顾.所以还是各走各的好.另外既然到了这空间内.我们便是对手.不管你是不是盛罗国的人.你我都要为了四国霸主争上一争.即便现在你我并未动手.但总会有交战的时候.所以怎么看都是分开的好.”

    叶紫小嘴微微嘟起.看样子并未因为云若曦直白的回答而心生不满.反而面色娇俏.微微歪着头天真的道:“姐姐似乎不喜欢紫儿呢.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云若曦蹙眉.“倒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題.只是觉得分开走的话对大家都好.”这人难道听不懂话的么.

    “莫非姐姐是因为阿紫的父亲与云伯伯的关系么.”叶紫绞着两只白嫩的小手.微微低头.复而又有些胆怯的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云若曦.“姐姐真的不必如此.虽然紫儿的父亲非常固执.但却并不会针对云伯伯的.父亲在家的时候也曾经提起过.其实他最佩服的便是云伯伯了.只是他二人政见不同而已……”

    云若曦略一扬眉.“与他们无关.”

    盛罗国之人几乎无人不知.当朝两大将军梁子结得极深.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化解.

    叶紫扁了扁嘴.自顾自的道:“即便真的是因为他们的关系.那也是长辈的事情.到了我们这里.其实还是可以成为好姐妹的.”说完便一脸希冀的扬起小脸.“姐姐.你说是不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