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面色更加冰凉的看向叶紫.心里不知道这女孩儿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叶紫瞧着云若曦始终不动声色.面上委屈更甚.声音中似乎还有这哭腔.“更何况阿紫一直都很仰慕姐姐.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和姐姐结交的.姐姐难道真的要一直拒我于千里之外么……”

    “倒不是据你于千里之外.只是我本不善与人交往.即便是我自家之人也如此对待.你不用揣测太多.”云若曦凉凉的看着叶紫.清白的小脸上依旧平静而冷淡.

    叶紫抬起头.睁大圆目.有些吃惊的看着云若曦.自己都已经如此低三四的对她了.她竟然依旧这般固执.

    一直以來.叶紫在人前给人的感觉都是天真无邪.娇俏可爱的.然而或许因为她出身叶家.又或许因为自己性子冷淡.或许还有别的原因.云若曦直觉与此人之间有道极深的鸿沟般不可逾越.

    且不说如今二人虽处出于同一国度.然而却是实打实的对手.叶紫为人又似乎总在云里雾里.云若曦怎么也不会将这样一个危险的隐患埋在自己身边.况且叶氏一族处事皆不讲义气与道理.云若曦不得不多加提防.

    “可是.姐姐……”叶紫还想说什么.却被云若曦直接打断.

    云若曦目不斜视.冷眼瞧着翠色湖畔开得正好的曼珠沙华.眸中清澈.“你我分道扬镳.就此告辞.”说罢转身便向自己的方向行进.

    叶紫眼眸微微眯起.目送着云若曦离开.眼中似乎有些说不清楚的神采.

    云若曦看着前方.目色平稳.

    无极空间之内一个周期便会有一人被转移位置.此次是自己遭遇了叶紫.虽然这次与叶紫并沒有交手.但一次再遇到的时候.便会真刀真枪的对峙了.

    肩头上的琉璃雪吱吱的叫了两声.云若曦微微侧脸看着琉璃雪.

    “怎么.你也不喜欢她么.”云若曦轻笑道.

    吱.

    琉璃雪向身后丢出一个鄙夷的眼神.口是心非的人身上都有一种难闻的气味.它生平最讨厌了.

    “你说她口是心非啊.”云若曦禁不住被琉璃雪的样子逗笑了.“其实我也这样觉得.所以才不想和她一起走.”

    吱吱.琉璃雪赞同的叫了两声.

    “同行的必然是伙伴.只有和伙伴在一起才能交托后背给对方.否则的话.便是自己将自己送到最危险的境地.不知道何时.便会有性命之忧.所以还是谨慎些好.”

    吱.果然是聪明的姐姐.刚才那叶紫娇滴滴献媚的时候它还暗暗担心.看來是它杞兽忧天了.

    “你这家伙.”云若曦噗嗤笑出声來.“小心些总是好的.毕竟我答应了那老头子拿回乾坤錾.总不好吊儿郎当的吧.”

    吱……琉璃雪翻了翻白眼.看起來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云若曦小脸微微抽动一.“怎么.你和他有仇.”看起來雪儿的样子似乎对刘老头相当的无语.

    琉璃雪“吱”的一声叫的有气无力.

    说起那个老家伙她就心情郁卒.若不是因为他是姐姐的祖爷爷.怎么说也算是自己半个长辈.总给尊敬礼让.若非如此.她琉璃雪眼中不容沙子.早就伸出爪子挠他个三百六十五圈了.

    那老家伙整天沒事就唉声叹气的悲秋个沒完.时不时的还跑來烦它.还说什么拔它几根白毛去做实验.有沒有搞错.本小姐的毛也是用來做实验的.真是欺兽太甚.

    “祖爷爷年纪大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再说你现在住在他的地盘.总要仰仗他的.”云若曦浅笑.祖爷爷倒是很喜欢琉璃雪.大概真的是将雪儿缠的烦了.

    一人一狐边说边行.然而走了许久之后.还沒有望到花海的尽头.

    云若曦努力前行着.并沒有回头去看叶紫的动向.而那叶紫似乎也并沒有追上來.

    初始.雪瑶狐倒也觉得在这大片大片的彼岸花丛中行进.周遭又是清澈的湖水.心情自然舒爽.然而走了许久之后.周围的景色竟然并无一丝变化.耐不住性子的琉璃雪便不满的吱吱叫了起來.

    云若曦微微停了停.向四周看看.“的确.走了这么许久.不想这花海竟然依旧无边无际.”

    吱吱.雪瑶狐睁着大眼瞧着云若曦.

    “呆在原地.”云若曦想了想.雪儿的法子倒是也可行.

    但在这曼珠沙华的花丛之中.云若曦心中却总是不能安定.毕竟这种花被称作魔鬼之花.再加上自己先前來到此处之时.不自觉的便被这花控制了心神.想來还有些后怕.

    此时天色光亮.也许不会有什么问題.但若等到天色黯淡來.保不齐会有什么意外.

    沉吟了一.云若曦道:“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尽快的离开这里为好.”

    琉璃雪无奈的耷拉了肩膀.

    然而这地方虽然诡异.然而除了叶紫.这里却依然如同之间的场景那般.再沒有遇到半个人影.

    又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云若曦终于看到远处火红的尽头.

    她不仅长出了一口气.

    “前方似乎便是这片花海的尽头.出了这里.我们边找一个荫蔽的地方休息.如何.”云若曦看着肩头上无精打采的雪瑶狐.笑眯眯的道.

    吱……

    雪儿应了一声.又耷拉了小脑袋.

    云若曦轻叹了一声.提了速度向花海的尽头走去.

    天色渐渐暗淡了來.空气中的暗香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焦灼又苦涩的味道.

    云若曦向远处望去.远方烟尘滚滚.整个天空中扬着黄色的浮尘.若使劲呼吸.便会有数不尽的细小颗粒顺着鼻腔进入胸肺.干涩的让人胸中滞闷.

    原來过了花海又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四周光秃秃的几乎沒有什么植物.与之前生机勃勃的花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天气越发的阴.沉得让人呼吸困难.

    灰黄色的天空泛着阴凉.冷风时而刮过.冷不丁会让人身上一寒.

    云若曦站在沙漠的边缘眺望.看样子.并不能像刚才盼望的那样觅一个安定之所休息了.

    怎么办.过.还是不过.

    云若曦忽的有一种进退两难的感觉.

    回头.不可能.如鲜血般浓烈的花海.虽然看似平和.但云若曦断定那里必定掩藏着极大的危机.回头万万不可.

    前进么.沙丘不断的在云若曦的眼前移动.且天色黯淡.几乎完全看不到光.这样沒有方向的进入到沙海之中也等同与找死.

    云若曦小脸绷得死紧.连同琉璃雪也感染到了云若曦此时的为难.安静乖巧的蹲在她的肩头不吱声.

    沙海边缘.一袭玄色劲装的女子安静的站着.像是思索着什么.

    忽的.云若曦的小脸漾开了一丝轻笑.她的脸平静而明亮.宛若拨云见日一般.

    她又自嘲的一笑.她在天地间行走.从來都是我行我素.什么时候起.竟然变得畏首畏尾起來.这可不是她的作风.

    云若曦的灵魂忽然悸动起來.沒错.神來杀神.佛來灭佛.她云若曦此生还沒怕过什么.

    团团火红自云若曦身上发出.连带着古朴的符文的血契凭空出现.血色光芒过去.一道庞大的青白色身影自虚空跳脱而出.

    云若曦跳上闪的背脊.纤指向远处一指.闪便会了意.“蹭”的一带着云若曦向沙海深处奔而去.带起背后黄沙滚滚.

    风声沙沙作响.伴着闪凝实的脚步声.在沙海之上响起.

    云若曦眺望着前方.忽的心头一跳.身上劲气意识的迸发而出.

    远处的沙地咕嘟嘟的沉着.像是沸腾的水在冒泡一样.黄沙沉之处形成了一个个小型的漩涡.

    漩涡以极快的速度向云若曦掠而來.云若曦自闪的身上纵身而起.身上紫光顿时迸发成朵朵妖冶锋利的气刃.直向沙地漩涡出爆射而出.

    漩涡流转的速度越发迅速起來.原本黄色的沙土竟像是染上了墨色一般.还弥散着一股股**的气息.

    忽的一道巨大的黑色火焰从漩涡中掠而出.向云若曦袭來.

    云若曦掌中劲气一提.反手送出.

    庞大的能量攻击.在接触到那黑色火焰时.迅速的分解开來.远远望去像被腐蚀.又像是被融化了一般.

    扭曲的能量波.似乎让空间的边缘都呈现出一种错位的感觉.

    “嘶啦.”

    两道能量碰撞揪扯.似乎彼此都在地笑着对方.发出时还十分庞大的能量团.在互相纠缠的瞬间便消失不见.

    云若曦翻身向上.掌中又挥出无数道紫色劲芒.每一道都向着沙地上的黑色漩涡中心破去.

    “嘶啦嘶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当所有能量悉数抵消之后.一道森冷的生音自地底传來.

    “哈哈哈哈哈.九级召唤师的身手果然不凡.”

    话音未落.一个干瘪又瘦小的身穿土黄色劲装的男子便出现在云若曦的眼前.那男子嘴角歪着.笑的惨淡.好整以暇的看着云若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