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一个旋身.又自回到了闪的肩头.她目光冷淡的盯着前方之人.似乎并沒有一丁点吃惊的的样子.

    面前这人竟然是上玄国的隗一阳.

    “原來是隗先生.”一丝浅笑显现在云若曦的嘴角.然而笑意却完全沒有抵达她的眼底.

    云若曦浅浅的一个打量.便强迫自己的眼光从隗一阳的脸上移开.只因隗一阳的长相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但若是单纯长得丑些也还好.可眼前这人黄里泛黄的脸上摆明了写着“诡异”二字.

    只见他一双三角眼犀利万分.若仔细瞧着.还能看得到内里发射而出的精光.鼻子自鼻梁处急转直.竟像是被人打断了以上.几乎与“直线”、“挺拔”这类词汇毫无瓜葛.

    不过此人的嘴巴倒是生的漂亮.唇色鲜红欲滴.唇形又饱满.看起來分外娇嫩.若略去他面上其他的五官.单看这张唇.总能让人生出几多对美艳女子的遐想.

    然而讽刺的是.这张漂亮的红唇竟然生在一个长相“奇特”的人脸上.怎么看都让人倍感恍惚.生出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感觉.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错乱了.

    隗一阳因着瘦的过分.所以显得颧骨高高的突起.他面色焦黄.虽然是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但额头上已经能够看出深深的沟壑.样貌实在是与年轻人极不相称.

    若不是比赛禁止三十岁以上的人参加.云若曦几乎要怀疑他年纪的真实性.毕竟修炼夺命之术的人只有那人.而这隗一阳怎么看也和修炼夺命之术的人挂不上关系.在者.若修炼了夺命之术.实力精进到如今的地步.即便是行将就木之人.从面上看來也如同年轻人一般.

    隗一阳的确也算是一朵奇葩.面色奇怪.五官奇怪.再配上奇怪的土黄色的劲装.简直像极了一株新鲜出土的山药.

    这人的身材十分干瘪瘦小.几乎是颠覆了云若曦生平所见.云若曦从四国争霸赛开赛之初.已经不数次见过隗一阳这人.然而她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却从始至终都沒有对这人多看过半分.直到这次相遇.才真真切切的打量他半天.

    这长相不但云若曦看着别扭.连她座的闪都前蹄一抖.差点跪在地上.

    不过隗一阳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样子.且从他的表现來看.是真真切切不将这外表放在心上的.

    云若曦看着隗一阳一身土黄色的劲装.虽然从沙土中现身而出.但浑身上却并未沾染一丝半点的微尘.心中暗暗讶异.想來这人定然是有些能够避土.或者融于土的手段.

    之前自己并沒有对这人有多大的印象.但经过刚才的对决.云若曦直觉的眼前这隗一阳的实力并不比自己差.心中对他倒也生出许多重视.

    “哈哈哈.云姑娘的大名如雷贯耳.我隗一阳早就想见识见识了.”隗一阳哈哈大笑.

    这一笑不要紧.站在他对面的云若曦心中猛的抽动一.面上几乎要绷不住.

    只见隗一阳因为大笑的缘故.不但额头上的沟壑加深许多.这子连同眼角眉梢.颧骨方.只要肌肉能够到达的地方.便悉数皱成一团.宛若一张揉皱到极致的纸张.

    云若曦强忍着不适.张了张小嘴.吐出一口闷气.“好说.好说……”

    若是遇到寻常时候.云若曦定然是冷着脸一言不发.今日却被这身残志坚的人刺激的软了口气.不得不说隗一阳带來的视觉冲击力极强.

    隗一阳嘴巴又是一斜.眼中精光一现.“沒想到这么早就遇到了云姑娘.这可真是我的造化.如此便省去了我四处寻找姑娘的时间.”

    云若曦眉毛挑了挑.看來他并不是单纯想与自己交手.争夺四国霸主之位而已.

    云若曦唇角上翘.“不知道隗先生找我有何贵干.”

    她直觉隗一阳话中有话.如若真想找到自己.在领域外时.时间与机会有的是.不必非得进入到领域之内.难不成他想要她的命.而苦于在外面无机可乘.或许又因为在无极领域之中.因着搏斗而身亡更加顺理成章.

    “嘿嘿.”隗一阳口中溢出一声诡谲的笑.神色自是轻松万分.“云姑娘与在无冤无仇.所以在找姑娘倒也不干什么.只不过有位朋友想要姑娘的性命而已.隗某受人恩惠所以才要与人消灾.就在此取了姑娘的性命而已.”

    云若曦不禁浅浅一笑.“不知道托付魏先生之人为何方神圣.说來也好让若曦心明白.”

    若说这天之人.自己得罪的透透的大约只有那么几人.玄青商、洛远图与东浩南.还有一个云紫陌.

    虽然自己曾经砍断过昭瑰公主的手臂.但此番却是为了盛罗国出战.那洛远图再愚笨再怨恨自己也不会挑在此时对自己手.况且.虽然她并不了解洛远图.但却觉得此人满心抱负.定然不会因为一个女儿而得罪天至尊.

    至于东浩南.虽然她已经和他撇清了关系.但每每见他.他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的严重了.或许他会心伤但却犯不上要自己的命.

    云紫陌该是异域之人.上次从云府逃脱之后.大陆之上便少有异域之人活动的消息.若说是异域的人來杀自己.倒也说的过去.

    然而.最有可能的依旧是玄青商了.

    一则.容湛帮着自己从他手中逃脱.毁掉了他几乎所有的力之晶石.且此人还十分垂涎自己手中的雪瑶狐.即便这些日子以來.他并沒有再做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但依照那人贪婪卑鄙的个性.定然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

    她边思付着边仔细打量隗一阳.看他的样子.似乎对杀死自己一事胸有成竹.他到底有何仰仗能够敌得过自己.

    此人面目丑陋.全身上穿着打扮又极为普通.然而寻常面黄之人是定然不会穿黄色衣服衬托自己的短处的.而此人不但穿着黄衫而且穿的如此心安.不是不在乎便是其中有关窍.

    然而能够进入四国争霸赛决赛之人.哪一个不是佼佼之辈.云若曦宁愿相信此人这身黄衫应该不寻常.

    可从这人的言谈举止來看. 又不像贵族出身.因而弄到一身特殊的装备的可能性近乎为零.如此看來.此人定是投拜在什么人的门才是.

    “这倒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隗一阳依旧轻松惬意.“隗某生的丑陋.普天之本无什么人看得上.所以虽然自认有着不错的武学天分.但却苦于沒有伯乐.好在太子殿慧眼识人.将隗收于门.隗某有心报恩.却苦于沒有机会.不过今日就不同了.”

    “原來是玄青商的人.”云若曦嗤笑一声.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便是了.她嘴角一勾.“不知隗先生來时.你家太子殿是怎样知会与你的.即便若曦死在隗先生手中.还是死的明白的好.”

    “你倒是特别.看來你早已经猜到我的身份.果然是让太子殿如此重视的女人.”隗一阳嘿嘿一笑.声音凉透.齿缝间都透着冰凉.“只不过.聪明的人都活不久.”

    “哦.若曦自觉不怎么聪明.但是却想活得长久.”云若曦掩嘴轻笑着.纤手一抬.紫色劲芒又自浮现而出.她直直的看向隗一阳的身后.“叶紫.你也一起來吧.”

    隗一阳眼神一变.怎么她竟发现了么.

    一声“咯咯”的娇笑自隗一阳身后迷蒙的黄色天空中由远而近显现而出.瞬间便飘落了來.

    叶紫稚嫩的面容上闪现着与年龄极为不相符的成熟表情.嘴角荡漾出妖冶的涟漪.神态与样貌竟与先前每次见到时表现出的天真烂漫完全不同.就像是涉世很深的女子一样.

    可是.即便之前叶紫表现得再天衣无缝.云若曦依旧对她小心提防.让叶子几乎无法无机可乘.每每因为近不了云若曦的身而暗自郁闷.

    叶紫妖娆的笑着.她并沒有因为云若曦发现她的踪迹而急躁.“沒想到.还是被姐姐你发现了.姐姐.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其实你隐匿的也算是不错了.只可惜.彼岸花的香味太过奇妙.我闻过一次便会一直记得.”云若曦细细的品着空气中的彼岸花香.面色沁凉.

    怪不得隗一阳那般胸有成竹.似乎早已料到了自己必然会死于他手.原來是有了叶紫这样的帮手.

    这二人的实力皆是与自己所差不多.若自己与这二人其中的任意一人单打独斗.结果必然不在话.可这二人如今联手.要对付起來便有些吃力了.

    “单凭彼岸花的味道.可你不也是从那片花丛中过來.身上自然也带着那味道.你又怎知道你闻到的味道是我身上所沾染.”叶紫秀丽的眉毛微微蹙起.显然不能相信云若曦的说辞.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