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玄国的实力算是在四国之中位列前茅的。这与上玄国一直以来的国策密不可分。

    上玄国国主玄虢是一位武士,醉心修炼,整日沉浸在开拓各种武技之上。而太子玄青商从小耳濡目染,竟也有着不俗的能力。

    玄青商自小便跟着玄虢习武,虽然同样是一名召唤师,然而却非天生觉醒的召唤师。即便他已经是一名救济召唤师,然而相比于天生觉醒的召唤师,能力上却是相差许多。

    与云若曦相比,玄青商更是差在没有形成契约之阵上,因而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玄虢虽然醉心武学,然而却又一个相当的抱负,那边是将上玄国的无限荣光带到大陆的所有角落。因而在平日自己修炼之时,还不忘命人厉兵秣马。

    当玄青商满十六岁后,玄虢便将大权尽数交予玄青商。玄青商的手段比其父更是强横许多,于外扩张势力,于内遍访良才。使得上玄国举国上一派激越之声。

    就拿七星银城而言,虽曾是无比超脱的势力,但在玄青商的经营之,如今也尽数成为上玄国的中坚力量。

    而玄虢的女儿,玄青商的妹妹玄紫夕更是拜入七星银城秋刹战圣门,成为其关门弟子。且玄虢也有意将玄紫夕许配给七星银城,从而将这势力更加拉拢之身边。只是玄虢一直没有定驸马的人选,而玄紫夕又倾心于容湛,此事便暂时搁置来。

    除了七星银城,玄青商还招揽了一大批高手成为自己的门客,整日好吃好喝的待着。所有门客,无论武斗能力如何,只要有一技之长,便能够被玄青商另眼相待,哪怕是鸡鸣狗盗之徒。

    当然,所有门客之中,最多的依然是武士,毕竟大陆之上依旧是实力说话。即便玄青商为人再阴险无耻,在对待这些门客上还是让人相当的无话可说的。

    叶紫虽为盛罗国叶氏之女,但从小却并非跟随在父母身边,而是同她的师父一起云游大陆,并且在历练中修习亡灵法术。而她的师父师承异域一派,在魔法师领域自是大师级的人物,话语权十分强硬。

    叶紫十岁时,随她的师父来到上玄国,玄虢听说后,连忙以上玄国贵宾的礼仪迎接叶紫的师父。而同去拜谒叶紫师父的玄青商吃惊的发现,叶紫的师父便是曾经点化他,并使他成为一名召唤师的高人。

    玄青商顿时拜在叶紫师父的门,因着之前与这位高人的际遇,玄青商便真正的成为了叶紫的师兄。

    叶紫长得玲珑娇小,嘴巴又甜,故而十分讨人喜欢。

    玄青商人虽卑劣,但却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叶紫,对叶紫体贴入微,宝贝的不得了。

    终于,玄青商的父亲玄虢为他到盛罗国叶家提了亲,他与叶紫的婚事也算是敲定了。

    玄青商招募了许多各门各派的特异门客,隗一阳同样也是这些武士之中的一员。

    只因隗一阳生的奇丑,故而即便实力算是超脱,但依旧少有人肯收留他。

    当年,落魄的隗一阳在街头卖艺,偶然被路过的玄青商看中,从此便跟着玄青商。

    玄青商看隗一阳资质极好,便力排众议,将隗一阳推荐到天策学院专攻武技。而隗一阳也不负玄青商的厚望,其在学院的几年时间之内,进步神速。学院之内,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与之抗衡。

    适逢四国争霸赛开赛在即,玄青商便派出隗一阳等人前往加明国参加比赛,而为一眼过得另外一项任务便是要杀死云若曦。

    自然,既然派了隗一阳前去为自己办事,玄青商倒也毫不吝惜,得知隗一阳本身是土属性之后,便将上玄国皇宫之内一件看似普通却神异非常的避土玄衣赐给了隗一阳。那便是隗一阳一直穿在身上的黄色劲装。

    这玄衣穿在身上之后,便能够遁地而行,只要有土地,那么那里便是身着玄衣之人的战场,可谓占尽了先机。且若这身穿玄衣之人为土属性的话,效果便会更加显著。

    隗一阳原本实力就不错,得了避土玄衣之后,爱惜的不得了,从此更是对玄青商忠心不已。

    只可惜玄青商太低估云若曦的实力了。

    当日围追堵截云若曦时,云若曦并未召唤所有魔兽出来,而即便她将离朱与闪全部召唤出来,它们也并没有经过那一系列的淬炼体魄的事情,因而实力不过一般般而已。

    如今,离朱经过炼化九麟吞天簋,感受到了麒麟一族生存的真谛,且此时的它早已不在是当年那个只能仰望而不能操控三昧真火的小麒麟,而是能够将三昧真火运用自如。

    而闪则进入冰圈遗迹后,因着际遇,在无根泉水中浸泡月余时间,将身体的根骨重新淬炼了一遍,实力也增进了许多。

    即便与隗一阳同来的还有修炼亡灵魔法进入九级的上玄国太子妃叶紫,但二人联手之后,依然觉得眼前的战况不容乐观。

    尤其是当云若曦刺破叶紫的亡灵结晶,离朱又操控着三昧真火将叶紫喷吐而出的亡灵焚毁,三人之间的占据猛地发生了翻转。

    在情势紧急的情况,叶紫为求胜利竟然还使用了灵魂自燃的究极魔法。

    隗一阳大惊失色。虽然他不是什么魔法师,但是平日里各种知识涉猎的极广,完全知晓叶紫此时施展的便是亡灵魔法师的禁咒。

    这种魔法通过燃烧灵魂,获得大量的,几乎是取之不尽的力量,然而这种力量的代价便是带给施展者灵魂难以言喻的创伤,可谓损敌八百,自损一千。

    而且灵魂燃烧之后,施展者还有可能变成一个白痴。

    若后果真的变成那样,隗一阳定会死在玄青商的手中,若是那样,他还真不如就此把小命送在云若曦手里。

    隗一阳神色焦急万分,额头刷刷的冒着冷汗,一边抵御着闪的攻击,另一方面尽可能的翻出神来阻止叶紫。

    然而叶紫却完全没有搭理隗一阳,依旧发疯似的冲向了云若曦。

    失去亡灵结晶,失去了分裂灵魂,连构成自己能力基石的数以千万计的亡灵皆损失惨重,所有这些几乎让叶紫气得发疯,早已抛去了平日的冷静。

    闪召唤着风雷之力,狠命的向隗一阳砸去,离朱已然在主人面前露了脸,自己怎么也不能差才是。虽然闪与离朱是好兄弟,然而多少年来形成的习惯,已经让这魔兽兄弟在任何事上都喜欢互相争斗一番。

    虽然闪面对隗一阳的时候,并未使出自己最为骄傲的水属性冰锥攻击,但仅仅是从云层中不断倾泻而的雷电之力便已经让隗一阳有些吃不消了。

    隗一阳狠狠的瞪视着闪,无论如何都无法摆脱,只得看着叶紫疯狂的燃烧灵魂,而他却完全束手无策。隗一阳的心早已沉到谷底。按照现的情势来看,无论今日任务完成的怎样,自己都再无活命的道理。

    “流沙之怒!”隗一阳忽然大喝一声,脚黄沙之中旋转的,被他操控着的黑色漩涡忽的反方向旋转起来,并迅速的向云若曦攻击而去。

    无边沙海之中顿时阴暗一片,胆小之人若此时进到这片区域,恐怕定会心惊胆颤。

    虽然有闪与离朱护在云若曦的身边,但是她手中的动作却从未停歇。只见她手中不断的挽出紫色的光刃之花,并在其掌中翻转出腾挪跌转的残影,一道道锋利无比的剑刃在聚集了足够的能量之后,不断的从云若曦的掌心之中射而去。

    同时,她使出幽灵移步,不断的变换着方位,让隗一阳捉摸不定,更加对她无从手。

    因着叶紫本身的亡灵属性更好被离朱克制,因而云若曦便放心的将叶紫悉数交予离朱。

    面对着魔力砰然高涨的叶紫,离朱眼中红光大声,浑身金红色的鳞甲熠熠生辉,它不断的喷吐着三昧真火,与此同时前爪不停地自空中划出无数个残影,残影之中自然伴随着最真的麒麟爪。寻常人若要被这动作扫到,即便不死也几乎要残废。

    “哈哈哈哈!强弩之末,我看你还能翻出什么花样来!”离朱斗得更加酣畅淋漓,挑衅似地面对这叶紫大喊,并成功的又自挑起了叶紫的怒气。

    闪见离朱已然开始收回全力,开始逗弄起叶紫来,不服气的撇了撇嘴,“嚣张什么,我们不妨就比一比,看谁先把手中的人先解决掉。”

    离朱大头一扭,满嘴的利齿陡然显现出来,“好!比就比!比多少次你也依旧是我的手败将!况且你那对手本身的实力并不怎么样!”

    “切!谁胜谁负还不一定!你不过是运气好而已,今日我们便好好比试一场!你若是输了,那么主人那契约之阵的位置便是我的,你给我签血誓去!”闪咬着牙齿吼道。对于后到的它来说,对离朱能够与主人以契约之阵作为连接,羡慕嫉妒恨到了极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