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朱则在一边鄙夷的膘了一眼闪。甩过脸不看它。看來主人实在是对这货太好了。以至于这货整日挑剔。还有沒有身为魔兽的觉悟了。

    云若曦瞧了瞧两头魔兽。清凉一笑。“这恐怕也是无极空间之内排斥外來的规则。好在这规则对我们并不会造成什么别的影响。至少沒有将你们与我传送至不同的地方。”

    离朱点点头。“不过。即便和主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凭借契约的话。我们也可以随时回來。”

    “嘿嘿嘿。那是当然。有了契约作保障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闪抬起前爪挠挠耳朵。沒心沒肺的聒噪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引得离朱一个劲的瞪它。这家伙怎么说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沒有。

    云若曦看着闪的样子。轻笑一声。但轻松的神色并未在她的脸上停留许久。她向着四察望了。道:“虽然流火告知了我们无极空间运行的秘密。但我总觉得这空间之内应该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秘密恐怕即便是一直居住在这的流火也不会知晓。”

    云若曦提到流火。离朱心头不禁一颤。即便它已经成为主人的召唤兽。今后的前途必然比以前光亮许多。但遥想到弟弟曾经受过的苦楚。离朱依旧禁不住心中悲戚。

    云若曦自是知晓离朱心中感受。第一时间更新 目色温和的瞧了眼离朱。似有安抚之意。

    离朱金红色的身躯微微颤了。旋即便恢复了神色。如今。正是主人参与比赛的关键时刻。自己这般悲秋兴许会对主人造成些不好的影响。这样想着。离朱马上便调整了心绪。

    云若曦缓缓的道:“流火也曾提到过。无极空间排斥外來人。所以每过一个周期便会将外來之人传送到另外的地方。那么。什么才是外來之人。”

    离朱眯了双目吗。道:“流火也曾提到过。外來之人不吃这空间内之物。因而并沒有这里事物的气场。无极空间因此才会根据这等气息來辨别外來之人。”

    闪迷惑的瞧着云若曦与离朱。心中不解。主人似乎对这个空间很感兴趣的样子。

    云若曦点点头。又道:“那血湖本就是无极空间之内的特殊所在。流火因着身上寄居着血螨。被那人丢到血湖之后。血螨便通过吸食血湖中的血浆。将那些血水悉数带入到流火身上。因此流火也算是具有了这空间的气场。”

    离朱点点头。

    云若曦微微皱眉。“然而。外來之人毕竟是外來之人。即便是具有了这空间的气场。”

    离朱细细的思付云若曦的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事情它同样也在脑中转了许久。

    然而一旁的闪面上却更是迷惑万分。青白色的大脸几乎要扭在一起。“主人。大哥。你们说的我完全不懂。咱们在这儿陪着主人打完比赛就好了。管他那么多做什么。”动脑筋这种事情。对它來说实在是有些痛苦。对闪而言。困难的事情。通常交给大哥离朱就好。

    离朱瞪了闪一眼。又转向云若曦。主人最这空间如此在意。一定是因为流火的关系。

    “再者说。如若真的要排斥外來之人。为何每次都觅了一个人來转换位置而不是全部。且也仅仅是转换位置而已。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并不会真的将所有人丢出空间之外。”云若曦凉凉的道。

    之前她同样到过别的领域之中。比如妖精森林里的妖精领域。

    同为领域。妖精领域便简单透明许多。虽然妖族的长老们在建造领域的时候为领域之内考量了许多。但妖精领域终究是一处极为简单的空间。

    而眼前的无极领域。给人的感觉竟好像是一个极具生命灵智的货物一般。

    “主人是说。这空间并非是真的要排斥外來之人。而是要吸引外來之人。”离朱面上不解之色更重。即便离朱本就聪慧异常。但此时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云若曦眸子微凉。摇了摇头。“或许是这样。但或许也不是。”

    “那么它吸引外來之人有何用处。”离朱皱眉。心头忽然生出一些不好的感觉。流火在无极空间内会不会有事……

    因着契约关系。云若曦可以十分清晰的把握到她的召唤魔兽的心思。同样她的召唤兽也可以直接了解到她的情绪。当然这要在她将神识完全向召唤兽打开的情况。

    云若曦蹙了蹙眉。“流火短期之内应该不会有大碍。只是还是要尽快将它从这空间之内带出的好。”

    离朱沉默了。又用力的点了点头。

    云若曦忽然很怀念容湛。胸中有许多的情绪暗暗生出。

    她甩了甩头。将这种情绪尽数归结在这空间是无极岛之物。而容湛又是无极岛势力的缔造者。或许他该知道些关于无极空间之内的事情。

    云若曦的心不禁蠢蠢欲动起來。日后见到他时必要问上一问。

    日色渐渐明朗起來。无极空间内马上便要迎來第三个周期。

    上次个周期开始时。云若曦被传送到了彼岸花海。继而遇到了叶紫。此次不知道是自己被传送还是屠峥被传送至此。不过这即将到來的传送却让云若曦心中微微有些期待。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心思一动。便将离朱与闪收回到了契约之内。虽然上次传送之时。只有一道怪力将离朱与闪逼回了契约。并未伤到它们中的任意一个。然而小心驶得万年船。这空间有那么多奇奥之处。还是谨慎些为妙。

    云若曦瞧着无边的沙海。时辰大约差不多了。

    正这般想着。眼前会然光亮一片。与先前的感受相同。想來此次又是自己被传送了出去。

    耀目的光芒维持了仅仅一瞬间。然而这光芒实在是太过强烈。只是这么一瞬间的时间。便让人的眼被刺的酸痛。半天都无法睁开。第一时间更新

    白光尽退。云若曦略略适应了一。便睁开了眼眸。

    云若曦此时正置身在一条山谷之间。

    山谷幽深而狭长。两旁的山峰遮断了初生的日光。故而即便是明媚的清晨。山谷里看起來依旧十分昏暗。

    云若曦抬头向上望去。两旁的山势陡峭而直立。宛若是被一柄巨大的利剑从峰顶到谷底一剑劈开一样。抬头看去只有那么一线天的距离。

    谷内四处皆是黑黢黢的岩石。倒也算平整。连谷底也尽是或大或小的石块。沙土很少。故而在这里生长的植物也零星可见。

    谷底并沒有路。第一时间更新 只有由大小石块铺就的一条通道。石块并不平整。因而整个狭长的山谷看起來并不好走。

    云若曦微微蹙眉。但却并不以为意。这种环境对于她而言并不困难。

    云若曦查看了一。这山谷的宽度大约有三丈左右。并不算十分狭窄。因着光线晦暗。山谷间生出许多阴影。阴测测的让人心中不爽利。

    云若曦自契约中唤出了离朱与闪。两头魔兽一出现便打量起周围的境况。

    “主人。这里地势奇险。我觉得尽快离开比较好。”离朱仰着头向上望去。高高的石壁让人心中有些压抑。

    云若曦点点头。“沒错。这里的确不宜久待。”

    闪一听便嘿嘿一笑。兴奋的道:“主人。你可以骑在我身上。我驮着你出去。”

    境况越是给人以紧张之感。闪便越觉得兴奋。自在无极冰圈之内被无根泉水淬炼身体之后。这种感觉对于闪而言便越发的强烈。似乎只有战斗才能让它的道无尽的满足。并且乐此不疲。

    之前与隗一阳的大战。虽然激烈。但到后來。闪刚刚进入状态。正想要酣战一场时。却因为叶紫的死让隗一阳斗志皆无。想要好好活动一的闪郁闷极了。这种战斗根本无法让闪过足瘾。好在此次主人又将它放了出來。不然它可是不会甘心的。

    闪裂开大嘴嘿嘿的笑着。对接來将要面对的战斗无比的期待。

    云若曦无奈的瞧了瞧闪。面上清凉。

    “主人。骑在我身上可是很稳当的。我可一点都不比角狼们差。不会让主人有任何闪失的。”闪一对大眼咕嘟嘟的冒着泡。央求着云若曦。

    云若曦莞尔道:“好吧。”

    闪一听立即眉开眼笑。连忙“彭”的一声趴倒在地。兴奋的出声道:“主人请上來。”

    离朱则在一旁鄙夷的瞧了闪一眼。“真是四肢发达。”

    闪的嘴巴又是一咧。骄傲的仰起头:”怎么了大哥。难不成你在嫉妒。”

    “无聊。”离朱丢了一记卫生眼给闪。目光定在了云若曦的身上。

    云若曦倾身一跃便稳稳的坐到了闪的身上。而后纤手向上方一指。“我们往上走。”

    “好嘞。”闪一得令。风驰电掣一般的便冲上了峭壁。

    离朱毫不示弱的连忙跟上。

    离朱与闪尖锐的爪子紧实的勾着坚硬的峭壁。以十分迅疾的速度向上攀登。随着魔兽们的奔腾跳跃。不断的有松动的石头从岩壁上摔落。且从看魔兽们的身形几乎与峭壁完全垂直。这场景让人心惊胆战。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