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悠然一笑,“你血脉之中的所有存在!这其中也包括我。”

    云若曦皱眉,说出了心中所想,“你同样存在于我的血脉之间,为何你不能像矍那样吸取神龙血的力量,反而要依靠矍?”

    凤鸣“噗嗤”一笑,“三眼鲎虫本是生命体,且又以你为寄居体,是完全因着你的生而生,因着你的死而死的共生关系,自然能够完全接纳神龙血脉。而我本就是一件神器,即便有灵智,身体内却并没有流淌的血脉,虽然认你为主,但天生依旧与你有隔阂,所以你那神龙血脉只能绕过我的身体,无法为我使用。”

    云若曦点了点头。凤鸣所说的这一点她明白了。

    “虽然你身体内有神龙血,但我却无法触碰那种神龙血的力量。而因为这只三眼鲎虫改变你体内血脉的关系,我也吸取到了你神龙血的能量,所以才会有了这次的进化,可以说,三眼鲎虫融化在你的血脉之内,联络了我与你。”

    “矍改变我的血脉?”云若曦依旧不解。不但不能理解,还有些无法想象。

    “没错!原因便是它与你同体共生!”凤鸣看了眼云若曦继续道:“说一件事你便明白了,你之前获得的利用植物探查外界事物的灵魂感知能力,以及你现在能够感觉灵草的身体能力,皆是与三眼鲎虫共生的能力,它有的你自然有。只是因为三眼鲎虫此时灵魂沉睡,你不能够使用植物探查的能力罢了。这一点你明白么?”

    云若曦点点头,这一点她早已经清楚的得知了。

    凤鸣“恩”了一声,又道:“它进化之后,所有的能力悉数被提升,你同样会因着它的改变而改变。且这次进化之后,它与你的联络更为紧密,除了灵魂是单独的个体之外,它的身体便直接与你相互交融,那么它的一些身体特点你也会共享。”

    “三眼鲎虫虽然并不是上位魔兽,甚至连中位都够不上,但这东西却是位魔兽中最棒的,在某种情况甚至要比中位乃至上位魔兽都要优秀。这便是因为其血脉中有着一种能够沟通万物的能力。”

    云若曦不禁讶异,“沟通万物?”

    “没错,因为三眼鲎虫是位魔兽的缘故,许多人并不太注意它,即便注意到这种魔兽,也是因为它寻找灵草的能力。”凤鸣抿了抿嘴,一副老学究的表情,说到她的长项,天几乎没有能能够与她相比,“但三眼鲎中还有一种能力,便是万物药引。”

    云若曦有些瞠目,万物药引,这是何等概念。

    “身为炼药师,你自然知道,有一些珍贵的药品,在炼制的时候需要使用一些药引将药性互相联系作用,而不同的药因为药性的缘故需要不同的药引。就比如说,寒性药材需要寒性或中性药引,热性药材必须使用热性或中性药引。”

    “没错,不过形状不同的药材若使用中性药引来引导药效的话,效果定然会折损不少。”云若曦点点头。

    “但三眼鲎虫的血液便是一种中性药引,最为神奇的是,这种药引几乎可以作为所有药材的药引而几乎不损耗药效。”凤鸣略略想了一,“或许是因为它专门以各种灵草为食的特性决定了它的这种沟通的血脉之力吧。”

    云若曦恍然大悟。

    “自然,也并不是所有的三眼鲎虫的沟通能力皆是相同,这还与三眼鲎虫的实力有关,越是强大的三眼鲎虫,起血脉能力便越是强横。你身体里这只三眼鲎虫想来定是天第一的。”凤鸣越说越是心花怒放,自己都承了这只小虫子的情,对于这个还没见过面的小虫,她心中好感连连。

    云若曦心中一松,由衷的为三眼鲎虫矍而开心。想当初它的父母为了它悉数殒命,才换来它生存的机会。因着无父无母,所以无依无靠的它如今也算是能够独当一面了,可以告慰它父母的在天之灵了。

    “不过此时放松还是有些早了。”凤鸣略略的皱了眉。

    这话听得云若曦云里雾里的。

    “想来,这只小虫马上便会从沉睡中醒来。到时候,你这灵魂之海必然会掀起一场大风暴。”凤鸣眺望着海面,似有些忧虑。

    云若曦禁不住又蹙紧了眉头。她有一种预感,今后自己的修炼道路上,不但要在突破自己本身瓶颈的时候吃尽苦头,而且因着同生本命的关系,连带矍突破时的痛苦,她也要一并承受!

    然而凤鸣又笑容一漾,“不过好在,我进化了,可以祝你一臂之力!”

    云若曦心中一动,正想说些什么,忽然身后的海平面轰然作响。

    凤鸣极目远眺,目色凝沉,一把拉过云若曦的胳膊,“来了!”

    漆黑的灵魂之海上飓风骤起,肆虐的浪涛一波接一波,乌云滚滚而来,在海面上集结,偶有雷电在云块撞击之处向海面砸,且越来越密集。

    乌黑的海水深沉而看不见底,海面上的风浪越掀越高,似乎在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狂风夹杂着苦涩的海水向云若曦以及凤鸣卷来,偶尔会有那么一两滴进入云若曦的口中,味道又咸又涩。

    “塔塔……”

    远远地,似乎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云若曦皱了眉向远处张望,一个小孩子的身形映入她的眼帘。

    “矍!”云若曦冲着小孩大喊一声。

    虽然她并没有见过矍化形之后的样子,但是因为同生共命的缘故,她完全能够确定,这便是矍。

    小男孩皮肤白皙透明,正是人们所说的那种吹弹可破。不但如此,他的五官分为细致,隽秀中带着一丝很少能够从小孩子面上看出的坚忍。然而最让人无法忽视的便是小男孩眼中明媚的光华,只消看一眼,便会在人的心中激起千层浪花。

    矍眨了眨明亮晶莹的大眼,朝着云若曦咧嘴一笑,忙不迭的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叫着“姐姐”。而随着矍的靠近,海平面上暴虐的浪涛与空中的恐怖雷霆则随之到来。

    矍有些郁闷的抬头看了看天,嘴巴一嘟,似乎对这雷霆并不太放在心上,又或者在藐视这雷霆,整个人的样子桀骜极了。

    云若曦欣喜的向矍张开双臂,并紧紧的将奔跑而来的小男孩揽在怀中。

    矍埋在云若曦的怀中,心头暖暖的。是姐姐在自己最弱小无力的情况为自己提供了庇护之所,后又因着姐姐的关系,他能够安全且茁壮的成长,不但获取了三眼鲎虫最强悍的技能,还在姐姐血液的浸润,成就了可以媲美上位魔兽的躯体。所有这些都让矍感动不已。

    在矍的心中,云若曦便是他最亲的亲人。

    矍在云若曦的怀中略略有些颤抖,只因心情无比激动。

    云若曦抚着矍的小脑瓜,安抚着道:“真好,你成长的这样快,已经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了。”

    矍仰起头,努力的点了点头:“让姐姐担心了!”

    天空之上的雷霆越来越凝重,狠狠的砸向云若曦与矍。

    凤鸣抬头向上看看,凤目半眯道:“此时不是说话多的时候,现在帮矍度过雷劫才是要紧的事情。”

    云若曦拉着矍的手,一脸严肃的看向凤鸣。没有想到,矍遭逢的竟然是自己灵魂之海上的雷霆,而这些竟根本是自己无法操控的。

    凤鸣看着云若曦与矍,开口道:“这雷霆本是你灵魂之海所生,所以针对的并非**,而是你与矍的灵魂。此时的雷霆几乎伤不到你们,但接来的雷电却会无比恐怖,到那时,你们一定要谨守神识,切不可因为雷霆之力而心意动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云若曦攥紧矍的小手,凌空而立,无比坚定的看向凤鸣;“放心!”

    凤鸣点了点头:“我会在一旁守着你们,你们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雷霆闪出紫红色的光线,将能量疯狂的砸向幽暗海平面之上云若曦与矍。同生共命的二人紧咬着牙关,承受着来自灵魂之海的洗礼。

    雷电一道接一道的砸了过来,云若曦的皮肉隐隐泛着焦味,然而却并没有十分明显的痛感。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她的额头,像是被万千钢针穿刺一般生生的疼。那种疼让人难以忍受,几乎想要伸手亲自将自己的脑壳劈开。

    云若曦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即便头痛欲裂,但她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一方面她谨记凤鸣所说,要时刻保持灵台的清澈,另一方面她还紧紧的抓着矍的小手,通过自己的手将力量传给矍,让自己成为矍真正的倚靠。

    矍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虽然年纪尚小,但他遭受的痛苦并不比云若曦少一分。即便这样,他已然倔强的将胸膛挺得高高的。他要让姐姐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凤鸣在一旁紧张的看着云若曦与矍的情况。雷霆并没有对凤鸣造成任何的伤害,起先她还以为自己也会是这次洗礼的承受者,然而此次渡劫的仅仅是云若曦与矍二人。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