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看这样云若曦与矍沐浴在雷霆之,心中不禁喟叹,若是自己能够接受这等灵魂洗礼就好了。

    这等产自云若曦自己灵魂之海的雷劫,更能够针对这二人灵魂之中最为薄弱之处进行打击,而平安渡劫之后,云若曦灵魂之中原本的薄弱之处便会被彻底的改造与淬炼,从而灵魂力又会提升不少。

    然而凤鸣也真真切切的佩服云若曦与矍。从二人的表情上来看,这渡劫所遭受的痛苦必然是难以承受的,然而这两人却紧咬牙关,没有一个人喊疼,这等忍耐力让凤鸣由衷的佩服。

    尽管凤鸣无比佩服云若曦与矍的承受力,然而却也不敢有一丝放松,毕竟在渡劫的过程之中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深入骨髓的剧痛!

    这便是云若曦此时的唯一感觉,灵魂之海的上方,弥漫着极端狂暴的能量,在雷劫开始的那一刻,这些能量便是如同受到了引动一般,如同无数条火蛇一般,铺天盖地的对着云若曦与矍撞击而去!

    那种能量,有着极强的破坏力,在一接触到云若曦与矍的皮肤时,便开始一连串小的爆破,在他们的身体上燃起焦灼的白烟。

    然而此时的云若曦与矍,丝毫感受不到身体的痛感,取而代之的却是头脑之中异常难以忍受的剧痛。

    虽然痛苦万分,但云若曦依旧不忘鼓励矍,“加油!雷劫很快便会过去!加油!”

    矍艰难的点了点头,他小小的身体承受的并不比云若曦少。

    灵魂之海深处,云若曦正与矍携手抗击雷劫,而无极空间之内,屠峥与云若曦的两头魔兽正无比吃力的抵挡着双头魇蛛的恐怖攻势。

    云若曦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这使得屠峥与两头魔兽肩头压力骤增。

    屠峥虽年纪轻轻,但性子却也万分执拗。他有自己的坚持,却也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拼命三郎。

    且他对云若曦有种没来由的信任,在她陷入昏迷之前,已经明确表示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不能出去。他咬紧牙关坚持着,心头总有那么一丝或明或暗的希冀。

    云若曦的昏迷实在是有些离奇,屠峥心头有着无数种对于云若曦昏迷一事的猜测,然而,他摒弃了许多杂念之后,总觉得云若曦的昏迷必然是因着某种际遇。而这种际遇或许也是他们的机遇。

    离朱与闪与云若曦心意相通,自然更不会随意逃脱,因而便也随着屠峥奋力抵抗着双头魇蛛,尽管此时,两头魔兽无比坚强的躯体已经渐渐感到疲劳与酸痛,但那种对主人无比的信念让它们依旧坚持着!

    坚持!只消再坚持一就好!

    幽深狂暴的灵魂之海的海面上,翻滚的雷云不断的互相撞击,投无数蕴含巨大能量的雷电。闪电的光芒剧烈而明亮,且接连不断,将海平面的暗影照耀的分外清晰。

    凤鸣清晰的看到云若曦与矍的面庞皆是清白一片,而两人眼中悉数燃烧起执着与不悔的精光。

    雷电依旧在肆虐,在最后一道闪电凌空劈开之后,天空中浓黑翻滚的云团似乎将全部的能量挥霍殆尽,似乎有渐渐消散的征兆。

    灵魂之海上的能量似乎由焦躁变得开始温凉起来,那些灼烧皮肤的能量,似乎在淬炼云若曦与矍的身体与灵魂之后,开始缓缓的注入到二人的灵魂之内。

    云若曦清楚的感觉到,其灵魂的的清朗与敏锐程度,也是在以一种能够被观察到的速度,开始增长。

    察觉到自己的变化,云若曦心头不禁涌上一丝喜意。没错,矍的进化成功的确为自己的能力带来了嫉妒的增长。

    然而这喜悦还没有持续多久,云若曦便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按照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即便能量聚集的再多,也是无法突破那诡异的瓶颈的……

    灵魂之海渐渐的开始平复来。

    当浓云散尽,海面恢复平静,耀目的玄气珠发射出耀目的光芒,驱退无尽的黑暗,将天空照耀得分外明亮,一片霞光万丈。

    云若曦凤眸微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而看向矍。

    矍好整以暇的睁大这一双黑漆漆又分外灵动的大眼,同样笑呵呵的看着云若曦。

    “恭喜!”凤鸣自一旁快步上前,云若曦与矍双双顺利渡过雷劫,这让她无比欣喜。

    云若曦浅浅一笑,白皙的面上显出两个清淡的梨涡,甚是让人喜爱,“这也多亏了凤鸣你在一旁为我们保驾。”

    “别这么说,我可什么都没做,”凤鸣小嘴一嘟。

    云若曦摇了摇头,万分诚恳的道,“你在一旁护法,我心里便没什么后顾之忧。”诚然,虽然凤鸣却是并未帮上什么实质性的忙,但凤鸣站在那里本身就给她极大的信心。

    这段时间以来,凤鸣对于自己仿佛是一位师长,无论是答疑还是提点,都让她受益良多。

    凤鸣说,选择云若曦是她的幸运,而遇到凤鸣又何尝不是云若曦的幸运呢。

    “好了好了!”凤鸣娇嗔的白了云若曦一眼,小女儿家的姿态顿显,“别说的那么肉麻了,反正能安全度过雷劫便是最好的了。”

    凤鸣轩及又瞧了瞧矍,点了点头,“这个小家伙的确不错,这么快就化了形,当真是了得。”

    矍眨了眨大眼睛,直觉对凤鸣感觉不错,又听着凤鸣夸她,心头更是开心,只是因着还是个孩子,怎么都有些羞涩,便拉了云若曦的手,微微低了头,样子可爱极了。

    忽的,云若曦蹙了眉头,“不好……”

    凤鸣同样面色一紧,“此时不是说话的地方,无极领域那边还需要你,你快去吧。”

    云若曦点了点头,连忙集中神识,准备出去。

    凤鸣紧追一步,使劲的向云若曦挥手,“对付那魔物,矍可以祝你一臂之力!”

    矍闻言,大眼顿时明亮许多,他连忙快跑几步,跟上了云若曦。

    与双头魇蛛的战斗还在继续着,可情况却完全不容乐观。

    尽管两头魔兽身强力壮,但总是耐不住长时间的能力透支。在与双头魇蛛的对抗中,接连受伤。离朱的状况略略好上一些,然而闪却一身伤痕。同样,不断游斗着的屠峥也好不在哪里去。

    因为离朱驮着云若曦的身体,闪便拼命地在一旁护卫,因而所有来自双头魇蛛的针对离朱与云若曦的攻击悉数被闪截,它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主人受伤。

    此时的闪清白的皮毛上早已挂了彩,四处血迹斑斑,伤口周围隐隐还泛着丝丝黑气,显然是被双头魇蛛的前爪所伤。

    之前屠峥正是被这双头魇蛛的有毒蛛腿刺中肩胛,故而身体麻痹,行动迟缓。

    此时闪的状况几乎与屠峥如出一辙。

    屠峥承受过那等苦痛自然清楚地知道双头魇蛛身上剧毒的厉害之处,他心中无比担忧,现在的情况已经紧急万分。先不说己方几人根本无力为继,若闪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恐怕便会殒命在此。

    如若那样,即便云若曦醒来,自己也还是无法向她交代的。

    怎么办?认输出去?

    屠峥心头有些微微松动,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

    正在此时,原本倚在离朱身上毫无知觉的云若曦忽然一动。

    离朱自然首先察觉,它猛地开口道:“主人!”

    云若曦猛地睁开双目,眼中精光四射。

    屠峥心头一喜,面上没来由的轻松了几分,“云姑娘,你怎么样!”

    云若曦腾的自离朱山上跳,向屠峥点了点头,“恩”的应了一声,又看向浑身浴血的闪,凌厉的凤目眯了眯。

    她一个翻身向前,挡在双头魇蛛面前,掌心中呼的冒出一图案火焰,火焰中闪出一粒青白色的丹丸,直直的射入闪的口中。

    闪连忙将清明丹吞,瞬时感觉便好了许多。它不由得心中喟叹,好在主人醒来的及时,不然自己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主人小心!”离朱与闪看着云若曦的动作异口同声的道。不知主人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忽然就昏迷了过去,虽然时间不算长,但总是让离朱与闪心中忐忑。

    屠峥周身劲气彭的爆出,连忙跟到云若曦的身边。他心中所想自然与离朱和闪类似,云若曦虽然醒来,但身体定然会有些吃不消。

    正当他想要开口时,却见云若曦身上猛地燃起紫色的能量火焰,在火焰的最外层还染着一层鲜艳的绿色浓雾,宛若翠玉一般。

    屠峥无比讶异的看着云若曦,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她的气息竟改变了如此之多?

    不但屠峥万分惊诧,连同离朱与闪同样有着满腹的疑问。只是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没有人能够问得出这问题而已。

    云若曦一身瑰丽的火焰越燃越旺,明艳妖冶的紫色与青翠欲滴的绿色竟然配合的相得益彰,十分艳丽。

    双头魇蛛残酷的眸子一紧,但它却未有一丝担忧害怕,因为它并没有将眼前的女子放在眼里。

    云若曦冷冷的看着双头魇蛛,轻轻扬手,周身的火焰丝丝作响,火焰妖冶的颜色映得她的面容分外魅惑。她身形微转,手中的能量团顿时化作凌厉的气刃构成的紫色莲花,与之前不同的是,片片紫色的花瓣尖端闪烁着莹润的宝光,如同糯种的美玉一般。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