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挥出气刃莲花的动作并沒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然而气势却与之前判若两人.若之前的她干净纯粹的宛若凌驾与万物之上的仙子.此时的她便是一位睥睨天的王者.

    紫色的碧玉莲花“咻”的自云若曦手中离.速度之快让人根本看不清那气刃的走向.更何况在云若曦挥出气刃莲花的同时.她身上无意中溢出的飘忽的淡绿雾气.尽数将她的动作遮掩.似乎在云里雾里一般.

    “噗嗤.噗嗤.”

    碧玉莲花化作无数只气刃.向双头魇蛛身体之上最为薄弱的地方.

    双头魇蛛初始时并不将这气刃放在眼里.然而当它身中数只气刃的时候.却发现感觉有些不同.

    那紫色气刃上沾染的青翠宝光那里只是颜色鲜亮而已.那却是矍身为三眼鲎虫自出生以來便具有的腐蚀之毒.

    当紫色气刃扎在双头魇蛛的身上时.那青翠的碧色腐蚀之毒瞬间便软化了三眼鲎虫几乎坚不可摧的皮甲.毒素随着毒蛛血液的流动瞬间便遍布全身.当双头魇蛛察觉到这等不同时.已经晚了.

    双头魇蛛心中大惊.恐怖的八只眼睛闪着不可置信的光芒.它惊惧万分.只因它身体里那种蚀骨般的疼痛让它倏地全身收缩.

    雌蛛因着身形庞大.抗性较强因而收缩的并不明显.而那雄蛛的身体却是双头魇蛛身上十分薄弱的一块.此时的雄蛛身体几乎全数瑟缩在一起.更不要说用它那同样剧毒又带有腐蚀性的蛛來进行攻击了.

    雄蛛苦痛异常.作为雄蛛的伴侣.且又与它双生在一起.雌蛛的感受自然十分清晰.它发了狂似的向云若曦奔去.并且卯足了劲以最快的速度将蛛矛向云若曦的头部插去.

    云若曦嘴角逸出一丝冰凉的笑意.眼中冷光萦绕.

    云若曦忽的向上一翻身.竟凭空跃起数十丈.她的气息.也是在此刻突然间暴涨起來.这股暴涨,几乎是霎那性的,就如同火山喷发的那一刻,快若闪电.猛若奔雷.

    借着从高空而的恐怖势能.云若曦又向双头魇蛛挥出一记又一记的气刃莲花.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响自双头魇蛛身上响起.

    因着双头魇蛛之雄蛛喷吐的腐蚀性蛛在沾染到寻常物体的时候便会将这些物体悉数溶解成为一滩又一滩的脓水.这片承受着激烈争斗的密林.在靠近三头眼珠攻击范围之内的地方.所有树木几乎荡然无存.阳光自然倾泻而.

    沐着日光的云若曦自空中迅疾而.周身不但燃着亮丽紫色与清脆碧色的光华.其边缘似乎还有隐约可见的白光.

    霸道的力量自上而砸在双头魇蛛的背脊之上.

    “咔嚓.”

    可怕的力量将双头魇蛛无比坚硬的甲克硬生生的砸出一个大窟窿.汩汩白色如同牛乳一般的汁液自孔洞中向外直冒.

    这一击无疑是致命的.就是这一击.不但穿破了双头魇蛛的壳甲.连同它的心脏也一并打碎.此时的双头魇蛛八只阴狠而恐怖的眼睛呆呆的眨了眨.似乎还在品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好好地.自己想要吞噬个修为比自己地上许多的人类.结果却惹上了这么一个难缠的女人与她的魔兽.

    若那女人如同看起來那般平庸也便算了.为何在她昏迷后.本來胜负已分的状况突然醒來.且浑身的气息改变得那般彻底.不但打破了自己的甲壳.还震碎了自己的心脏……

    这不可能.一定是做梦的……

    “嘶嘶……”

    这是双头魇蛛口中逸出的最后一声叫声.其中充满了无奈与不甘.

    双头魇蛛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周围的林子似乎也因着它的崩塌而微微震动了.

    云若曦嘴角沁出笑意.果然.矍的腐蚀之毒因着神龙血液的催化.成就了腐蚀性极强的毒液.比那双头魇蛛雄蛛口中的腐蚀蛛还要毒上几分.

    在她费力酿出大朵大朵的气刃莲花砸向双头魇蛛的时候.便是利用矍的毒素腐化双头魇蛛的甲克.然而矍的毒素十分强横.因而.她也只有在攻击的时候尽量的将这种剧毒的用量控制的极少.否则.那双头魇蛛便会被腐蚀的一干二净.什么都剩不了.那她这般费力便真是吃力不讨好了.

    “你……这是怎么办到的……”屠峥一脸的震惊.从刚才到现在他几乎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战斗便如此干脆利落的被云若曦了结了.

    难道说云若曦刚才的昏迷是在突破自我.

    屠峥英朗的面容微微震动.天.他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人.寻常人在突破的时候.常常会浑身气血涌动.稍一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且那突破的时间必然是十分漫长的.

    若这云若曦的确是突破的话.那么她经历的时间也实在是有些太短了些……

    云若曦轻轻扬起巴.看着这头庞然大物的尸体横在眼前.“就是这样.直接敲碎它的甲克而已.”

    屠峥只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的竟然这样轻松.谁不知道这双头魇蛛背甲是它身上最为强韧之处.

    “你对它用了药.”屠峥瞟了眼双头魇蛛.想起云若曦似乎对药理有些了解.

    云若曦轻嗤一声.瞟了眼屠峥.“寻常药物对它有效么.”

    屠峥一时语塞.继续呆滞的看着云若曦.

    这次比赛对他的认知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冲击.而这冲击的來源无一例外的都是因为她.

    离朱与闪两个家伙上蹿跳的冲到云若曦身边.看起來心情极好.纷纷骄傲的叫嚷着.”主人.你实在是太强了.”

    云若曦蹙了眉.出声道:“來.帮我个忙.把这东西的身翻一.”

    离朱与闪皆是哈巴狗一样的连连点头.摇着尾巴冲上前來.将双头魇蛛的身体翻起.

    “主人.它身上能有什么.”离朱十分好奇的看着云若曦的动作.

    只见云若曦手中映出一朵艳紫又带着翠绿宝光.同时还隐隐闪动着银光的气刃.那刀刃锋利异常.只消几便将双头魇蛛的雄蛛自雌蛛的身体上整个切割來.

    屠峥依旧站在原地沒有动.虽然他在战斗中出了力.但最终一举灭掉双头魇蛛的却是云若曦.即便双头魇蛛身上宝物不少.那也该全数归于云若曦才对.况且.她救了他一命.这可是他无法还清的.

    雄蛛的身体被云若曦切割而后依旧是十分完整的.雄蛛三对眼睛紧紧的闭合着.身体圆润鼓胀.而那八条腿却纤细得宛若蛛丝一般.

    而这腿便是云若曦要得到的.

    只见她手中红光一闪.一道烈焰自她掌心溢出.将整个雄蛛的身体整个点燃.

    三昧真火具有极强的淬炼锻造的功能.不多时.火心中的雄蛛的躯体便烧的几乎干干净净.

    云若曦收去火焰.玲珑剔透又闪烁着盈盈光华的蛛足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主人.这东西有什么用.”离朱问道.

    云若曦浅笑一声.拿起其中一只蛛足放于眼前.双手一拽.那只仅仅小臂长短的蛛足毫不费力的便被她拉长了许多.

    “和面条差不多.”闪点点头.这东西居然这么软.是橡皮筋做的么.

    云若曦瞪了眼闪.闪连忙噤声.

    而后云若曦又将劲气灌注在蛛足之内.“咻咻”两声.那蛛足顿时便直挺挺化作一支剑刃.

    离朱与闪顿时眼睛放光.连连称道.沒想到这软趴趴的蛛腿竟然还能化作刚硬的剑刃.这定然是主人适才操控三昧真火对这蛛腿进行了提炼所致.

    云若曦执起剑刃.刷刷自空中挥舞了两.转而看向屠峥.素手一扬.剔透的蛛腿便立马向屠峥废去.

    屠峥眼神一动.意识的抬手一接.蛛足便被他紧紧的攥在手中.

    这物件一入手.屠峥便察觉了它的不同.这东西触摸起來十分有弹性.但略略将劲气灌输至其中便会瞬间发硬.且会随着劲气凝聚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兵刃.实在是奇特异常.

    “这个适合你.给你了.”云若曦瞧了瞧屠峥.唇角微动.

    “可是……”屠峥直觉的想要推脱.

    云若曦蹙眉.挥了挥手打断屠峥.“你不用拒绝.若这东西不适合你.我便不会给你.只是你别嫌少就好.”

    屠峥眸子中光芒闪烁.好看的唇角向上微微抿起.的确如云若曦所言.自己原本的软剑在这与双头魇蛛的战斗中损毁.而他所用之招式功法常常需要配合这等软剑才能发挥出最强的作用.而这蛛腿软剑就仿佛是为自己而造一般.非常适合自己使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