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智岚上打量着云若曦,只见这女子清清淡淡的着一身白衣,虽然刚从无极空间之内比赛归来,但面色如常,丝毫没有一点点萎靡或者疲累的样子。

    这女子存在感极强,若是寻常女儿家着一身素雅道极致,身子连一点花纹都没有的白衣,定然会让人觉得寡淡,可这女子却十分与众不同。尤其是她那一脸的冰寒与冷淡,给人以千里之遥的感觉,而那一身似雪白衣非但丝毫不会掩盖她的凌厉气质,反而还映衬的她十分超脱。

    看着云若曦并不似寻常人那般见到无极岛的大长老便失了分寸,反而淡定如常的站在自己面前,巴智岚在心中赞许连连。

    云若曦看着巴智岚将自己从头到脚的打量,忍不住微微皱眉,“大长老叫住若曦所为何事?”没事的话,本姑娘恕不奉陪!

    “呵呵,呵呵……”巴智岚只觉自己有些失仪,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吗,“啊,的确是有事。”

    云若曦颚略一扬,“大长老请说。”

    巴智岚习惯性的抖了抖袍袖,向四瞧了瞧,旋即又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这比赛场可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云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云若曦略一沉吟后点了点头,便跟着巴智岚转身离开。

    看巴智岚的样子轻松坦然,若不出她的所料,巴智岚找她或许是因为容湛的原因。

    巴智岚带着云若曦出了比赛场,不多时便来在一处十分僻静的庄园。

    “呵呵,云姑娘请进,这是我无极岛的别院,无需拘束。”巴智岚推开大门,进入院内。

    云若曦点了点头,也随着巴智岚进到院内。

    院内十分清净,布置得简单素雅,虽然装饰性的摆设并不多,但却处处闲着大气爽朗,风格有些像云若曦曾经到过的无极岛上容湛的那方小院。

    院内的仆役见巴智岚走了进来,连忙上前作揖,“大长老!”

    巴智岚向那仆役点了点头,便引着云若曦来在院子正中的大厅。

    来在堂内,云若曦觅了一处客座坐好,不一会儿便有一旁侍奉的丫头奉上茶来。

    巴智岚端坐在主位上,他举起茶盏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道:“这是无极岛特产的翠冰针茶,是我自无极岛带来的,姑娘尝尝看!”

    云若曦拾起桌上放置的清白茶盏,揭开杯盖,端至口边,轻轻嗅了,只觉一阵清苦之味扑鼻而来,而那清苦味道却又隐含着些许芳香,让人回味悠长。

    “好茶!”云若曦不禁开口赞叹,之后才啜了一口。

    巴智岚见云若曦十分大方,心中更是喜欢,“据说姑娘曾经到过我无极岛,不过我猜想姑娘并未尝过这茶。”

    云若曦凤目微垂,浅笑一声,将茶盏放在桌上,抬起头看着巴智岚:“大长老这般郑重的将若曦带到无极岛的别院来,应该不是为了吃茶这么简单。若曦直接惯了,大长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巴智岚放茶盏,哈哈大笑两声:“早就听说姑娘果敢率直,今日得见果然不同凡响。那么老夫就直说了。”

    云若曦不置可否的看着巴智岚,等着他接来的话。

    巴智岚抬起手捋了花白的胡子,“此次老朽请姑娘至此,实在是为了我无极岛的私事。”

    云若曦蹙眉,“私事?”看来果真如她所料,巴智岚定是为了容湛而来,否则怎么会与她这外人说所谓无极岛的私事呢。

    “没错!”巴智岚点点头,神态甚是恳切,“去年姑娘请了我无极岛的天尊至盛罗国为令堂医治,这事天皆知。老朽却是想问问姑娘究竟在何处找到天尊的。”

    在何处找到容湛?

    云若曦听巴智岚这般问话,秀眉蹙起。

    她与容湛的可谓交集甚广,难不成要从头说起?

    巴智岚一瞬不瞬的瞧着云若曦的面色。自他问了这问题之后,却见云若曦的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

    巴智岚有些焦急,径自猜测着,“莫不是不好回答?或者天尊他老人家不许姑娘向别人言传?”

    “大长老的问题确实不太好回答,”云若曦点了点头,看起来有些为难,“不过容湛却并没有说不许我告诉他人。只是若曦不知道该从何讲起。”

    “咦?”巴智岚看着云若曦,疑惑的道:“莫非姑娘与天尊是旧识?”

    云若曦点了点头,“算是吧。只是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便是无极天尊罢了。”

    “不知姑娘能够告诉老朽与天尊的事?比如姑娘是什么时候遇到天尊的。”巴智岚连忙追问。

    “大约一年前吧。”云若曦清淡的道,“也不过是寻常的机缘,便相识了。我为了要为母亲治病才上了无极岛寻找无极天尊,不过那时候刚好他就在无极岛上。”

    第一次见面,容湛将她嘲笑了半晌,而后帮她缔结了契约之阵,之后又几次三番的将她自危难中救出。所算起来,这怎么也不能算作寻常的交情了,只是云若曦总不愿承认罢了。

    “哦?”巴智岚讶异,天尊竟然回到了无极岛,那为何不露面。

    “之后我便请他与我同去盛罗国,他便应允了,就这么简单。”云若曦目色平淡,然而面上却似乎有些发热。每每想起无极岛上容湛的院子,她就不能遏抑的会想起当时她做的那些无比羞人的事情。

    无论她怎么想要遗忘都忘不掉,真是不如让她一头撞死算了。

    “那么天尊他老人家有没有向姑娘提及他在做什么?”巴智岚又问道。

    “他做什么也不会告诉我。”云若曦瞪了一眼巴智岚,语气凉凉的。

    巴智岚忽的被云若曦一瞪吗,心头不免咯噔一。这女子怎么说着说着就变脸了……

    他沉吟一,难道这女子并不想说与天尊之间的事情?

    云若曦连忙敛了神色,依旧口气冰凉,“无极天尊自是你无极岛的人,怎么大长老你还要向一个外人询问。”

    巴智岚顿时有些哑然,他思付了一,面色有些无奈的看向云若曦,重重的叹了口气,“唉……姑娘想来也听说过,天尊他老人家已经许久不曾回无极岛了,不但如此,他还抛一大堆琐事全部丢给了我这把老骨头。”

    “现在我这身子骨还算结实,但毕竟已经算是半只脚迈进棺材的人了,到那时候无极岛可怎么办……”啊巴智岚边说便叹气,看起来相当的郁闷。

    “你们没有找他么?”云若曦又问道。

    巴智岚又叹口气,“怎么没有找过!无极岛派出许多个弟子在大陆上游历,虽说名义上是招收外岛弟子,实际上却是四处打探天尊的消息。可天尊他老人家是何等的本领,若不想被找到,我们便是翻遍海角天涯也寻他不着啊……”

    云若曦抿了抿唇,的确,据说容湛常年不在岛上,这老头儿找不到他所以心急倒也在情理之中,“可是我也不知道容湛的落。”

    巴智岚一抬头,“自然,天尊做事常常让人捉摸不定,他既然离开自会有要紧的事情。或许此时正在什么地方修炼呢。”

    他又蹙了眉头道:“这么些年来,普天之,天尊只与姑娘有所交集。而刚才姑娘说与天尊是旧识,按照天尊的性子,想来今后依旧会见姑娘。到时候还望姑娘帮老朽带一句话给天尊。”

    “容湛与我并不是相约见面,每次都是机缘巧合。所以我并不能够保证今后还能见到他,大长老的的要求恐怕若曦无能为力。”云若曦想都不想便要回绝。

    提到容湛,云若曦自然而然的便会生出许多的排斥来,此时巴智岚要求她帮他带一句话,她意识的便觉得今后定然不会再见容湛,故而拒绝的干脆。

    “唉!云姑娘!”巴智岚连忙打断云若曦,“姑娘不必推脱,既然天尊几次三分出现在姑娘面前,虽然如姑娘所说多数情况是机缘巧合,但是老朽却觉得天尊似乎也有意与姑娘相见呢!所以这话,还是的姑娘帮老朽带一!拜托了!”

    说罢,巴智岚连连弯腰作揖。

    云若曦连忙自座上起身,面色有些难看。

    “不是我不答应你,只是这事恐怕我帮不上什么忙。”云若曦向前扶起巴智岚道。

    巴智岚见云若曦这样说,忽的精神一靡,“倒也不是硬要要求姑娘,只是老朽寄些希望罢了。”

    云若曦看着巴智岚,瞬息之间只觉得这老者似乎憔悴许多,心头不禁一软。虽然之前他对自己使用灵魂威压,但却并不曾伤害自己。

    况且,他也没有对自己提出过分的要求。

    “云姑娘,不如这样如何,”巴智岚又是一脸期盼的看着云若曦,“老朽虽觉得天尊还会见云姑娘,但姑娘既然不那么确定,老朽对此也不再多说什么。若今后姑娘真的见到了天尊,便帮老朽将话带给天尊。若再见不到,姑娘也不必心中芥蒂,权当老朽没有对姑娘说这些吧!”

    云若曦思虑了一,缓缓地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