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进入无极岛时,云若曦与到了无极岛的弟子,其给人的感觉是无比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而在其余时候遭遇到的无极岛之人也都让她极其厌烦,故而云若曦对于无极岛的印象很糟糕。

    而今日这一番接触之,云若曦倒是觉得这大长老给人的感觉极好,虽然外界传说这老头儿一丝不苟极其艳严厉,看来传闻的确不如亲历。而这人身上又完全没有之前她接触过的无极岛那些低级弟子身上浮夸与市侩之气,反而十分爽朗真实,不由得对无极岛上层的看法也略略转变了些。

    云若曦回转至盛罗国修整的驿馆,早已有大批的人等候在驿馆之内。这其中自然包括云景、白氏兄妹。

    其余前来贺喜之人皆是不少,甚至连比赛中并未与之交过手的一些别国的选手也悉数赶来。只有盛罗国叶家之人悉数消失了踪迹。

    云若曦看着院内络绎不绝的人,心头不觉有些堵得慌。远远的她便看到院子之内放置着大量珍贵礼物,这其中除了加明国位置送上的各色珍宝,其余各国也都派人代表皇帝送来了大量礼物。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

    客套过后,人们纷纷散去,云景这才有机会拉着云若曦说话。

    还未等云景开口,云若曦便问道:“父亲,我们何时启程回国?”母亲大病初愈,这些日子她与父亲二人皆远离家乡,心中实在是惦念的很。

    “哦!比赛已经全部结束,还有一些琐事我已经交代我国常驻这边的使臣了,明日你休息一,后日清晨我们便上路。”云景同样归心似箭,一则想要向国主禀报此次比赛之盛况,更重要的是想念妻子刘妍。

    “恩,”云若曦淡淡的应了声,虽然心中欢喜的很,但面上却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扑克脸。

    不过云景对此早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他的女儿什么心性,他自然是清楚的很。

    后日,便要回家了!

    云景心中满满的期待。

    上玄国东部与落日森林交界之处,上古神族隐居在此。

    议事大堂上。

    一个长相十分彪悍狂野的男人正坐在主位上,四满满的坐着面色表情各异的人们。

    只见这人正值壮年,身材看起来虽并不十分孔武,但却相当结实。这人皮肤呈现着健康的麦色,一双虎目炯炯有神,胡须十分浓密,更是彰显此人的强健。

    这人正是上古神族的族长澹台明起。而今日,正是上古神族商议关于祭祀前任族长一事的时候。

    在商讨好关于祭祀的事宜后,上古神族的族长澹台明起便叫了刚刚回到族内不久的他的弟弟澹台明哲起来说话。

    澹台明起深深的坐在族长之位上,一脸深思的看着堂前人,听着他的回报。

    “这些便是我对祭祀父亲的一些看法,但这些也只是给大哥一个参考,具体怎样来做还是要听大哥的。”澹台明起小心翼翼的道。

    相比于澹台明起,澹台明哲则干瘦不少,面色也微微泛着苍白,似乎身体并不太好,整个人总是让人感觉有些恹恹的,提不起精神。

    “呵呵,二弟说笑了!二弟才华经纶,每每提出一些意见都能够让人振聋发聩,此次更是如此。看来二弟在外云游定然增长了不少的见识。不知最近大陆上还有什么值得我们上古神族重视的事情。”澹台明起清淡的说道,面色表情与其口气形成一种极不和谐之感。

    澹台明起想了想道:“秉族长,最近大陆上最为人乐道的便是四国争霸赛。在我回来之前便已经在各国范围内进行了海选,前些时候这些选手便集聚在加明国进行决赛。”如今哥哥并不大喜欢自己参与族中之事,但大哥的问题他又不能敷衍了事,因而便挑了这件大陆上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来说。

    “嗯哼!每四年一度的四国争霸赛!”澹台明哲点了点头,面色十分轻松,”不知今年霸主之位花落谁家。““秉族长,刚才再来的路上,我听霖佳传回的消息,说四国争霸赛已然结束,霸主今日早些时候已经决出。”澹台明哲道。

    “哦?今年这么早就决出了胜负?真是出乎人的意料。”澹台明起浓眉挑了挑,似乎对这事情并没有太过重视。

    他看了看在大堂上就坐的其他人等,面上的表情有些嘲弄,“大陆上每四年就搞这么一次四国争霸赛,可那决出的霸主在我看来和我族内的小辈有着天渊之别,几乎连我族小辈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就那样都让他们追捧。也难怪,没有优秀的血统,大陆上永远不会出现优秀的武者。”

    澹台明哲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道:“族长所说的确是事实,但总会有十分优秀的人才在比赛中高脱颖而出。”自己的大哥什么都好,就是看不起大陆上那些普通的修真者。

    “哦?没有优秀的血脉怎会生出杰出的武者!”澹台明起嗤之以鼻。只有神武的上古神族才是神的传人,才配得上最优秀的血脉,成就最伟大的战士!

    “据我所知,此次比赛决出的霸主便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人。”澹台明哲道“什么人?居然能让我们眼高于顶的明哲先生刮目相看!”澹台明起向四周看看,只见四座之人皆是面露不屑的轻轻嗤笑着,几乎没有人认同澹台明哲的话。

    澹台明哲眉头皱紧,即便早已经习惯自己大哥话中有话的说法,但每每听到这么刺耳的话心头依旧有些不爽。其实他也能够理解自己大哥的顾虑。

    想当初,上一任族长,即澹台明哲的父亲认为他的才干与眼界更胜于澹台明起,故而有意将族长之位传于他,然而他本身更喜欢云游放松的日子,对于族内大小事宜则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他的父亲拗不过他,只好将族长之位传给了澹台明起。

    兄弟俩本就因为其父对待弟弟要比对待哥哥更加重视而心有芥蒂,因此在澹台明起接任族长之后,面对澹台明哲更是如同芒刺在喉。每每见到澹台明哲,澹台明起便会想起过去不得宠不受重视的岁月,心中芥蒂越来越深。

    如今澹台明哲又帮大陆之人说话,更让澹台明起心头不快。

    “云若曦!”澹台明哲朗声道。

    四座顿时开始窃窃私语。澹台明起则微微蹙了蹙眉头,这个名字似乎之前有过耳闻,但他又记不大真切了。

    “她是何人?”澹台明起问道。

    澹台明哲不疾不徐的道:“盛罗国将军府嫡女。据说此女天赋聪颖,之前隐匿自己一身实力,对其国内靖南王无比痴心,然而让靖南王却对此女毫无意思,并将此女打入水中。此女子醒来之后性情大变,不但不再纠结于靖南王,反而做出许多让世人侧目的事来。”

    “她不但断掉盛罗国公主一臂,显露了九级武士的实力,且在进入尚武学院之初,变成功召唤了一头双属性极品龙狮。据我族内在外之人回报,曾有人见到她以角狼作为坐骑,还拥有另外一头召唤兽火麒麟。”

    “而大陆上数年未曾出现过的无极天尊,竟然也因为她而破例出现,为其母亲医治病症。所以,无论从哪一点来看,这个云若曦都不能小觑。”

    澹台明起浓眉紧皱,“这样看来,这女子果然不同凡响。”他微一侧目,又道:“这么说她是武士与召唤师的双职业者?”

    澹台明哲点点头,“没错,的确是这样,且她的召唤师级别同样是九级。”

    澹台明哲又微做沉吟,分析道:“寻常人双职业者,总会有一个主修的职业,而另外一个职业作为辅修,很少有人能够将两种职业均衡发展。这女子习练武技到高级,不但弥补了召唤师身体不够强劲的弱点,肢体的反应同时也会大幅度的提升。而召唤师修炼召唤力又能够很好的提纯她的灵魂之力,故而使得心思更为坚定。不俗!果然不俗!”

    四里在议事大堂就做的上古神族之人皆窃窃私语,对于云若曦这个名字,有些人早已经听说过,而更多的人却对她依旧不熟悉,如今听闻明哲先生这样认可此人,所有人对她皆是生了一丝好奇。

    “哼!”澹台明起嗤之以鼻,瞪了一眼澹台明哲,“不过是江湖传闻,没有眼见怎能为实!二弟有些臆断了!”

    澹台明哲抿了唇,他就知道大哥会这样说。这件事的真实性大哥未必不会认可,只是因为这消息是从自己口中说出,因而他便会如此反应。

    澹台明起在心中暗暗叹气,自己这次回来还是让大哥心中更不舒服。待父亲的忌日过后,他还是远远地离开为好。

    澹台明哲有些闷闷的不吱声,大堂上的众人便都看着这等场景噤了声,毕竟卷进族长兄弟的纷争之中可不是件好事。

    议事大堂忽的陷入了一阵寂静之中。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