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一个身着锦袍的翩翩公子姿态闲雅的自院内走了进来,这少年有着灵动若水晶一般的眸子,清亮见底,他边走边有些玩世不恭的笑着,饶是这表情与他的长相实在是不符。

    澹台明起浓眉紧蹙,这时候还能够这样肆意的家伙,也只有他唯一的那个管不住的儿子了……

    “二叔!”澹台玉漱笑呵呵的向澹台明哲打了个招呼,转而又向在座的族内长辈略施一礼。

    澹台明哲无比欣喜的看着澹台玉漱,冲着他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本还以为他还要几日时间才能回来呢。

    “我倒是很同意二叔的看法,这女子的确让人刮目相看。”澹台玉漱轻摇一把折扇,随意的在大堂上觅了一把没有人坐的凳子大大咧咧的坐了来,笑吟吟的看着自己的爹。

    “怎么你也这么觉得?”澹台明起面上沉吟之色骤起。虽然他一直便对这个儿子管教不住,但这小子观察十分聪慧,从很小时候起就表现出极强的观察力,并且分析事情的能力也完全不输于成年人,只是不肯好好的修习,就学着他二叔四处游荡,实在是让他操碎了心。

    澹台玉漱猛的摇了两把折扇,”啪“的一声合拢来,“没错!父亲,我们的确不应小看这云若曦。”

    “为何?”澹台明起眯了双眼,有些不解的问道。

    “数月前我曾与这女子打过一些交道。言谈之间只觉得这女子十分不俗。在琢星斋时,那女子曾说过一些关于神器制作的事情,儿子对于那些事情并不内行,但郁扶苏却因着她的话似乎得了不少灵感。且她还救了郁扶苏的命,帮助郁扶苏解了身上之毒。”

    “什么?”澹台明起双目圆睁,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澹台明哲也同样被这句话惊得有些不能动弹。

    “她非但是九级武士,也是九级召唤师,同时她还是一名九级的炼药师。”

    澹台玉漱清越的声音宛若平地一声惊雷,震得四座之人皆有些呆滞。

    “怎么可能!她怎么还会是一名炼药师?”澹台明起摆明了有些不能理解,要知道双职业的修真者多得是,三职业的便几乎难以见到,更别说三种职业皆是平衡发展的奇葩了!

    澹台玉漱有些满意与自己的话造成的结果,“父亲也知道郁扶苏背后的势力,且郁扶苏现在根本就是对云若曦死心塌地……”

    澹台明起低着头沉吟着,而一旁的澹台明哲则心中更是对云若曦充满了好奇。

    “来人!”澹台明起忽的大声吩咐道。

    从大堂之外闪出一人,目不斜视的快步上了堂前向澹台明起施礼,而对其他人竟完全视而不见,即便好似上古神族的长老也完全不在他的眼中,显然这人是直接隶属于澹台明起的侍卫。

    “族长!”

    “让霖佳放手中所有事情,全方位的调查云若曦这个人。”澹台明起果断的令。

    “是!”

    侍卫得令后瞬间便失去了踪迹。

    澹台玉漱轻松惬意的展开折扇,即便在春季气候并不热,他依旧扇得十分用力,看起来闷骚极了。他心中思付,如今云若曦风头正盛,恐怕隐士家族的人也早已经对她留了心。

    数日之后,云景率队与云若曦一同回到盛罗国,带回了无数珍稀礼物。

    云景回到家中之后,连忙自礼物之中挑选了一些极其珍贵的送至宫中。礼物自然是其次,最让洛远图激动不已的是自己国家居然能够在四强席位中占据两名,且云若曦还夺得了四国争霸赛的霸主席位。这等成绩可是盛罗国从未有过的。

    不过,洛远图也觉得有些遗憾,毕竟叶紫死的有些可惜,想那叶铎前些时候失了幼子,如今又失去爱女,每每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来都觉得十分唏嘘。

    再加上叶贵妃不断的在枕边哭诉吹风,洛远图奈何不住,不断松送些珍惜玩意儿到叶府去,并劝叶铎节哀。

    洛远图本是帝王之心,每每听到叶铎哭诉,一次两次,洛远图倒觉得无甚感想,但次数多了,便也不耐烦起来。更何况此番却是云家给盛罗国长了脸面,两相对比之,洛远图便也渐渐疏远了叶家。

    “云卿家!后日朕要在御花园设宴,为我国所有的武士接风洗尘!你看如何!”洛远图兴致勃勃的向云景道。

    “多谢陛美意!”云景连忙上前施礼。他自是知道,国主虽明里说为所有武士接风洗尘,实际上却是趁此机会与自己和女儿拉近关系。不过聪颖如他,自然知道这事是百利无害的,便痛快的答应了。

    “好!”洛远图更是兴致勃勃的叫御书房外侍奉的管事太监传了命道各宫各院去,到时候他要各宫各院一并和出席宴会,并将云若曦的事编成小调,让坊间流传起来。

    “陛,臣先告退!”云景向洛远图拜了拜道。

    “好!跪安吧!”洛远图心满意足的微笑着。

    云景离了宫直接回到云府。在与自己的妻子打了招呼之后,便直接到了云若曦所居的小院。

    “爹,你来了!”云若曦正无聊的拾了一本书,边翻书便往嘴中塞着小食。

    云景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越看越是喜欢。他这女儿虽样貌平凡,但看久了却也让人感觉十分舒坦,并不会先感谢长相秀美的佳丽那般,带给人无尽的别扭。

    更何况,即便若曦她长相寻常,但自昨日回朝之后,便有无数的冰人上门提亲。天人们也怪了去了,若要真是门当户对的也罢,可还有那种嘴上没毛的毛头小子也参合到这里面来,分明是向要分一杯羹。

    “后日午时,国主打算在御花园设宴招待你以及其他武士。”云景朗声道。

    云若曦手中的动作并未有一丝停顿,依旧散漫的拾了瓜子嗑着,并不置可否的抬头看了云景一眼。

    吐出一颗瓜子皮,云若曦声音清凉的道:“明日我要出一趟门,后日的宴饮不能参加了。爹你知会一声洛远图。”

    云景的脸顿时有些抽搐,要出远门?所以宴会不能参加,更让她这老爹在老虎嘴上拔毛一般的知会国主,这丫头的胆子也太大了!

    不过云景转念一想,心中有暗暗窃喜。如今若曦取得了四国争霸赛的冠军,俨然便是四国国主都要笼络的对象,她不将国主放在心上倒也不算什么。既然女儿有事,那便随她去吧。唉……可惜国主那边,又要让自己这把老骨头战战兢兢了。

    “丫头你要去什么地方?”云景不禁询问道。

    云若曦合上书,清冷的眸子向远处眺望。“去见一个前辈。”

    前辈么?云景有些讶异,但瞬间便又将所哟肚饿讶异抛在脑后。像自己的女儿这样级别的高手,能够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必然与高人的提点有关,否则,怎么也解释不通云若曦如今这么的勇猛了。

    云若曦凉凉的抬头看天,万里晴空一片蔚蓝,偶有几丝清淡的云彩拂过,甚是飘忽。

    不知道白矖与他的爷爷近来如何。

    自己早就答应要在医治好母亲之后便前去无派居寻找他们的,然而在他身上的琐事实在是太多,总也抽不开身。如今好不容易比赛结束,云若曦便开始打算起前期无派居的事宜了。

    当时在无极岛的时候,宁可则曾经对云若曦说过,她的身体里存在着一种奇特的毒,而自己不能够晋级或许便是因为这毒的原因。如今母亲的事已经了结,云若曦便动起了解毒的念头,毕竟她停留在九级巅峰的日子够久了,久的几乎让她发了毛。

    至于白矖那小家伙,云若曦则忽然有些想念起来。一想到那孩子澄澈灵动的大眼,她的心便不自觉地柔软起来。

    当然,若是一切进行的顺利的话,之后云若曦还打算再去无极岛一次。查看一云少楼与小蜻蜓修炼的状况,另外也为这两个孩子送去突破瓶颈的丹药……

    叶府。

    “什么?国主又要设宴款待云若曦?”叶铎大怒,自己为国戎马半声,结果到头来却落得接连不断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原本他也算是儿女齐全的人,如今却只剩膝长子还算周全,只可惜这儿子也因为灵魂受损,再不会再武学上有更高深的修为了。

    而那云家之人,如今却是风头正盛。自己悲苦万分,他们却在兴高采烈!

    “是啊,父亲,所有的参加比赛的选手,无论出身如何,都接到了国主递的请柬参加后日的庆典!”叶旋阴测测的说道。

    叶铎恨恨的啐了一口,双目眯得死紧,细长的眼缝中露出让人为之心寒的冷光,“我如此痛苦,你们却那般欢愉,我看你们有什么心情能欢愉的去!”

    说罢,叶铎狠狠的将手中握着的茶盏重重的摔在地,顿时摔了个粉粉碎。

    叶旋阴冷的眸子宛若毒蛇一般,仔细看甚至还有着碧绿的光点。

    看来是时候使用那批力量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