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大海上有座面积很大的岛屿,不知因何原故,这座岛屿被充沛的元素之力所包围。数万年来,数种魔兽占据在这岛上,渐渐的发展出气候来。

    五百年前,一位修真者在此破除壁障成就至尊,并在这块宝地创立了一个武学流派,那便是如今的无极岛。

    灵力在无极岛汇聚,因此,距离无极岛很近的陆地同样也沾染了浓厚的元素气息。

    在大陆的最南端,有着一片妖精森林,这里生存着能够操控精灵魔兽的妖族。然而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妖族上至老人至儿童,悉数消失不见,连同妖族绵亘万年的领域也轰然崩塌。

    宁可则站在海边的一片礁石边,面色忧虑的望着依旧浓密的妖精森林。

    近来气候有些异常,原本凝聚的灵力开始渐渐变淡,连他在无派居附近种植的依靠灵力生长的宿灵草也开始慢慢变黄,甚至有些已经开始枯萎,看来这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爷爷,该回去了。”白矖蹦蹦跳跳的从哪个海边踏浪而来。今日拾的珠眼海贝已经够多了。

    宁可则缓缓回过身,看着天真烂漫的孩童自不远处奔,顿时咧开嘴笑道:“怎么,已经够了?”

    “当然!早就捡够了,这些海贝够你一个月用的!”白矖献宝似的摘背上背的篓筐,举到宁可则的面前,让他瞧着。

    “好!好!”宁可则赞叹的抚了抚白矖的小脑瓜,“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回去吧。”

    “爷爷,我看你好像情绪不怎么好。”白矖仰起头向宁可则询问着,他很少见到爷爷面上有这样的表情。

    上一次爷爷这样表情的时候,是在爷爷的儿子死掉的时候。难不成爷爷想起了子继叔叔?

    宁可则看着白矖,干枯的脸上露出笑容,心头似乎明亮了些,“没什么,爷爷在想最近炼多的这药似乎比例还需要调整。”

    “是这样么?”白矖侧过头,看着宁可则。

    “哈哈,好孩子,别想那么多了,我们回去吧!”宁可则笑眯眯的拉着白矖,祖孙俩相携着向无派居走去。

    无派居其实并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只是在靠近海边的某片山林间有这么两间茅草罢了。名曰无派居,其实便是宁可则与白矖的栖身之所。

    宁可则穷尽一生的精力来炼制毒药,其所在的无派居在炼毒师的领域中甚是出名。只是练毒师几乎与炼药师一样,在大陆上数目极少,且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突破中级进入到高级之上。即便是宁可则也不行。

    且宁可则的研究大多也都在理论上,至于实践方面,却是让他十分头痛,因为实力的低微,许多种药物他都没有办法驱动鼎炉来炼制。对于有些奥妙重重的古方更是如此。

    宁可则总是感叹自己年轻时没有好好修炼,否则的话便不会如此憋屈了。

    原本宁可则还有一个儿子,名叫宁子继。只可惜宁可则的这孩子命苦,不到三十岁便离世了。白矖其实与宁可则并无完全的血缘关系,他本是一个孤儿,一次偶然的机会,宁可则遇到了他,觉得这孩子甚是可怜,便收在身边教养。

    不过渐渐地,宁可则发现白矖这孩子无比聪慧,尤其是在医理与毒术上具有极高的天分,这让宁可则兴奋异常,只觉是上天弥补他失子之痛才送来了白矖这孩子。

    宁可则一生炼毒,长琴浸淫在毒草虫蛇间,身体自然受了很重的影响,白矖虽然还没有到修习医术的年纪,仅仅只是将毒典与药典寄了个滚瓜烂熟,然而聪颖的天性让他按照药典中所记载的药物特性,尝试自己配了些方子出来,之后还上山采草为宁可则调理身体。不想这些方子对宁可则的隐疾有不错的疗效。

    每每这时,宁可则便老泪纵横,感谢上天厚待。

    “爷爷,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炼药呢?”白矖百无聊赖的蹲在宁可则身边,看着爷爷小心谨慎的处置着操作台上的瓶瓶罐罐。

    虽然上次在无极岛的时候,白矖已经将药典送给了云若曦,但是药典中的内容他完全刻在脑中,只是到现在爷爷还不肯教他炼药的法子。

    他也曾经自己偷偷尝试过几次,但每次都将那些药草烧了个一干二净,让他郁闷烦躁。

    “还早,你的年纪还小,待你再大一些的时候,爷爷自然会教你。”宁可则笑眯眯的看着心爱的孙儿,这孩子也太心急了。

    “可是,云姐姐年纪也并不大,她的炼药实力却那么强,我自问不比她差,可是到现在,我什么都不会……”白皙有些泫然欲泣的样子,他伸出小手,委屈的看着掌心,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

    宁可则手中的动作完全没有停的意思,一面还安慰着白矖,“孩子,你的确是十分聪明的,但你的体质特殊,总要到某一个时候才能够开始修习。否则的话对你可是完全没有裨益的。”

    “某个时候是什么时候,你每次都这样敷衍我……”白矖委屈的扁了小嘴。

    宁可则摇了摇头,“好了,别想那么多。爷爷总有一天会教你炼药术的。现在你去外面采一些宿灵草回来给爷爷好不好。”

    白矖垮了双肩,有气无力的站起身,依着宁可则的吩咐到后的小山涧里去采摘宿灵草。

    宁可则笑着摇了摇头,又埋头在自己的工作中。

    “笃笃笃”的马蹄声响得紧,外面似乎来了不少人。

    宁可则有些讶异的想窗外张望,却见一大堆身着铠甲的壮硕汉子似乎正向自己的院子里走来。

    宁可则手中过得动作略略放缓了些,他站直身子,向着门口而来。

    还没等宁可则打开门,冲入院内的人马中为首的那一位便“咔嚓”一声将宁可则的门踏断。

    宁可则被这无理之人惊到,但转瞬他的惊讶便转化做愤怒。他气冲冲的上前问道:“阁是做什么的,为何将我房门踩断?”

    然而为首的汉子却大嘴一咧,“仓啷啷”抽出背在背上的一把大刀,直直的指向宁可则,宛若强盗一般的狂笑两声:“做什么的?爷爷我是来抢劫的!”

    见头目抽出刀来,陆续进入的土匪们皆是将身上背着的刀拔了出来。眼见便要武力相对了。

    宁可则连忙双手向前,“我这里哪有什么财物可以让你抢的……”

    “哼哼,没有?”大汉四里瞧瞧,打量了一这老头的子。中的摆设十分简单明了,几乎没有什么用于摆设的物品,最多打反而是满子的药草与毒草。

    “没有的话,那就算了。”大汉将刀支在地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宁可则。

    宁可则面上一喜,没想到这些土匪竟然这么容易说话:“大爷,我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钱财的,您要是想要求财还请您换个地方……”

    “哈哈哈哈……”其余土匪样的人们皆是发出瘆人的笑声。

    为首的土匪同样觉得十分好笑,不住的抖动着肩膀,“来啊,告诉这老头,诶有钱财的话要怎么做。”

    人群中顿时跳出一个同样装扮的人,不同的是,这人比起他们的头领来说,瘦了许多。

    “老头儿!你可听清楚了!我们可是职业的土匪!知道不?职业的土匪!和你见过的那种不一样!”瘦子得意的道。

    宁可则怯怯的看着将所有家伙事儿都亮出来的土匪,心中害怕极了。他的心忽上忽,几乎快要跳出嗓子眼来。虽然他也是中级的修炼者,但同样等级,炼药师机会没有任何作战的能力。

    “土匪还有职业的和非职业之分?”他似乎没有听说过。

    “那是自然,跟着我大哥的人自然是职业的土匪,除此之外皆是些非职业的。”瘦子冷哼一声,直把宁可则吓得有些腿软。

    “您,您这是要做什么?”宁可则看着越来越逼近的土匪,有些不知所措。白矖,你可千万不要回来啊!宁可则在心中喃喃的念叨着。

    “嘿嘿嘿……”瘦子奸笑着同样从后背的刀鞘中抽出一把长刀,他将刀放置于面前,挨近嘴巴,噗的出了一口气,只听他的宝剑“仓啷啷”直响。

    但是这一声略略大一些的宝剑出鞘的声音便让宁可则几乎要心惊胆寒。

    “职业的土匪一边杀人一边引导别人去杀人,这样的才职业。”瘦子一脸的骄傲,从他的话语中,宁可则觉得,这些人此次过来的目地,恐怕是自己……

    可让宁可则想不通的是,为何他们要找上自己,他似乎并没有和别人结过怨!

    宁可则浑身颤抖着,十分惊恐。这在土匪们眼中看起来则是十分的好笑,宁可则越是惊恐,他们便越是兴奋。常年杀人如麻的经历让他们几乎视生命如草芥。

    瘦子挥舞着刀,向宁可则靠近。

    宁可则的眼中似乎只见到刀刃上反射出的一抹强光,接来,他的意识便开始有些恍惚……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