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矖见來人是云若曦。连忙走上前來。将院门打开。迎了她进到院子里。

    “我是白矖。”白矖无奈的冲着云若曦苦笑了。

    看着眼前漂亮的男孩。云若曦不由得心头触动。他是白矖。怎么可能。

    上次与白矖还有宁可则分别的时候。他的样子不过是一个小孩子。怎么在半年的时间内就成长成一个大男孩。这着实让她有些难以理解。

    “沒错。姐姐。就是我。”白矖略抬起头。对上云若曦不可置信的眸子。

    “你怎么会……”云若曦发问道。莫非这孩子有什么特别的际遇么。

    “我变成这样子也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白矖目色有些迷茫。

    遭逢大难。在他手足无措的时候。竟然见到了之前救了爷爷一命的云姐姐。这不由得让他的心暖了许多。虽然他的身心皆产生了不小的变化。但从骨子里來讲。他依旧是个孩子。想要有一个人來倚靠。

    白矖忽的扑到云若曦的身上大哭了起來。之前故作的镇定悉数丢到了天涯海角。

    云若曦连忙收紧臂弯。一种从心中油然而生的母性让她将大声哭泣的白矖揽在怀中。“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虽然白矖的样貌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然而他身上的特殊气息却和当时那样完全沒有改变。且那种气息是那样的吸引着她。让她沒來由的心中微微震动着。

    “姐姐。”白矖有些上气不接气。“爷爷……爷爷他遇害了……”

    云若曦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慢慢的和姐姐说清楚。”

    白矖从云若曦的怀中站直了身体。他擦了擦眼泪。“姐姐。你随我來。”

    云若曦跟着白矖來到内。一直到停放宁可则尸身的里间。

    只见宁可则正安然的躺在榻上。看起來十分整洁。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但他脖颈上粗长的刀痕让人触目惊心。而青白的肤色则彰显了他已经死去有一阵子了。

    云若曦走上前來。仔细的观察并检查了宁可则的身体。宁可则身上并沒有其余的伤痕。看起來脖颈上的刀痕便是致命的原因。

    “是谁做的。”云若曦目色冷冽。

    白矖摇摇头。“不知道。”

    云若曦抬头看了看白矖。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昨天傍晚。爷爷要我到山涧去采一些宿灵草。当我回來的时候。爷爷已经被人杀了。”白矖回忆着昨日的情形。

    “那么你可见到凶手。”云若曦又问道。

    “沒有。我回來的时候。家里一片狼藉。但并沒有任何人。”白矖顿了一。“对了。凶手留了这样一块东西。”

    白矖从怀中将白色的玉佩掏了出來。“这是我在外间的角落里找到的。大概是凶手遗留的东西。”

    云若曦接过白矖手中的玉佩。拿至手中仔细的观察。

    “竟然是暖玉。”她眉头皱起。这玉可不是寻常之物。且这东西似乎有些眼熟……

    宁可则爷孙莫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这样想着云若曦连忙问道:“你可知你爷爷的罪过什么人么。”

    白矖使劲想了想。“应该沒有……爷爷数十年都一直在无派居研制毒药。几乎和外人沒有任何往來。应该不是仇人吧……”

    云若曦紧皱着眉头思付起來。复而又将白色暖玉拿在手中仔细观察。

    在什么地方见过。

    云若曦努力的回想着。

    这白玉的玉质十分特殊。普天之应该也沒有多少。而这块玉佩不但整片都是暖玉制成。且雕工十分精湛传神。中间刻着的字莹润如水。笔法利落柔和。与整个玉佩的风格相得益彰。

    “秋字……”

    云若曦喃喃的出声。忽的。一道灵感自她的脑海中闪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白秋寒。

    这玉佩是白秋寒之物。

    难道会是白秋寒行凶。怎么可能。

    虽然这样想着。但云若曦并沒有对白矖提起。一则担心这事有蹊跷。另外一方面又怕白矖会冲到白秋寒面前讨要说法。

    云若曦压心头的怀疑。抬起头又问道。“那你又是如何变成这样子的。”

    白矖想了想。关于自己的事情即便是云姐姐。也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因为他还沒有恢复到最强的实力。根本沒有办法保护i想要保护的人。况且爷爷或许正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丢了性命。

    见白矖有些沉默。云若曦只道白矖年纪还小。搞不清楚这其中许多的奥秘。心中对这男孩更加怜惜。

    她叹了口气。轻抚着他的背。温柔的说道:“好了。不要去想这些了。你也无须担心。等处理了爷爷的后世之后。你就跟着姐姐走吧。”

    白矖睁大眼睛看着云若曦。柔软的唇抿成好看的曲线。他的眼眶又开始湿润了。

    “你送的药典。姐姐看了一些。但其中有好些东西都不太明白。今后你在姐姐身边也好提点姐姐。”云若曦拉了白矖的手。还要再说什么。白矖却将之打断。

    “姐姐。先不说那些。爷爷虽然殒命。但我却有办法让爷爷复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白矖定定的说道。但他心中却不那么确定云若曦会相信。毕竟生死人这种事情在大陆上鲜有耳闻。

    云若曦虽然惊讶白矖的说法。但又想到宁可则为一带毒圣。白矖身为他最亲近的人。总会有些特殊的办法。因此倒也不算过分感到奇怪。

    这样便好了。若宁可则能复活过來。也算是这孩子的造化。

    云若曦的表情略略的放松了些。适才见到白矖虽然有些呆呆的样子。但神色中的哀伤却并不深。想來他定是知道让爷爷复活的法子。所以才会这样。

    白矖看着云若曦淡然的样子。自己反而有些疑惑了。姐姐竟然完全相信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说來听听。”云若曦柔声说道。“姐姐能帮上什么忙的话你就只管说。”

    白矖又抿了唇。灵动的大眼中有着些许特别的神色。爷爷的死让他伤心欲绝。然而正是因着伤心的缘故。却将他体内封锁着的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一魄解脱了出來。关于过去的好些记忆渐渐地开始复苏。

    然而在这些记忆中。竟然内包含有许多奇门遁甲之术。连同医药毒术林林总总让他有些缓不过神來。

    在这些海量的信息中。便有那么一条可以将死去的人复活。

    “姐姐可听说过圣殿。”白矖道。

    云若曦点点头。“曾经与那里的人打过交道。”

    白矖道:“圣殿内供奉着一眼圣泉。只要取得圣泉的水。便能够复活我的爷爷。”

    “单就那圣水便可以么。”云若曦有些疑惑。这是不是太简单了些。

    “沒错。只要有圣水便可以。”白矖使劲的点了点头。

    云若曦沉吟了。“圣殿的实力实在是难以想象。虽然人们皆说无极岛。但是我却觉得圣殿的实力并不亚于无极岛。”

    “圣殿之所以被称作圣殿。原因便是那眼圣泉。圣殿之人将之看的比性命要重上许多倍。若直接去要肯定不行的……”白矖有些犯愁。

    “那就去偷。”云若曦清淡的说。连眉头都沒有眨。

    白矖紧皱了眉头。“可是……“

    “沒什么可是。若你信得过姐姐。姐姐就帮你去一趟白羽国圣殿。”云若曦笑看着白矖。

    白矖张了张嘴。有些说不出话來。姐姐竟然愿意帮自己。这实在是让他难以想象。

    通常状况。人们不都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

    “姐姐。我跟你一起去。我虽然沒什么修为。但总有能帮得上忙的时候……”

    云若曦凤目微沉。沁白的脸上清华显现。她微微蹙了蹙眉。看起來有些为难。“话说回來。去白羽国來回至少也要两月时间。你若跟我走了的话。这两个月时间。你爷爷的身体怎么办。若是不小心被损毁。将來宁老先生复活之后。后遗症恐怕也会不少的……”

    白矖面色有些难看。他思量了一。“姐姐。你是不是担心我拖后腿……”

    “我想。你应该不会。”云若曦轻笑一声。这孩子外貌与心性皆发生了变化。而这种变化让他的心思更是比以前细腻许多。“只是在救你爷爷这件事情上。你我的分工不同而已。我适合出力。你适合看护。统筹事情的时候。尽可能的让合适的人去做合适的事情。这样最终的效果便是最好的。你说呢。”

    白矖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姐姐说的其实很有道理……

    云若曦纤手一翻。自凤鸣鼎中取出一个瓷瓶交到白矖的手中。“拿着。”

    “这是什么。”白矖端详着手中的瓶子。

    “碧落散。”云若曦开口道。“将碧落散洒在你爷爷的身上。便能够保证你爷爷在三个月内尸身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到时候我带回圣水。你爷爷也才能够安然复活。”

    白矖一听云若曦这样说。连忙将小瓷瓶紧紧的攥在手中。

    “只是在去白羽国之前。我还有事情要去一趟无极岛。想來用不了两日的时间。”云若曦看着白矖清澈透明的眸子。将自己的行程告诉了白矖。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