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这才注意到与白秋寒发生冲突的是一个衣着华贵却长得向肉弹一般的胖子。

    胖子一脸黄色横肉。细小的眼睛被满脸的肥肉挤得几乎无法辨识。而他那声肥膘更是前无古人后无來者。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我是说真的……”白兔有些着急。纤细的手使劲的想要掰开胖子揪着他领子的手。但却完全敌不过那胖子。

    “小子。我可告诉你。大爷我是刘丞相的外甥。惹了我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胖子紧紧的拽着白兔的手腕。力道之大让白兔痛的皱紧了眉头。

    这小子看上去十分怯懦。穿着也十分平常。一定是沒什么背景的平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哼。撞在他小阎王宋佳的枪口上。是他倒霉。

    胖子一脸狰狞的发狠。而胖子身边的仆役也不依不饶的揪扯着白兔。

    周围驻足观看的人渐渐散开。谁不知道这小阎王仰仗着自己是丞相的外甥。做尽了欺男霸女的恶事。虽然脚踏王城。但皇室却高高在上。普通官员谁又能真管得了这恶霸呢。

    人们纷纷向白兔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誰让你惹到了小阎王呢。

    白兔手足无措的站在当地。当真是一只受了惊的白兔。

    “这厮实在欺人太甚。”云少楼怒喝了一声。沒等云若曦发话。便走上前去。

    “什么东西在这里狂吠。真是让人恶心。”云少楼抬手挠着耳孔。面色极其不耐的來在胖子面前。

    沒等胖子回过神來。抓着白兔衣领的手便被一阵大力撞开了。

    胖子突然吃痛。面上的表请既震惊又愤怒。尖锐的声音又起:“你是什么东西。敢來管大爷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吧。”

    “哎呦。本少爷长这么大头一次看见这么大只的疯狗。真是开了眼界了。”云少楼眉头一挑。笑吟吟的看了一眼白兔。“小兄弟。被疯狗咬到真是难为你了。你还是赶快检查检查看看有沒有受伤吧。”

    白兔面色潮红。第一时间更新 感激的看着云少楼。有些结巴:“沒。我沒事……”

    云少楼摆摆手。“走吧走吧。这里有哥哥我。”

    “可是……”白兔十分纠结。

    “你不能走。”胖子一听云少楼要白兔离开。立马顾不上手上的疼痛。连忙又伸了爪子出來想要拉扯白兔。

    然而又是一记短促而尖利的刺痛。让胖子“嗷”的尖叫了一声。

    “我就奇怪了。这么沒记性的东西还敢在本少爷面前叫嚣。看來刚才手太轻了。”云少楼冷哼一声。

    云若曦看着云少楼为白兔出头。第一时间更新 也连忙走了过來。

    白兔眼见着又有一人走來。连忙回头查看。这一瞧不禁大吃一惊。

    白兔眼中放光。面上又惊又喜。声音颤抖着:“云。云姑娘……你。怎么來了。”

    云若曦轻轻点了点头。“太子殿。你沒事吧。”

    “沒。沒有。我很好。”白兔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浑身微微颤抖着。

    刚才他心中还想着此时此刻不知道云若曦在做什么。这才一不留神撞上了眼前这个号称丞相外甥的人。然而一转眼的时间。他便真的看到了云若曦本人。难道真是的上天念着他的想望不成。

    云若曦皱了眉头。一国的太子竟然让什么丞相的外甥欺负。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这情景简直让人心中发酸。

    “你怎么一个人走在街上。你的护卫呢。”云若曦清浅的问道。

    “呃……”白兔面色一顿。又是一红。“他们本來是跟在我后面的。大概是我想事情入了神。与他们走散了。”

    白兔实在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想着她而与侍卫走散的。

    云少楼无比讶异的瞧着白兔与云若曦。“姐。你刚才叫他什么。太子殿。”

    小阎王宋佳有些发懵。脑筋转得极慢。什么。太子殿。

    “对啊。第一时间更新 他就是白羽国太子白秋寒。”云若曦看着云少楼。面无表情的道。

    云少楼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兔。这太子可真够窝囊的……

    云少楼的面色由不可置信慢慢的变为原來如此。最后竟哈哈大笑起來。沒想到白锦澜那竟然有这么一个让人无言以对的哥哥。

    虽然二人长相比较相似。但白锦澜的肤色却是十分健康。而眼前的这位太子却苍白若瓷。况且这二人的性格简直是南辕北辙。完全沒有一点点接近的地方。

    云少楼上上的打量白兔。这两人若能性格呼唤可能会更和谐……

    “哎呦。看不出來啊。第一时间更新 你竟然是太子殿。失敬失敬。”云少楼毫不在意的伸出爪子使劲的拍了拍白兔的肩膀。并不觉得眼前这位太子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我是这位云姑娘的弟弟。云少楼。你叫我少楼哥哥就好。”

    云少楼问都沒问白兔年纪几何。就自顾自的当起了人家哥哥。只因为这白兔看起來太过瘦弱。怎么看叶不是当大哥的料。所以困难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來做吧。

    白兔被云少楼拍着的肩膀微微有些发酸。但强忍着沒有叫痛。“你好。我是白秋寒。可是我似乎比云公子你……”

    “哥哥就是哥哥。就这么定了。”云少楼一脸的痞子气。但却并不让人反感。

    白兔的话被打断。心中更是无可奈何。等一定要找机会和云公子说清楚。不然这辈分……

    白兔瞅了一眼云若曦。却见她并沒有任何表情。

    一旁观看的人们还有沒走掉的。听到几人的谈话也都诧异连连。

    白羽国的太子自小便跟着高人学艺去了。不久前才回了宫。因此很少有人见过太子白秋寒的样子。故而不认识也是理所引应当的。

    只是眼前这气场分明怯懦无比的少年真的会是太子么。人们心中皆有许多疑惑。

    小阎王宋佳此时已经缓过味儿來。他身上一阵阵的伸出冷汗。糟了。这回可真是踢到铁板了。

    宋佳的爪子牢牢的拽着想要偷偷溜走的仆役的胳膊。眼神凶恶的瞪着那仆役。奶奶的。主子受难。你竟然敢丢主子逃跑。

    仆役向宋佳使着眼色。我的主子呦。你还不快走啊。你不要命。小的还要命呢。

    宋佳猛地回过神來。连忙猛地一个转身。拔腿就要跑。

    “哎呦。哪儿去啊您那。”云少楼眼明手快的向前一闪身。正直一把拉过准备开溜的小阎王的后领子。将他拽了回來。一边还嗤笑着。“看不出來啊。体型这么大。动作还挺迅速的。”

    小阎王宋佳连忙向着白兔点头哈腰。第一时间更新 “那个。那个……太。太子殿……”

    白兔蹙了蹙眉。很讨厌眼前这人。转过脸面向云若曦。

    不过小阎王的那名仆役却趁乱身手敏捷的开溜了。

    正值此时。不远处一队卫兵赶了过來。为首一位看起來十分壮硕的将军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白兔面前。咚的单膝着地。“属无能。让太子殿受惊了。”

    “无妨。起。起來吧……”白兔面色更红。连忙伸手托起那位将军。

    小阎王此时心已经荡道了谷底。原本他还对白兔的身份有所怀疑。但之前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才准备开溜。沒想到此人真真切切是太子殿如假包换。即便自己有一个当丞相舅舅恐怕也救不了自己了……

    将军满脸愧疚。静静地起身。站到了白兔的身后。

    “嘿。大个子。说你呢。”云少楼指着将军。将手中拎着的重物直接丢到那位的面前。“这玩意欺负你家太子來着。你们看着办吧。”

    将军顿时面上染上肃杀。恶狠狠的盯视小阎王。直把小阎王看的浑身发毛。

    好东西。竟敢欺负太子殿。

    将军怒喝一声:“带去。”

    立刻有几名士兵小跑上前。将小阎王五花大绑拽了去。

    围观的人们纷纷在心中叫好。活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作恶的总有一天会把自己作死。

    白兔向立在自己身后的将军摆了摆手。“不要跟着我。你们回去吧。”他还有好些话要好云姑娘说。

    将军面色更是难看。几乎快哭出來了。“太子。刚才就是因为您让属远点远点的。这才把您给跟丢了……属负责您的安危。是坚决不能离开您的。您可别在为难属了……”好在太子无妨。若太子因为自己的失职而受到伤害。自己就是有十条命也抵不了。

    白兔一脸的不耐烦。虽知道父皇担心自己的安全而小題大做。但又无可奈何。只好道:“好吧。到十米之外的地方站着。”

    将军一脸感激的立正向后转。无比虔诚的数了十米的距离。与他的士兵们一并站好。

    云少楼几乎憋不住笑意。这太子可真是有趣。

    “云姑娘。你怎么回來到白羽国的。是來找我们的么。既然來了怎么不到我那里去。”白兔见所有扰人的人都被打发掉。连忙上前一步向云若曦道。

    云若曦面色依旧古井无波。“此番路过这里。本想着去看看你们。不想刚一进城就见到了你。”

    白兔面上又是一红。原來云姑娘果然是來看自己的。可竟然被她看到自己那么糗的一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