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对了。既然这样。那。那就随我到太子府吧。”白兔的脸几乎红透。连一旁的云若曦都能感觉得到他脸上炙热的温度。

    云若曦唇角轻轻上扬。点了点头。

    云少楼嘿嘿笑着。伸出长臂。毫不忌讳的搭在白兔的肩头。“走吧走吧。哥哥我可是饿了。到你府上先吃点好吃的如何。”

    白兔连忙点头。

    一对卫兵护送着白兔以及云家姐弟一并回到了太子府邸。

    “你这里不错嘛。”云少楼一边在白兔的地盘上四处打量着。一边口中嘟嘟囔囔的。

    白秋寒的府邸布置得十分清幽。整个建筑并沒有一丝一毫华贵富丽的感觉。反而清爽宜人。让人从内而外说不出的舒坦。虽说白羽国气候寒冷。然而在白秋寒的府邸中。却种植着许多清翠的植物。主人心怀的细秀可见一斑。

    白兔亲自为沏上了上好的茗茶。并端到云若曦的面前。

    云若曦清淡一笑。将茶盏端起。细细嗅过。然后才小心的品了一口。而后将茶盏放好。

    “不知姑娘这次要去什么地方。竟会路过我白羽国。”白兔疑惑的向云若曦问道。难不成云姑娘要往北去远山山脉不成。

    云若曦并沒有马上回答。纤手抚弄着茶盏。随后又从随身空间中拿出了一块润白的玉佩递给白秋寒。“若曦日前得了这块玉。似乎在太子这里见过。不知道此物是否为太子所有。”

    白秋寒微蹙了眉头。缓缓的伸出手将云若曦手中之物接了过來。仔细的端详。“咦。果然是我的。”复而又抬头看向云若曦。“不知道姑娘从何得到这物件。”

    “果真是太子殿的。”云若曦嘴角微动。

    “自然是我的。”白兔看起來有些兴奋。“姑娘定然知道千金易得。可暖玉却十分难求。”

    “恩。”云若曦点点头。

    说起这暖玉。白兔的话明显多了起來。第一时间更新 “多年前我母亲得了一整块暖玉。后來有了我和澜儿。于是我母亲便从一整块暖玉原石上取了最好的两块。病情了能工巧匠为我和澜儿一人定制了一件。”

    白兔托起暖玉玉佩小心的放在掌心中。“本來这玉佩一直是我随身携带之物。只是在上个月去加明国参加四国争霸赛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原以为找不到了。沒想到今日云姑娘竟然将之送了回來。”

    云若曦点了点头。心中不免疑惑又起。看來这事还有蹊跷。

    “若真是太子之物。那么便好生收起來。莫要再丢了便是了。”

    白兔点头如捣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若曦的吩咐他自然乐于听。“一定。一定。这次不会再丢了。”

    “对了。那个……”白兔欲言又止。

    云若曦瞧了一眼白兔便知道他想问那枚蛋的事情。“那枚蛋我已经妥善的搁置好了。并沒有什么差池。放心。”

    白兔忽的长出了一口气。而后又赧然的笑了。

    云若曦见白兔这般样子。只轻笑便不再做声。

    白兔小心翼翼的配坐在云若曦的身边。她不吱声。他便也乖巧在一旁喝茶。似乎十分享受这种恬淡的气氛。

    然而沒有安静多久便听到府邸门口一阵喧闹声传來。

    云若曦抬头向外望去。唇上笑意顿显。

    “姐姐。姐姐。你來了么。”

    果然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白锦澜风风火火的从外向大厅内冲。

    “嘿。小丫头。又见面了。”云少楼在白兔的府邸中四处溜达。此时來在厅堂之前。刚好见到正一股脑向内冲的白锦澜。

    白锦澜猛地刹住了闸。清亮的眼中惊喜连连“咦。云小哥。你也來了。”转而又四瞧着。“你來了。那小蜻蜓呢。也來了么。”

    云少楼蹙了眉。“看來是不太欢迎我啊。只想着小蜻蜓。”

    “数日不见。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云小哥你的醋劲见长。”白锦澜不依不饶的道。

    “澜儿。你來了。”白兔在内便听到外两人互不相让的抬起杠來。连忙站起身。只怕白锦澜重装了云少楼。

    云若曦同样站起身。但却丝毫不担心那两只未长大的儿童。

    白锦澜见白秋寒与云若曦一起出來。一脸欣喜的冲上前來。抓着云若曦的手臂摇啊摇的。“姐姐。你怎么來了。刚才我哥派人到我那里说你过來了。我还不信呢。”

    云若曦被白锦澜紧紧的抓住。面上无奈极了。每次这丫头见到自己几乎都是这样子。

    “四国争霸赛结束以后原本想和姐姐多待上几日。第一时间更新 沒想到你们那么早就回去了。这回好了。姐姐你來了白羽国。所以一定要多住上一段时日。不然我可不放你走。”白锦澜皱着小巧的鼻子撒娇道。

    云若曦轻戳了一白锦澜的额头。“你啊。这回过來我可是有事情要做呢。恐怕不能多待。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啊。那怎么行。”白锦澜的声音拖得老长。一脸的不情愿。“每次姐姐你都好忙。次相见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况且我父皇一直都想见你呢。他一直都想认你做干女儿呢。”

    白秋寒在一旁连连点头。竟然鲜少的帮起腔來。“这倒是沒错。父皇只有我和澜儿两个孩子。总想着再多几个子女呢。”

    云少楼痞痞的插了进來。性子中的顽劣因素又开始泛滥。“有这样的好事。不如也认我做干儿子吧。嘿嘿。”

    云若曦瞪了一眼云少楼。这货简直沒心沒肺到了极致。

    “等我这边事毕。总有机会面见国主的。此番实在是有些來不及……”云若曦有些为难。毕竟无派居那边。白矖还等着自己。圣水之事最好能快些解决。

    白锦澜的小脸瞬间垮。神色中尽是不情愿。“这样……”忽的。她似乎又想起什么。“对了姐姐。若果你不能多待的话。至少也要等到后天过后再走。”

    “恩。这是为何。”云若曦不解的看着白锦澜。

    “姐姐有所不知。后天可是我白羽国一年一度的祭天大典。到时候可热闹极了。姐姐怎么也要看完祭天大典再走吧。不然人家心里会过意不去的。”白锦澜一脸央求的看着云若曦。

    云若曦抿了抿唇。两天时间的话。自己还算是能承受。便不再拂白锦澜的意。“不知道你们这里祭天大典是是什么样子。这我倒是有些好奇了呢。”

    白锦澜一听云若曦这般说便兴奋起來。而一旁的云少楼听说有十分特别的祭天大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更是一脸向往的竖直了耳朵听白锦澜讲话。

    “姐姐有所不知。我白羽国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祭天大典。每到那个时候。圣殿便会派人前來主持祭天大典。”白锦澜说的兴高采烈。

    “姐姐你知道圣殿么。圣殿的人具有十分超俗的能力。并且也因着这些能力造福我白羽国的百姓。且圣殿有着一眼能量泉水。名为圣水。据说可以复活人命呢。”白锦澜唯恐云若曦沒有听说过圣殿这个势力。连忙解释道。

    忽然听到白锦澜提到圣殿以及圣水。云若曦的心咯噔一。但她清白的面上却沒有一丝波澜。

    “圣殿之人怎么主持祭天的呢。”云若曦看起來有些产生兴趣了。

    白锦澜的话匣子瞬间便因着云若曦的这一问而打开了來。“祭天的时候。圣殿之人会去到我白羽国的圣坛。并在圣坛前供奉圣水。用以祈求风调雨顺。”

    云若曦点了点头。或许自己也可以从这几天祭天大典中获得想要的东西。

    “单纯是祭天的话也无甚意思。不过明天开始。城里就要开始热闹起來了。到时候城内会有各种表演。热闹极了。就像过年一样。姐姐。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嘛。”白锦澜的眼睛咕嘟嘟的冒着祈求的泡泡。只盼望云若曦能够答应。

    云若曦微做停顿。终于看着白锦澜笑了笑。打趣道:“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姐妹了。”

    白锦澜一蹦三尺高。“太好了。姐姐。”

    “刚才你说圣殿的圣水能够复活人名。这可是真的。”云若曦看似有些不相信的样子。

    “那是自然。姐姐可不要怀疑这种东西的存在哦。”

    “我们能获得那圣水么。”云若曦轻声问道。

    白锦澜早已经预料到云若曦一定会对那圣水感兴趣。“如果姐姐口袋中有大量的金钱。自然可以从圣殿买一小滴圣水來。”

    云若曦微微咋舌。“竟然那么贵在。”

    “对啊。那可是圣水。仅仅一滴便能够让人恢复青春。每次祭天大典结束之后。圣殿之人都会将使用剩的圣水发送给普通人。”

    “他们这么大方啊。”云少楼嘴巴抽动一。他才不会相信圣殿之人会有这么好心。

    “当然不是免费的了。”白锦澜啐了二世祖一口。“到时候。只要你布施得多。圣殿便会送你一滴圣水。每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一滴。”

    云若曦蹙了蹙眉。刚才她还想花大价钱将省电的圣水买來。如今看來还是需要靠偷的……

    “祭天是在白羽祭坛么。”云若曦问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