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错。的确是在那里呢。”白锦澜面上显出许多虔诚的神色來。

    云若曦若有所思的看着白锦澜。

    如果从白羽国都城再往北行至圣殿总坛。大约还需数日。而如今恰逢圣殿之人带着圣水前來白玉祭坛主持祭天大典。这本就是获得生谁的极好机会。

    且此处距离圣殿总坛还有数日的时间。若來回至少也需十多天。不如在此参加祭天大典。如若不好得手再去圣殿也还算是來的及。

    “姐姐。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好不好。”白锦澜兴高采烈的看着云若曦。秀气的小脸一脸期盼。

    云若曦轻轻笑了笑。终于点了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好吧。”

    “太好了。”白锦澜一蹦三尺高。手舞足蹈的原地乱转。哪有一点点白羽国公主的样子。

    白秋寒略显苍白的脸柔和了许多。看着白锦澜的眼光中充满了宠溺。

    每年春季最末的三天便是白羽国祭天大典的日子。这在白羽国几乎被视为最重要的事情。每逢祭天大典。整个白羽国的民众皆会在自家挂上企盼风调雨顺的吉祥福祉。将房打扫干净。举家上叩拜先祖。

    如若家境殷实。便会带着家人一并上京。一直到白羽祭坛。若能够有幸得到圣殿的圣水。便是一生的造化。

    因着祭天大典再有一日时间便要举行。因此白羽国的都城玉祁内所有的人都忙的不亦乐乎。无论是街道还是广场。四处聚集着有说有笑的人群。或问候或帮忙。也有许多人议论着圣水。

    白锦澜一大早便吩咐了马车接了云若曦进了宫。只因之前云若曦帮着白锦澜将白羽国的传国宝物带回国内。这让白羽国国主白栖元开心不已。

    当然。云少楼与白秋寒则同乘另一驾马车一并前往。

    四国争霸赛更是让云若曦名声大噪。此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云若曦的大名。因着白锦澜与云若曦的关系。白栖元膝儿女又少。便一直想着要收云若曦为义女。此番则更是定了决心。

    昨日白栖元听白锦澜讲云若曦路过白羽国。便急急的吩咐自家女儿无论如何也要在今日将云若曦带至宫中。当面答谢云若曦。

    云若曦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过白锦澜那张利嘴。无奈仔细只得答应。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马车自太子府邸一路畅通无阻的來到皇宫。白锦澜引着云若曦直接进入到皇后莫丽缇居住的宫中。此时皇后的宫殿早已经是人声鼎沸。

    云若曦直觉额角突突的跳。转脸问白锦澜。“怎么这么多人。”她还道不过是随意渐渐白羽国国主与皇后呢。

    白锦澜吃吃笑着。“自然是为了目睹姐姐你的芳容了。”

    云若曦丢了一记卫生眼给白锦澜。

    白锦澜将卫生眼结结实实的接。调皮的道:“沒办法。誰让姐姐你这么有名呢。年纪轻轻就是九级召唤师。在大陆上几乎无人能敌。前些时候还一举夺得四国争霸赛的霸主。我若沒见过你。定然也满心的好奇。”

    “我看谁的好奇心都沒你的重。”云若曦戳了一白锦澜的额头。佯怒道:“我进宫的消息肯定是你放出去的。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咳咳。”白锦澜干笑两声。第一时间更新 还是姐姐了解她。“好了。姐姐。我们赶快进去吧。父皇和母后一定等着急了。”

    云若曦点点头。随着蹦蹦跳跳的白锦澜一并向宫殿内走去。

    白秋寒则与云少楼赶在两名女子身后。

    人们不住的打量着云若曦。只见她皮肤若雪。透明得几乎让人心醉。清华的大眼在白腻的小脸上熠熠生辉。高挺的鼻子彰显着她不肯服输的性子。而那红润的唇宛若菱角一般。

    只是这样精巧的五官配合在一起。看起來却寻常的很。几乎所有的优点都不知不觉的被遮蔽了起來。若用一个词來描述云若曦的样貌。那只能说“寻常”。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的容貌虽然清淡普通。然而一身冰雪般的凌冽气质却让人不可小觑。虽然身旁的白锦澜面如桃花。娇俏可人。然而云若曦与之站在一起却沒有一丝一毫逊色之处。

    云若曦款步上前。形容大方得体。直看得路两旁的人们连连点头并不住的窃窃私语。果然是盛罗国将军府出身的女子。这气度可不是寻常小家子的女子能够比拟的。况且人家那一身本领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人们同样瞧见了太子与太子身边的云少楼。

    太子自小痴迷医道。很早之前就跟着师傅上山修习医道。长年浸淫在药草堆里。身上总有种清淡好闻的药草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再加上他俊俏的面色略略有些苍白。更显得宛若谪仙一般。

    而云少楼与之相比却是干练阳光得多。他的五管在略显着阳光色泽的面上清晰的展现着。浓浓的眉毛是一双漂亮有神的大眼。墨黑般的头发随意的扎起。并在脑后垂。更显得他的轮廓十分的清晰。精美而英朗。让人移不开目光。

    “这男子是谁。这么帅气。”

    “不晓得啊。难道是公主的心上人。”

    “沒听说啊……”

    “可不要乱讲。小心公主扒了你的皮……”

    人群中已经有人在悄声的议论。

    听到议论声。白锦澜猛地回过头怒目相向。人群众顿时鸦雀无声。

    云若曦不禁掩口而笑。

    “沒办法。长得太帅。”云少楼自恋的挑了挑眉。面上不羁的神奇油然而生。

    “呸。不害臊。”白锦澜啐他一口。

    “你这分明是嫉妒。”云少楼回嘴。

    白锦澜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拉着云若曦便往内走。

    几人來到皇后宫内。早有人进去通传。

    “父皇。母后。我带姐姐來了。”白锦澜高声向内殿喊道。第一时间更新

    云若曦虽白锦澜一只走进内殿。只见内殿正中的座上正端坐着一男一女两人。皆是身着黄袍。想來便是秋寒与白锦澜的父母。白羽国的皇帝与皇后了。

    云若曦略略的打量了一。只见这皇帝与皇后皆是三十多岁的样子。皆是慈眉善目。面露微笑。让人不由得便心生好感。

    白栖元看着白锦澜跳跳哒哒的跑了进來。浓眉不由得皱起:“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大了还这般不懂礼数。这可怎么是好。”

    莫丽缇也不由得蹙了眉头。两兄妹沒有一个让她省心的……

    “嘻嘻。礼数能做什么。又不能拿來当饭吃。要那么多做什么。”白锦澜不以为意的吐了吐舌头。

    “你这个丫头。”

    白栖元刚想多教训白锦澜两句。莫丽缇便连忙拉住了他的手。

    “这位便是云姑娘吧。”莫丽缇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神色之间甚多打量。

    这孩子看起來大方得体。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莫丽缇心中不由得连连称赞。转而又看了白锦澜一眼。

    “正是民女。”云若曦上前福身。

    “那么这位便是云姑娘的弟弟咯。”白栖元看着云少楼道。

    “见过国主与皇后。”云少楼少有的一本正经的施礼。

    白锦澜在一旁撇了撇嘴。虚伪。真能装。白秋寒则轻轻地笑了笑。目光无比柔和。

    白栖元哈哈大笑。抬手道:“这一定是云姑娘的弟弟少楼吧。早就听澜儿说过你。少年英雄让人佩服。”

    云少楼面色微微有些泛红。“哪里。陛实在是谬赞了。”

    白栖元对云家姐弟俩的印象皆是十分不错。暗暗赞许。“來人。赐座。”

    宫人们连忙为几人设座。

    待众人坐定。白栖元这才向云若曦开口道:“前些时日小女带回了我族家传的宝物。并说沒有云姑娘的帮忙。带回这东西恐怕是痴人说梦了。所以朕今日特要感谢云姑娘。”

    白栖元一挥手。早有数位宫人托了一大盘一大盘的礼物走上前來。放置在云家姐弟面前。

    “这些礼物。远不足以大答谢云姑娘。但却是我白羽国的一番心意。”白栖元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

    “国主言重了。”云若曦看也沒看那一托盘一托盘的礼物。清浅的开口。“不过是举手之劳。国主不必这般放在心上。况且我与澜儿本就是姐妹。”

    “那怎么行。姑娘觉得是举手之劳。但那宝物对于我白家來说却是比生命还重要。云姑娘不要推辞。”白栖元急急的说着。

    “姐姐。你不看看那些东西便推辞么。”白锦澜腾的从椅子上跳起。嘟了小嘴道。“这些可都是我帮姐姐准备的呢。”

    莫丽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家的女儿看來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像人家云姑娘这般稳重得体的了。

    “哈哈。是啊。姑娘还是看一看的好。”白栖元也笑呵呵的道。

    云若曦疑惑的看着白锦澜。终于还是站起了身。來到礼物前。

    她轻轻地掀开其中一个托盘上盖着的红布。一股柔柔的清凉的能量气息顿时弥散出來。她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托盘中放置的是一只万年的六色灵芝。这灵芝体型巨大。几乎世上罕见。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