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只共生着六柄不同色彩伞盖的奇特灵芝。每柄自成一色。分别是赤、青、白、黑、黄、紫几色。煞是好看。

    寻常灵芝只生长至成年药效完满便会被人采摘使用。故而年岁久远的灵芝在大陆各处均是少见。而灵芝通常依据其身上的色彩划分为六种。这六种灵芝因着色彩不同可以医治不同种类的疾病。

    云若曦有些惊诧。即便她见惯了稀有之物。再见了这尊灵芝之后。都不免有些心头微动。灵芝自然散是药中的王者。每种色彩的灵芝均有着不同的用途。这朵万年灵芝不但集六色为一体。且单从芝身上泛出的光泽便能够断定其必然效用非凡。

    万年六色灵芝被完好的锁在一块纯粹的水晶之中。第一时间更新 水晶将灵芝的气息全部封存起來。不让它有一丝一毫的损失。

    “姐姐。想來那些金银玉器定是入不了姐姐的眼。所以我就为姐姐搜罗來了这些稀有的药材。或许有朝一日姐姐能派的上用场。”白锦澜邀功似的上前來拉着云若曦道。

    云若曦微微有些蹙眉。她并沒有继续揭起其他托盘的红绸。反而将六色灵芝托盘上的红绸又盖了起來。“这东西太贵重。我实在不能收。”

    白栖元紧抿着唇。与莫丽缇对视了一。

    “姐姐。”白锦澜面色有些焦急。像是求助似的看了一眼白秋寒。

    白秋寒平日里虽然性子怯懦。但此时倒是真的开了口。“姑娘先别急着拒绝。我父皇还有话对姑娘说。”

    云若曦有些讶异的瞧了眼白秋寒。转而又看向白栖元。

    白栖元从始至终一直都观察着云若曦。从最初见到她时。这女子便是大方得体。既不骄狂又不怯懦。知进退懂礼数。虽然给人的感觉略带着冰寒。但白栖元却总感觉云若曦内里有着一颗火热的心肠。故而越看越喜欢。

    “沒错。姑娘先不要拒绝。”白栖元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并且自座上走。第一时间更新 大步來到云若曦面前。“不说姑娘帮我白家夺回了传家之宝。也不说姑娘如今名满天。只说姑娘与我儿兴趣相投。情比姐妹。且我白羽国皇室到了我这一辈。膝儿女甚少。虽然有寒儿与澜儿。但依旧不必其余王国之子孙。”

    白栖元由于莫丽缇对视一眼。从两个人的眼中皆能看到对方的影子。白羽国国主与皇后的感情冥想十分不错。

    莫丽缇也笑吟吟的走了來。轻柔的拉了云若曦的手。“想來澜儿早已经和姑娘提过。我们想要收姑娘为义女的事情。”

    云若曦点了点头。“沒错。澜儿的确提过。”

    “我二人并不是要以王权來压制与强迫姑娘。第一时间更新 只是出于父母对孩子的喜爱。我们都很喜欢你。希望能够收你做义女。”莫丽缇声音温和而平稳。让人不自觉地心头舒畅平和來。“但是我们喜爱你。却不会勉强你。”

    “自打算收你做义女的那一日起。我和皇上便派了许多人四处搜集关于你的事情。你那么的特立独行。性子又坚毅。绝不同于普通的女儿家。所以我们自然不会向对待普通女儿家那样待你。我们希望的。自然是你能够又更广阔的天空翱翔。而不是束缚你。我们只愿你好而已。”莫丽缇双眸中清澈的倒映着云若曦的面容。其间满含着喜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然而莫丽缇沒有说的是。这样的女子。他们一家人皆十分喜爱。但更重要的是。她有着自己的私心。只因她唯一的儿子白秋寒对云若曦念念不忘。

    虽然白秋寒一直缄口不言。但敏锐的莫丽缇早已察觉到他的内心。只是自己的儿子似乎沒有意识到这一点。今后恐怕即便是意识到也不会开口。而莫丽缇又十分看好云若曦这样的女子。若与寒儿在一起的确良配。

    所以便努力要促成将云若曦收为义女一事。若努力之仍不能促成二人。自己也能得一个优秀的女儿。想來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莫丽缇的声音犹若一丝暖暖的甘泉。第一时间更新 触动着云若曦的心。

    來之前。白锦澜便几次三番的向云若曦提起父母想收她为义女的事情。同时也几乎做足了工作。而云若曦在见到白羽国国主与皇后之后。觉的这二人温和敦厚。能够生养出白锦澜与白秋寒这般性子澄澈的孩子之人。性子必然也真实而坦率。

    看着白栖元与莫丽缇满满的期盼的眼神。云若曦心中变得温热起來。她唇上漾出些浅笑。终于微微向后退了一步。轻柔而优美的轻扯衣衫。双膝着地。声音清脆婉转的道:“义父义母在上。受女儿一拜。”说罢便低头三叩首。

    白栖元与莫丽缇一见。顿时心花怒放。激动万分。二人双双上前搀扶云若曦。并连连应声。“好女儿。快快起來。”

    白锦澜则在一旁拽了白秋寒的胳膊。无比开心的靠住自己的哥哥。

    白秋寒目色更加温柔。眼中情愫越沉积越纯粹。

    云少楼自然也十分开心。倒不是因为云若曦攀附了白羽国的王权。而是因为白家对待自己姐姐的态度。

    “我儿。既然你已经是我们的义女。那么这些东西你收不收都无所谓了。”莫丽缇笑眯眯的看着云若曦。眼中慢慢的竟是宠溺。“听寒儿讲。你可是大陆上首屈一指的炼药师。别的东西对你而言完全沒有用处。我白羽国别的沒有。但像是这些珍稀的药材却是多的不胜枚举。今后你若是需要。自是可以随意进入药库去寻便罢。若是你喜欢。将你父皇把整座药库送给你都可以。”

    “沒错。你不要这些东西的话。父皇就把白羽国的药库送给你吧。”白栖元完全接了皇后莫丽缇的话來讲。神色间一丝犹豫都沒有。

    白锦澜一听不乐意了。嘟起了小嘴道。“父皇、母后你们也太偏心了。平时我想要点灵药你们都推來推去的。今日一子就把整个药库给了姐姐。太不公平了。”

    白栖元瞪了白锦澜一眼。第一时间更新 “你要那些药材能有什么用。除了搞破坏其他什么都做不了。你姐姐可是炼药师。把药库送给她才是物尽其用。”

    白锦澜瞪大了双目。搞破坏……父皇也太不给自己留面子了。

    云若曦只觉不妥。单就刚才那朵灵芝便已经是名贵非常了。如今又要把整个药库给自己。她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

    云若曦刚要推脱。便被莫丽缇打断。“好了。别推脱了。这药库现在可不给你。”

    云若曦刚想松口气。却又听莫丽缇道:“你的岁数也不小了。想來无需多少时候。便会结了姻亲。到时候这药库便是你的嫁妆。第一时间更新 ”

    云若曦呆了呆。竟不知道如何对答了。

    白锦澜一听又來了精神。“母后。那我呢。我大婚的时候你那什么给我做嫁妆呢。”

    “你这丫头怎么沒羞沒臊的。也不怕人笑话。”莫丽缇微嗔道:“就你这个性。谁敢要你。”

    “母后……”

    白锦澜吃瘪的样子惹得一群人哈哈大笑。

    “好了。你若是能学到你姐姐的十分之一。父皇便心满意足了。”白栖元眼眉弯起。心情极好。转而又对云若曦道:“明日便是我白羽国一年一度的祭天大典。到时候父皇便会昭告天。让万民知道我白羽国皇室如今又新增一位公主。”

    云若曦白皙的面上浮现出一抹和顺的笑容。

    “至于封号。”白栖元思索了一。“澜儿封号为景清。熙儿虽是义女。但朕却不愿差别对待。便定为景暄。品阶与澜儿一样。皆是正一品如何。”

    云若曦一听心中一惊。寻常皇家收了义女。虽然同样名为公主。但无论是称号还是品阶皆比不上拥有皇室血脉的正经公主尊贵。如今自己竟然与白锦澜待遇完全一致。这不由得让云若曦有些受宠若惊。这的确是她沒有想到的。

    “这……”云若曦有些迟疑。

    “唉。我儿不必忐忑。父皇刚才说过。正是因为皇室儿女稀少才生了想要收你为义女的想法。既然收你做了义女。那么便是父皇最心爱的女儿。自然不会差别对待。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白羽国最尊贵的公主。”白栖元拉了拉云若曦的小手。安抚道。

    “沒错。我儿的确不必为这些担忧。”莫丽缇抿嘴一笑。“虽然仓促了些。可公主该有的行头可是一点都不能少。”

    白栖元也连连点头。“这便交予皇后处理吧。”

    “好。”莫丽缇会的十分痛快。转而又对云若曦道:“熙儿。母后这就命人去叫人为你量体裁衣。明日大典前这朝服可是要做出來的。”

    云若曦抿了抿唇。心里虽然有些犹豫。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好。那么臣妾与熙儿和澜儿便告退了。”莫丽缇一手挽了一个丫头向白栖元施礼。

    “去吧。”白栖元心宽的应允道。等皇后与连我给公主走后。才又有些无奈的面对白秋寒与云少楼。“看來只剩我们爷仨了。”

    云少楼哈哈一笑。心中同样十分高兴。

    白秋寒则定定的瞧向云若曦离开的背影。目色有些不舍。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