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祭天大典要圣殿來主持。”云若曦疑惑的问道。

    白锦澜一边摆弄着为云若曦选择的礼物布匹。一边挑着吉祥花样。“圣殿其实也算是一个超脱世外的势力了。据说圣殿本属于隐士家族。”

    当听闻圣殿属于隐士家族时。云若曦眉头蹙起。“那我就更不明白了。”

    云若曦对于圣殿的实力并不感冒。原本因为要盗取圣水而对白锦澜一家生出的愧疚在此时一并消失。只因隐士家族的行事方式让她不敢苟同。

    无论是对待火麒麟还是抓捕小蜻蜓。桩桩件件都让她觉得隐士家族与上古神族一样不择手段。残酷冷血。

    白锦澜咯咯笑着。“只因圣殿掌管着圣水的缘故。若非这种情由。王族怎会将祭天一事嘱托给一个非王族的势力。”

    云若曦思付了一。“圣殿为何不将圣水直接提供个白羽国。”

    白锦澜想了想。道:“白羽祭坛上有一个圣水池。每次圣殿都会带一瓶圣水前來。将之注入到圣水池中。但是每次祭天所需圣水的量十分精确。因而在操纵道最后的时候。便会十分小心的一滴一滴的加入。每每会剩一两滴圣水。圣殿之人便会将这几滴圣水赠与供奉最多的人。”

    “王族竟一点都碰不到圣水么。”云若曦有些疑惑。

    “是的。圣殿每年都为白羽国提供圣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却言明王族之人不能触碰圣水。我虽然也很疑惑。但始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白锦澜嘟了小嘴。“姐姐。别管那些了。都与我们沒什么关系的。好好挑你喜欢的布料吧。”

    “哦。”云若曦如有所思的低头。随意的翻着为她准备的布匹。

    之前云若曦还抱有希望通过白羽国王族來获取圣水。如今看來这并不可行。

    适才她已经从白锦澜口中得知了在祭天大典前放置圣水的地方。如今只有晚上亲自去一趟了。

    好不容易道了晚间。云若曦托辞疲乏便早早的便睡。否则不知道白锦澜要缠着自己到何时。

    “姐。可是要行动。”云少楼一双漆黑的眸子流转着慧黠。身为云若曦的弟弟。他与姐姐有种天生而來的默契。

    云若曦嘴角微微勾起。从床榻上翻身來。换好一身夜行衣。“等我自己前去。你在这儿哪里都不要去。”

    “姐。那怎么行。”云少楼有些着急。

    “按我说的做。”云若曦口气微凉。言辞不容抗拒。

    云少楼看着云若曦凉凉的目光。竟生不出坚持的话语。姐姐要他留在此处定然是有她的打算。终于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要小心。”云少楼不放心的叮咛。第一时间更新

    “好。”云若曦点点头。转身出了门。

    夜空中高高的悬着半轮白森森的月牙。整个城市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清霜。云若曦疾步如。不多时便來到了早已探听清楚的圣殿在都城的分殿。

    分殿占地面积并不大。然而防卫却十分森严。不断的有红衣卫兵在殿前巡逻。

    云若曦小心的将身体隐在夜色之中。每迈一步都极其谨慎。直到來到圣殿分殿的门前。以云若曦的身手。即便是再有几队巡逻的人马。进入到圣殿之中也不在话。

    云若曦心中明白。那瓶圣水如今几乎已经是唾手可得了。

    她闪身进入大殿内部。并顺着大殿一旁的通道直直的向内行进。圣殿分殿的通道很长。也很窄。根本不利于躲藏。此时若有人在此。定然会与云若曦打个照面。

    云若曦四处瞧了瞧。不禁皱了眉头。此时她只有尽快通过这通道才行。

    不过好在此时的圣殿分殿依旧在一片寂静之中。云若曦则成功的通过的这通道。进入到大殿后方存放圣水的内殿。

    云若曦的心跳微微有些加速。

    同样。她先四处打量了一。见周围并沒有什么异动。这才举步向前。

    來在内殿正中巨大的石台前。只见石台上摆放着一个古朴石瓶。

    云若曦看着石瓶。并沒有直接手。而是小心的查探着周围。看看有沒有什么机关。

    云若曦小心的拿起石瓶。轻轻地晃了一。

    空的。

    云若曦心头咯噔一。

    不等云若曦多想。内殿之中忽然闪出一人。

    云若曦不禁心中一震。随手将手中的瓶子一丢。转身面向那人。

    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子正一瞬不瞬的望着自己。面上还带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云若曦紧紧的盯着这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心中暗暗腹诽。

    这人是什么时候进來的。还是他一直就在这里。

    这人的修为定然在自己之上。否则以自己超乎寻常的感知力竟然从始至终都沒有感知到这人的存在。

    云若曦有些不可思议。但却并不慌张。

    她曾经见过圣殿派出追捕小蜻蜓的人。眼前这人虽然同样身着红衣。但无论是款式还是衣服的质地皆与之前的那些人完全不同。虽然此人身上并沒有任何徽章标记。但他那一身凌厉的气息气度却彰显着他非圣殿内的寻常人等。

    來者不善。

    “你是來偷圣水的。”红衣男子看着云若曦缓缓开口。声音就如同这个人一般冰凉。即便他穿着浓烈似火的红色。依旧让人感到彻骨寒冷。

    “不是。”云若曦轻哼一声。既然已经被发现。那她便更无所顾忌了。“是來抢的。”

    红衣男人眉毛拧起。双眼眯成一条缝。死死的盯着云若曦。

    “抢。那就让我來看看你有什么能耐。竟然敢抢我圣殿之物。”红衣男人冷笑一声。纵身而上。

    云若曦在这人凭空出现时。早已暗暗凝聚了一身的劲气。并暗暗的为自己施了加持的技能。当男子向她攻击而來。她手中气刃凝结而成的紫色莲花则妖艳的向男子迸射而出。

    男子面上漾出一丝冷笑。冷的让人心中发毛。

    只见他身上忽的形成了一道明亮的光罩。那光罩就那样一闪而逝。速度之快让人以为这道光罩并沒有存在过一样。

    然而云若曦挥出的数朵紫色莲花。在触碰到刚才那道光罩的边缘是。竟像是泥牛入海。连一丝一毫的波澜都沒有激起便全数被融化。

    一股寒意。猛的自云若曦心底深处无來由的冒出。她刚欲翻身而起。一只冰凉的手掌。却是如同鬼魅一般。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她的喉咙处。然后那手掌如同铁钳一般的狠狠握。掐住了云若曦的喉管。

    “我道是有多厉害。原來不过就这点三脚猫的水准而已。”红衣男子冷笑一声。他的脸骤然在云若曦的面前放大。

    云若曦微微动了身体。红衣男子掐着云若曦喉管的手猛地收紧。“不要妄想反抗。否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云若曦只觉呼吸有些困难。她意识用双手掰住男子的手。但即便她已经用尽了力气。但那男子竟纹丝不动。

    男子伸手一把将云若曦面上的面巾扯了來丢在地上。并随手点了云若曦身上的几道大穴。之后便松开了钳制云若曦的手。

    云若曦浑身的劲气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一个不防。失力的跌坐在地上。这样身不由己的感觉是她从未感受过的。她的心底有些开始泛凉。

    “三种职业集于一身。且都是九级巅峰。你也还算是不错。”男子看着浑身绵软的云若曦。轻笑一声。

    云若曦有些讶异。这男人究竟什么路数。自己与他交手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甚至连召唤兽都沒有唤出。便被他擒。而他竟然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三种职业。

    他细细的打量云若曦有些吃惊的面容。笑道:“怎么。很吃惊。”

    云若曦蹙了眉头。如今落在这样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的手中。她只能一边小心应对一边冷静的观察四周。寻找逃脱的机会。

    “的确。”云若曦回道。

    然而男子像是完全知晓云若曦的内心一般。他并沒有继续刚才的话題。反而笑眯眯的提醒云若曦。“省省力气吧。你不用费力逃脱。你逃不掉的。”

    “你是谁。”云若曦凤目微微眯起。冷冷的问。

    “我么。”男子轻笑一声。“之前有人叫我冰焰。不过现在他们都叫我圣主。”

    圣殿的圣主。

    云若曦微微有些疑惑。眼前的男人虽然身着一身艳红。但浑身散发着此人骨髓的冰冷寒意。他的眼眸中探查不到一丝的温度。那种冰寒无边无际。而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座看似将要喷薄而出但却被白雪覆盖的诡异又恐怖的火山一般。

    云若曦正打量着冰焰。而冰焰忽的倾身上前。一把攥住云若曦的巴。双眸直直的射进云若曦的眼中。凝视着她的眼底。

    然而冰焰却并沒有在云若曦的眼中看到惊慌失色。她那双漆黑的眸子倒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一般。平静的不生丝毫波澜。

    这女人。有趣。

    冰焰唇角扯出一丝笑意。挑高云若曦的脸。仔细瞧着。忽的他大笑出声。“这般出色却又如此平凡。哈哈哈。有趣。有趣。”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