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面色无波。而一对深邃的凤眸却闪着沁凉的光芒。

    “我不懂你的意思。”云若曦的口气平淡。

    “不懂也无妨。”冰焰笑得更加邪肆。口气不容置疑。目光看起來更加危险。宛若一只正在狩猎的豹子。“你让我有了兴趣。”

    云若曦因着冰焰的话而眉头皱紧。她第一次遇到这么讨人厌的人。

    “嫁给我。”冰焰性.感的薄唇微启。吐出一句十分怪异的话。宛若一只重磅炸弹。

    当冰焰脱口而出这句话时。连他自己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冰焰瞬间便释然了。自己的确是好久沒有女人了。

    即便是听到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云若曦依旧平淡冰寒。

    冰焰看着云若曦的反应。然而预想中的惊讶或者反抗的情绪都沒有在她的面上闪现。这更是让冰焰觉得有趣。

    云若曦正视冰焰的双眼。“你我了。”

    “并沒有。”冰焰冷笑一声。坦白的道。

    她。沒有人敢和他冰焰谈感情。

    “那为何要娶我。”云若曦冷冷的问。

    冰焰的神色十分理所应当。他巴微微扬起。眼中的不屑清晰可见。“女人。你应该庆幸我对你感兴趣。第一时间更新 而不是喋喋不休的问个沒完。男人最讨厌的便是女人多话。”

    “只因你对我感兴趣。”云若曦冷笑。只觉得冰焰这人无比可笑。她一脸冷漠的回击道。“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莫不是天所有你感兴趣的人你都要一并娶了來。你是不是有病。”

    云若曦冷眼对着冰焰。对这人无一丝好感。

    笑话。嫁给他。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

    冰焰听闻云若曦的话。凌厉的眸子忽的一紧。

    接着云若曦的喉间便又被紧紧的扼住。

    冰焰的手几乎沒有一丝温度。冰凉的宛若亲年的寒冰。他的眸子瞬间冷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英俊却冰冷邪肆的脸上闲着无比残酷的颜色。他齿间挤出几个森冷的字。“你找死。”

    云若曦冷冷的看着冰焰。唇角微微向上翘。眼中满是不屑。

    找死。她从來沒有畏惧过什么。即便是。。死。

    无所谓的表情更是惹得冰焰掐着云若曦脖子的手收的越发紧。

    冰焰似乎完全不费力气一样。一只手轻松的钳制着云若曦自地上站起。另一只手“啪”的打了个指响。顿时内室中闪出一小队身着红衣的侍卫。

    “将她带入天牢。”冰焰猛地一收手。云若曦顺势跌落到红衣侍卫的手中。几个红衣侍卫将云若曦五花大绑。一声不吭的架着她向天牢走去。

    冰焰冰冷的眸子盯视着云若曦的背影。眼中似乎有思索的印记。

    他还沒有问清楚她是何人。

    这女人成功的挑起了他久违的怒火。这让冰焰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自他成为圣殿的圣主以來。已经多久沒有寻常人的情绪了。他几乎全部忘记了。

    然而冰焰又忽然轻笑了一声。是谁又又何妨。不过是个无所谓的女人。可这个无所谓的蠢女人竟然有胆子來偷圣水。且还敢挑衅他。这一切都让他觉得无比好笑。

    怒火散尽。冰焰又恢复到了原來无法揣测情绪的样子。

    三种职业加于一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能够均衡发展。这一点倒是让冰焰有些讶异。而且她体内似乎有那种东西。否则的话她的样子……

    呵呵。真是有趣。

    不管她是谁。又或者她背后的势力是什么。对于他冰焰而言都不会放在眼里。

    红衣侍卫们推推搡搡的将云若曦直接带到天牢。这女人是圣主亲自令囚禁的。红衣侍卫们自然十分上心。将云若曦独自安置在一间最内的牢房之中。与其余的犯人全部隔离开。

    云若曦胸中愤怒。不知道那冰焰究竟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法。竟然将自己所有的经脉悉数锁紧。一丝一毫的劲气都无法渗透出來。若是寻常点穴的手法。云若曦自然能够化解掉。而这次她居然感觉到舍尼通似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她的能力被悉数切断。就连同体内的契约之阵也无法成功唤起。

    云若曦暗暗尝试了数次。心中终于有些泄气。不知道冰焰点穴的脉门。自己这样胡乱猜测都是白费力气。

    云若曦长出了一口气。将心态放松。开始闭目养神。她知道。自己因着圣水而來。而那冰焰同样早有防备。这样说來。除了自己之外。定然还有别的什么人想要偷圣水。

    无论怎样。冰焰都不会将自己丢在这天牢之中。或许她不需要在这里等的太久。

    夜色渐渐变得透明起來。天牢中并沒有任何窗户可以看到窗外。但云若曦却似乎能感受到时辰。潜意识中。她知道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再过几个时辰天便要开始亮了。

    虽然圣殿建筑得神秘而恢宏。即便是分殿也同样如此。但牢房却与其他各处沒什么两样。漆黑的牢房中。泛着难闻的霉味儿。偶尔还能听到角落里胆大的老鼠吱吱叫的声音。

    云若曦虽然独自关押在一间牢房之中。但她依旧能够听到有些牢房内关押的人们让人心中发毛的**声。

    正在云若曦闭目养神的时候。她的心跳忽然微微加速。一种异样的感觉传达到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她猛的睁开了眼睛。

    漆黑的夜似乎与之前并沒有任何的不同。

    而云若曦的心跳却越來越快。像是等待着什么的到來一样。

    一道人影忽的凭空而出。云若曦只感到有些眼花。因而并未看清。

    只见那人轻飘飘的落在了她的身旁。大手在她周身几大穴位上轻轻一推。她浑身的劲气忽的喷涌而出。

    云若曦心头一惊。这气息。还有这感觉。无不让云若曦熟悉至极。

    容湛。

    她的眼睁得极大。在黑暗中寻找着他的。

    在对上容湛的双眼后。云若曦心中忽的变得轻松了许多。就像之前任何一次遇到紧急的情况时一样。每每他出现后。所有状况便会迎刃而解。

    容湛看着云若曦似乎有些呆愣。嘴角好看的勾起。但并未出声。

    他的大手在她身上游走。所到之处。捆绑的十分密实的绳索屡屡寸断。云若曦彻底恢复了自由。

    云若曦揉了揉有些酸麻的胳膊。微微张了张口。正想要说什么。容湛的大手便附上了她的唇。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容湛轻柔的将云若曦自地上扶起。带着她顺着天牢的通道一直來到了外面。第一时间更新 一路上皆能够看到昏迷不醒的红衣侍卫。

    当出了圣殿之后。容湛自袖中拿出一个碧绿色的瓶子塞到了云若曦的手中。

    “这是……”云若曦不禁出声。

    “自然是你想要的东西。”容湛的眼中皆是宠溺。

    云若曦凤目中矛盾尽显。顿在原地。握着碧绿色瓶子的手开始攥紧。

    忽的。容湛面色一变。云若曦诧异的看着容湛。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讲话。云若曦猛地回过头去。

    “终于來了。真是让本尊等候多时啊。”冰焰邪肆的大笑。“沒想到你对这女人这么上心。”

    容湛微微扬了巴。目色沉静。“本早就应与冰兄相见。容某失礼了。”

    “哼哼。无极天尊什么时候将这些虚礼放在心上过。真是让本尊有些吃惊啊。”冰焰向前走了两步。

    容湛身上猛地迸发出一股磅礴的劲气。这道劲气竟然直直的向着云若曦挥出。

    云若曦心中一动。他分明是让自己赶快离开。

    云若曦微微迟疑一。见容湛依旧面色平和的站着。但她心中却不知为何生出些忐忑。

    “去吧。一切有我。”容湛轻柔的向她微微一笑。

    云若曦的心宛若被一阵清风拂过般放松了许多。

    她转过身。再也沒有看向容湛。沒有一丝矫情的离开了。

    她相信。他一定会沒事。就像平时那样。

    见云若曦远去。容湛面上轻松怡然的表情渐渐的开始凝重起來。

    “本尊真是好奇。这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你竟那样护着她。为了她不惜将真正的圣水交给她。你不打算疗伤了。还是你这么多年真的活够了。”冰焰好笑的看着容湛。神色无比轻松。

    “容某做事从來只凭一时心情。给了就是给了。无关乎她是什么人。不过话说回來。本尊倒是想好好的活着。好似总不如赖活着。圣主你说呢。”

    容湛踏空而立。一身白色的衣袍无风扬。看起來甚是飘逸。

    冰焰嗤笑一声。“随你怎么说。既然天尊今日现了身。那么我们也该好好算算当年的帐了吧。”

    容湛面上微微一动。手中无形的劲气顿时凝聚起來。

    “让我看看无极天尊的实力究竟到达了何样的程度。”

    冰焰冷笑着看着容湛。身形在空中若隐若现。宛若红色的鬼魅一般。他不住从空中的一端到另一端。只因动作太过迅速。能力低微的人必然看不清他真实的动作。

    然而容湛却看得一清二楚。冰焰不断的撕破着虚空。饶是这等对空间的掌控。便是自己无法比拟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