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面上的神色凝重起來。他小心的迎上冰焰。此人的实力多年前便不在自己之。如今看情形。他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当年的我。因为实力不济败在你的手中。如今可不比当年。本座倒是想和天尊好好比上一比。”冰焰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向着容湛道。

    容湛踏着虚空。缓缓的挪动了脚步。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容某自然乐意奉陪。”

    风雷暗涌。天上雷霆涌现而出。像是受着这两人的牵引一般。开始渐渐的铺天盖地般的袭來。

    冰焰双眸一紧。手中亮出明晃晃的能量光团。一股极强烈的飓风以他为中心。像是要撕裂天地一般。狠狠的刮了起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飓风中渐渐凝结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手掌轻轻一挥。强劲的气流猛地向容湛侵袭而來。

    容湛眸中色彩越发的清澈。他脚步微微一顿。抬起头,望着那撕裂天地。从云层之中掠出的巨大手掌。心中对冰焰更加重视。

    短短百年的时间。冰焰的飓风掌居然已经能够凝结成为这般清晰的实体。

    容湛眼中微微波动。袖袍一挥。随着其袖袍的挥动。一股浩瀚的灵魂力量顿时暴涌而出。能量则是化为一只巨大的利剑。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之声与那飓风掌重重的对轰在一起。

    “砰。”

    两股巨大的能量轰然相撞。空间震荡并产生了剧烈的波动。

    利剑想要将手掌中从破开。而手掌却异常坚韧。刀锋几乎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影响。两种力量持续的对抗着。最终在一阵巨响过后。崩裂而开。双双湮灭。

    冰焰冷笑一声。淡淡的声音。有着某种灵魂威压。“不愧是无极天尊。实力果然不俗。”

    “圣主的实力更是让容某佩服。”容湛轻笑一声。回道。这种灵魂威压还对他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冰焰眸子一凝。巨大的手掌又自空中凝结而出。空中的云团越聚越浓。阵阵雷电砸向地面。锃亮的光华将整个夜空照射得如同白昼。

    容湛挥舞手中极大的利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又自迎上冰焰的飓风掌。他的目光始终紧盯冰焰的身影。

    忽的。一道闪电自冰焰的掌中出。直直的向容湛暴掠而去。

    容湛嘴角一扬。这种雕虫小技他还看不在眼里。只见他身形不退反进。袖袍一挥。浩瀚的能量波动便是自另一只手中荡漾而出。将圣主冰焰的那道攻击尽数抵御而。

    二人的缠斗更加焦灼。一时间竟是难分胜负。

    云若曦唤出离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圣殿分殿。远处的天空中浓重的能量云团不断的在碰撞。这让她更加皱了眉头。

    那等势力的能量碰撞。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于她是根本无法想象的。

    容湛的能力虽强。但那冰焰也不在话。

    且云若曦在与冰焰交手的时候。同样无法感知他的实力究竟如何。如今看來。他至少也和容湛一样。是至尊以上的实力。

    云若曦不免暗暗的皱了眉。不知为何。在她的心中忽的生出一种难以让人理解的担忧。

    他一定沒事。

    她相信他。

    云若曦自己都沒有察觉到。容湛的身影似乎一点一滴的入驻到她的心中。即便每每提到这人的时候。她都会不自觉的排斥。但有些莫名的情绪却总是要牵引着她向他靠拢。

    如今这种情形。她已经无法再留在白羽国等候参加明日的祭天大典了。

    云若曦挥去各种扰人的心思。只身回到太子府。

    在留一封信之后。云若曦便与云少楼一并离开。

    当晨光再度降临在白羽国上空的时候。白锦澜满心欢喜的來到哥哥的府邸准备与云若曦一并参加祭天大典。然而到达云若曦的房间之后。除了一张信笺。什么人都沒有。

    云若曦得了圣水便与云少楼马不停蹄向无派居赶。算起來。两人几乎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已然赶了回來。

    來在海边。云若曦道:“你回去无极岛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无派居那边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虽说小蜻蜓还需要两个月才会出关。但你还是尽快赶回去的好。”

    云少楼略作思付。微微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自己出來两个月的时间。虽说小蜻蜓那里有角狼与闪守候着。但总不及他在身边。

    云若曦深深的看了眼云少楼。转身便要离开。

    “姐。你自己要小心。”云少楼高声道。

    云若曦并未回头。只抬起手臂挥了挥。

    云少楼噙着笑看着云若曦的背影。便也转身离开。

    云若曦与离朱一同回到无派居。远远的便看到白矖一人站在院中摆弄着正在晒着的药草。

    像是感觉到有人靠近。白矖猛地抬起头來。在看清來人之后。眼中瞬间亮出色彩。

    “姐姐。”白矖放手中的活计。一把推开小院的院门。将云若曦迎了进來。“你这么快就回來了。”

    云若曦浅浅的笑着。应了声。

    “我算着日子。姐姐怎么也要在半月以后才能回來的。”白矖惊喜的道。

    “行程比较顺利。所以回來的早了些。”云若曦回道。

    “那圣水……”白矖眼中迸发出晶亮的光芒。

    “恩。拿到了。”云若曦轻轻的笑着。

    白矖忽的紧咬住唇。有些艰难的出了声。“姐姐……”话音还沒落。豆大的泪滴便滴了來。

    云若曦安抚的拉着白矖。将他带至内。

    “那时你说只要有这圣水便可以。”云若曦边说边拿出装着圣水的小瓶子递给白矖。“果真不需要别的东西么。”

    白矖接过圣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一瓶够么。”云若曦看着白矖道。

    白矖轻轻的晃了晃瓶子。连连点头。“够了。”

    “那么就把你爷爷救醒吧。”云若曦拍了拍白矖的肩膀。又道:“你自己可以么。”

    白矖抿了唇。“沒问題。”

    云若曦轻笑了一声。推了一把白矖。“那就快去吧。”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白矖看着云若曦。唇角抿得更紧。眼中有无尽的感激之色。

    云若曦自然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难以启齿的秘密。白矖的秘密就留给他自己吧。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云若曦便听到内传來了几声咳嗽。她面上露出一个微笑。看來事成了。

    她转身迈步进入房间。清楚的听到白矖嘤嘤的啜泣声和宁可则安抚的说话声。第一时间更新

    见云若曦进入房间。白矖抬起头擦拭了一眼泪道:“爷爷。这次又是姐姐救了你。”

    宁可则听闻白矖如是说。连忙抬起头看向云若曦。嘴角颤动了着。

    “姑娘……老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宁可则一个翻身自床上起來。向着云若曦猛地磕起头來。

    云若曦清浅一笑。连忙上前将老人扶起。“我只是看白矖这孩子一个人可怜。您不必这样。”

    宁可则嘴唇紧紧抿着说不出话來。虽说她这样说。但对自己而言却是无法还清的恩情。

    “至于袭击您的人。不知道您有何想法。”云若曦想了想。对宁可则道。“是來寻仇的么。”

    宁可则皱了眉头。思索了半天。摇了摇头终于说道:“实在是想不出來……我宁可则虽然一辈子炼制毒药。但却从未害过人。而且。我在这山林里一住就是一辈子。更别提有什么仇家了。或许他们就是向他们所说的是土匪而已……”

    云若曦看着宁可则。眉头蹙紧。不可能是土匪。绝对不可能。但如今除了白秋寒的玉佩便是在沒有任何的线索看來这事还需要再做考量……

    宁可则见云若曦像是还在思索。连忙道:“姑娘不必为老朽操心了。如今我这条贱命被姑娘救回。我更想的开了。”

    宁可则转过脸看了看白矖。“我本就沒什么心思入世。今后。我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能和白矖一起好好的活着。”

    “爷爷……”白矖眼中泛着泪道。

    “好孩子。”宁可则拍了拍白矖的手。转而又对云若曦道:“姑娘此次前來定是为了身体里那种毒吧。”

    云若曦淡淡一笑。点了点头。“不知老人家能解么。”

    宁可则嘿嘿一笑。“若是老朽自己的话。恐怕有些难。但如今有九级炼药师在此。完全不必担心。”

    “哦。这么说……“云若曦面上不由得露出惊喜之色。

    “白矖。你先出去。我和你姐姐有话说。”宁可则转过脸看向白矖。目光中的色彩不容拒绝。

    白矖皱了皱眉。但还是乖乖的出了门。

    云若曦心头微微一沉。“老人家为何支开白矖。”

    宁可则却并沒有直接回答云若曦的问題。“我上次说姑娘身体之内有一种毒素。这种毒让你的骨骼有略微的变形。因而面容并非本來的样子。”

    云若曦点点头。虽说她并不太在意容貌。但她却渐渐的生出一种直觉。自己久久无法突破九级巅峰或许和身体之内的这种毒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而才來找老人。

    “这种毒确切的说并非是毒。而是一种蛊。”

    云若曦皱眉。“怎么会是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