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错。这就是蛊。”宁可则肯定的说。“只是这蛊却与寻常的蛊不大一样。你知道。寻常的蛊是活蛊。必然需要用母体培养蛊苗。”

    云若曦点点头。“的确。但我的身体里似乎并沒有蛊虫的存在。”

    “所以说这种蛊很奇特。”宁可则接着道:“只因这蛊并非活蛊而是死蛊。它是用死去的蛊虫炼化而來的一种蛊毒。这种毒制作起來比较困难。解除却更加的困难。”

    “请老人家言明。究竟该如何解毒。”云若曦目光炯炯。

    宁可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在思索。最终还是了决心。

    “姑娘可知这种蛊毒是用來做什么的。”宁可则问道。

    云若曦摇摇头。这种东西她从來沒听说过。又怎会知道它究竟是來做什么的呢。

    “姑娘可是在九级巅峰停留了许久。”宁可则又道。

    云若曦眸子一凉。意识的盯着宁可则。“你是说……”

    宁可则见云若曦的样子。心瞬间了然。他点了点头。“这种毒蛊用來做引。可以制成封印。”

    宁可则的话宛若晴天霹雳。让云若曦心头猛地一震。脑中像是被什么戳了一。

    封印……

    难道自己体内果真有这样一块封印。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这种毒。你的面容便是十分丑陋。因为那封印。所以你便无法突破晋级。”宁可则道。

    “先生请直说。”云若曦凉凉的道。

    “这种蛊毒本是异域的产物。大陆上几乎见不到这东西。姑娘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异域之人。才被了这样的东西。”

    云若曦听宁可则这样说。心中忽然映出一个人的脸。她不禁咬牙切齿。

    云紫陌。定然是她。一定是她。

    只有她來自异域。也只有她能够对自己手。

    云若曦越想越是气愤。这可恨的人不但对自己的母亲了毒。同样还在自己身上埋了封印。使得自己一直被困在九级巅峰。仇恨。让云若曦几乎咬碎了牙齿。

    “原本那我注意到的也不过是这种蛊毒。当然。解除这种蛊毒对于我而言并不算是困难。但真的解除这毒。你体内的封印便再无法破除。”

    云若曦的思绪被宁可则拉回。但同时听到宁可则的话。心头又是猛地一惊。

    “所以。解毒的话就像治标。不能解除封印就不能治本。”宁可则解释道。

    “那么该如何解除封印。”云若曦连忙又问。

    “突破封印需要契机。”宁可则捋了捋胡须。

    云若曦心中开始有些焦灼起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句话她之前听过不止一次。似乎祖爷爷刘乙何同样说过这样的话。这么说來。他也知道自己体内封印一事。

    “那么我的契机在哪里。”云若曦问道。

    “在白矖身上。”宁可则轻轻一笑。

    云若曦的眉头又蹙紧。这便是他支开白矖的缘故么。

    她不禁问道:“为何会在白矖身上。”

    宁可则笑了笑。“姑娘一定注意到白矖的样子发生了变化。”

    云若曦点点头。

    “我醒來后。第一眼看到白矖的变化。就知道他恢复了一部分的能力。”宁可则道。“姑娘若想一举突破封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便需要白矖的帮助。”

    云若曦忽的有些明白了。或许自己突破封印会对白矖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

    “白矖不是我的亲孙子。他是我捡來的。”宁可则缓缓的道來。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云若曦等候着宁可则继续往说。

    “其实。白矖并不是人类。当然。他更不是魔兽。”宁可则搓了搓手。这样说的话他不知道云若曦能够理解多少。毕竟这样的事情听起來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云若曦眉头又皱的死死的。怎么。不是人类。又不是魔兽。那他是什么。

    “他其实是女娲造人时留的一块石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因沾了女神的灵气。所以才渐渐的幻化出人形。但正因他幻化出了人形。便失去了原本的能力。或者说他忘掉了一些能力。并且变成了小孩子的模样。”宁可则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就如同宁可则所想一般。云若曦几乎不能相信宁可则所说。

    “因为白矖每月便会有一个夜晚变回石头。而他变化之后的石头上清晰的写着他的身世。只是他醒來之后。常常什么都不记得。”宁可则说道。“所以我就知道了这些。”

    “那么白矖身上也写了他能够突破我封印之事。”云若曦依旧疑惑重重。

    “沒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身上的确写了这些。不但你身上的封印。世间存在的一切封印。通过他灵力的冲击都可以尽数解除。”宁可则说道。

    云若曦沉默了一。脑海中忽然浮现起初次见到白矖时候他的样子。且自己又是被他身上奇特的气息所吸引。如今看來。那边是他的灵力吧。

    “所以。只要白矖将他的灵力输送给你。你自然能够突破九级。而且今后你的修炼之路必然会一帆风顺。几乎连瓶颈都不会遇到。”

    “这样做的话。定然会对白矖造成不小的影响吧。”云若曦想都不想。

    宁可则忽的笑了。这女孩的确聪慧非常。“是的。白矖将灵力输给你之后。第一时间更新 他就会变成一个傻子。”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云若曦的目光开始冰凉起來。

    宁可则沒有丝毫犹豫的道:“因为你救了我。”

    “我说过。救你是因为我不忍白矖孤单。”云若曦紧紧的皱了眉头。对宁可则生出一种厌恶之感。

    “你想说的是。我想要报恩却出卖自己的孙子对吗。”宁可则敏锐的在云入戏的眸子之中捕捉到一抹让他感到寒冷的光芒。

    云若曦冷冷的瞧着宁可则。哼了一声。

    “我也在犹豫该不该告诉你这些。但姑娘几次三番的救我。我又怎能不为姑娘做些什么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宁可则十分无奈的说道。

    “你怎么忍心看白矖变成痴傻之人。”云若曦有些生气。

    宁可则摇了摇头。“我又怎么舍得让他变傻。只是。姑娘的救命之恩。在的确不能不报。我已经想好了。等姑娘吸取了白矖的灵力之后。我便一辈子照顾他。”

    “你又能照顾的了他多久。你不是他。怎么能选择他的人生。”云若曦声音略略提高。对于宁可则的做法十分不赞同。

    他的人生。

    宁可则猛地瞪大了眼。云若曦的话像是说道了他的心里。

    沒错。他不是白矖。他又怎么能够为了自己报恩而主宰白矖的人生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正当云若曦与宁可则沉默相对时。白矖忽的冲了进來。浑身颤抖的扑到宁可则的怀里。

    “爷爷。我愿意把灵力给姐姐。”白矖眼中噙着泪光。很显然已经完全知晓爷爷与云若曦所谈之事。“我并不是什么有灵力的石头。我就是爷爷的孙子。我只想和爷爷在一起。”

    宁可则见白矖这样说。禁不住眼眶一红。“对不起……孩子。爷爷太自私了……”

    “爷爷。我不想要那些灵力。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白矖大哭。

    宁可则重重的探叹着气。他不愿欠别人的。但如今看來。 云若曦这情。他恐怕是要欠定了。

    云若曦上前一步。抚着那白皙的肩头。安抚的道:“我不会要你的灵力。同样。你也一定会和你爷爷在一起。”

    白矖猛地转过來。泪如雨。他自然知道爷爷的想法。也能够理解爷爷的感受。同样他也想要报答姐姐。。“可是。姐姐要突破封印。这对姐姐很重要。”

    “你开心快乐更重要。姐姐不能因为自己而毁了你。这样姐姐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姐姐。”云若曦眉头凝紧。说的万分坚决。沒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她自然不会吸取白矖的灵力。今天不会。日后更是不会。

    即便自己一生都无法突破九级。她也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更何况突破的契机必然不只是这样一个。今后必然还会有许多的机会。

    她相信。

    这样想着。云若曦站直了身体。亲自为白矖抹去眼中的泪滴。

    “白矖。你长大了。所以你的灵力恢复了不少。但是。姐姐向要看到的是你的未來。想看到你恢复到全部实力的样子。姐姐很期待。我们來打个赌好不好。”云若曦温和的说道。

    “什么。”白矖睁大眼睛不解的道。

    “你虽然恢复了一部分实力。但却不是恢复了全部的实力。而姐姐如今封印加身。始终无法突破九级。不过。从始至终。姐姐从來都沒有气馁过。一直为了能够进入圣级而努力着。我们便來打个赌。看看究竟是你先恢复到全部的实力。还是姐姐先突破九级巅峰。如何。”云若曦眨了眨眼。看着白矖。

    白矖有些呆呆的看着云若曦。“什么……”

    “你不愿意。”云若曦有些委屈的道。

    白矖的眸子瞬间迸发出光彩。“愿意。我当然愿意。”

    “那好。就这么决定。击掌为誓。”云若曦伸出一只手。笑吟吟的看着白矖。

    “好。”白矖同样伸出纤长的手。重重的击在云若曦的掌心之上。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