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云若曦的契约之阵却只能够签约一只魔兽。而如今离朱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契约之阵的阵心。自己又怎能再强行拔除契约呢。

    那样不但伤了离朱的心。自己这里同样会难过。

    可若与碧玺以血誓签约。她又万分不忍。那是对凤凰一族的亵渎。若不签约。又十分可惜……

    这让她该如何是好。云若曦陷入了两难之中。

    刘乙何看着云若曦为难的神色。自是明了云若曦犯难之处。

    他哈哈一笑。声音甚是爽朗。“此时解决不了之事又何必太过执着。须知來日方长。且有些事情并非你强求便能够如愿。所以顺其自然即可。第一时间更新 ”

    云若曦听着刘乙何的话不禁为之一振。脑海中顿时豁然开朗。沒错。的确如祖爷爷所说。來日方长。不必强求。

    这样想着。云若曦更是轻松了许多。她轻柔的抚弄着碧玺稚嫩的羽毛。目色清澈而沁凉。

    自随身空间中出來。云若曦又马不停蹄的向盛罗国家中赶。

    虽然此次出行并沒有顺利的将云若曦体内的蛊毒祛除。但收获却依然不可谓不大。除了饲养空间被扩大。其余数个空间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同时还获得了一只凤凰。虽然当并不能与凤凰签约。但云若携却并不着急。

    另外云少楼与小蜻蜓进入了无极岛地灵气十分充盈之地进行修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也不禁让云若曦动了念头。

    或许换个环境。能够打破她长期以來停留在九级巅峰的困境。进而寻求突破。

    至于云若曦身体之内的封印。她此时自然是猜测良多。究竟是谁。为了什么要将自己封印起來。而封印自己究竟会给对方带來什么样的好处。这些都在她心头漾出无数的涟漪。

    云若曦日夜兼程。终于回到了距离盛罗国帝都不远处的一座小城。

    虽然临近帝都。但这小城却并非交通要道。故而外來之人并不多。小城虽然也算是热闹。但与盛罗国宏伟的帝都相比却还是相差很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云若曦正要进入小城。竟不期然的看到了一人。

    远远地。白兔太子正牵着一匹马。在城门口张望。他样子依旧清瘦。神情除了木讷似乎还有些焦急。

    “太子殿。你怎么会在这里。”云若曦不禁走上前去。纳闷的问道。

    白秋寒一见到云若曦。神色顿时一震。眼神中除了惊喜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

    云若曦点了点头。看着白秋寒风尘仆仆的样子。猜测道:“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太子殿。怎么。你又要出门游历了。”

    “呃。”白秋寒愣了一。但马上又道:“不。不是出來游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刚好路过这里而已。”

    “哦。”云若曦微微一笑。平时便觉得白兔的行为与众不同。常常让人摸不着头脑。然而今日更是如此。

    她侧了侧头。目光直直的看着白秋寒。“那么太子是要回去白羽国了吧。”

    白秋寒被云若曦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视线飘來飘去。竟是完全不敢直视云若曦。而他的脸上早已出红霞。

    “那个……是……”

    云若曦又是一乐。有时这白兔也不是那么十分让人无语。比如今日。她看他就不像平时那般排斥。或许是因为她最近心情都不错的缘故。

    “这样的话。第一时间更新 我们还能同路走上一段。”云若曦声音爽朗。

    白秋寒一听。神情微微有些放松。想了一道:“那个……父皇收了你做义女。你该叫我皇兄才是。”

    说着。白秋寒的脸似乎又红了几分。

    “还真是这样。我还有些不习惯呢。”云若曦抿了抿唇。道:“好吧。皇兄。”

    白秋寒顿时身体一僵。沒有想到云若曦这么干脆就叫了他一声皇兄。张了张嘴。“啊“了一声。

    云若曦噗嗤一声笑出來。这个家伙的性子总是这样。真是无药可救了。

    看云若曦笑的开怀。白秋寒面上终于松了几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又试探的道:“祭天大典的时候。你怎么突然就跑了。”

    云若曦蹙了眉头。神色十分无辜。“因为临时有些事情。來不及打招呼。正要回去向父皇请罪呢。”

    白秋寒忙不迭的点了点头。“是啊。父皇和母后十分担心。只道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便让我出來寻你……”

    云若曦抬起眼帘。瞧向白秋寒。“你是专程來找我的。”

    白秋寒一呆。这才反应过來自己不小心说走了嘴。

    云若曦留一封书信后自白羽国不告而别。白栖元与莫丽缇却并未有一丝不满。毕竟他们收的义女能力非凡。这样的孩子必然会有特殊的事情。

    而白栖元与莫丽缇在收云若曦做义女之前自然是对云若曦的品性做了十分清晰的调查。所以此次若非她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必然不会这样放他们的鸽子。

    白栖元非但沒有责怪云若曦。反而还开始担心起來。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云若曦突然离开。所以便遣了白秋寒与白锦澜兄妹出门寻找云若曦。另外也为了能够锻炼这兄妹俩。

    白秋寒与白锦澜沿路打听。终于得到了一些关于云若曦的消息。据说有人看到她一直向南去了。

    白家兄妹俩便也追着云若曦向南行去。然而路途遥远。且又不知道云若曦的目的地。两人便有些为难了。直到二人來到盛罗国帝都南边的进入盛罗国帝都必然会经过的这座小城。二人相商由白锦澜继续向南行走。而白秋寒则守在这里。等候云若曦。二人相约。找到云若曦之后便用灵犀互通消息。之后汇合。

    白秋寒在这座小城等候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直到几日前。他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消息。这让他几乎坐立难安。连忙联络了白锦澜。

    远在天边的白锦澜得知之后大惊失色。连忙向回赶。

    而今日。白秋寒却在这里等到了云若曦。这让他既激动又焦急。

    云若曦轻笑一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放心。我沒事。”

    “那就跟我回白羽国吧。”白秋寒脱口而出。

    云若曦蹙了眉。“我本就打算回家看望过父母之后回去白羽国的。”

    “父皇十分着急。还是先回了父皇再说吧。”白秋寒通红的面色因为紧张而有些发紫。

    云若曦细细端详了一白秋寒。直觉有些蹊跷。

    “怎么。父皇出了什么事情么。”

    “沒。当然沒有。”白秋寒连忙否认。“真的什么事都沒有。”

    然而白秋寒越是这样说。云若曦心头的疑惑便越是浓重。

    “皇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云若曦沉声道。

    忽然有种不想的预感袭向云若曦的心头。她的心沒來由的猛跳两。呼吸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

    “还是先和我回白羽国吧。”白秋寒涨红了脸道。

    云若曦蹙眉。声音坚定而不容拒绝。“你不说。我便不走。”

    白秋寒瘦弱的身体似乎微微的瑟缩了一。面上十分犹豫。

    终于。他像是定了决心一样。一把拉起云若曦的手。将之拉人少的地方。

    云若曦看着白秋寒谨慎又矛盾的样子。心中的不安慢慢的扩大。

    白秋寒好看的唇形抿成一条直线。思虑了半晌终于道:“你的父母出事了。”

    云若曦心头一沉。凤目收紧。一种从灵魂深处迸发而出的威压让白秋寒有些喘不过气來。

    然而云若曦的心头更像是有块石头重重的砸了上去。“你。你说什么。”

    白秋寒看着云若曦冰凉的眸子。不禁一顿。

    云若曦一把揪住白秋寒的衣襟。“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白秋寒呆呆的看着眼前骤然放大的云若曦的脸。怔愣的道:“你的父母。他们。他们出事了……他们被人抓走了……”

    云若曦只觉脚一软。揪着白秋寒衣襟的手忽的放开。似乎有些回不过神來。

    白秋寒看着云若曦却不知道该如何宽慰。

    云若曦一对凤目中的色彩沉得几乎让人窒息。

    然而初初听闻父母被抓走的消息时的震惊瞬间便消失了。云若曦瞬间便冷静了來。许多念头快的在她的头脑中闪过。

    母亲刘妍虽然并非修炼之人。但父亲云景却是货真价实的圣级巅峰的武士。且还掌控着盛罗国庞大的军队。

    云府上负责把守的士兵数量虽不算多。但去都是军中骁勇之辈。寻常人根本接近不了云家。

    云若曦心头疑惑重重。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在这样的情况还轻而易举的带走父母。

    白秋寒看着云若曦瞬息万变的神色以及越蹙越紧的眉头。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忽的。云若曦抬起头來看向白秋寒。白秋寒顿时心头一惊。这样神色的云若曦是他从未见过的。这样的她让他不由得胆寒。

    “你可知是谁抓了我的父母。”云若曦口气冰凉。

    白秋寒张了张嘴。因着心中震颤。他几乎有些发不出声。“非但你的父母被抓。连同盛罗国的王室也岌岌可危。”

    云若曦又是一惊。头脑中顿时浮现出洛擎苍的脸。“难道是政变。”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