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秋寒使劲的点了点头.

    云若曦眯了凤目.“是谁.”

    “是叶家的人.”白秋寒连忙张口道.

    云若曦的眸子顿时射出两道冷光.叶家.居然是叶家.

    “前几日我在这里等澜儿.忽然有一天这城里的士兵暴增.据说都城出了事.”白秋寒吞了口水.“我听城里的人说盛罗国的王爷洛擎苍联合叶氏一家共同发难.逼迫洛远图退位.而云将军也在那时被他们囚禁了起來.”

    云若曦凤目眯紧.“我父亲身手了得.同时还掌握着大军.岂是他叶家与那王爷能够随意撼动的.”

    “云将军的确骁勇.但洛远图他们却是有备而來.他们不但勾结了朝中的数位大臣.同时还请了一位上玄国的圣级的召唤师前來.故而才将云将军擒.据说还要对付你.”白秋寒眼中担忧的神色更甚.

    “若只是将云将军与云夫人抓住囚禁还好.但听说叶家不但将云家满门囚禁.还每日拉出云家一人鞭打至奄奄一息……据说.据说执行之人就是叶家的叶旋.”白秋寒小心翼翼的说.

    云若曦一听大怒.双目腾地迸射出火焰.手中紫色劲气彭的爆出.“好个叶家.竟敢伤我族人.”

    白秋寒见云若曦这般样子.更是吓得心头小鹿砰砰直跳.

    白秋寒努力壮着胆子道:“皇妹.叶家的人在四处搜索你的踪迹.你还是随我先回白羽国为好.”

    云若曦凤目圆睁.“父母在此受难.我怎能悄然逃生.皇兄不必说了.”

    “可是他们有圣级的召唤师.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如先回白羽国.有父皇做主.我们慢慢再作打算.”白秋寒紧紧的拉住云若曦的手.生怕他一个松手就被云若曦跑开了去.

    云若曦眸子越发的冰冷.她无法想象自己若随白秋寒回到白羽国再向白羽国寻求帮助來救回父母的这段时间内父母将会如何煎熬.

    其中的苦难.她几乎无法想象.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戳的生痛.几乎难以呼吸.

    如今少楼远在无极岛.父母命悬一线.只能依靠自己搭救.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走.

    白秋寒还想说什么.却被云若曦打断.

    云若曦挥了挥手.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皇兄.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也明白你此时的心情.但我真的不能走.且不说这里到白羽国路途遥远.我父母年迈.根本承受不了叶家的凌虐.”

    “就像你说的.我恐怕不是那升级召唤师的对手.但我必须要一试.否则便是一份希望都沒有了.”云若曦的话说的坚定如铁.

    白秋寒更是焦急.“可我担心你……”

    云若曦摇了摇头.思付着.“皇兄.适才你说洛擎苍不但勾结了朝中大臣.还请了上玄国的升级召唤师來.”

    白秋寒点了点头.

    云若曦咬了红唇.略一思索道:“那便恐怕是这样了……”

    白秋寒有些莫名.

    只见云若曦转过脸谨慎的看着白秋寒.“皇兄.洛擎苍恐怕早已获得了上玄国的支持.这其中恐怕还有别的阴谋.据我所知.那上玄国狼子野心.早已对大陆其他国家虎视眈眈.”

    白秋寒想了想.似乎事情的确如云若曦所言.前不久他就听白锦澜讲.最近几年白羽国与上玄国接壤之处的边境时常发生冲突.似乎不像是表面看來的普通的冲突事件.

    云若曦又道:“如今上玄国相当于变相的掌控了盛罗国.那么一个目标一定是白羽国.所以皇兄.你要赶快赶回白羽国.让父皇早作部署.”

    “至于那加明国……”云若曦皱了眉头.对于加明国的状况云若曦更是心里沒底.

    若雪衡执掌政权.那么她便也可以很容易的争取到加明国的支持.但此时的加明国似乎依旧是雪子都在控制.而她又实在不知雪子都在大陆格局一事上的倾向.再加上如今盛罗国证据动荡.此时更不应随意前去试探.

    所以.如今她只能让白秋寒尽快回去.否则或许连白羽国也会遭殃.

    “加明国此时的态度并不明朗.所以皇兄一定也要告知父亲小心谨慎.如若那一日加明国的政权更迭.那时再徐徐图之也不晚.”

    白秋寒有些不解怎么云若曦会这样说.难道说加明国也会发生像盛罗国一样的事情么.

    “好了.皇兄.事不宜迟.你赶快起身会白羽国.”云若曦轻轻推了一把白秋寒.自己转身便走.

    白秋寒想要伸手抓住云若曦.却被她轻易的甩了开.“别管我.我不会有事.只要你尽快回到白羽国.将此事告知父皇.那么我们的胜算便大一些.”

    白秋寒怔怔的看着云若曦.“可是……”

    “沒有可是.”云若曦禁不住口气有些焦躁了起來.这家伙怎么还搞不清楚状况么.

    说罢.她一闪身便从白秋寒的视线中消失了.

    白秋寒焦急的向着云若曦离去的方向大喊.可是云若曦却再沒有回复.

    他清晰的级的自己看向她时.她眼中的痛苦与坚决.她的眼如同墨潭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而每每望着她的时候.他便沒來由的觉得自卑.几乎不敢看她.

    入夏的风总不自觉的让人生出焦躁的情绪.此时的白秋寒心中正如翻江倒海一般.他恨自己沒有用.在这时竟然帮不上一点忙.

    从來沒有过的懊悔情绪猛地占据了他的心头.他恨自己放弃了修炼.恨自己沒有那种能力來保护她.甚至连与她并肩都是一种奢望.

    一种从未有过的想要变强的念头在白秋寒的心头油然而生.此时的白秋寒忽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云若曦的身影已经牢牢的镌刻在他的心田.再也无法抹去.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当他察觉时.她的一颦一笑几乎在他的心田变成而來常态.或许.从他见到她的第一面时.他就已经了她.

    他想帮她.他愿她好.他想看着她笑.即便那笑并不因他.

    白秋寒粗重的喘着气.此时已经不容他再多想.就像她说的.只有他尽快赶回白羽国.他们才多一分希望.

    白秋寒咬咬牙.一个纵身骑到了马背上.手一扬便.马儿驰而出.

    云若曦离了白秋寒.转身便向盛罗国帝都的方向行去.

    小城到帝都的距离并不远.若骑马只需半日时间便可到达.

    然而云若曦却是归心似箭.

    她回想着白秋寒话中的信息.不知道上玄国究竟从何处得來这样一位圣级的召唤师.这个人的存在让她前去营救父母的企划变得十分艰难.

    云若曦自然明了自己不是那个召唤师的对手.然而此时的云若曦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阵.

    她虽然不是不是圣级召唤师.但却三种职业均衡发展且全数达到九级.况且她还缔结出了契约之阵.并且拥有火麒麟与双属性龙狮.

    另外这半年时间内.两只角狼的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因而即便自己对战那名圣级召唤师.也并非完全沒有一点胜算.

    云若曦咬紧了牙关.灵识顿时集中了起來.血誓的的誓约光华在她额中心闪闪发光.一道意念顿时抵达了远在无极岛的龙狮与角狼们那里.

    三只魔兽同时心头一震.互相看了看对方.

    “主人有难.”闪的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神情甚是肃穆.

    两只角狼同样也目光沉沉.并向天发出狂吠.

    云少楼见状心中一惊.连忙问闪:“怎么.姐姐出了什么事情.”

    闪皱了皱眉.道:“主人说.云将军与云夫人被人囚禁.命在旦夕.”

    “什么.”云少楼大惊.“姐姐可曾说过.是谁干的.”

    闪摇了摇头:“并沒有.主人只说要二少安心修炼.一切有她.”

    云少楼有些愤怒.“爹娘命在旦夕.我哪还有什么心情修炼.不行.我得回去.”

    闪连忙出声:“二少别急.主人说.您不比我们与主人她有一层血誓之约.无法将您传送回去.即便您现在出发.回到盛罗国也是一个月之后.到那时.获悉主人她已经将问題解决了.所以.您还是安心的留在这里吧.我和角狼们马上就回去.”

    云少楼大怒.掌心一番.一道猛烈的劲气彭的爆出.周围离他最近的一棵大树顿时化为粉末.得知父母遭难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几乎让云少楼痛苦致死.

    “主人还说.若我们都离开.只剩小蜻蜓一人留在无极岛闭关.太过危险.所以要二少您等小蜻蜓出关之后再一起回來.”闪沉声道.

    云少楼回头向小蜻蜓闭关的方向瞧了一眼.万分烦躁的原地踱着步.的确如闪所说.无极岛距离盛罗国实在是太远.好在小蜻蜓再有一个月的时间便可以出关.不如到那时再与小蜻蜓一并回家.

    云少楼深深的吸了口气.照理说.以姐姐的身手.寻常武士是无法匹敌的.再加上姐姐还要召回龙狮与角狼.遮掩更一來胜算便更大.云少楼这样想着.心中便也不似刚才那般焦急.

    姐姐一定会安全的救出爹娘來.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