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CF%D3%C4%B8%F3    云若曦骑着角狼.不到半日时间便回到了盛罗国.

    此时的盛罗国风声鹤唳.国主被囚.太子被杀.所有对洛远图忠心耿耿之人不是被砍头便是被囚禁.一时间整个京城风声鹤唳.

    原本热闹非常的京都大街上分外冷清.一队队的士兵不断地在街道上巡逻.城中的气氛十分紧张.寻常老百姓若是沒有要紧的事情都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很少有人上街來.就连平素热闹无比的烟花柳巷都门可罗雀.

    非但如此.为了控制局势.稳定局面.整个京城现只能进不能出.布防严密得连同一只鸟儿都不出去.

    自王爷洛擎苍逼宫.掌控了京城大局到云若曦回來刚好三日时间.这三日内京城大部分官员皆小心谨慎.唯恐因行事变动而殃及自身.

    云景从始至终只忠于洛远图一人.而平素又与叶旋交恶.因此当叶旋得势之后第一个对付的便是云景.只因他并非云景对手.所以便求助于上玄国的圣级召唤师.不但一举拿了云景.同时还将云景掌控的军队收归自己.

    洛擎苍自是清楚常胜将军云景在整个盛罗国的口碑很好.且人心所向.虽然洛擎苍也很珍惜人才.只是每每想到昭瑰曾被云景之女云若曦断掉一臂时万分苦痛的样子.他便心痛的难以为继.

    别人不知.但他却十分清楚.昭瑰根本不是洛远图的女儿.而是他洛擎苍的亲生骨肉.

    所以.即便云景再有才干.或者说再得民心.洛擎苍也不会放过他以及他的家人.尤其是云若曦.

    然而洛擎苍却并未令抓捕云若曦.实在是因为云若曦本身的实力强劲.另外一方面据说又与无极天尊关系非比寻常.若此时抓捕云若曦.必然会对自己所图之事造成极大的影响.不如徐徐图之效果更好.

    当然.在目前的风口浪尖上.洛擎苍虽然控制了京城.但整个盛罗国的军队还有一大部分并不听命于他.所以洛擎苍此时自然不会对云景一家手.虽然他抓了云家.但他已然在心中做好了打算.待到自己彻底掌控了整个盛罗国.到那时.云家便是第一批要杀掉的人.

    当然.还有洛远图.

    云若曦早已收起角狼.服食了一粒化仪丹.改变了自己的样貌.低调的行走在盛罗国帝都的路上.

    街上的士兵异常警戒的巡视着周围的人们.且时常叫住一些路人问话.

    云若曦顺着帝都大道略略绕了些路.终于远远地看到了重兵把守的云府.

    云若曦微微蹙了眉.眼前所见与自己想象的几乎无二.她并不多做停留便在离云府有段距离的路口拐了个弯离开了.

    云若曦自然不会去管为何洛擎苍会举事.也无意参与王室的争斗.她在意的只是自己父母的安危.

    云若曦清楚的知道.叶旋求助了圣级召唤师才将自己的父亲拿.以叶旋小心翼翼且滴水不漏的性格.必然是由那位升级召唤师亲自坐镇看守自己的父亲.

    她在街上绕了几个圈.打探到自己的父亲此时正被囚禁在叶家.不由得面上露出一个冷笑.

    叶家么.

    天色向晚.云若曦收拾停当.只身前往叶府.

    她自然知道.面对一个圣级召唤师.自己几乎毫无胜算.但即便如此.她也要全力以赴.

    叶府.对于云若曦來说.完全是轻车熟路.因而不消半刻钟的时间.云若曦便已经來到了叶府的附近.

    夜色浓重.空气中残留着白日十分焦躁的热气.让人心生烦躁.

    叶府门口把守着身着重甲的军队.无形的压力更给人心头平添一丝沉重.

    云若曦并沒有放出幻镜.只因此时叶府上聚集了太多的人.若有不甚有人识得幻镜之气味.反而会打草惊蛇暴露了自己.

    当然.即便不使用幻镜.云若曦还有许多的手段.

    云若曦小心翼翼的提气进入叶府.

    依照上次进入叶府盗取火麒麟的经验.云若曦直直的进到叶府最深处的院子中.然而此处却并沒有云景的影子.

    云若曦仔仔细细的又将整个叶府搜索了一遍.但依旧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她的心中不免生了疑惑.按照自己的推断.父母的确应该关在此处.为何却遍寻不着.难不成这叶府有密室么.

    正当云若曦暗自揣测时.一个妖异的笑声自耳边响起.

    云若曦猛地回头.只见暗夜深处站着一个身着白衣之人.此人身材消瘦.一身白衣罩在他身上仿佛罩在一根瘦竹竿之上.

    远远看去.那人的面目因着光线昏暗所以并不十分清晰.然而他眼中的血红却是十分明显.嘴上还噙着一抹狞笑.

    “桀桀.你果然來了.”

    云若曦暗暗蹙眉.粗浅一面便对眼前这人无有丝毫的好感.直觉告诉她.这应该就是那个圣级的召唤师.云若曦心头忽的闪过一丝明朗.看來叶铎等人囚禁了父母.并将叶家之人每日拉出一个严刑鞭挞.为的便是引出自己.

    只可惜.自己一心只在意父母的安危.对于这些事情并未有过多的关注.如今看來.叶家竟是步步设局.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是.即便知道叶府的阴谋.云若曦又岂能只顾着自己.放置父母与危难之中视若无诺么.

    云若曦凤目低垂.幽深的眸子之中尽是冰雪.

    此刻.自己的行踪虽然被那人发现.但云若曦心中依旧泰然.她冷冷的开口:“我的父母呢.”

    白衣人哈哈大笑.仿佛云若曦问的问題十分可笑似的.“云姑娘果然是孝顺之人.这一点厉某倒是十分欣赏.”

    “废话少说.交出我的父母.”云若曦口气中寒意更甚.不但这般说着.同时还暗暗聚结了能量在手中.

    “姑娘不必这么着急.厉某还有些要紧的话想要和姑娘说.”白衣人不紧不慢的嘿嘿笑着.似乎并不在意云若曦手中的动作一般.

    云若曦秀眉微微一扬.盯着那白衣人.

    白衣人看着云若曦的神色.面上更是轻松.“鄙人厉无欢.效力于青商太子.青商太子要我带给姑娘一句话.”

    云若曦目色一紧.唇角抿得死紧.

    “太子殿说.之前与姑娘不欢而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沒有沟通好.若姑娘有意.太子殿将会不计前嫌.姑娘投身太子门.远要比在盛罗国风光得多.至于你的父母.太子殿将他们照看得很好.若姑娘能够归顺.那么自然能承欢令尊令堂膝.”厉无欢扯出一个笑容.然而那笑意却根本沒有到达眼底.

    云若曦被厉无欢看着.心中生出一阵阵难以忍受之感.只觉得像是有无数毒蛇隐在自己身后一般.

    原來自己的父母早已经落到了玄青商的手中.若是这样.那么父母的所在恐怕更加难找.看來想要救出他们恐怕要费些功夫了.

    “哦.不知你家青商太子还许了我什么.”云若曦冷笑一声.轻捻着手中生出的悠悠紫色莲花.

    “桀桀.你也真是不知好歹.能够为太子殿效命.还需太子许你什么么.”厉无欢微微向前一步.冷冷的道.

    只因厉无欢小小的一个动作.云若曦便感觉到了一种极大的压力.适才那种像是被毒蛇顶上的感觉更加清晰明显.心中似乎被揪扯得更加难受.

    “据说你手中还有一只雪瑶狐.”厉无欢又向前一步.

    云若曦冷笑一声.“你家太子的真正目标是雪瑶狐吧.这等不要脸的事情大约也只有上玄国之人能够做的出來.”

    叶紫已经死去.玄青商依旧要得到那雪瑶狐.看來雪儿对于他來说.的确是非比寻常.

    雪儿与其他雪瑶狐最大的区别便是灵魂封锁.看來.玄青商之处除了叶紫定然还有知晓雪瑶狐秘密之人.而这些人莫非來自梓魂殿不成.

    如今看來.父母该是玄青商制约自己的最后筹码.雪儿在自己这里.父母短期之内便不会有性命之忧.

    厉无欢嗜血的眸子倏地收紧.面上的肌肉虬结.口中吐出的话更有残酷的味道:“你找死.”

    “回去告诉你家太子.让他不要白日做梦了.别说你囚禁了我父母.即便沒有.我云若曦也不会做上玄国的走狗.雪瑶狐也不会如他所愿的交给他.”云若曦心头的寒意更浓.丝丝冰雪自眸中彰显出來.连手中捻着的紫色莲花似乎都罩上了一层霜色.

    “敬酒不吃吃罚酒.”厉无欢眼中猩红之色大盛.一扬手.一道白色的清光呼啸着向云若曦直扑而來.

    云若曦连忙闪身躲过那道白光.一个意念自脑中快的闪过.两道清晰可见的光芒一红一黄猛地发射而出.红色罩在了云若曦自己身上.而黄色则向了厉无欢.

    厉无欢看着云若曦发射而來的黄色光芒.嘴角露出残酷的一笑.“桀桀.真是雕虫小技.你还太嫩了点.”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