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漆漆的暗夜之中.有道清白的身影缩地成寸疾驰而过.速度之快几乎让人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形.

    不好……

    容湛心头一沉.

    骨血相连让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云若曦的神识正在摇摇欲坠.

    快一些.再快一些……

    容湛几乎卯足了全力向云若曦的方向赶去.

    他的心头像是在滴血.若不是冰焰的揪扯.他早已经赶到了她的身边.不然她怎会遭受这样的劫难.

    丫头.要坚持住.我來了.

    容湛的双目几乎要滴出血來.他害怕了.只因他感觉的到她神识里那一丝若有似无的像是无奈与无望的情绪.

    不可以.你一定要挺住.

    丫头.我告诉过你.一切有我.你要相信.

    容湛就仿佛暗夜中一道转瞬即逝的流星一般.身形顿时便消失不见.

    厉无欢身上漆黑的鳞甲渐渐退去.皮肤开始变得如被惨白的月色照耀着的夜空一样灰白.看起來毫无血色.

    他看着眼前陷入昏迷之中的女子.嘴角上的笑容更加残酷.

    随后.他又抬起头贪婪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几只被幻鳞蛇女控制着不能动弹的极致魔兽.眼神宛若一只看到肥羊的饿狼一般.

    “不想今日竟然能有这样的收获.哈哈哈……”厉无欢朗声大笑.神情宛若嗜血的恶魔一般.

    他眯缝着眼瞧着云若曦.笑的张狂.“今日吸收了你的能力.或许我便能够依据突破中段进入圣者巅峰.好运的话.或许还能够结成契约之阵.之后我便将你魔兽身上的契约悉数抹掉.将之统收入我的帐.当这些魔兽实力提升之后.我便真正可已成为大陆第一的召唤师了.哈哈哈哈……”

    厉无欢缓缓的向云若曦逼近并半蹲.一双惨白而干枯的手触碰到了云若曦如雪的肌肤.

    冰凉如丝般的触感让厉无欢口边难耐的逸出一声轻叹.“真是不错.虽然样貌寻常了些.不过这皮肤摸起來倒是很舒服.”

    魔兽们看着厉无欢的样子.心头大憾.然而即便它们再焦急.却依旧无能为力.一阵冰冷的恐惧刺激着每只魔兽的心.

    魔兽们无力的发出“呜呜”的悲鸣.离朱铜铃大的眼珠布满血丝.几乎要蹦出眼眶.闪咆哮着.四肢不断地发疯似的挣扎.两只角狼浑身的鳞甲倒竖.额头正中猩红的尖角一闪一闪的泛着红光.红光闪烁的频率不断的加快.

    这人要对主人做什么.

    主人.主人你醒醒.

    魔兽们的悲鸣根本叫不醒昏迷着的云若曦.此时的她早已丧失了神智.整个人就仿佛一夜扁舟.漂摇在漆黑无边的大海之上.不知目的地如何.不知身归何处.

    云若曦此时不但对于外界所有的刺激都感知不到.连同倚靠契约联系着的伙伴们的呼唤也完全沒有一丝反应.

    三眼鲎虫因着与云若曦同一身体.因而此时受的创伤也最为巨大.此时也几乎毫无声息了去.

    厉无欢并不在意魔兽们疯狂的举动.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做了不止一次两次了.

    幻鳞蛇女似乎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完全不感兴趣.或者根本沒有意识.它目不斜视的盯着几只魔兽.一条长尾仿佛幻化做坚韧的锁链.将几只魔兽牢牢的囚困住.

    厉无欢干枯的手掌一挥.一阵劲气化作的刀光过后.只听“嘶啦”一声.云若曦身上穿着的冰蚕丝织就的黑色夜行衣的罩衣便被撕成了碎片.云若曦脖颈处清凉而白腻的肌肤便显露在空气之中.

    “啧啧.还是个处女.不错.”厉无欢砸吧了嘴.“有了处女的元阴.能量吸取起來就更不会有半点浪费了.哈哈哈.”

    云若曦一对凤眸紧紧的闭着.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沒有一丝抗拒.非但如此.连一点反应都沒有.

    魔兽们的心几乎要痛的滴出血來.

    它们感受的真切.它们分明从那人的眼中看到了贪婪与淫邪.

    闪的脾性虽然火爆.但其实却是最为细腻.此时的它双目几乎彻底紧闭起來.它不忍.更不敢继续看去.

    角狼们呜咽着.漆黑的深夜因着角狼们的啼泣而分外让人心碎.

    厉无欢手上的动作越发的肆虐.不消几.云若曦上身的衣衫便被他撕扯得不成样子.她白腻的肌肤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

    厉无欢干枯冰冷的长指探触到云若曦宛若冰雪般的玉峰之上.他神情舒爽的喟叹了一声.长指顺着云若曦白腻的胸口向探去.

    角狼们几乎哭出声來.

    从最初开始.主人在它们的心中便如同女神一般冰清玉洁.那是不可侵犯的存在.如今竟真的要毁在这腌臜物的手里么.

    离朱一身的金红色像是被血染红一般.它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它几乎要恨死自己沒有那种能够为主人分忧的实力.以至于今日让主人受辱至此.

    难以言喻的愤怒竟然让离朱口中喷吐的三昧真火尽数熄灭.化作一阵阵的青烟.一种血肉被烈火燃烧的焦臭味缓缓的弥散到空气之中.离朱那拥有恐怖防御力的几乎无可摧毁的鳞甲竟然在自己燃烧着.而深陷痛苦之中的离朱却似乎根本感受不到这种痛一般.或者说只有身上痛了.它的心才会微微的好受一些.

    厉无欢手上的动作越发的迅速而肆虐.昏迷着的云若曦在他手中就像一只沒有生命的玩偶一般.任其凌.辱.

    这是厉无欢第一次遇到实力达到九级巅峰的猎物.

    自晋升到高级召唤师之后.厉无欢便领悟了一种能够吸取修炼者能力的嗜血技能.这种技能可以让厉无欢毫不费力的晋级.然而让厉无欢无比郁闷的事情便是.这种技能能够实施的对象只有女子.且对方还必须是召唤师才可以.

    而那种吸取人生命力与能力的技能便是在与异性的交合时自然作用.几乎不需要耗费他一点点的能力.故而他也十分愿意这样做.

    只是在人前.厉无欢从來不将自己领悟了这样一种技能宣之于口.

    当然.厉无欢通过普通的修炼同样更可以晋级.但晋级的速度却远沒有通过嗜血技能來吸取人的精血來的迅速.故而.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厉无欢一只都在暗自寻觅落单的女性召唤师.

    当然.他的确得手了数次.因而在极短的时间内不断地晋级.终于到达了圣级中段的等级.

    然而大陆上的召唤师本就凤毛麟角.女性的召唤师则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厉无欢也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沒有遇到过不错的猎物了.

    不过厉无欢也并不着急.因为此时他的实力在大陆之上的确也算是相当出类拔萃的了.

    在成为玄青商的门客之后.玄青商几乎要将厉无欢供起來.无论是珍宝还是美女为之供应得一应俱全.这也使得厉无欢心中舒坦.因而痛快的应承了玄青商此次派出的任务.

    只是玄青商要活口.故而在厉无欢初见云若曦的时候.并沒有兴起想要马上吞噬其能力与精血的念头.

    然而当云若曦将几头品阶不错的魔兽一应召唤而出的时候.厉无欢心中贪婪的因子便被彻底的激活了.此时的他完全不将玄青商交代的事情放在心上.脑袋里慢慢的都是吸取云若曦的能力.再占有其召唤兽.进而提升他自己的实力.甚至还妄想着通过已经勾结成契约之阵的云若曦的身体來自己构建契约之阵.

    当然玄青商那边虽然不太好交代.但总有他糊弄的办法.所以厉无欢一星半点的顾虑都沒有.

    若此次不将云若曦彻底拿的话.他担心今后会横生枝节.毕竟眼前这女子所拥有的魔兽皆是极品.且又缔结了契约之阵.若今后等她实力变强之后便不好手了.所以便当机立断想要实施他的嗜血技能.

    厉无欢噙着一抹淫笑.一个旋身便要将云若曦压在身.

    正当他想要除去她扰人的装的时候.电光石火之间.天空中猛地闪出一道耀目的白芒.伴随着强大无比的压力狠狠的压在厉无欢的身体上.而他伸出的手竟停留在当地完全不能动弹.既不能继续向前也不能收回.厉无欢不免心中一惊.他猛地抬起头來.

    一股澎湃到极致的力道猛地将厉无欢掀翻.厉无欢一个不防竟然被那力道丢出数米之外.且还被那力道狠狠的攻击.

    怔愣间.厉无欢的双腿齐齐的被斩断.顿时血流如注.

    那速度快的几乎让人无法相信.厉无欢在数息之间竟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断腿无法相信.

    “啊.”

    当他回过神來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让他几乎生生疼死过去.厉无欢杀猪般的嚎叫起來.

    而一边的幻鳞蛇女在此时同样感觉到空气中的那种磅礴而浓重的压力.这种压力宛若千万斤的巨石一般.沒有丝毫余地的将它死死的压制住.因而幻鳞蛇女压制几只魔兽的劲力顿时减弱了不少.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