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无欢心头既惊又怕.虽并未真正照面.但对方显露出的强于自己数倍的压力几乎让他连大气都不敢喘.就在他尚未缓过神來的时候.原本在他身的女子身影瞬间便消失不见.连同适才袭來的白色劲芒也悉数消散.

    连同被幻鳞蛇女控制的几只魔兽也完全失踪.空气中竟沒有留一丝一毫的痕迹.

    事情发生的突然.让人难以置信.若不是亲眼所见.厉无欢几乎要相信刚才自己经历的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厉无欢疼得几乎难以忍受.心中的惊惧陡然扩大到极致.

    他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迅速靠近.并且沒有释放出一丝一毫的气息.同时还利落的斩断自己的双腿.

    然而此时的厉无欢已经沒有办法多做思考.肢自大腿根部被齐齐的斩断.这不但让他承受无尽的痛苦.同样还让他再度晋级的希望彻底破灭.厉无欢只觉得自天堂被打入了地狱……

    暗夜中.一袭白芒在地平线上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极速的掠过.速度之快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天便渐渐泛出金光.云霞染红了整个天际.

    容湛揽着怀中的人在虚空中疾驰.终于來在一个并不热闹的小城中十分幽静的庄园中.

    一整夜的时间.容湛的心几乎都悬在嗓子眼.他整个人看起來十分的憔悴.似乎清减了不少.原本俊逸的脸略显苍白.面容中还带着隐怒.

    此次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他真的无法想象接來会发生些什么.

    一想到他的丫头差点被那腌臜之人染指.他的心几乎要从胸口破裂而出.

    容湛并不是不想杀掉那人.以他的手段要那人的命实在是太简单了.然而容湛却并沒有这样做.仅仅是一剑斩断了那人的双腿.

    寻常之人想要晋级到至尊的希望本就渺茫.而四肢不全之人体内的经脉不完整.更无法达成最终成就至尊的梦想.更有甚者便会在修炼得道路上彻底停滞不前.然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若这人再心灰意冷.其能力与实力必然会倒退回去.

    这可谓是对于修炼者最为严酷的惩罚了.

    容湛竭力压抑着满胸的愤懑.双眸幽深.闪烁着让人心惊的光芒.他几乎不能再多想这事.否则他真的担心自己会不小心做出自己都无法掌控的事情來.

    但容湛清楚的知道.以他对丫头的性子的了解.云若曦必然要自己去了结这件事.否则的在她的心中便会生成疙瘩.而这样的事情恐怕也会对她的修炼产生些当看不出來的影响.

    容湛的牙关咬得死紧.对他而言.她便是他的全部.他不能容忍一切能够对她造成的伤害.可当初他们约好.他必须要让她自己承受.否则她重新堕入轮回转世修炼的所有功夫便会白费.

    可是.当她面临如此的遭遇时.他根本沒有办法忍受.她已经成为他生命之中最大的掣肘.最重的牵绊.他不能让她出事……

    容湛聚起一身的能量与劲气.小心翼翼的将之推动到云若曦的身体之内.缓缓的推动.细细的查看.唯恐有自己检查不到的地方.

    当劲气在云若曦体内游走了数圈.容湛再三确认云若曦并无大碍的时候.这才慢慢的将劲气收回.

    只是.她竟然还在睡着.就那样毫无防备的.彻底放松的沉睡在他的眼前.

    容湛看着云若曦安静的睡颜.只觉得自己的心柔和了许多.他抬起大手.轻轻的抚摸着云若曦的面庞.就这样安静的陪在她的身旁.他心中思念翻涌.而时间仿佛就此停靠.

    这片大陆其实是大千世界其中的一个角落.在这片大陆之外.还有数片神异之地.当然.大千世界同样是宇宙中极小的一片空间.大千世界之外便是周天世界.周天世界之外则是天外世界.

    宇宙蕴含的奥秘无穷无尽.许多修真者在跳脱出**之外后便会以自身之灵超脱出世界之外.运行在宇宙中.并在沒一重世界之内修行.

    宇宙无穷尽.而修行同样无穷尽.

    她.原本是周天世界中一个散仙.始终无法突破到仙格进入神级.然而即便如此.她依然沒有一丝的气馁.凭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与坚持.不断地在修真途中摸索.哪怕处处碰壁.撞得头破血流.

    他.却早她许久进入了神级.几乎马上便会获得神格.

    飘渺世界中.他与她相遇.他不可救药的了她.从此之后.所有的修炼只为了与她在一起.陪在她身边.

    看着她停留在真仙许久.他轻笑着看她.告诉她即便她无法到达神级.他都会倾尽一生來爱她.而她却执拗与执着.无数年來.她的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便是修炼与晋级.

    容湛的话让她心中苦涩.如若不能晋升神级.自己又如何能够与他长相厮守.

    拖累他.牵绊他.

    她做不出來.

    于是.她决心放弃自己原本的真仙实力.转世轮回重新回到大千世界从头修炼.也许这就是她唯一能够与他在一起的机会.

    可是.他又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重堕轮回呢.

    这一生.不管她在哪里.他便会与她同在哪里.

    若不能相守.又何必分开.

    云若曦摒弃了所有的杂念.将三千烦恼与无上能力抑或所有的记忆全数封存.清洁一身重回人世.并降落在大千世界中极其微小的这片大陆之上.算起來已经过了千年.

    最为低层的大陆上.人们修真的等级从初级到高级.共经历九个层级.当迈入圣级的门槛之后.人们便会窥探到大陆上某些隐秘之事.当然.若能够成功进入到至尊.便能够突破轮回.跳脱出大陆进入到更为广阔的大千世界之中.

    进入大千世界后.同样需要不断的修炼.直到再次晋级.从而再跳脱到周天世界.以此类推.

    而突破神级之后.自然可以进入到一个领域周天世界.

    在重新堕入轮回的千年时光之中.云若曦辗转经历了十几世的轮回.虽然从毫无能力修炼到至尊层级算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但对于云若曦而言.却是无比艰难.

    最初时候很快便能够突破至尊进入大千世界的她.此次竟然在最底层的大陆上徘徊了许久.

    而上天似乎对于这样悲催至极的云若曦有些看不去.在她重回轮回之后.每次都为她保留原本能力属性的一半.故而她才会集三种职业于一身.且发展均衡.

    这一世.云若曦保存的能力便是武士、召唤师以及炼药师.

    然而让容湛更加担心的是云若曦无比艳丽与出脱的面容.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不为恶人觊觎.容湛遍寻法子.终于觅得一种蛊毒.将之种在了云若曦身上.而她的面容则极大程度的发生了改变.原本倾国倾城之貌变得普通寻常.容湛不可谓不煞费苦心.

    而这种蛊毒同样可以加持云若曦身上的封印.将她的能力与记忆封锁得更加深沉.故而几乎沒有人能够发现她身上得特殊之处.除了擅长制毒的宁可则之外.几乎无人察觉.

    进入轮回之前.容湛虽然对云若曦加持了能力封印.但这封印却并非云若曦在初级阶段不能晋级的根本原因.

    其根本原因完全是因为云若曦在达到仙级之后遭遇的坚韧关隘的缘故.故而每每她到达了圣级之后.便再难晋级.同时.也算是云若曦命运多舛.每一世.她总会因为一些说不上的原因殒命.从而开始新一的轮回.

    至于容湛.同样陪着云若曦一并堕入轮回.而他因着本身晋升到了神级.故而可以选择保留记忆.只是这样做的后果必然会使他本身的实力大打折扣.可这些对于他來说又算是什么呢.

    因着云若曦的要求.容湛并不会在她全新的生命中干预过多.只任她自由发展.所以.千年來.容湛也只是在每次云若曦转世之后重新寻到她.并暗暗的保护她.

    可即便这样.依旧不够.

    容湛总是自责.在他大意的时候让她受到伤害.

    而上次轮回.却并不像是云若曦之前的几世轮回那般.冥冥之中.她竟然在转世之后穿越到三十一世纪.容湛不明就里.却又无可奈何.

    让人惊异的是.这次轮回.云若曦又自三十一世纪穿越回这里.这两次的经验让容湛心头思虑更多.或许这次便是丫头的机遇.

    所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也不许她再受到伤害.否则这样的轮回转世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然而事实的确如容湛所预料的那样.

    无论是在周天世界还是在大千世界.云若曦都难以突破某种关隘.这其中的确需要某种机缘.

    为何容湛会时常离开云若曦.而不是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那便是因为容湛要为云若曦去到他能够到达的地方寻找突破的契机或者物品.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