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湛一直在追寻这妖族圣女小蜻蜓的足迹.想要抓到她.因为妖族圣女身上的晶石同样有着能够帮助云若曦打通关隘的作用.

    可云若曦却与小蜻蜓成了朋友.容湛又怎能做出伤害她朋友惹她伤心的事情呢.

    然而柳暗花明.当容湛又陷入愁苦之时.他在周天世界的朋友带來消息.说在大千世界的某处.似乎曾出现过有一件能够助人突破关隘的奇石.

    容湛大喜过望.费尽心力终于在大千世界的某个隐秘的角落.发现了那块宇宙生成时凭借天地之力形成的无上神物..七彩磷石.有了这东西.云若曦体内的关隘便会被彻底拓宽.今后的修炼必然会顺风顺水.

    当他无比兴奋的捧着七彩磷石回到大陆之后.却又遭遇了冰焰的纠缠.好不容易摆脱了冰焰.容湛的心头忽的剧烈的疼痛起來.与云若曦血脉相通让他清楚得感知得到云若曦遭遇了这一生最危难的时候.

    他的心砰砰直跳.在希望到來的时候.他不允许她再次出事.

    幻鳞蛇女释放在空气中的毒雾进入身体十分容易.同样起效更是迅速.但这种毒素对人的肌体只能够起到遏抑神经.使人陷入昏迷的作用.但若被那幻鳞蛇女的毒牙所伤.那么后果便会严重许多.

    然而云若曦在与厉无欢的比斗之中.因着毒雾迅速起了作用.且她本身的实力与厉无欢相差极大.因而厉无欢并未对云若曦施以最为恐怖的带毒攻击.

    容湛在检查云若曦身体的时候.最大的问題便是云若曦被厉无欢伤及的内脏.不过这些内伤对于容湛而言.一致起來同样不在话.且所需的不过是调养的时间罢了.

    仔细的为云若曦处理了伤口之后.容湛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自语.“什么时候.你才能不让人这么担心……”

    他抚摸着云若曦的睡颜.眼中满是宠溺与爱恋.“还不醒來么.”

    云若曦睡得很沉.距离上一次深沉的睡眠似乎已经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她自己几乎都不记得睡眠是何种感觉了.

    容湛轻轻的将云若曦揽在怀中.脸颊贴近云若曦的.柔腻的触感让他心醉.

    良久.怀中的人儿微微的动了动.容湛第一时间便清晰的感觉到.他连忙微微松了松紧抱着云若曦的手臂.

    云若曦长长的睫毛如扇贝一般轻轻地闪动着.像是极其不愿自睡梦中醒來.又像是被某种事情所困一样蹙紧了眉头.

    “丫头.醒醒.”

    恍惚中.云若曦听到一声熟悉的又饱含温柔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意识慢慢的回到云若曦的身体之中.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黑暗消退.世界变得一片清明.

    在渐渐适应了当的光亮之后.一双浓黑而深邃的眸子沒有任何征兆的倒映在她的眼中.她的心猛的被刺了一.旋即便想要起身.“你……”

    一震剧烈的刺痛袭來.云若曦忽的意识到自己受了重伤.昏迷之前的记忆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般迅猛的想她袭來.

    然而容湛却赶忙阻止了云若曦想要起身的动作.“别忙.你伤的不轻.多躺一吧.”

    “你……”云若曦直觉想要问他为何会在自己身边.然而当她对上他那幽深的双眸时.她的心不禁猛地跳了一.未出口的话竟然被她彻底吞了回去.

    云若曦忽的有些昏眩.瘫软在容湛的怀中.这种无力感让她十分不适应.

    她紧闭了双眸.只觉得天旋地转.

    在做了几次略长的呼吸后.眩晕的感觉才似乎略略的驱散了些.

    当意识又回到她的身体中后.她分明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呼吸的热度.也能够感觉到他臂弯将她箍得很紧.更能够感觉的到他强有力的心跳.这让她的脸开始沒來由的泛红.她不自在的扭动了身体.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容湛依旧牢牢的将云若曦揽在怀中.看着怀中的可人儿虽然身体僵硬得有些别扭.但却不像从前那般完全的排斥自己的怀抱.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他的丫头此时虽然虚弱.但却从鬼门关被他拽了回來.

    感受到云若曦的肌体正在慢慢的恢复活力.容湛悬着的心终于放轻松了些.他面上虽然写着疲惫.但终于还是带上了笑意.

    看着怀中别扭的人儿.他轻笑道:“不和我抬杠.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云若曦蹙了眉头.又再想要起身.却依旧浑身无力.最终还是软趴趴的跌回他的怀中.

    如今的她大约只有眼睛还能使上绝对的力气.

    她恶狠狠的瞟了一眼容湛.这人绝对是欠抽.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要是有力气还会任他在这吃她豆腐.

    云若曦的小脸忽的开始苍白.除了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之外.她身上的痛感也一波又一波的向她袭來.

    云若曦微微闭了眸子.因着受了重伤.所以当她发力的时候.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僵硬了许多.这种虚弱的感觉她已经许久不曾经历过了.

    “不要动.你的伤虽然已经沒有什么大碍了.但还是会疼.因为流血过多.所以你现在使不上力气也是正常的.”容湛紧张的道.

    云若曦闭着眼点了点头.眉头锁得死紧.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几乎连张嘴都困难.

    容湛看着云若曦隐忍的样子.心中又酸又涩.恨不得想要代替云若曦去承受这样沉重的痛感.但此时他只能轻柔的道.“我已经喂你服了一些减轻痛感的丹药.想來药效马上便会起作用.”

    云若曦依旧紧闭着眼.略点了头.对于容湛说的话自是完全相信.无一丝疑惑.

    容湛一只大手牢牢的固定着云若曦的身体.另一只手则轻柔的扶上她的额角.将最精纯的能量汇入到她的身体之中.这才让云若曦强烈的昏眩之感开始减弱.

    当眩晕渐渐退去.云若曦尝试着睁开了眼.直觉比之前要好上许多.

    她挣扎着略略坐起些.容湛看她坚持.只好略略调整抱着她的姿态.让她能够坐得略微舒适些.

    云若曦深深的吸了口气.习惯性的凝聚神识进行内视.

    然而当她查看到自己体内的经络全部完好如新时.不由得又向容湛瞧了几眼.

    她当然知道厉无欢的那一击的威力究竟有多大.若不是自己经过洗筋伐髓.身体的机能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恐怕在那样一击之.自己定会殒命.断不会仅仅是内伤而已.

    但事情显而易见.自己的伤势应该早在自己昏迷的时候便被容湛治疗好了.只是因为此次受伤十分致命.故而恢复起來会有些慢.所以才会虚弱.

    她清晰的记得在昏迷前.自己遭受了厉无欢重重的一击.那一击几乎要将自己的内脏震碎.圣级的力量果然远非自己能够比拟.

    当然.厉无欢想要染指她.并对她手的那部分在她的记忆中并沒有痕迹.因为那时的她已经人事不省.

    只是.当她读取到魔兽们的记忆时.面色不由得大变.她贝齿紧咬.双目彭的冒出火焰.

    厉无欢凌.辱自己的那一幕幕清晰的映在云若曦的双眸之中.

    她看到了她纷碎裂的衣裙飘散在夜空中.也看到了厉无欢淫邪张狂的笑容.更似乎感觉到他那双肮脏的手在自己身上肆虐.她宛若掉进了冰窟一般周身变得冰寒无比.一股强烈的屈辱以及恨意在她心中熊熊的燃起.

    然而她看得真切.就在那时候.容湛出现了.斩去了厉无欢的双腿.但却留了他的一条命……

    容湛一瞬不瞬的瞧着云若曦的反应.当他察觉到她面色变化时.不由得暗暗叹了一口气.想知道事情的经同样过对于她來说实在是太过简单了.所以他也并不打算瞒她.

    虽然容湛并未多说什么.但云若曦却清楚容湛是为自己留了那人的贱命.

    她心头忽的有了这样一种认知.那便是他了解自己.心中忽的思绪万千.且百味陈杂.

    她深深的瞧了容湛一眼.紧抿了唇.终于道了声:“谢谢.”

    若非容湛在紧要的关头出现.恐怕自己此时早已毁在那混蛋的手中了.

    容湛感受到怀里的人儿似乎正在微微发抖.但却又在他面前故作坚强.他的心头又是一阵酸涩.连忙收紧了怀抱.轻轻的抚着她的肩头.将自己的力量渡了给她.

    “不要这样说.对我.你永远不需要谢.”容湛沉声道.

    云若曦只觉得自己倚靠的胸膛是那般的炙热.心里沒來由的一暖.

    他三分五次的相救.他竭尽全力的帮助.甚至不惜为她损耗自己的生命.

    从前她虽不在意.但那些过往却不知何时已经深深的植根在她的心中.

    “为何对我这么好.”云若曦略略抬头看着容湛.这其实是在她心头埋藏许久的问題.

    容湛微低了头.瞧着她晶亮的双眼.唇角上扬.“傻丫头.”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