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若曦不解的看着容湛.看起來他并不打算回答自己的问題.

    云若曦又是微微蹙了眉头.她眉间之色变得沉重起來.她推开容湛揽着自己的胳膊.语气有些疏离的沉声道:“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我终是要谢你.”

    容湛听闻云若曦的话.眉头不禁紧紧的皱了起來.英俊的面容微微罩上了些许寒霜.

    “你既然为我留了那人的命.我必不能枉费你的用心.况且要找到我的父母.恐怕还需要从那人身上找到线索.所以.我不希望再做耽搁……”云若曦的面色渐渐的冰冷起來.

    她不是感觉不到容湛浓浓的情意.只是目前的她沒有任何的立场來接纳甚至回应他.

    直觉中.云若曦觉得自己似乎是容湛麻烦的主要來源.她不习惯欠别人的情.也并不愿这样做.

    因着神龙的血液.再加上容湛不遗余力的救治.云若曦的身体迅速的恢复着.而之前吞的止疼药剂的效用也渐渐的作用起來.

    云若曦已经不像适才那般无力了.她自容湛的怀中微微挺直了些胸膛.

    容湛的脸色因为云若曦的话变得更加难看.他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來.眼中也渐渐的燃起了怒意.

    当然这种愤怒却并不是因为云若曦的态度.更多的却是因他自己.

    容湛深深的凝视着云若曦.良久.终于叹了口气.“虽说我斩断了那人的双腿.但却并沒有毁掉他的能力.若以你此时的功力來对付他.恐怕还会很吃力.况且他并非一人.被我伤了之后.他定然会去寻找他的同伴.你要对付他们并不容易……”

    云若曦听闻容湛这样说.心中自是不认同.有些怒道:“我难道就这样任我父母受苦.”

    “但你总要先恢复了实力才可以.”容湛因着云若曦这般不爱惜自己而有些气恼.声音略略的提高了些.

    云若曦紧抿着双唇.目色冷冽.垂脸不说话.

    容湛摇了摇头.轻轻地扳过她的身子.让她正视自己.“你一直很冷静.不是么.为什么这次竟这样沉不住气.那人就在那里.即便你不去找他.他也会來找你.为何不让自己多恢复一些.甚至多提升一些再去应对呢.”

    容湛自然知道.这件事云若曦必然是要自己去解决.她绝不会允许自己插手.但如若这样放任她前去.必然会害她受到更大的伤害.这是他不能允许的.

    云若曦直直的看着容湛.他眸中的光华竟然让她有些移不开眼睛.她有些迟疑了.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十分有道理.可是……

    “不要想那么多.只有先保全你自己.才能去救你的父母不是么.”容湛眸中的火焰更加灼热起來.

    云若曦的双臂被容湛紧紧的攥住.她紧闭上了双眼.嘴唇微微的抖动着.她不想在他面前流露软弱.但此时却完全不能控制的想要流泪.

    一种从未有过的胆怯侵扰着她的心.不但是为着父母身陷危难.也有着对于自己心意的不确定.

    容湛紧咬牙关.一把将云若曦拉入怀中.他的大手抚上她的后脑.将她的头贴到自己的胸前.“相信我.你的父母一定会沒事.”

    云若曦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从未流过的泪自腮边滚落.

    不知从何时起.每每想到他.她的心中便会沒來由的生出一丝的安定之感.尽管她一只毅力啊是那样的抗拒.但始终对这种情愫无法抵抗.只得任由它在心中向春草一般生长得越來越繁茂.

    就像此时.感受着他的心跳.她竟然感觉那样的安全.就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一般.

    这究竟是为什么.

    容湛又叹了口气.轻轻的抚着云若曦的背.待她的情绪微微平复了些之后.才道:“现在.对你而言最主要的事情是赶快康复起來.然后我会帮你突破九级的壁障.”

    云若曦讶异的自容湛的怀中坐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容湛轻笑一声.“帮助你突破壁障.今后你的修炼便会变得容易许多.”

    “你又要损耗你的生命之力.”云若曦直觉的排斥.

    容湛有些失笑.“若是将我的生命之力全部渡给你能让你突破壁障.那么我早就那样做了.”

    云若曦又是一阵蹙眉.不解的看着容湛.

    容湛浅笑.从纳戒中取出一块原石递给云若曦.

    云若曦疑惑的接过容湛手中的石头.放在掌心之中仔细端详.

    这是一块心脏大小的普通到极致的灰色石头.从外表來看.似乎并沒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云若曦抬头问道.

    “你可听说过七彩磷石.”容湛笑道.

    云若曦微眯了眼睛.摇了摇头.

    容湛淡笑.“这是因着天地初生之力而形成的一种原石.可以助人突破关隘.”

    云若曦皱眉.“可以突破我体内的封印.”

    容湛摇了摇头.“你困顿在九级巅峰不能进入圣级并非是封印的缘故.”

    “怎么讲.”云若曦不解的看着容湛.

    容湛轻笑一声.“你无须为着你体内的封印而烦恼.你那封印与你无法晋级并沒有直接的关系.”顿了.容湛又接着道:“我们先说这块原石吧.”

    云若曦微微侧了头.想了想.

    按照容湛所言.他早已知道自己体内封印一事.但他却又说那封印与自己无法晋级无关.这种说法让云若曦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的双眸幽幽的凝视着容湛.静待他接來的话.

    “人们在修炼的时候.常常会在触碰到壁障的时候感受到一种被排斥.甚至挤压的窒息之感.这种感觉就像是进入到一个小小的空间而无法顺利通过一样.”容湛道.

    云若曦抿了唇.“的确是这样.”

    “这种狭窄的难以通过的空间就是影响晋级的关隘.若关隘被打开.那么就可以轻松的晋级.反之则会多出许多的困难.就像是你现在这样.”

    云若曦点了点头.

    容湛看着云若曦手中的石头.继续道:“而这原石化成水之后.可以破除一切阻碍.无论是实体还是虚体.”

    “实体和虚体什么意思.”云若曦又问道.

    容湛轻轻一笑.“当人们赶路的时候.遇到一座山.寻常做法只能绕过去.若是遇到强大的修真者.或许也能够升过去.但是遇到这原石化水.只需要一滴.便可以将整座山融化.这便是破除实体.”

    “虚体难道是可以进入到人体之内.打开修炼关隘.”云若曦讶异的看着容湛.

    容湛点了点头.“沒错.你知道人么你可以通过炼化神器來提升自己的能力.这原石使用的方法与炼化神器是一样的.当人体吸收了炼化原石之后的能量液体之后.自身的关隘必然会被破除掉.而且是永久性的破除.”

    云若曦听着容湛的话.禁不住心头砰砰直跳.

    容湛又是一笑.“待你身体彻底恢复了之后.我便帮你炼化这原石.到那时.你自然会知道这其中的效果了.”

    “可是……”云若曦皱眉.“你为何不自己使用……”

    毕竟容湛已经到达了至尊级别.想來他遇到的关隘必然会比自己狭窄得多.她怎么好意思又受他这样的恩惠.

    容湛自然明了云若曦心中所想.“我曾问过你.修炼为了什么.”

    云若曦微微怔了一.之前他的确问过自己这个问題.她也曾仔细的想过.但到现在为止.她都沒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曾经.她以为通过自己不断的修炼.便可以变得强大.甚至成为天第一來保护自己的亲人.然而今日之事让她清楚的知晓.无论实力多么强劲.一山更有一山高.沒有所谓的最强者.只有更强者.

    或许.是为了爱好.似乎她已经将修炼变成了一种习惯.一心追求着能够进入到更强的领域.但若说真心喜欢.却也有些牵强.

    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在我.修炼是为了陪伴.”容湛的声音柔柔的.但却有种坚定的力量感.

    “你之前也是这样说……”云若曦喟叹道.

    容湛爽朗一笑.“所以.当我的实力已经足够的时候.对于修炼一事.我便不需要太执着.”

    云若曦有些似懂非懂的看着容湛.有些欲言又止.

    容湛又是哈哈一笑.大手抚上云若曦的小脑瓜.轻轻的揉了.“好了.不必想那么多.恢复身体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云若曦皱了眉.但终于还是点了头.

    “那你就在这好好休息一.大约三日时间.你便可以恢复八分的实力了.到那时.我就帮你炼化这块七彩磷石.”容湛温和的看着云若曦.

    “恩.”云若曦轻轻的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容湛看着云若曦的情绪彻底的平复來.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他将云若曦安顿好便出了房间.

    他微微抬头看向天空.丫头的父母的落.他还需再去留意一.

    ...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