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不断的自云若曦的头顶滴落。并且沒有一丝外溢的。悉数被引导入云若曦的身体内。

    随着水滴在云若曦身体内汇聚得越來越多。云若曦宛若置身一片无比空旷的田园之间。她仿佛听到原野轻柔的风声。又似乎闻到花朵恬淡的幽香。

    世界变得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明亮。

    云若曦的身体似乎越來越柔软。她仿似要完全融入到这一片自然的气息之中。

    忽的。沧海桑田瞬息万变。平坦的田园之间高山挺拔而起。河流自山间奔涌而出。云若曦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奇景。不由得自心中感叹其这种创世的奇妙。并且几乎要跪地膜拜。

    精纯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汇聚到这片天地之间。云若曦只觉得自己就是这天地间的一部分。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世界的风云变幻。

    风声云声似乎越來越轻。良久。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已经变得平静了來。

    她的整个身体全部融入到了这片天地之中。仿似她便是这里的主宰。

    她的身体之内就好像又潺潺的泉水在形成一般。那道生命与能量之泉奔涌着沉浸在她的血液中。浸润着她的身体。

    云若曦的身体越发的清凉起來。连神思都越來越清晰。

    许多久远的记忆像是从禁锢的闸门中冲破而出。不断奔涌着向她袭來。

    云若曦面色微动。然而七彩磷石带來的能量剧变却又让她努力的调试自己的心绪与身体。

    奇异的光亮在云若曦的面上流转。一丝丝的灰白以极快的。甚至肉眼能够看清楚的速度自她的皮肤中淡化流逝。不消半刻。她的面上便映衬出白腻且透明到极致的色彩。

    她面部的骨骼并沒有发生任何的变化。然而她的五官却清晰与立体起來。

    那平凡的样貌正在因着七彩磷石炼化而成的泉水的浸润变得诱人。原本便十分精秀的五官此时变得更加秀丽。瞧着甚至有种能够将人引入其中的魅惑。她的双目清澈有神。修眉端鼻。脸颊边两个浅浅的梨涡恬淡可人。更显得她若秋水般柔媚细腻。让人移不开眼睛。

    是泉水让她变化么。

    不然。那七彩磷石炼化而成的泉水不过是恢复了她本來的样貌而已。

    良久。她终于睁开了双目。她的眼中波光流转。似乎可以看清楚整个世界一般。她心潮澎湃。几乎因忍不住满腹激动的话语。

    她微微眨了眨双眼。直到看清了眼前所有的一切。

    云若曦轻轻的拂了自己的脸颊。眼中有种恍若隔世迷蒙。但却甚是可爱。

    云若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内。容湛筑起了一层并不宽阔的防护罩。将罩内与罩外的空气彻底一分为二。只为了让云若曦更加顺利的炼化。

    这空间虽然并不宽阔。但其间空气却异常的清透。整个房间中的元素之力分外的纯粹。而且这种元素之力较以往她吸取的有些微微的不同。就好像所有的元素都回归了本质一般。飘忽却又十分有力。

    眼前的男子源源不断的向七彩磷石残留的能量团中输送着他自己体内最为精纯的生命之力。毫无一丝的吝惜。长时间的能力消耗。几乎让他惨白了脸。

    然而他却一动不动的静坐在原地。第一时间更新 黑色的罩巾依然静静的停留在他的眼上。并未有一丝松动。

    当七彩磷石全部炼化成清透的水滴后。容湛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将自己残余的能量收回身体。紧张的神态也略略平复了一些。

    看着容湛被黑色缎带蒙住双眼的样子。云若曦轻轻的笑了一声。她想起了千年前的过往。但也米有忘记千年的时光中所发生的一切。这黑色的带子除了自己又能是谁给湛哥哥系上的呢。

    云若曦的笑声清脆悦耳。饶是这声娇俏到极致的浅笑声让静坐着的男子心头猛地一震。连身体都不由得微微抖了一抖。

    容湛的大手猛地伸向罩巾。但却在触碰到黑色罩巾的一瞬间忽的停了來。似乎是内心有无数的不敢置信甚至有些迟疑的样子。

    云若曦“咯咯”一笑。轻柔的顺势倾身伏倒容湛的身边。似乎并不在意此时的她不着寸缕。

    容湛的嘴唇略略发抖。胸膛激烈的起伏着。喉结猛地一哽。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发出声音來。“丫头……是你么……”

    云若曦又是娇俏一笑。纤细而白腻的小手伸到容湛的眼前。轻轻的扯了罩在那双俊美双眸上的黑色布巾。小嘴撅起。埋怨的嘟囔着。“这么丑的布条。你都不会拒绝的么。第一时间更新 ”

    因着一句话。容湛只觉得自己的世界一子变得明亮了起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云若曦艳丽似朝霞般的面容。

    “丫头……”容湛一瞬不瞬的盯着云若曦的面容。声音忽的哽咽了。“你。你突破了……”

    这样讲话的她。不是自己的丫头又是谁。她突破了。

    两个人神情万分激动的瞧着对方。眼中除了对方便再也沒有任何事物。

    世界安静极了。几乎能够听到两个人猛烈的心脏跳动的声响。

    就这样对视着不知过了多久。第一时间更新 容湛白皙的脸忽的变得通红。连那双坚定的眸子都忍不住低垂了來。

    云若曦讶异的瞧了容湛一眼。随后又“咯咯”的掩口娇笑起來。

    她娇俏的瞟了容湛一眼。道:“湛哥哥。我可记得在我轮回转世之后。你不只一次的调戏我來着。怎么这会儿还害羞起來了呢。”

    容湛面色更是通红。紧抿着双唇。一翻手自纳戒中取出一套白色衣衫。披到云若曦娇弱的身子上。

    将云若曦包裹严实后。容湛这才抬起眸子对上她好整以暇的眸子。

    云若曦笑嘻嘻的拉过容湛的大手。开心的紧紧抱住。再也不放开。

    容湛的心仿似要被融化了一般。他的眼神柔情似水。任着云若曦紧紧的攀在他的身上。并将她揽在怀中。神色如春日中的暖阳一般。

    炼化七彩磷石进行得万分顺利。几乎沒有一丁点的阻碍。她身体内的关隘完全被打开。不但如此。连同之前他亲自为她设置的封印也悉数解开。

    她。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

    云若曦小脸一扬。抬起洁白如同玉藕般的手臂。放置眼前打量了。“的确是突破了呢。比我料想的要早了数千年呢。这次多亏了湛哥哥呢。”

    说罢玉臂一伸便将容湛的胳膊抱在了怀中。第一时间更新 并亲昵的将头埋在容湛的胸膛前。

    温香软玉猛地又投入怀中。顿时让容湛的脸倏地火热了起來。他的神思瞬间到了九霄云外。心中高只剩眼前的人儿。

    云若曦窝在容湛的怀中呢喃出声。“湛哥哥。苦了你了……”

    容湛的心瞬间融化成水。想要说什么。却又有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大手紧紧的揽住怀中温软的人儿。深深的汲取她身上幽兰般的气息。

    云若曦静静地窝在容湛的怀中。千年以來。她所有的记忆与能力全数被封存。而湛哥哥却为了守护她。情愿承受堕入轮回之痛。这等情谊她怎能再次辜负。

    云若曦的眼圈微微的泛了红。“我再也不要和湛哥哥分开了。”

    容湛眼眸一沉。越发的漆黑。

    他的心因着她这一句话猛地灼热起來。有她这句话即便是让他再承受千年轮回又何妨。

    他揉着她纤软柔滑的发丝。“傻瓜……”

    云若曦猛的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容湛。“我是说真的。湛哥哥。”

    吸收了七彩磷石的能量。不但让她修炼得关隘完全拓开。连同她的心思也忽的变得澄澈了起來。

    就好像容湛曾经几次问过她的问題。为何要苦苦的修炼。

    如今。她豁然开朗。

    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与心爱的人相知相守。虽然千年前的她并不确定。但此时。这念头却深深的镌刻在她的心头。

    她无比执着的修炼着。为的难道不是要与她的湛哥哥比肩而站么。若非如此。她的修炼还有何意义。

    只是这道理如同她修炼遇到的关隘被打破一般。在这么久之后才清晰明了起來。

    云若曦盈光的眼中流水潺潺。饱含着浓郁的深情。

    容湛的目光也跟着灼热了起來。

    她看着他。撒娇似的露出一个甜美的笑。白嫩的小脸渐渐地染上了水蜜桃般的粉红。她娇滴滴的叫了一声:“湛哥哥。”

    容湛只觉得脑门一热。大掌一收。将云若曦较小的身子带入怀中。紧紧挨着她。沒有一丝缝隙。

    他贪婪的嗅着她发间的兰草香味。嘴唇吻在她的额头。

    云若曦微微抬眼。刚好能够看到他绝美的坚毅的轮廓。这让她感觉分外的安全。

    容湛的唇角向上扬起。与她被封印时的冰冷相比。他更喜欢此时柔情似水的她。冰冷的她让他有种无法靠近的距离感。即便那时他无所不用其极。几乎无赖至极的缠着她。逗弄她。但无论如何她就是无动于衷。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章节目录

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杭格格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杭格格并收藏全本小说废柴嫡女:全能召唤师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