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染,你在相亲?”惊讶的问,可是显然做了炮灰。

    莫小染连看都没看他,眼睛只盯着卓越同样讥嘲的笑,“我有说我来相亲吗?只不过有人请吃饭,我就赏个脸,某些大叔不要太自作多情哦!”

    卓越也不生气,手指点在桌子上,站起身来,突然倾身靠向她。

    她吓了一跳,本能的想往后退,可是却被身后的沙发挡住了,瞪大眼睛看着他,强作镇定,“你……你想干嘛?我警告你,这可是光天化日……”

    “喂,你干什么!”杨一鸣出于护花的本能就想去阻拦卓越,但还没看清眼前是怎么一花的,就已经趴在桌上了。第一时间更新

    “女贼,你跑不了了!”他凑在她的耳畔一字一字清晰的说,说完居然就丢目瞪口呆的她,闪人了。

    莫小染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什么叫她跑不了了?喂,那谁谁,回来把话说清楚!

    一回头,人都已经不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小染,刚才那是什么人啊,这么没礼貌的!”揉着有些痛的肩头,杨一鸣无辜到家了。

    他的话莫小染没听进去,看着对面放着两杯喝了一半的咖啡,恍然发觉她这顿饭还没开吃就散席了。

    最最重要的是,特奶奶的,还没人买单!

    臭流氓,老娘跟你势不两立!

    卓越出了餐厅顿觉神清气爽,好久没有这么轻松愉悦过的感觉了,身上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喂?”

    “报告卓队,三千米跑完,请指示!”电话里传来呼子业的声音,略有点呼吸粗重。

    “体能有点差了,归队开车吧!”他挂了电话,唇角微微翘起,回眸看了眼餐厅的方向,他绝不是危言耸听,这小女人,他一定会再见的。

    回到家的莫小染跟炸了毛似的,没人敢搭理她,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炮灰。

    “小舅妈……”她眼睛一瞥,看到在擦花瓶的漏之鱼。

    陈怡手一抖,险些砸了花瓶,“那个,你舅舅的花还在晒,我去浇浇水!”

    说完,一溜烟的就跑了。

    莫小染抓狂,她就那么像瘟神吗,个个都躲着她!她就不相信,今儿的事没人知道,说不定都是同谋!

    “乖孙回来啦,怎么没把我乖孙婿给带回来?”总有不怕死的,莫老爷子显然刚打完太极拳回来,精神的要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老头,你算计我!”莫小染发起火来就会直呼老头,眼睛里简直能喷出火来。

    莫老爷子睁大眼睛很无辜的样子,“算计?谁敢算计我们莫大小姐,你不是鬼灵精来着,能被谁算计啊!”

    “昨天什么出师的事,根本是幌子,根本都是你,你们安排好的对不对?”刚才还躲起来的那群人,不知何时默默藏于各角落,她目光恶狠狠的扫过去,“射杀”一片。

    “乖孙,你说这话外公就不懂了,什么安排好的!”莫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了来,悠然的呷了口茶,“东西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不然怎么让你完成任务,只可惜,哎……”

    说到任务她就来气,“我们家是神偷家族,又不是神算家族,你都不说明让我偷什么,什么一般高的女孩,分明就是耍我!”

    “乖孙,时代不一样了,做这行不但要手脚利落,更要脑筋灵活,很可惜,你没有!”用一种近乎悲悯的目光看着她,就好像在说,对不起,你智商低。第一时间更新 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莫小染气势汹汹,“好,我没有,那你倒是告诉我,那谜底到底是什么,分明是你胡诌来诓我的!”

    “谜底很简单啊,其实东西进门就摆在你眼前,你自己看不见罢了!”莫老爷子当然不会一个人当出气筒,眼角一瞄,就拽了一个垫背的,“悠然,你来说说,她的任务是什么?”

    莫悠然,莫小染的小姨脸色绯红了,爸爸干嘛让自己来说,看了看一脸惶惑盯着自己的外甥女,清了清嗓子,“那个……是奶瓶啦!”

    “奶瓶?”莫小染还是一脸不解,“为什么是奶瓶?一般高的女孩,跟奶瓶有什么关系?”

    莫悠然脸上更红了,用手在胸前这样横着比划了,背转身装作擦画框去了。

    恍然大悟!莫小染却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老头,你有没有点正形了!你多大岁数了,玩这种颜色谜语,羞不羞啊你!”

    莫老爷子摇头晃脑,“这跟岁数没关系,跟智商有关系,哦对,跟身材也有关系!”

    说着,同情的看了一眼她那略平的前面,“哎,小染啊,你想不起来外公也不怪你,没有的人,是不会体会得到的!”

    各角落响起怪异的嗤嗤声,憋笑是一件比憋尿还要辛苦的事!

    “莫老头!”她脑充血了,每次两人一吵架,绝对是火药四射的节奏。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