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哭,就哭就哭!”脾气上来了,她咧嘴嚎啕,一想到那莫名其妙失去的第一次,就悲从中来。

    卓越叹气,左右看看,好在车在停车带上,边上一辆辆擦肩而过,没人注意。

    可这么哭也不是个事儿啊,顺手抄起那会儿被她吐掉的桃子,一塞——世界安静了!

    莫小染不敢相信,他居然又用桃子塞她,而且不止一次,还是同一个桃子!

    这次,她恶狠狠的咬一大口,凶恶的瞪着他,只可惜透过朦胧的泪眼,气势着实削弱了许多。第一时间更新

    “敢不敢换个水果?”她泄愤的咬着桃子,好像在啃他的皮肉一般。第一时间更新

    “不敢,没带别的!”他摊开手,又想了,“次可以考虑换榴莲!”

    你狠!莫小染咬着后槽牙!

    不过姐也不吃素,眼珠一转,突然换了话题道,“你很想要你那只钢笔是吧?”

    “你不是说你没拿么?”他乜眼看她。

    “我是没拿,我装包里了!”装跟拿是不一样的概念,两个动词好吧?

    “……”这丫头赖皮的技术还是一等一的。

    顿了,卓越还是没明白她是几个意思,要还给他么?

    “所以呢?”

    “告诉你,你要是再拿桃子塞我,我就往你的笔管里塞葡萄籽,塞辣椒籽,塞葵花籽,一颗一颗,让塞得满满的,保准你有一支全天独一无二的笔!”她眯起眼,很有点得意洋洋的说,好像抓到了他的软肋。第一时间更新

    卓越傻眼,头一次见到这样威胁人的,抬手去摸她额头,“你确定,你成年了?”

    二十一?他看她也就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

    “我没成年,你就是拐带未成年少女,罪很重的,大叔!”她啃完了桃子,突然往他的衣领一丢——

    宾果!顺着缝隙骨碌碌的滚了去,好顺畅啊!

    卓越一惊,只觉得前胸一阵凉意,还带着几分湿濡的感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拜拜了您呐!”快的丢一句,立刻拉开车门。

    方才趁他哄自己擦眼泪的时候,就得空打开了门锁,一丢进去,她毫不迟疑,了车就从花坛蹦跳着过去,沿着人行道一路跑进了胡同,可谓是一气呵成。

    卓越目瞪口呆,看着空荡荡的副驾座,居然第二次让她从自己手上跑掉了。

    明知道这丫头够狡猾,可还是掉以轻心了。

    拧起眉,低头无奈的将衬衫从裤子里提出来抖抖,那桃核好死不死的折在里面,他掏啊掏——

    “那个,打扰,您是卓越卓先生吗?”一个男人的脑袋探在窗口,就看到卓越一手提着衬衫,另一只手在腰间位置上摸索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瞬间,莫悠远脸上浮现一抹尴尬之色。

    相形之,卓越倒是坦然的多,很淡定的当着他的面,从衬衫掏出一颗光溜溜的桃核,“我是!”

    “那个……”莫悠远干咳了一声,“我是莫小染的小舅舅,能跟您聊几句吗?”

    扬了扬眉,卓越点头,“上车!”

    这男人的话还真是惜字若金。第一时间更新

    莫悠远心里了第一个定论,然后很快上了副驾座。

    卓越思忖了,“附近有家咖啡馆,可以吗?”

    “可以可以!”莫悠远连连点头,“其实就是随便聊几句,不用那么客气的!”

    微微一笑,他发动车子,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点了两杯咖啡,卓越看向对面的男人,比他大上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很温文儒雅的男人。

    “是这样的,昨天我们家小染不是和卓先生一起见了个面,吃了顿饭吗?”莫悠远可是在心里斟酌了半天台词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男人面前,总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气场,压得他话都说不太利索,“所以想问问,卓先生对我们家小染印象如何?”

    “小染怎么说?”他不答反问,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这个……”莫悠远笑了笑,“你知道的,女孩子总是比较害羞一点的,而我父亲,也就是小染的外公,是很关心这件事的,所以想问问卓先生的意思。”

    害羞?卓越脑中很快闪过莫小染的脸,这个词,真的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很好!”他了这么个结论。

    “呃……”莫悠远怔住了,这个很好,是什么意思,是能继续发展,还是很喜欢小染,还是客套的寒暄?

    他想了想,清了清嗓子,“卓先生,我们小染毕竟年纪不算大,所以有时候难免会有点小孩性子,您呢,我瞧着也是心胸豁达的人,所以你们相处起来,应该能互补一些!”

    瞧他说的多委婉,明摆着就是你年纪大,多让着点小女孩,还互补!

    卓越勾了勾唇角,“自然!”

    莫悠远顿时觉得,这事儿没法谈去了,你受得了人两个字两个字的跟你蹦字么?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