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两家人的共同默契,莫小染责无旁贷的承担起照顾卓大队长的任务。

    但是……这家伙有时候未免有点蹬鼻子上脸之嫌。

    比如现在——

    “莫小染我要渴了!”看着在一边吧唧吧唧啃着苹果的她,卓越慢吞吞的说。

    队里送来了一堆的水果,柜子里放不,外面的桌上一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水果成堆成堆的少,垃圾成袋成袋的多。

    “哦!”一边应着莫小染一边起身去倒水。

    “我不喝水!”看着那清汤寡淡的白开水,他摇了摇头,“我也要吃苹果!”

    顺手捞出一个递给他,又听他说,“没洗,没削皮!”

    莫小染咬了咬牙,“你不知道苹果的皮最有营养了么?你看我自己吃的都不削皮!”

    “我不吃皮!”面色淡淡,语气也淡淡,“帮我削!”

    完全是理所应当的口吻,莫小染手里紧紧的捏着苹果,压着火气绕了子一圈,没找着刀!

    谁让人家是病人呢,病人比天大,我忍!

    “没刀!”她看着卓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只听到“咯吱咯吱”啃的声音,跟老鼠似的,卓越眼睁睁看着她一圈又一圈,把个红彤彤的苹果啃得豁豁牙牙,最后一圈白白的。

    吐掉皮,有一种报仇雪恨的痛快,莫小染递给他,“喏,没皮了!”

    “莫小染,你一贯吃东西这么恶心么?”显然,他是一脸嫌恶的。

    笑得跟朵花似的,莫小染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嫌弃你不吃啊!”

    卓越看了她一眼,居然接了过来,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咬一大口,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她扯了过来!

    莫小染猝不及防,直接跌倒在他的怀里,刚一张嘴,还没叫出来,就被他低头给封住了。

    密密实实的吻,如同不透风的墙,一块被她啃光了皮的苹果就这样被他硬生生的顶了进来。

    “唔……”她试图吐掉,可是被他的舌头顶着,紧紧的抵着她的唇,几乎可以听到牙齿碰撞的声音。

    “嘎嘣!”脆脆的苹果被咬成两半,一人一半,卓越抬起头,舌尖从她的唇形上扫过,吃的心满意足。

    “你……”莫小染急促的喘气,囫囵吞了那小半块苹果,没想到他会出阴招,“你恶不恶心!”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卓越说着掀开了被子。

    “干什么?”捏着喉咙口干咳嗽,莫小染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

    “小解!”卓越委婉道。

    莫小染眼睛一瞪,“小什么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含沙射影的骂谁呢?!”

    她一番怒骂,倒是把卓越弄的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她会错意了,叹了口气道,“我是说小解,解决问题的解,俗称小便,上厕所,懂?”

    顿时,莫小染的脸通红一片,这也不能怪自己,谁让他说话含糊不清的,小便就小便,小什么解!

    不过还是红着脸道,“你自己能行么?”

    “当然……”他顿了,“不行!”

    看她臊红着一张脸,卓越继续面不改色道,“所以,得你帮忙,扶我去卫生间!”

    “不行不行,你这乱动,要是挣裂了伤口怎么办?”她灵机一动,“不如让护士再给你插根导尿管吧!”

    他刚开始动完手术出来的时候就是用的那玩意,第一次看到尿袋,她还好奇是什么,险些上手去捏一捏闹出笑话来。第一时间更新

    卓越的脸都绿了,“你打算让我一辈子都用那个东西吗?”

    听出语气阴森森的,她干笑两声,“当然不是,不过现在你不是行动不方便嘛,暂时解决困难也没什么不好的!”

    “算了!”他幽幽的叹息一声,“我自己去吧!”

    说着,就要起身。

    看他的动作,莫小染连忙叫道,“等等!你等等,我马上就来!”

    卓越停了停,就看到她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也不知去做什么了。

    没片刻,怀里拎着个白色塑料的莫小染又跑了回来,一脸献宝的往卓越面前一递,“喏,这个没问题了吧?”

    “这是什么?”皱了皱眉,卓越意识的往后让开些,有种不好的预感。

    “尿壶啊!”理所当然的回答,莫小染道,“你不会连尿壶都没见过吧?这东西可以有好一段历史了,过去的一些都成古董了,不过医院的不是古董,消过毒的,用吧!”

    卓越脸色一沉,“拿开!”

    “放心,我不会偷看的,你自己用,我背过身去,最多我出去你慢慢解决!”莫小染以为他是害臊,便解释着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不用这个鬼东西!”这对卓越来说,简直是一种羞辱。

    想他堂堂猎人大队队长,躺在病床这样动弹不得了几天,已经觉得很是焦躁了,连如厕问题都离不开床要靠这个,就太没法活了!

    一手扶着边上的柜子强撑起来,线还没拆,只能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挪着朝卫生间走去。

    看到他倔强的样子,莫小染真想一甩手不管了。

    特殊情况嘛,自己好心好意给他想了那么多办法,不领情就算了,还吼人!

    可是看着他步履蹒跚,挪几步歇一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了。

    算了算了,谁让人家是病人呢,还真是病人大过天了!

    哼了一声,带着情绪的凑过去,直接扶住他的一只胳膊,“首长大人,还是小的来伺候您吧!”

    扬了扬眉,卓越偏头看了她一眼,这丫头是嘴硬心软的典型。

    扶着他到了卫生间,莫小染想要撤手,又怕他站立不稳,只能扶着他背过身去,“那个……你自己解决,等完事了再叫我!”

    卓越只能看到她一个侧脸,连耳根处都是红红的,很可爱的样子。

    低头,扯裤子,然后莫小染听到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脸烫得都能煎鸡蛋了。

    越是想让自己想点别的忽略,可偏偏精神就好像集中在这件事上一样,越是想它快点结束,可就越发的难熬。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哗啦啦的冲水声,她这才小心翼翼的转头,“好了?”

    卓越嗯了一声转身,没想到她也同时转身,两个人顿时面对面抱了个满怀。

    “呃……”没想到会有这种突变,莫小染瞪大了眼,心突突的跳,红艳艳的如喝过酒的脸色,更加衬托出迷蒙水亮的眼。

    卓越看的有些怔了。

    过去的近三十年里,他的生命只有部队,训练,任务,从不觉得枯燥,但色彩也似乎只有黑白。

    直到莫小染的闯入,就好像突然迸出一道绚丽的彩色,那么鲜艳,那么灵动,带着几分不和谐,却又让人无法移开眼。

    “咕咚!”莫小染吞口水的声音。

    他这样看着自己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感觉就像自己是个很可口的食物,而他打算一口把自己吞掉一样呢?

    救命啊,首长不会吃人吧?!

    卓越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她有点紧张,居然全身好像被打了麻醉剂一般动弹不得。

    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落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的抚摸着。

    还好,原来只是摸摸,不是要掐她!

    他的手摩挲着她的脸颊,这么细腻的手感,是陌生的,很滑,不像男人的皮肤那么粗糙,就像,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不对不对,像鲜嫩的水蜜桃,有点微微的绒毛。

    他脑子里似乎有点混乱了。

    指腹在她的脸颊滑过,眉骨,鼻端,最后,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突然又有一点想要品尝她的味道了呢!

    方才是突然兴起的恶作剧,浅尝辄止,甚至没有好好品她的滋味,可是现在,看着她迷茫的眼神,粉嫩的唇瓣,有一种强烈的渴念。

    “那个……”莫小染脑中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挤出点声音,却被他打断了,“嘘……”

    这丫头,真是会破坏气氛。

    他一低头,直接俘获她的唇,想做就做,肆意品尝着她的美味。

    还停留着淡淡的苹果甜香,有独属于她的味道,柔软的唇瓣果然跟想象中一样甜美,不,更加甜美。

    莫小染懵掉了,没想到他会吻上自己,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她是不是该踢他一脚给他一巴掌?谁让他没经过允许就非礼自己来着!

    可是……他是病人哎,万一不小心踹到伤口怎么办?那……打一巴掌?可是打脸伤自尊哎!

    她脑子里的乱七八糟,卓越一点都不知晓,只是随着心意为所欲为。

    良久良久,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要不顺畅了,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那抹娇艳的唇更加粉嫩欲滴了。

    忍不住再轻啄两,一手还托着她的巴。

    莫小染脑中进了空气就清醒多了,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舌头和声音,看着他,蹦出一句话,“那什么……你洗手了吗?”

    瞬间,氤氲了一室的暧昧气息顿时消弭一空,有什么在两人之间冉冉升起,卓越的脸色变得有点古怪,轻咳一声,转身去打开了洗手池上的水龙头,哗哗的水声,仿佛浇在了莫小染的脑袋上。

    她懊悔不已,自己都问的什么傻问题啊!

    咬了咬唇,有点刺痛的感觉,看着他洗手的背影,心里有点愤愤然,冲着他的小腿肚轻轻踢了一脚。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