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就是小擦伤,去医院也不过抹了点碘酒,清洗了一。

    但是,在卓首长的强烈要求,还是打了简单的包扎,大夫的眼神有点古怪,好像看她有病一样。

    她冷汗涔涔,有病的明明是边上的这个,就说了回家自己擦点碘酒就好,非要让她大晚上的来医院,要不是已经都班了,估计还要扯着她去拍片的。

    折腾了一番,外面天都已经黑了,摸着咕噜噜叫的肚皮,才想起来还没吃东西,最重要的是,她这么久了没回家,家里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打来?

    乜眼看过去,他心领神会,“我给你外公打过电话了!”

    “怎么说的?”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斗殴,去了趟局子,然后我把你领出来了,现在没多大事儿了!”他简短的说。

    莫小染立刻尖叫起来,“你谎报军情!什么叫斗殴,我那明明是抓小偷,也是自保,什么叫你把我领出来了,明明是我堂堂正正自己走出来的!”

    卓越挑了挑眉,“都差不多,反正最后结果是一样的!”

    鼻子都气歪了,还有这样歪理的。

    索性不理会他,大步往前走去。

    “你干嘛去?”卓越在身后叫住她。

    “不敢劳您首长大驾,我自己回家去!”莫小染半赌气的说。

    “不饿了?”方才就听到她肚子里叽里咕噜了,这会儿还有力气跟他斗气,恩,看来精神头还不错。

    “不饿!”她顶着气说,气都气饱了!

    卓越拿出手机翻了翻电话本,“这样说来,江夜的位子可以取消了,哦,顺便忘了跟你说,你爷爷知道你不回家吃饭了,没给你留任何,一点点心!”

    “你……”顿住脚步回头,凶狠狠的看着他,咬了咬牙,“我吃外卖!我吃地摊,我有钱还……我……”

    摸了摸身上,顿时傻眼了,方才包包直接落在他车上了都没有带走,此刻自己,还真是身无分文。

    哑口无言,卓越走过来,一把拉起她的手,“吃个饭,矫情什么!”

    说着,直接拉着她就上了车。

    莫小染低头默默无语,心头低咒,你才矫情,你上辈子这辈子辈子都矫情!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江夜餐厅。

    这是本市很有名的一家餐厅,特色是贵,贵得离谱,贵的让人咋舌。

    当他们车的时候,已经有迎宾在外面等了。

    “我听说这里位子很难订的,这不胡扯么?”看,随随便便都能订到,她才不相信,卓越早都预谋好要请她吃饭的。

    就算要请,哪能掐的这么准她就遇到事儿,然后又接她这个点?

    “你不知道,军人有优先权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眼神显示她有多无知。

    切!莫小染吐了吐舌头,有毛了不起,权势压人,还得意了他!

    不过不得不说,有时候权势这东西,真特么的是好!

    位子是靠窗内侧的,又幽静景观又好,服务更是超一流的,有人拖好椅子铺好餐布,轻声细语的请他们点单,连菜谱都是烫金的。

    “吃什么?”卓越问道。

    “我……随便吧!”摸着那菜谱都觉得烫手,很不自在的感觉。

    卓越接过来,抬起头说了几个菜名她也没听清,然后侍者微微笑着离开了。

    看着窗外的景色,莫小染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什么?”

    “我说,干嘛有钱没地儿花来这里,多浪费啊!”她咂嘴,方才瞄了一眼上面的价格,有点儿心疼。

    微微一怔,旋即卓越笑了,“怎么,这就替我省钱了?”

    “你的银子难道不是拿命拼来的,这么造干嘛啊!”她是心疼,也很坦白。

    “偶尔一次,我觉得值得,就值得了!”他淡淡的说,莫小染心里微微一颤,不过还是嘴硬的说,“随你,反正宰的是你,宰死你最好!”

    说话间,菜已经上来了,菜式看上去很简单,但是一看就是相当精细的,做工也比较复杂的那种,吃了一口,味道果然是齿颊留香,算是物有所值吧。

    可是……她还是心疼!

    好吧,是她小家子气,是她没出息,是她没见过世面,但是,这样花大把的钱吃一顿饭,真的是蛮心疼的。

    上次看过卓越受伤吓人的样子,她知道他有多辛苦多不容易,这样花费,她心里不舒服。

    “卓越,商量个事儿!”她终于忍不住放筷子。

    卓越本来吃的就不快,听到她说,索性放筷子,看着她。

    “以后,我是说以后……”她咬了咬唇,一脸纠结的样子,“毕竟是要结婚过日子的,以后能不能不来这么贵的地儿了?太浪费!”

    看到她一本正经,纠结又难以自制的样子,卓越终于忍不住笑起来,“好!”

    他答应自己了,莫小染稍稍松口气,点点头,“那吃吧!”

    卓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见她认真的吃着东西,小小的脸埋首在食物中,突然有一种很不真切的幸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没有人会关心他赚钱有多辛苦,没人会关心他吃一顿饭要花掉多少,没有人会这么认真的说,卓越,咱们以后是要过日子的!

    那种感觉,让他突然开始很期待以后的生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吃完饭,继续坐上那拉风的军车,卓越送她回家。

    一路上,他一直握着她的手。

    不知道何时起,他就这样握着她,不紧不松,轻轻的握着,尺度力度刚刚好,让她很舒服,一点都不想挣脱。

    “卓越!”她忍不住开口,看着他的侧面,想起了午陈蜜跟她说的那些话。

    这种舒适,这种惬意,是不是只是一种不排斥?

    “恩?”他无声的挑眉,询问的看向她。

    我们这,是不是爱情?

    她很想问,但是这话在喉咙口绕了绕,又咽了回去,轻轻摇头,“没什么!”

    他唇角勾了勾,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点。

    心头荡漾,就仿佛被扔进了一颗石头,水花儿一点一点的漾了开来,丝丝涟漪,她心潮澎湃,但是又很期许。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卓越看着她车进了大院儿,这才关上车门。

    揉了揉太阳穴打起精神,一抬头,果然看到楼上密密麻麻的一群脑袋。

    靠!这要是大晚上谁从这经过,冷不丁抬头一看,一准吓一跟头。

    偷窥被发现,其他人还颇有自觉性的迅速将脑袋缩回去,偏他家老爷子虎虎生威,伸出手很热情洋溢的打招呼,“乖孙,你回来啦!”

    “外公,你不冷啊!”莫小染无奈,抬头看着他半个身子探在外面,老人家精神还真好。

    “不冷不冷,看着这春意盎然,外公我心都热乎了!”显然,莫天成是看到卓越送她回来了。

    进了,莫悠远已经安然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陈怡安静的在厨房里收拾东西,至于莫悠然,没看见,估计回房了。

    整个大厅一派祥和,就好像刚才看到的那些脑袋是她的错觉一般。

    莫天成很快就从楼上来了,看到楼这么安静,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儿子一眼,接着笑眯眯的看向莫小染,到底还是得老将出马啊!

    “小染,今天跟卓越约会的怎么样?婚期定没定啊?”莫天成开心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莫小染挑了挑眉,“外公,我觉得这事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人是你选的,事儿是你拍板的,我都觉得,到了那天,估计穿婚纱的也是您!”

    “噗嗤……”厨房传来可疑的声音。

    莫天成眼皮子都没眨一,认真的点头,“你外公我就算年轻四十年,也没这福气哎!你们小年轻现在都流行什么基情,可惜外公我不喜欢,卓越也不喜欢,好在外公有你这个乖孙,哈哈!”

    听到这番怪力言论,莫小染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外公,您能正经点儿么?”

    “能啊!你怎么进局子里了?你忘了咱家身份有多特殊,没事儿能跟那地儿沾关系么?”一板脸,一刻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简直是真人变脸秀啊!

    得,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吧!

    她叹了口气,“外公,你又听卓越跟你瞎编排,我是被人偷钱包了,然后抓小偷遇到团伙了,得回我机智报了警,这才没事。去派出所不过是备个案,没多大事儿,是卓越自己以为自己很伟大,牛逼哄哄把我弄出来了一样,其实本来就没多大事儿!”

    听到这,本来装透明人的莫悠远沉不住气了,“小染,你被小偷团伙盯上了?”

    想了想,莫小染道,“也不能算盯上了,不过是碰巧遇上团伙了吧!那小偷遇上我算他倒霉,姑奶奶是干什么的,居然敢偷到我的脑袋上!”

    “小染,以后留点神,要是遇上这种事,尽量别自己一个人逞强了,钱包丢了是小事,命是大事!”沉吟了,莫悠远叮咛道。

    这,莫小染不乐意了,“小舅舅,怎么连你也小看我啊!咱家是干什么的,你还不了解么,能让那些小贼猖狂?!再说了,我这不是也没事嘛!”

    “谁说没事,没事你胳膊怎么回事!”指了指她包扎得跟白萝卜似的胳膊,莫天成沉着脸说。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