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染心头一阵狂跳,看着他居然一脸认真的样子,傻傻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她脸色酡红,一张樱唇因为方才被自己吻过,带着晶莹的色泽,卓越又想吻她了。

    只不过,也怕吓坏了她,所以还是忍了忍,坐正了身体,顺手刮了她一记鼻子,“小气鬼!”

    被他刮的一愣一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她都没有反应过来,“你,你才小气鬼!”

    卓越也不回复,只是含着笑看她,先前被逃婚的怒火也随着烟消云散了。

    车子很快便到了,“吱呀”一声,停在了卓家的门口。

    “报告卓队,已经到了!”车敬了个礼,龙泽顺手打开了后车座的门。

    卓越点头车,回眸看眼,“车。”

    “不!”还在生闷气中,莫名其妙吻了她,还那样看她,看的她心慌慌的。

    “好!龙泽,把她送回猎人大队,关到兽笼,严加拷问!”他点点头,居然一本正经的说。

    “等……等等……”看他一点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再说了,万一真不理会自己,她坐这车,也回不了家啊。

    龙泽看的一愣一愣的,有点不明所以,这要犯,跟以往不太一样啊!

    撅着嘴了车,莫小染抬头看了一眼,很古朴的大院,只有一层,但是看上去占地面积还真不小,“这是哪儿?”

    “我家。”他简单的回答道,然后吩咐龙泽,“把车开回去吧,这犯人我亲自审问!”

    “我才不是犯人!”她抗议的叫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老是被犯人犯人的叫着。

    “逃婚的犯人,简称,逃犯!”伸出一根手指比划着,卓越一字一句的说。

    看到这里,龙泽就算再迟钝,也算明白了,“是,卓队!”

    敬了个礼,转身走向车子,拉开门上车,再次敬礼,“恭喜卓队!”

    卓越回了他一个军礼,然后道,“注意严格保密!”

    “是!”

    车子以来时的速度很快的又开走了,莫小染哀叹,今番是逃不了了,注定栽在他的手上。

    “就算要逃,也要改天了。”仿佛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卓越道,“不过,你得相信,你再怎么逃,也翻不出我的手掌心!”

    “切!”莫小染不屑,昂着头走进子,既来之则安之,反正都走不了了,干脆就先参观参观他的房子好了,看在他这么热情主动邀请的份上。

    看着她迈步走进去,卓越勾了勾唇角,也跟上去。

    掏出钥匙打开门,莫小染便对立面是一览无遗。

    这才发现,自己有主观上的判断错误,外观看上去似乎只有一层,可是这房子地基打的高,其实里面是有上两层的,很——复式的风格。

    装修不是时流行的田园味儿,反而是比较质朴点的中式风格,只不过哪里看上去,都比较硬朗一点。

    丢了钥匙在桌上,卓越问她,“喝什么?”

    “随便!”她回应道,有些好奇的东张西望。

    “哎,你家都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原以为,他这样霸道嚣张的人,会有很多好东**在家里,不过尔尔嘛。

    “我又不是暴发户!”卓越顺手递给她一根雪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干嘛?”看了看雪糕,看了看他,方才不是问她喝什么来着,难道请客人吃冰棍是习俗?

    愣愣的接过来,就听到卓越理所当然的说,“你不是说了,随变。刚好有!”

    莫小染看看他,再低头看看包装纸,有一种狂吐血的冲动。

    好吧,反正是大热天,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咬着雪糕,一边探着脑袋往楼梯上的方向看看,“卓越,你住哪间?”

    “楼上三间,楼两间,我们结婚以后,你想住哪间都可以!”他回答的那么顺畅,让她再次红了脸,啐道,“谁跟你结婚!”

    卓越在烧开水,没有听清楚,“什么?”

    “没听到最好!”低声的说着,一扭脸——

    先是一愣,紧接着整个人都石化了,咬着雪糕的脆皮,木木的看着只穿了一条大裤衩走出来的卓广义,呆愣两秒,“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卓广义也没想到,未来儿媳妇会突然登门,还是在这个时候,虽然……他现在的形象很不雅,但也不至于是裸奔登场吧。

    顺手从衣架上扯了个外套速的套上,很想拍拍她的肩膀跟她说,“闺女,你还是清白的!”

    莫小染闭着眼狂叫,雪糕脆皮碎片掉落一地,卓越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也顾不上刚烧开的水,关了火,三两步冲过来,“怎么了?”

    好不容易止住尖叫,她两只手还捂着眼睛,甚至忘了手里还捏着吃的,融化的冰淇淋水黏糊糊流了一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卓越有些意外父亲也在家,看着半身大裤衩,上半身秋天的大外套,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叹口气,“莫小染,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那个,我先回房去拿件衣服。”大约是不想让莫小染尴尬,卓广义转身又回房去了。

    听到关上门的声音,她这才张开眼,顿时就冲卓越发火了,“你爸在家,你怎么也不说一声啊,多……多丢人啊我!”

    卓越好笑,“谁让你自己不老老实实的坐着,非要到处乱跑。第一时间更新 ”

    “你不是让我参观一,再说了,不看看我怎么知道我住哪间好!”她嘟着嘴哼道,这才发现手上都是黏糊糊的,带着情绪走向方才看到的洗手间去洗手。

    卓越跟了过去,倚着门框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这么说,你是决定了?还反悔不?”

    “决定什么,反悔什么?”水流哗哗,她使劲的搓着手。

    “你不是决定了搬过来么?还反悔去领证吗?”他看着她的头顶问。

    “再说!”关上水龙头,甩了甩手。

    丢给她一条毛巾,卓越挡在路口,“再说可不行,我习惯今日是今日毕!”

    走到他的面前,抬起头看着他,呵呵一笑,然后认真的把毛巾摊开,搭在他的肩头,“不好意思,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拖延症!”

    “不要紧,再严重的拖延症,在我这里,都能别过来!”卓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什么顽劣的兵没见过,还扭不过她一个小丫头?

    “不好意思,我反骨,扭不过来,我外公都已经放弃了!”然后一手拍拍他,“兄台,让路!”

    侧了侧身,只留出一道可以通行的缝隙,他道,“莫小染,不许再逃避问题,明天跟我去领证!”

    “如果不呢?”两人面对面的站着,空间都显得狭小许多,仰起头,她笑眯眯的看着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以权压人!”一手捏起她的巴,他一脸认真的说。

    “卓越,晚上留来吃饭吗?”客厅里,卓广义叫道,打破了这一片怪异的气氛。

    扭头看了一眼,卓越再次捏了捏她的巴,这才松开手。

    这小妞,很容易让人上瘾的,吻她会上瘾,就算随手捏捏她的巴,都会上瘾的。

    “会的,爸,要不我去买点菜吧!”他说到。

    卓广义往里看了看,莫小染还没有出来,便销声说,“不太好,小染在,你还是陪陪她,我去吧!”

    说着,又侧过来压低声音道,“次你带她回来,记得先通知我一声,不然多尴尬啊!”

    刚才卓广义其实也觉得蛮尴尬的,只不过他大风大浪里也习惯了,所以虽然有点惊讶,但也没太过失态。

    回房换衣服的时候就在想,以后到底是要改改习惯了,以前只有他跟卓越,平时背心裤衩的都习惯了,这冷不防出来个女孩子,将来自己的儿媳妇,子里,还真得注意点。

    “爸,不是以后带来,她以后是要长期住在这里的!”卓越好心的提醒他,“您亲自挑选的!”

    卓广义顿时脸上讪讪,“好了,你陪小染呆着,我去买点菜!”

    听到外面没什么声音了,莫小染才磨磨蹭蹭的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面对未来公公,第一次登门,什么都没带,还这样尴尬的见面,她怕也是头一人了吧。

    “别低着头了,我爸出去了!”卓越这才算抽出身来去泡茶,切了点水果摆在茶几上,然后坐来,“歇会儿吧!”

    以巴示意莫小染坐。

    她却磨磨蹭蹭的,“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家?”

    “这里不就是你家了。”他理所当然的说。

    丢他一个白眼,“还没领证还没办事,你想的美!”

    卓越点点头,“领证,是你自己逃了的,办事……随时可以!要不现在?”

    瞪着他愣了一会儿,莫小染才算明白其中的深意,顿时羞红了脸啐道,“流氓!”

    “不,一般来说,我是抓流氓的!”卓越很一本正经的说。

    “我要回家!”她开始闹小孩子脾气了。

    卓越抬头看了眼时间,陪她折腾到现在,已经是午四点半了,“你确定,你外公如果知道你今天去哪里了,会给你留饭吗?”

    “我可以出去吃!”一昂头,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完这句话,才忽然惊觉,身上的小包包在被“擒拿”的时候,直接被搜走了,身无分文,别说吃东西了,叫个车回家都成问题,这,还真得完全靠着他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