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赔!”他回答的也算干脆利落,手上的动作更是干净麻利。

    不就是一件衣服么,他还赔不起么?

    顿时,莫小染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来,说什么不好,说什么赔不赔的,一件破衣服,这可好。

    心里慌乱,她紧紧的坚守着自己,一脸紧张的说,“我……你不能这样儿!”

    “不能哪样?”挑了挑眉,卓越有些好笑。

    看来,她还是不太能适应,两个人在一起,每次都是唇枪舌剑,培养感情的时候也不算很多,自己总是跑来跑去的,让她直接进入一步,还有点不太习惯。

    “总之……你睡你的,我睡我的!”她红着脸,明知道自己是不讲理,还就不讲理了。

    “可今天是新婚之夜!”他有些无奈,明明是洞房花烛夜,却在这跟她讲大道理。

    “那又怎么样!”她眼睛一转,“我……我姨妈君来了!”

    还真是——蹩脚的借口!

    卓越笑道,“是么?可是卫生间好像没看到带血的纸巾。”

    “那是我发现刚来,还没去换呢!”她找借口说,话音刚落,想想又不对,“你翻垃圾桶?你变丨态啊!”

    简直是哭笑不得,明明她自己在撒谎,还能联想的这么丰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摇了摇头,卓越道,“这么说来,你是洗澡的时候发现的了?”

    “是啊!”她刚一点头,一秒就尖叫出声,“啊——”

    冷不防的,他的手在被子,直接探到最重要的地方,虽然只是隔着小内内在外面那么轻轻的滑了一,也让她心惊肉跳了。

    “可是,好像什么都没有哎!”他一脸认真的说。

    无耻!流!

    她在心里暗骂,可是又不能说出口,他说的也没错啊,不过她的反应速度也不慢,立刻一字一句的回他,“除了卫生巾,你没听说过还有种东西叫做卫生棉吗?”

    一本正经的摇摇头,他还真没听说过,“我又不是女人,也不用这种东西,为什么会听说过?”

    “现在你知道了?”她哼了一声,努力想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去,然后裹裹被子。

    呜呜,衣服被他撕裂了,身上简直是没有什么可蔽体的了,只能凑合的盖着被子。

    可卓越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她,一手按着她的肩膀,“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么啊!”她有些不耐烦。

    “卫生棉和卫生巾,有区别吗?”他一点都不像开玩笑,模样就像个好学的学生。

    “当然有!”莫小染几乎是随口就回道,“卫生巾是垫在外面的,卫生棉是塞在里面的,从外面肯定摸不到,也看不出来!”

    “塞在里面?”眸光一闪,他继续追问,“怎么塞?”

    “这个……”莫小染脸红了,“这个怎么说,就是塞进去呗!”

    “塞哪里去?”他还在问,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就是塞那里去啊,哪里出血塞哪里!”她怎么会好意思解释的那么详细,含糊其辞的回答。

    偏偏,他就是纠结着这个问题不放,“那鼻子出血,也塞鼻子里?”

    “怎么会塞鼻子里!”她要抓狂了,“那是卫生棉,卫生棉你懂不懂?!是用在女性私密地方的,生理期专用,明白?!”

    “哦!”卓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来的话,却让莫小染险些没吐血,“可你还是没说怎么塞进去!”

    她懊恼的直想撞墙,后悔自己为什么起了这么一个话题,他根本根本就是故意的好不好?!

    难道要让她现场表演一番么?

    深吸一口气,她尽量克制自己的怒火,“明天天亮,你去超市买一包,后面有详细的说明书,你就明白了!”

    “为什么要明天天亮,难道你没有吗?”他看着她问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我的刚好用完了!”一扯嘴角,挤出一抹笑,大半夜的,为什么他们要讨论这么奇怪的话题啊!

    “那你夜里怎么办?”

    “凑合着呗,反正天亮再买!”

    眼珠一转,忽然想起了什么,狡猾的笑了笑,“不然,你帮我去买一包?”

    “我没见过,不知道怎么买!”他摊开双手,很无奈的模样。第一时间更新

    “没关系,你去超市只要说买卫生棉,他们会拿给你的,大家都懂的!”她坏坏的笑,把他推出去,等他回来,自己都睡着了,也就可以顺利成章的把今天蒙混过去了。

    “你不跟我一起去吗?”他居然真的起身,很煞有介事。

    “我……我肚子疼!”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样子,“所以,麻烦你了!”

    卓越也没多问,只说,“还要别的吗?”

    咦,他居然真的去买,未免有些太顺利了!

    虽然心中有点疑惑,她还是笑了笑,“不用了,大晚上的你注意安全啊,辛苦你了!”

    “莫小染,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猛地往她身上一扑,将她整个人笼罩住,动作太过突然,她根本是猝不及防,瞬间呆住了。

    “啊,你说什么,你不是去帮我买……”她结结巴巴的说。

    卓越笑了,那笑显得有些阴测测的,她不由得心头一抖,就听他说,“你知道婚礼为什么选今天吗?”

    “日子好!”奇怪,为什么问这个?婚礼的日子是他跟外公定来的,老一辈人,注重的难道不是黄历什么的么?

    “这只是一部分!”其实卓越本来没打算告诉她的,结果这丫头好死不死撞在枪口上,非要拿这个做挡箭牌。

    “最重要的是,这个……”不知何时,手里多出一张纸,在她的面前晃了晃。

    只是那么晃了晃,莫小染也看不清上面写了些什么,微微皱眉,“什么?!”

    “你的生理周期表!”说这话的时候,他完全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之所以定今天的日子做婚礼,是因为今天是她的排卵期,易受孕。

    其实当初听到莫老爷子这么说的时候,他也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他一个老人家,怎么对莫小染的生理周期这么了如指掌呢?

    当时一旁的陈怡很惭愧的笑了,老爷子一声令,谁敢不从!

    所以,想要这个表,简直太容易了!

    陈怡本来就细心,加上对莫小染平时就很关心,只怕莫小染自己对她的生理周期都没有那么清楚。

    “你怎么会有这个?”更加肯定他是变丨态了!

    瞬间,又羞又愤,自己撒谎被戳穿了,关键是,他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的!

    “如果我说,是你家里人给我的,目的是为了我们的造人大计,你觉得如何?”他很坦白,这事儿也确实没必要隐瞒,除了她家里人,没别人啊!

    “放屁!”忍不住爆粗口,“我们才刚结婚,哪儿就那么着急要孩子的!”

    “嘘,女孩子不说多淑女,也不要太粗鲁,这种不文明的话,还是少说!”他举起一根食指摆了摆,看着她的眼睛道。

    她现在活力四射,就像一只欢快蹦跶的小兔子,却又被惹炸毛了,很是有趣。

    “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我就说!放屁!放屁!放……唔!”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超大号放大的脸,他居然就这样印了上来,直接吻住她的唇,把她接来的话,尽数都吞进了肚子里。

    “唔唔……”还妄图挣扎,但是在他强大的压迫,根本是徒劳,不甘心的扭动着,最终还是屈服在他的“淫威”之。

    卓越是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方法来拿她,只是这方法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自己很容易陷入进去。

    所以,在吻上她的时候,他一直在脑中提醒自己,只是想小小的教训她一,并不打算做什么,浅尝辄止就可以了。

    但是,她的唇瓣是那么的柔软,味道是那么的香甜,就算在脑中一直提醒着自己,还是不由自主的陷入进去。

    这是他的妻,他的新婚之夜,他的洞房,他在吻着他要携手一生的人,为什么要克制自己?

    脑中就好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不一会儿,就已经是混沌一片了。

    他什么都不再想了,完全是顺应心意,从刚开始只是堵着她,慢慢的,变成了吸吮,然后一点一点的加深,舌尖小心翼翼的探入进去,搜寻着属于她的美好,她的甜蜜。

    莫小染彻底被吻傻了,晕呼呼的双手抵着他的胸前,完全是任他为所欲为,之前的抵抗啊,别扭啊,通通都见鬼去了!

    慢慢的,温度在灼热上升,只是唇与唇的接触,已经满足不了这新婚燕尔的人,卓越直接将阻隔在两人之间的被子掀开,然后大掌探了进去。

    身上陡然一凉,莫小染瞬间就清醒过来,瞪大眼睛,腿几乎是本能的一屈一踢——

    “你干什么!谋杀亲夫啊!”卓越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一瞬间弹跳开来,瞪着眼看她,方才要不是躲的快,就要被她直接踹废了。

    她撇了撇嘴,很委屈的样子,“不好意思,本能反应!”

    卓越看着她,眸色逐渐变深,眼睛里似乎燃烧着小火苗。

    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她意识的低头看自己,瞬间脸就红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