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纹,蕾丝,关键是——她没穿内衣啊,内衣!!

    自己方才在卫生间的时候,要了小内内,套上睡衣就冲了出来,就是根本没穿内衣。

    刚开始是害臊,不好意思让他再找了,后来是压根被那一堆形形**的东西给惊到忘掉了。

    现在跟他这么一纠缠,完全是半裸状态,疯掉了!

    双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羞红了脸,“你不许看!”

    “已经看了!”他很无奈的摊开手,说着事实。

    “现在不许看了!”莫小染一边说,一边试图去拽被子,可是手要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一松开手,就会暴露出来,顿时有种手忙脚乱的感觉,很是郁闷。

    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卓越唇角勾了勾,将被子往上一挑,搭在了她的身上,从头到脚盖了个严实。

    本来还是烈火熊熊的,让她这样一折腾,瞬间什么想法都没了。

    “睡吧!”他说到,然后自己在子里的小沙发上躺了来。

    床足够的大,两个人睡肯定没问题,可是他不敢担保自己的定力。

    虽然在这之前,他对自己的定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这一方面,还真的不太好说。

    好不容易从被子里把脑袋折腾出来,就看见他已经在沙发上躺了来,瞬间脑袋懵掉了,这是——几个意思?

    “你……”她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开口。第一时间更新

    “放心好了,你没准备好,我也不喜欢用强的,来日方长!”他转了个身背对着她,显然是真的放过她了。

    莫小染有点怀疑,说到底,今天毕竟是他们的新婚之夜,而且两个人方才都已经那样了,他……真的会不碰自己吗?

    沉默了一会儿,狂跳的心也逐渐安静来,身体没有那么紧张了,看着他背对着自己,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放松来,躺好盖上被子,睁着眼睛却有些睡不着了,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的事。

    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天没睡,忍不住开口,“卓越,你睡了吗?”

    卓越其实已经差不多入梦了,但是睡眠一向很浅,加上毕竟从今天开始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一叫,立刻就醒了,“怎么了?”

    “我睡不着!”她弱弱的说,还有点可怜兮兮的。

    “兴奋过度了?”他反问,“理解,嫁给我太兴奋,慢慢会适应的!”

    翻了个白眼,这人还是那么自恋么?

    不过,她是真的睡不着,也找不到别的可以聊天的对象,所以就大度的不跟他计较了。

    “卓越,蜜蜜的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实在忍不住想问。第一时间更新

    今天在楼上的时候,实在太过震撼了,以至于很多问题都堆积在脑子里,但是一个都忘了问。

    现在空来了,便又想起来,心里还是觉得很难以接受。

    “什么事?”他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是……你什么时候认出她的?”想了想,她问道。

    虽说以前他们交过手,可毕竟是几年前的事了,听起来,之后他们并没有见过,那看来是自己了?

    “从在你身边第一次看到她!”卓越想了,很坦白的说。

    他本来对于这些敌人,都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更何况,在小染身边的人,他更加会警惕点。第一时间更新

    “那也就是说,你们俩一直在我面前演戏?”她一想到这个,就心塞的不行。

    自己以为最好的朋友,却装着不认识她的未婚夫,每天在她面前演戏,而她却浑然不觉。

    怪不得几次三番,陈蜜都会“恰巧”没遇见卓越,原来这些所有的巧合,都根本是故意的。

    自己还傻乎乎的一个劲的想要两个人也能成为好朋友,想着想着,鼻子就酸了起来。

    “你要知道,其实大家都不希望伤害到你!”顿了顿,卓越叹口气,就知道她肯定会往不好的方面想。

    其实瞒着她,真的也是逼不得已,就算让她知道了,也没什么好处。

    至少确定了陈蜜不会伤害她,揭穿了对谁都没好处。

    “你们都把我当成温室里的花朵!”莫小染静静的说,眼睛瞪得大大的,泪水却顺着眼角滑落,将枕头湿润了一大片。

    想起来,外公是,舅舅是,小姨是,现在连他,连蜜蜜,全都是,所有的人都说怕她受伤害,所以什么都不告诉她,都瞒着她。

    爸妈的死,有关于他们所有的事,甚至连现在蜜蜜的身份,等等所有,都是一团团的谜。

    每当她想解谜的时候,他们都会说,你还小,或者为了你好,什么都不说,一致的缄默不言,可是她的心里,却是那么的难过。

    她宁可勇敢的面对真相,也不想这样糊里糊涂的被瞒着。

    听她的声音有点沙哑,然后说完这句,半天就没话了,卓越感觉有点不太对劲,起身看了看,却发现她在哭。

    顿时心里一阵烦乱,他坐到床的另一边,半躺来,顺手扯了纸巾给她擦眼泪,“好好的,怎么又哭起来了?”

    叹了口气,“没人把你当温室里的花朵,只是大家都很爱你,怕你受到伤害,你应该理解!”

    “我理解!”她抽泣着说,“所以我什么都不问,他们不说,我就当不知道,也不在意,可是我怎么会不在意……”

    她哭哭啼啼的说,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说陈蜜的事,还是她父母的事,也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也不知为什么,所有的情绪好像都累积在一起,然后积累多了一次爆发出来。。

    卓越不停的擦着,却觉得越擦她眼泪越多了。

    叹了口气,不免有些手忙脚乱,索性将纸巾丢在一旁,把她揽入怀中,“傻丫头,不要想那么多,有些时候,有些事不知道要比知道的好。不管怎么说,相信大家都是为了你好,天塌来,有我!”

    她不说话,只是无声的落泪,缩在他的怀中,抖得厉害。

    卓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他面前的莫小染,从来都是坚强的,乐观的。

    她会跟他拌嘴,会跟他过招,会跟他闹小别扭,但就是不会这样无声的掉眼泪。

    这种委屈的感觉,让他好是心疼。

    他也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心被拧起来的感觉,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好像这样就能安抚她,让她好受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再没有任何的动静,低头一看,或许是哭累了,她居然睡着了。

    脸颊上还带着两行未干的泪痕,轻声叹息,将她的泪痕擦干,想要把她放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可是她却哼唧一声,更加往他的怀里钻去。

    不免又有些好笑,就像一个寻求温暖的小动物。

    他挪动身子,往躺躺,干脆手也不拿出来了,就这样让她枕着,居然没多久也沉沉睡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莫小染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感觉自己睡的很舒服很舒服,软软的床,软软的被子,软软的枕头……

    枕头?!她一扭脸,面对上一堵“墙”,往上看去,一张轮廓分明刚毅的脸庞,惊得差点大叫出声。

    往看去,合着自己枕着他的胳膊睡了一夜。

    昨天晚上的记忆顿时如潮水一般涌入进来,她抚了抚额,感觉自己好是丢脸。

    哭诉,委屈,好像许久都没有这样过了,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或许是陈蜜的事,给自己的打击太大了?

    “早安!”正想的出神,冷不防他开口,吓了一大跳,“你,你醒了!”

    很不自在的说,虽然昨天晚上两个人并没有做什么,但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亲昵。

    卓越点头,“昨晚睡得好吗?”

    她胡乱点头,“我,我去洗漱!”

    刚想起床,瞬间又很快的躺,差点忘了她现在身上根本就没有衣服。

    真是囧,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呢?

    挑了挑眉,卓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脸上满含兴味。

    “你,还是你先去吧!”她指了指卫生监督 方向,结结巴巴的说。

    “可是,我习惯后用,还是你先去吧!”看她又恢复了那个正常的莫小染,卓越又起了逗弄之心。

    “我没衣服!”她苦着脸承认,“你去帮我找一件!”

    “地上那些吗?”他问道,眼角一撇,莫小染才看清,昨晚那堆被自己扔的乱七八糟的,还躺在地上。

    “不是!”她摇摇头,都是小姨害的,她想了,“我应该还有两个箱子的,估计在外面,你帮我拿进来一个好吗?”

    卓越看着她,“有好处吗?”

    “帮我拿个箱子而已,还要好处!”而且只是从外面拿进卧室里。

    “当然!”他认真的点头,显然她不肯妥协,就不会起身。

    “那你要什么好处?”她扁着嘴,“我可没什么好东西!”

    “有啊!”他笑,“早安吻还没奉上呢!”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莫小染的脸已经堪比虾子了,咬了咬唇,看他将脸凑过来,俨然不达目的不罢休,只能凑上去,敷衍的亲了,然后赶紧躺,“好了!”

    卓越笑起来,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以后每天早上都要!”

    说完,就打开卧室房门出去了。

    要你个头!莫小染在心底默念,笑意却从唇边荡漾开来。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