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莫小染哀嚎,“门怎么打不开啊?”

    “钥匙!”陈怡突然想起来了,然后转头去找,找了会儿摸出一把硕大的钥匙递给她,“喏,这个!”

    她感觉自己快昏过去了,“这么大的钥匙?他们来装门,就没说别的什么吗?”

    “说了,说是这样门就结实多了,以后也不用担心被卸来了,还安全!”莫悠然慢悠悠的说,然后总结了句,“我觉得说的也挺有道理的!”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把钥匙插进孔里捣了会儿,然后推门而入。

    还好,子里还跟自己走的那天一样,显然没动过什么,但是看着这扇门,心里就莫名的堵。

    转了个圈,想了想道,“算了算了,还是楼吧,这上面闷!”

    一行人又了楼,感觉动静弄得够大。

    想起那扇门,她就觉得心里跟堵了个什么似的,怎么都不舒服。

    在家里吃过中午饭,没坐多久就走了,外公还是要午休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一种做客的感觉了。

    出了门,外面还是大太阳,虽然眼看就已经入秋了,但热度似乎还没消,眯起眼看了看太阳,很刺眼。

    如果平时这个时候,她一定会叫上陈蜜去逛街,可是现如今,却握着手机不知道叫谁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也不知道蜜蜜怎么样了,卓越说,尽量少去联系她,就好像已经闹翻了的样子,可还是……忍不住。

    也不知道她弟弟怎么样了,自己好像一点忙,都帮不上。

    叹了口气,看到前面的商场,还是进去吹吹空调打发时间好了。

    进门的时候,看到在旋转门边上,站了几个身着正装在谈事情的几个人,估计是工作人员,瞥了一眼,推门进去。

    往里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小染,莫小染……”

    还以为是幻听呢,转头看了看,却见一个人朝着她跑了过来,定睛一看,居然是杨一鸣。

    也有好一阵子没有见到他了,现在想想,好像有种过河拆桥的感觉,把人用完了就丢了,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站着没动,看着他过来,含蓄的笑了笑,“这么巧!”

    “是啊,我正跟人商议公事,碰巧看到你!”他笑,还是一贯的那么阳光。

    “哦!”莫小染看向方才那群人,已经散去了,原来他也在其中,自己没注意到罢了,便寒暄道,“你在这上班啊!”

    “是啊,这是我们家旗的产业!”他点点头,“你不知道吗?”

    其实他也不是刻意炫富,只是自己后来跟她表明了身份以后,一般人都会知道他这个少东,更无人不知杨氏地业,所以只是平常的问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莫小染脸上一热,她还真不知道。但也不能这样说,太驳人家面子了。

    “那个,你还在工作,就先忙吧,不打扰你了,有时间再聊!”她笑了笑,想要脱身。

    “现在就有时间啊!”杨一鸣看了手表,“午应该没什么事了,相请不如偶遇,不如坐来聊会儿?”

    “可……”她似乎有点犹豫。

    杨一鸣往她身边看了看,“我知道,我听说你结婚了,你放心好了,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作为朋友聊一聊,我还有点事想找你帮忙的,你不会这都不肯吧?”

    他都这样说了,莫小染也不好再推脱,只是笑道,“我不是有别的想法,只是怕耽误你大忙人的生意!”

    杨一鸣大笑,“这点时间总还是有的,再忙也要吃饭喝水啊!”

    边上不远就有个咖啡厅,两个人便走了进去,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来,点了两杯咖啡。

    软座沙发,杨一鸣目光淡然的望着她,似乎在审量,而对于这样的目光,她有点不太舒服,便转头望向窗外。

    “小染,你变化真大!”他似乎很有点感慨的样子。

    “是吗?”莫小染扬了扬眉,有点意外,不过才新婚两三天而已,居然所有的人,都说她有变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果一两个,也许只是随口说说,可是每个人都那么说,也许真的……不同了?

    意识的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笑了笑,“我没觉得呢!”

    “真的变了。如果是以前,你一定会大叫,是不是变漂亮了?现在含蓄多了!”他笑,认真的点评。

    这么一听,好像说的也很有道理,自己好像是这样的。

    她便也笑起来,“不知是好事还是不好呢!”

    “当然是好事,人总是要慢慢变得成熟起来的!”杨一鸣也不知是说她,还是说自己,很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迟疑的问了句,“他……对你好吗?”

    “挺好的!”她点了点头,想起之前那些荒唐的事,居然感觉跟做了场梦似的,“对了,以前的事,真的对不起。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利用你……”

    “不用说对不起!”他摆了摆手,“事先大家都明白,说好了心甘情愿的,没什么利用不利用!只不过,我输得有点不太甘心,也输得不明不白!”

    他双手撑着桌面,身子坐直了点,“小染,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输在哪里,也好让我心服口服?”

    看着他一脸认真,并非兴师问罪,也不是调侃玩笑,而是很认真的样子,她反而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看着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感觉,也许是缘分吧!”

    “我不相信那种飘忽的东西!”他摇头,“小染,我条件不够好吗?我对你不够好吗?”

    都不!他的条件应该说起来比卓越要好,对她也不错,但是就是没有那种骤然心动的感觉。

    “可恰恰就是这种飘忽的东西左右着!”她觉得,也许他不能接受这种说法,就换了个说法,“事实上,卓越是我外公看中的,卓越的爸爸也很喜欢我,所以就撮合我们……”

    后面的话没有说去,杨一鸣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就很释然了,“原来是父母之命!那这个,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也许我应该早点遇见你!”

    “……”她怎么觉得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摇摇头,“其实,也许我们遇见的应该再晚一点,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做个好朋友了!”

    “难道现在你有所顾忌吗?”他反问。

    这时,咖啡端了上来,话题稍微停顿了。

    “有吧,怕尴尬!”她很坦白的说,然后小小的抿了一口咖啡。

    对于这种坦白,杨一鸣倒是很能接受的,大笑起来,“不用尴尬,其实我们之间也没什么,不过是我对你求而不得罢了!也许过两年,我有了新的目标,你就会觉得自在多了?”

    她认真的想了,也是!

    就觉得也不那么介怀了,点点头,“你说的对,是没什么,不应该想那么多的!”

    “对,这才是我认识的莫小染!”杨一鸣端起咖啡杯,优雅的动作,帅气的外形,引得外面路过的女孩子都忍不住侧目多看两眼。

    显然,莫小染也看到了,忍不住指向外面笑道,“你看,你的客户资源还是很广的,绝对不愁家!”

    “那就呈你吉言!”举了举杯子,他笑着说道。

    喝了半杯咖啡,莫小染才想起来他方才所说的事,“对了,你刚才说,有事找我帮忙,是什么事啊?”

    她很是狐疑,如果是学生时代的杨一鸣这样说,她一定毫不怀疑,可是现在的他,还有什么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

    “是这样的,你不是在幼儿园做老师吗?”杨一鸣说到。

    莫小染点点头,就听他继续说,“我有个侄女,今年六岁,我想把她转到你们幼儿园!”

    她虽然听着,还是有点不太明白,“那就转吧,不过市里还有几家比我们幼儿园还好一点的,以你家的财力,完全有更好的选择!”

    揉了揉鼻梁骨,杨一鸣道,“没有信任感!确切的说,是没有信心!所以,我想把她转到你的手!”

    愣了会儿,莫小染一时有点没明白过来,“为什么没信心,是对幼儿园没信心,还是对老师没信心?现在虽然有很多不好的负面新闻,但是大多数老师还是很好的,而且也有监控,你不用太担心这个!”

    顿了,“再说了,都已经六岁了,之前应该上过幼儿园的,不能适应吗?”

    “以前没上过!”摇摇头,杨一鸣道,“之前跟着她爸妈,也就是我哥,在国外生活的,现在她父母离婚了,回来跟着我一起,你知道我自己连女朋友都没有,根本照看不好,所以想送幼儿园约束也好!”

    莫小染知道他还有话,就没有打断,任他说去。

    “交给别人我又不太放心,实在太顽皮了,所以希望你能帮帮忙,有什么问题,咱们也好及时沟通,是不是?”他叹了口气,看上去很是无奈的样子。

    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一个六岁的孩子,把你为难成这样儿?”

    “你别笑,等你看到她了,也会头疼!别看你是专门干这行的,但是我真没见过比她更头疼的孩子!”杨一鸣苦着脸说。

    “你这么说,不是让我打退堂鼓呢?那我还敢接受么?”她半开玩笑的说。

    “别,你一定得接受,薪酬方面好说,除了正常的学费,我每个月可以单独给你笔费用!”他一脸认真的说。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