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莫小染久久还是不能入睡,简直难以想象自己会做出这样惊世骇俗的事。

    就在方才,她居然跟他在浴室里就……

    一想起,就耳红心跳,天啊,真是丢死人了!

    一双猿臂从背后慢慢的探了过来,然后将她的腰身紧紧的揽住,唇在她的颈项边呵着气,“还没睡?”

    他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他害的!

    抿了抿唇,决心不跟他说话。

    几乎能听到他轻笑的声音,其实卓越自己也并不是就想那么做的,但是方才,真的是有一种水到渠成情不自禁的感觉。

    “还疼吗?”用手轻轻的去揉着她的小屁屁,因为空间的局限,就将她靠着卫生间的瓷砖的,所以怕她会痛。

    可是他这样的动作,只会让莫小染更加的羞涩起来,用手去拨弄他的手,“别,别碰我!”

    “方才你可不是这样的!”卓越不悦了。

    还提方才,她将被子裹紧了点,“方才我迷糊了,现在睡吧!”

    “你到底去哪了?”现在风骤雨歇,他才想起来让他气恼了一晚上的问题,“自己一个人,你是要翻天么?”

    “我都说了给你打了电话没通!”扁了扁嘴,她觉得有点委屈。

    “我知道,你说过了,可是我在执行任务!”他解释道,并不是他故意不接电话的。

    “我知道你执行任务,我又没怪你!”莫小染还是没有回头,闷闷的说,“然后我想了,我又没有家里的钥匙,但是就算回去,只有我跟你爸在家,实在太尴尬了……”

    “那你可以回这里来啊,我又不是不许!”卓越打断她的话道。

    “还不都是因为你!”提起这个,她就来气,一转身面对着他,冷不防动作太迅猛了,直接撞到他的巴。

    于是乎——他痛,她也痛!

    抚着自己的巴,卓越又挪开手去给她揉额头,低声道,“怪我就怪我,你那么激动做什么?”

    “现在你成了外公的亲孙子了,他心疼你还来不及呢,我只要回家,就是满口的唠叨抱怨,那我不想回来了啊,我想在外面住住清净点,我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的事!”她低声的说,额头有点晕乎乎的。第一时间更新

    原来是这样,所以两家闹了个大乌龙,不过也都是关心她。

    卓越叹了口气,“你啊!不过这次是我的错,我应该给你留钥匙的,不……等我们的房子弄好了,就可以搬进去了!”

    “卓越……”她闷着声说,“我不是嫌弃你爸……”

    她只是,从来没有跟父亲这样的长辈相处过,如果卓越天天在家,她或许可以尝试怎么去交流和相处,可是卓越不在,让她一个人面对着,真的有点无所适从。第一时间更新

    “我知道,我知道!”卓越连迭声的说,“所以我不介意你要搬出去住啊。不过,还是得等一等!”

    她默默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不是去执行任务么,怎么又回来了?”

    “任务提前完成了,然后我爸打的内部电话找的我,还以为你失踪了!”他简单的说,没告诉她,那一刻他的心情是多么的魂魄散。

    “对不起!”看来自己无形中闹的乌龙真的很大。

    “傻丫头,次知道就行了!”火气早都过去了,与其说是火气,倒不如说是紧张。

    太过紧张,所以才忍不住发火,才忍不住发脾气,现在她已经在了,毫发无损,乖乖认错,他还怎么忍心再去责怪。

    “如果最近你实在觉得不自在,就先委屈还是回这边来住,我会跟你外公说说的,让他不要再念叨你了,以后念叨你这个责任,就交给我好了!”他想了想,这是他能做的最好的安排了。

    “别!”莫小染立刻道,“我自个儿的外公,我再了解不过了,你要是这么跟他说,一准会加倍到我的身上!”

    “那怎么办呢?”他也没招了,有些失笑。

    “没事,好歹这是我家,我都住了二十多年了,还怕不敢回来吗?大不了我当耳旁风就是了!不过你以后不许再在外公面前数落我!”趁机讲条件,用手指指着他说。

    卓越一把握住她的手指,用左手敬了个礼,“遵命,长官!”

    滑稽的样子引得莫小染忍不住笑出声来,“反了!”

    “没反,这是至高军礼,只有你一人才能享受!”抵着她的鼻尖,他说的无限温柔。

    …………

    两个人不知几时才沉沉睡去,早上莫小染是听到大铁门的声音才醒过来的。

    惺忪朦胧的睡眼,看着刚拉开铁门的卓越,起床气加上昨天对这门憋着的火,瞬间就被点燃了,“卓越,你看你干的好事!”

    卓越其实也是一脸呆愣状,用手拽了拽,还拉开又关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吱呀——”沉重的声音,莫小染堵住耳朵,咚的又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咦,这门怎么这么奇怪?”他仔细的打量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吩咐人来装上的么?”她又睁开眼,坐在床上瞪着他,怀里还抱着熊爪子靠枕。

    “是啊,但是……怎么装的这种?”卓越有些奇怪的说。

    看来,他也不知道?

    “难道不是你吩咐装的这种?”莫小染很惊讶的看着他。

    卓越摇摇头,“我哪有时间去管装什么样的,只是让他们装的结实点,牢固点,最好次卸不来,可这……”

    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听了他的话,莫小染一阵冷笑,“是啊,完全符合你的要求,绝对卸不来了!”

    睨了她一眼,知道她对这门有意见,他笑了笑,走过来道,“其实还挺有特色的!”

    “是啊,谁家会给卧室装牢门啊,这特色独此一份啊!”昨天晚上回来太晚了,而且只顾着讨论她失踪的事,就把这门的事儿给忘了。

    现在白天,盯着它怎么看怎么别扭,正好昨晚上被他教训了一顿,今天怎么也要逮机会扳回来一城。

    “好了,不要生气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装成这样,大不了再重新装一回好了!”

    真是不怕神一样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回去一定要问问,这到底是谁干的,干的这么“漂亮”!

    “你是拆迁大队的吧,拆了盖,盖了拆的!”她哼了一声,看着他穿戴整齐的样子,就更加来气了。

    明明昨天大家都是一样的运动量,为什么他就容光焕发英气勃勃,自己就萎靡不振浑身酸痛?

    “好吧,那你说怎么办?”他难得会用这么妥协的口吻说话,也就只有她,才能让自己这样了。

    “你又要回部队了吗?”她却答非所问,用手拽着他的衬衫问道。第一时间更新

    低头看了自己的衣服,卓越摇头,原来说到底,她起床气的来源是这个啊,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暂时不会,应该还会在家呆两天,怎么,又想出去玩了?”

    “能了解我的心,才是我的好老公!”在他的脸颊吻了一,以做奖赏。

    卓越怔了怔,虽然两个人已经亲密过很多次,可是她这样主动的来吻自己,却是屈指可数。

    一颗刚硬的心,就仿佛被什么撩拨了,软软的。

    “行了,别拍马屁了,我先楼,你洗漱好了就来,要去哪上车再说!”他站起身来,只怕自己再这样坐去,会自制力扛不住,直接跟她耗在床上一整天。

    “好!”莫小染立刻起身,兴奋的刚一掀开被子,尖叫一声又躲了回去。

    要命!居然忘了昨天晚上激情以后是直接被他抱回床上睡觉的,里面根本……什么都没穿!

    卓越先是一怔,旋即实在控制不住,大笑着出门,还伴随着吱呀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讨厌!”重重的将手里的熊爪靠枕扔了出去,却只是砸在那扇“牢门”上。

    匆匆洗漱完毕,了楼看到家里人都已经起来了,她也没看时间,不知道现在几点了,难道她睡得这么晚么?

    明明是自己家,明明已经生活了那么多年,可是今天的感觉好不一样,楼的时候觉得大家都在看她,眼光还怪怪的。

    特不自在的低着头,匆匆走到餐桌边,“大家早上好!”

    卓越已经坐定了,正在跟莫天成聊着天,微笑着说最近部队上又要忙起来了,可能会经常离开,他不在的时候,帮忙多照顾小染。

    一旁听着,莫小染就觉得那么奇怪,好像自己不是他的老婆是他的女儿一般。

    “小染这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有点任性,你看昨天晚上,让你爸担心了吧?你就多包容点!”莫天成还在说。

    顿时黑了脸,她道,“外公,一大清早嚼舌根会烂牙的!”

    “嘿,小混蛋,怎么跟外公说话的!你看看……”莫天成一瞪眼,胡子又吹了起来。

    “外公,小染这是跟你开玩笑呢,她不就是喜欢讨嘴上便宜,对吧?”卓越却微笑着说,居然在给她打圆场,难得。

    看来,昨天晚上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嘛!

    “哎,这是我孙女,我当然不介意了,只要卓越你不介意就好!”卓越开口求情,莫天成当然乐见其成,看来,这小两口的感情倒是相处的不错嘛。

    “爸,你就甭操心了,我都说了小两口床头打架床尾和,白天吵完了晚上钻一个被窝,你看吧,你纯属瞎操心!”一边往吐司上抹着草莓酱,莫悠然一边说道。

    钻一个被窝……

    莫小染的脸慢慢的就红了起来,不自觉的就联想起昨晚的一切,“小姨——”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