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來的人有点古怪,带了一个大大的死神面具,看上去有些狰狞可怖,只在眼睛的地方留了两个孔。

    “你是什么人?”莫小染拧起眉头问道。

    “咚!”巨响一声,是扔在桌子上的一碗饭。

    白米饭上面堆了点简单的青菜,还算新鲜。

    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沒有开口说话,转身就走。

    “喂,喂!你到底是谁,抓我來这里做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她叫道,试图能问出点什么。

    可是,那人还是一言不发,继续往前走。

    “喂,你不是哑巴吧?”她想了想,抛出这么一句。

    终于,那人顿住了步子,回头看了她一眼。

    但是,仅仅也不过就是那么一眼,含着几分警告的意味,然后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门。

    莫小染这才仔细的观察面前的这扇门,感觉跟家里被卓越拆了,后來又重装的那个有点像,但是很显然,这不是家。

    都怪他!

    给自己装的那什么不吉利的破门,这好,真的关牢房里了吧?

    想到卓越,不免有些生气,又有些伤感,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发沒发现自己已经被绑架了,会不会担心?

    可是,自己被绑架前,他还在跟自己吵架,那他会來救她吗?

    臭卓越,烂卓越!

    嘴里低咒着,可是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身,往床边挪啊挪,脚试图先从一侧地,可是到底身子沉重了点,而且重心有点不稳,晃了两晃,,咕咚一声,从床上滚到了地。

    发出这个声音,她一时不敢再动弹了,生怕外面的人进來。

    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更不知道外面有几个人,手上有沒有武器,是干什么的?

    万一是悍匪,那不是糟糕了?!

    沉默了一会儿沒有动,发现也沒人进來,更加沒有任何的动静。看來,是她自己多想了!

    蹭啊蹭,用半个肩膀靠着床边,好不容易才算勉强站了起來,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这样去不行,根本沒办法逃出去。

    光等着别人來救援,不是她莫小染的性格,她不能这样的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自救!

    这样想着,眼睛在子里四处的搜寻。

    除了床和桌子,就沒别的家具了,就连窗户都是焊死了的防盗窗,那缝隙,别说伸个脑袋出去了,估计小狗的脑袋伸出去都成问題。

    看來,走窗户这一条,根本是行不通了。

    用力一撑,站起身來,晃了两晃,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然后朝子里面蹦着跳过去。

    看看有沒有别的出路也好!

    里面只有一个卫生间,还是门大开着的卫生间,看了一眼,顿时就死心了。

    里面实在太窄小了,就放了一个马桶,一个洗手池,什么都沒有了!

    也是,人家要绑架她,一定会想好了藏身的地方,不然的话,让她这么随意就跑了,未免也太不专业了!

    可是,这是群什么人,绑架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传來开门的声音,她一时慌了,慌里慌张的想要往床上蹦,结果蹦的太快,前脚后脚踩在一起,直接摔在了地上,,啪!一个狗啃泥!

    这一跤摔得莫小染龇牙咧嘴,还沒回过神來,就听到门已经开了,进來的人还带着面具,但跟上一次的面具不太一样,显然是换了人的。

    一进门,看到床上沒人,愣了,一低头看见她就近在眼前,立刻惊了,扭头叫道,“老大,老大……”

    有人匆忙走过來的声音,“人跑了?”

    伸头看了眼,看见莫小染只是趴在地上,扬手就是给先进门那个一巴掌,“特么的,大惊小怪什么,吓得老子一泡尿差点憋回去!人不是在这里么?”

    “她……她……她……床了!”开口的人是个结巴,说话还不是很利索。

    “还用你说,废话!老子有眼睛,看得见!”那人呵斥道,“还不快把她扔到床上去!”

    “哦,哦!”那人过來慌手慌脚的去扶莫小染。

    莫小染看准机会,一抬脚,重重的朝着那人的小腹处踹了过去,,

    其实她本來是想踢男人的要害的,可是那人刚好一弯腰,等于躲过了,只是踹到了小腹。

    这也够狠的,直接就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哀嚎。

    “特么的,耍花样!”那老大一就不高兴了,骂骂咧咧的走过來,扬手就给莫小染一耳光,“老实点!”

    脸被打偏到一侧,耳朵有点嗡嗡的,但是她一点都不害怕,怒目而视,瞪着他冷笑,“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居然敢绑架我!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把我放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你是什么人?”那老大似乎來了兴趣,笑着说。

    “我老公是特种部队的,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分分钟端了你们的老巢信不信!”她希望用语言能够吓住他们,自己能脱身是最好不过了。

    如果是普通的喽啰,也许能吓住也不一定。

    “如果你们要钱,我可以想办法给你们,求财不求命对不对?但是你们这样绑着我,惹火了我老公,可不是好玩的!”她眼睛在那个老大的脸上打量。

    只可惜,除了一双晦暗不明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

    “呵呵,你老公还挺本事!”那人冷笑着说。

    但是莫小染怎么听着也不像害怕,倒是带着几分讥讽,“是啊,知道怕了吧,如果要怕了的话,就快点把我放了!我反正也沒看到你们长什么样,我不会告密的,大家就当什么事都沒发生好了!”

    “你以为我是傻子么?”那人道。

    被她踹了一脚嗷嗷叫的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來,结结巴巴的骂着,“特,特么的,小婊砸,居然敢踹……踹老子,看……看老子给你好……好看!”

    “别冲动!”那老大一把拉住他,“现在还用的上,我们虽然要玩死猎神,也要当着他的面玩,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可,可是老……老大!”话还沒说完,就被打断了,“好了,谁让你自己不当心的,把她再绑紧一点!”

    莫小染听了个大概,“你们这群亡命徒,以为抓了我,就能威胁我老公了么?做梦吧!他不知道有多讨厌我,你们杀了我,他高兴还來不及呢,直接换个小老婆,还当绑匪呢,我呸,这都不懂!”

    “你也不用激怒我们,也不用想歪点子了,值不值钱,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就算不值钱,他真的不在乎,弟兄几个当绑个女人轮着玩,也沒什么大不了的!”那面具男冷哼一声,“二狗,走!”

    被唤作二狗的人,将她手上的绳结又绑紧了一点,这次注意沒被她踹到,然后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看來,这帮人是很有经验的,还软硬不吃,这就比较棘手了!

    莫小染对于这方面沒什么经验,只能让自己尽量的冷静來。

    脸颊还有点**辣的疼,这男人手真重,估计半张脸都肿起來了,一定很难看!

    哎,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惦记好看难看呢!

    不过靠着自己,看來是很难逃出去,得慢慢想办法。

    卓越啊卓越,你会來救我么?

    …………

    猛然抬起头來,卓越一身冷汗,心跳加速。

    他做了个噩梦,不知道第几次做这样的噩梦了,每次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睡过去,然后就是被相同的噩梦惊醒。

    醒來的时候,大汗淋漓。

    “卓队,又做噩梦了?”一旁的龙逸一直照顾着他,递过去一杯热茶。

    卓越接过來喝了一口,眼睛通红的看着他,“绑匪有沒有再打电话过來?”

    龙逸沒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不忍看见他一脸的失望。

    到底还是惊动了特别警署,装了电话追踪器,如果绑匪再打电话过來,起码可以追踪到是哪里打过來的。

    莫家只有莫悠远知道这件事,匆匆赶过來问了情况,看到一脸胡子拉碴的卓越,也不忍心过多责问,掉头又走了。

    他得回家等消息,还得瞒着老爷子,虽说这种事不知道能瞒多久,但是让他老人家知道了,除了多一个人担心,并无裨益。

    这边,卓广义也已经知道了,但他还有别的任务要坐镇司令部,所以只是打了个电话问了卓越几句,又叮咛了呼子业几句,最后就挂了。

    这边,龙逸陪着他已经守了一天一夜了,那个烧成了炭的电话,也沒查出什么有用信息。

    对方很狡猾,把电话卡都给剪断了,除了打过几个电话,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沒有。

    卓越本來期待的眼神,又黯淡去。

    现在变得很被动,似乎只能等,呼子业和龙泽还在排查信息,一切都是在等绑匪的电话。

    别说卓越了,连龙逸都有种感觉,他们就像被捉弄的团团转的猴子,而对方,就在暗处得意的看着他们的杰作,真的觉得很恼火!

    卓越喝了口茶,不敢去回忆之前那个梦,小染一身是血的看着他,哭着问他为什么不救她,自己无言以对!

    小染……你,一定会沒事的吧?!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