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两天了,两天來,沒有任何的消息,卓越整个人,差不多是崩溃的边缘。

    龙逸和龙泽看到他,都不敢多话,一來是怕惹得他更加烦躁,二來,也怕挨骂!

    倒是呼子业这两天也都沒有回去,一直留守着,看到俩兄弟一脸为难的样子,径直走了进來。

    卓越靠在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还在看文件,那是他们排查出來的可能的敌人,虽然不算很多,已经排查掉大部分的,最后留來的,不过八个而已。

    但是每一个,都是厚厚的一叠资料,够他看很久了。

    走过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呼子业叹了口气,“卓越,你已经差不多快三天沒合眼了,每次打个盹,都是噩梦醒來,你现在的状态很憔悴,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

    他却恍若未闻,一直盯着资料看。

    直接从他的手里抽走资料,呼子业道,“好吧,是你爸爸吩咐我过來找你的,你无论如何,今天都得回家去!”

    “给我!”他拧起眉头,想要抢回來,可是却被呼子业一把藏到了身后面。

    “你回家去,明天回來再看!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再刮刮胡子,你看看你现在,我都快不认得你了!”呼子业毫不客气的说。

    虽然从职位上來说,卓越算得上是他的上司,但是平时两个人的关系,加上自己比他年长,又有卓广义的叮咛嘱托,很多时候,呼子业更加像是一个长辈在呵护着他。

    “还给我!”卓越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红着眼睛吼道。

    他只知道,现在小染很危险,自己根本不能休息,如果早一点找到线索,早一点就能救她,可以让她少受点苦,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停來?!

    “你不回去,我现在就把这些文件放回档案室锁起來!”呼子业直接一转身,似乎要出门。

    一看他这样,卓越顿时急了,伸手一把抓过他的肩膀,扬手就是一拳。

    这一拳头直接打在呼子业的巴上,他重重的甩了出去,转过脸,唇角有点血丝。

    但恰恰也是这点血丝,让卓越瞬间脑袋清醒了很多,看着他,再看看自己的拳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会对自己人动手!

    “子业……你……”他犹豫的说,一脸的内疚。

    呼子业却只是摇摇头,不以为意的说,“我知道你现在很心急,大家都知道你有多难过,但是请你相信,我们的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去,你这样折磨自己一点用处都沒有!你别忘了,以前你是怎么劝我的!”

    顿时,卓越语塞了。

    片刻,他才道,“子业,我现在才知道,很多事,说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却是那么的困难,说别人都是容易的,轮到自己了,根本沒办法接受!”

    呼子业连连点头,“我明白!但是你不能倒,你倒了,谁來指挥,谁去救你媳妇?你必须好好休息,不能中了绑匪的奸计。既然他们想要针对的是你,就不会对小染怎么样,至少,在达到他们的目的之前。现在他们想要威胁你,就不会不联系你,你与其空等,不如养精蓄锐。你放心,你回去休息,我们轮流值班,如果查出线索,一定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你!”

    他都这样说了,卓越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叹了口气,扶着他道,“那好吧,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回去!”

    “这就对了!”

    “你的伤……”看着他的脸,卓越觉得自己真是混蛋,都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怎么能对他出手。

    摸了摸脸,呼子业调侃的笑,“沒事,一点点小伤!话说卓越,你现在出拳的力道不行啊,典型是沒吃饭,不然我该掉一颗牙的!”

    被他逗的也忍不住笑了笑,只是那么一瞬,很快又变得惆怅起來。

    “别想那么多,你要相信有句话,吉人自有天相,小染那么善良,一定会沒事的!”他只能这样的安慰他。

    卓越点头,低声的说,“谢谢,谢谢你们!”

    “客气什么,忘了咱们是兄弟啊!”捶了他肩膀一拳。

    出了指挥部,感觉整个人就跟经历了好几年似的,好像许久许久沒有见过眼光了。

    一直守在里面,关着窗户和窗帘,不分昼夜的查看资料,这出來,猛然还觉得阳光挺刺眼的。

    抬手遮了遮眼,看着那猛烈的阳光,明明都已经处暑过了,结果秋阳还这么的厉害。

    发动车子往家的方向开去,可是心里却空落落的,沒有人在等他,家里回去了也是空荡荡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把他的心也掏空了一般,空的无处着落。

    不疾不徐的开着,回到家里,果然是空的,上楼洗个热水澡,莲蓬头一开,哗啦啦的水流,让他闭上眼睛,可脑中眼前,却都是莫小染的样子。( 平南文学)

    她的笑,她的娇嗔,她的小脾气,一幕幕,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來。

    压抑的心里好难受好难受!

    双手扶着瓷砖墙面,他大口的喘着气,那上面似乎还留着他们欢爱的气息,可是,人已经不知在哪里了!

    实在呆不住了,再呆去,只怕他是要窒息而亡了!

    匆匆忙忙的关了水龙头,走到卧室,却听到有什么在震动的声音。

    停住擦头发的手,细细聆听,是手机在响,顿时整个人精神起來,不知道是不是那群混蛋打來的。

    立刻跳起來找到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一看,居然有四个未接电话。

    显示的号码,却是不认识的。

    “喂,你们到底要怎么样?”一接起來,他直接开口问道。

    对方沉默了,然后说,“你是卓越吧?我是杨一鸣,我们见过的!”

    卓越愣了愣,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床上,“是你啊,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的?”

    “哦,我查的小染上班地方,紧急联系人填的是你!”他倒是不避讳,直截了当的说。

    瞬间,卓越的眼睛眯了起來,“你为什么要查小染的紧急联系人?”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问一问,她都两天沒來上班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生病了?”他关心的问着,“我打她的手机也不通,所以实在沒办法,只好打扰你了!”

    “跟你沒关系!”他不想再牵扯无辜的人进來,更何况,杨一鸣知不知道,根本于事无补。

    “你别那么急于排斥,我也沒有恶意,我只是关心一小染,她这两天沒有上班也沒有请假,电话也打不通,幼儿园园长那边也急了,要是再这样,可能就要开除了!”杨一鸣干脆直接把幼儿园那边的领导给搬了出來。

    “随便吧!”他沒有精神想应付这些,说完,就想挂了。

    “你等等!”杨一鸣道,“你不能做主,这是小染自己的工作,就算不要做了,也应该她自己來负责,你让小染接电话!”

    “沒工夫!”他说完,电话就挂了。

    刚挂了,杨一鸣却又打过來,简直是坚持不懈,看了看手机,有些心烦,想要关机,又怕绑匪这个时候打过來。

    实在沒有耐心了,就直接接起來,“你到底要干什么?!”

    “让小染接电话,她自己说这个班不要上了,我就不问了!”他忿忿的说,“小染答应过我的,我不相信她会是个不守信用的人!如果早不想上班了,就不会答应我!”

    他这样一说,卓越有些好奇起來,“答应你什么?”

    “跟你沒关系!”杨一鸣口气也不善了,“我跟小染说!”

    “只怕,说不了!”卓越苦笑,“至少现在不行!”

    顿时,杨一鸣紧张起來,“你这话什么意思?小染怎么了,你们是吵架了,还是她……生病了?”

    “都不是!”卓越想了,只怕电话里一來说不清楚,二來,会错过绑匪的电话,直接说,“你现在有空吗?出來喝一杯?”

    杨一鸣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两个男人坐在茶馆里,杨一鸣看着面前的一壶碧绿碧绿的茶,苦笑道,“我以为你是要跟我喝一杯!”

    “是喝一杯,目前而言,只能喝这个!”说着,他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苦涩入喉,却比不上心里的苦。

    看着他,杨一鸣道,“不是要借酒消愁?”

    看他的样子,怎么都像吵架了,可沒见过谁吵架要喝茶而不是喝酒的。

    “我现在不能醉,我要保持清醒,绝对的清醒!”卓越看向他。

    虽然已经洗了澡刮了胡子换了衣服,可是眼睛里的红血丝,却是骗不了人的。

    杨一鸣吓了一跳,“你怎么了,沒休息好?几天沒睡觉了?”

    “你说小染答应你的,到底答应你什么了?”他只关心这个问題,不然的话,也不会约他出來。

    也许,能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她答应帮我照顾侄女,帮我教导好她的!”杨一鸣简短的说。

    可是他这样说,卓越却不是很明白,“什么叫,帮你照顾侄女?跟你侄女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帮你照顾?”

    “这个说來有点话长,不如说说,你跟小染到底怎么了?”杨一鸣看着他,更加关心小染的问題。

    卓越沉默了,沒有说话,又喝了一大口茶,不知道是不是太苦了,呛的眼睛有点湿润,他道,“小染被绑架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