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杨一鸣几乎是尖叫起來的,“怎么可能?!谁绑架小染,绑架她做什么?!”

    在他看來,的确可笑。

    这种事,一般都是发生在富贵显赫的人家,不夸张的说,这件事就算发生,也应该发生在他杨一鸣的身上,起码绑匪还能混点钱,可是绑架小染,为什么?

    “小染家境也不是特别的富裕,你也不算特别的财富惊人,为什么要绑架小染?”杨一鸣特别不解,“你是不是弄错了?”

    “我特么也希望我是弄错了!”卓越摇摇头,不知有多少人是问他,你是不是弄错了?他也多少次问自己,甚至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可是,如果是错了,小染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回來?!

    “那……绑匪有沒有打电话來,他们要什么,要钱吗?如果不够的话,我帮你想办法!”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杨一鸣就以为是钱不够的问題。

    卓越摇头,“如果是钱的问題,倒是好办了!”

    “不要钱,劫……色吗?”小心翼翼的说出那个字,要真是这样,也挺残忍的!

    “对方是冲着我來的!”他直接了当的说,既然约了他出來,也沒打算隐瞒他了。

    “你?!”杨一鸣更加不解了,“既然是冲着你,为什么不直接绑架你,为什么小染……”

    话沒说完,突然反应过來,小染是他的妻子,他们新婚,他们是亲密的人,所以,绑匪就拿小染手了。

    “砰!”的一声,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引的包间外的人都往这边看过來。

    杨一鸣索性起身,将包间的门关上,然后重新坐來,“我就说小染不应该嫁给你,你为什么非要跟我争,你不是能给小染幸福的吗?这就是你给他的幸福吗?”

    卓越抬起头,目光凶狠的看着他,很想辩驳几句,可是唇瓣动了动,终究一个字都说不出來。

    他说的沒错,自己沒有做到,自己应该给小染幸福的,可却沒做到,还让她被绑架了,他很恨自己!但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

    “现在说说,小染为什么要帮你照顾侄女?”他还惦记着这个问題。

    “那都是小事!”一扬手,杨一鸣很不以为然,“绑匪有说要什么?既然是冲着你,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不是小事,也许能有什么线索也不一定!”卓越却坚持着问。

    “我这事跟小染被绑架有什么联系!”杨一鸣吼道,忽然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你怀疑我?”

    “任何所有的对象,都是值得怀疑的!”他一字一句的回答,这倒是极其中立的态度和立场。

    杨一鸣却暴怒了,伸手就是一拳揍了过去,“去你妈的,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把小染藏起來了,我就算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做任何伤害小染的事!”

    脸颊往边上一侧,躲过了他这拳,卓越拧了拧眉,“你也不用激动,我只是说客观事实!如果真是我把她藏起來,倒好了!”

    他轻声的叹息,看着他确实很难过的样子,杨一鸣悻悻然收回了拳头,“我的事情不大,就是有个叛逆期的侄女,沒有父母管,我也教不了,所以送到小染的班上,希望她能帮忙管一管,就这么简单!小染是什么时候被绑架的?”

    “前天!”他说到。

    “前天?!”杨一鸣瞪大眼,“那不就是报名那天?你不是來接她了,她怎么还会被绑走的?!”

    卓越一句话都说不出來,这是他心里的隐痛,如果不是自己跟她吵架,也许她就不会被绑架,绑匪不会有机可趁。

    可是,这世上原本就沒有后悔药,一切都已经來不及了!

    “如果不是你,我就该跟小染好好的吃饭,我在的话,绝对不会让小染被绑走的,哪怕赔上我的性命!”杨一鸣恼火的说。

    “我也愿意赔上我的性命,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太迟了!”卓越叹了口气,“我跟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做什么,只是让你知道,但是你千万不要往外泄了,这件事,不能闹得太大,免得小染有危险!”

    “那就这样坐等绑匪开条件?”杨一鸣总觉得不甘心,“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还沒确定,确定了这个也不能告诉你,这个是一等机密!”他说到。

    杨一鸣又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不过深呼吸几口,还是忍住了,“那你什么时候能把小染救出來?”

    沉默了,卓越道,“不知道!我也希望是尽快,尽快!”

    “狗屁!”杨一鸣爆粗口,直接拿起自己的衣服,“我会想法子将小染救出來的!”

    “你不能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不然的话,我将会以泄露军事机密罪将你逮捕!”他站起身,看着杨一鸣的背影说。

    脚步稳了稳,杨一鸣头也沒回,“放心,我不会泄露出去的,我有我自己的法子!”

    说完,他就离开了。

    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卓越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來。

    自己一点力气都沒有,可是不能就此倒,小染还等着他去救,如果再拖延去,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卓大队长,好悠闲啊!”电话响起,里面传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卓越浑身一凛,整个人坐直了身板,尽量让声音显得很平静,“别玩这种无聊的嘴上游戏了,玩嘴皮子只能显得你的幼稚。直接开条件吧!”

    “痛快!”对方说,“能让卓队长这么痛快,真是难得啊!看來,你这个新婚的小娇妻,还是很讨你欢心的吧?”

    “你们行规有句话叫盗亦有道,只不过到了你的手上,就变得那么肮脏卑鄙!从來沒有过拿老幼妇孺做威胁的先例,你也真是给你们组织开脸!”虽然还不是能完全弄得清对方是什么组织,但他在用言语试探。

    对方一点儿都不生气,反倒大笑起來,“什么盗亦有道,都特么是骗人的!老子只知道,钞票和黄金才是扎扎实实的,只要能赚钱,什么规矩,规矩还不是人定的!”

    看來,对方根本不在乎行规,应该是新上位的,大概能搜集出那么一点点信息。

    卓越继续沉声应付,“好,你要钞票和黄金,那你开价码吧!”

    “老子说过了,老子现在不缺钱,就是想玩你!”对方恶狠狠的说。

    “就算你想玩,也总得让我见到你吧,这样隔空,你过瘾吗?”卓越继续说。

    对方沉吟了,似乎在想什么,片刻道,“那好,明天我有一批货要进來,你帮我把关!”

    卓越一时有些沒明白,“什么货,我给你把关?”

    “别装蒜了!老子的货在你们手上不知道折掉多少,让你把一次关,算是便宜你了!你的任务很简单,到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们过境,至于其他的,就不用你管了!要是遇到有障碍,帮我们挡着就是!”

    “毒品?军火?”卓越猜测着,也尽量的在拖延时间。

    也不知对方是不是察觉到了,凶巴巴的说,“你别管那么多,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准保你老婆沒事!”

    “我怎么相信?我要跟我老婆说话!”卓越立刻追了一句。

    “做梦!你必须按照我们说的做,不然的话,就给你老婆收尸吧!”

    卓越屏住呼吸,急急赶在他挂电话之前,“如果我听不到我老婆的声音,我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还平安,你们是不是已经撕票了?我必须要听到她的声音,否则一切免谈!”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坚毅,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对方沒有挂,却沉默了來。

    过了一会儿,只听他说,“你等着!”

    电话突然就挂断了。

    这两分钟,简直是度日如年,他哪里也不敢去,甚至不敢动,紧紧的攥着手机,在等待那个电话。

    …………

    莫小染好不容易蹭到床脚,看到那边的拐角处是尖棱状的,或许能慢慢的把绳子给磨开?

    好歹是出生于神偷世家的,就算学艺不精,要是就这样坐以待毙,也太给家族丢人了!

    她正试图把反绑的绳结往上凑的时候,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立刻躺好一动不动,装作睡着的样子。

    门开了,还是那个戴面具的老大走了进來,看着躺在床上沒有什么精神的她,走过來,丢过一个手机,“你老公要听你的声音!”

    莫小染精神一振,看來卓越是在想法子救她了,那她也要表现好一点,决不能让他太担心。

    哼了一声,斜了那面具男一眼,“我的手绑着呢,怎么接电话?”

    “真特么麻烦!”嚷嚷着,然后在窗边坐了來。

    莫小染心头一喜,以为他要给自己松绑了,却沒想到,对方只是扶起她, 然后迅速的拨通了卓越的号码,把手机拿到她的耳边,“记得让他乖乖听话照做,不然的话,老子拿你当酒菜!”

    那凶狠的眼神瞪了她一眼,莫小染倒不是觉得太害怕,看着电话很快呈接通状态,里面传來了卓越急促的声音,“小染,是你吗?是不是你?你能听到我吗,你好不好?!”

    不知为什么,忽然鼻子一酸,眼泪就想掉來。

    被绑的这两天,她都沒有哭过,可是听到他声音的这一瞬,却有点控制不住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