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着复杂的心情,极力让自己镇定來,她回答道,“我,我……我很……很好,我沒……沒事!”

    “小染,你怎么了?”听着声音有些不对,卓越紧张的问。

    “我沒……沒事,你不……不用担……担心!”她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那个面具男。

    那面具男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了,“啰嗦什么!”

    直接一把将电话夺了过來,“好了,声音你也听到了,按我说的去做,不然的话,别怪我翻脸无情!”

    “你记着,你要是敢动我老婆一根汗毛,我会让你后悔生出來!”卓越同样的放狠话。

    闻言,面具男哈哈大笑,“好啊,那就看看是谁会后悔!”

    啪,电话挂断了!

    卓越紧锁着眉头,思考着方才小染简短说的那么两句话。

    小染是不是受到什么伤害了,不然怎么说话突然结巴起來了?她现在到底被关在什么地方?

    这时,手机又响起來,一接起來,呼子业就说,“卓越,范围又缩小很多,只有两个组织有可能有作案动机,你回來看吧!”

    “好!”他立刻精神一振,顾不上还沒好好休息,这就赶了回去。

    …………

    面具男抽掉电话,正要往外走,突然听到她叫道,“站住!”

    “干什么?”面具男回头看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这子反正也跑不出去,帮我解开这绳子,这两天上厕所吃饭都要解开再绑上,你们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她嘟囔着。

    “不行,你那么狡猾,不会给你解开的!”果断被拒绝。

    “你忘了你方才答应我老公的,不能动我一根头发,不然的话,他一定不会……”话还沒说完,就感到头皮微微的一疼。

    面具男直接一伸手,从她头上扯一根头发,大笑道,“我动了,又怎么样?你真以为叫猎神,他就是神了?屁!你等着看他怎么被老子玩的团团转!”

    说完,他就出去了。

    这个人,根本是丧心病狂嘛!沒法用常理去估量的。

    可是,自己的手被绑着,就算解开了,想离开,连外面什么环境都不知道,更沒有一条出口,怎么办呢?

    坐以待毙,绝对不是她的性格,一定要想法子自救!

    眼角撇到那个床脚的尖棱状凸出处,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再说!

    …………

    卓越匆匆忙忙的回到指挥部,风风火火的往指挥室走去。

    一进门,就看到呼子业和龙泽龙逸俩兄弟在研究文件,听到开门的动静,一抬头,看是他。

    “队长!”龙逸和龙泽同时敬了个军礼。

    略点头,卓越也顾不上多说什么,径直朝着呼子业走了过來,“什么情况?”

    “我们分析了所有的资料,排除了其他沒有机会或者根本沒作案时间的,也查问过了一部分人,现在只有这两个!”用手指了指纸上的字。

    卓越直接扫了一眼,眉头微皱,“怎么还是有‘暴狼’?不是说他们不太可能么?”

    “只是说不太可能,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而且现在的资料分析來看,倒是可能性很大。他们前阵子刚内讧完,换了新的头目,这个新头目心狠手辣,也沒多少人见过几次,就算面的喽啰,见到的都不多。但是作风狠厉,之前活跃在边境一带,不知道为什么又潜回这边了!因为才回來不算太久,所以之前也不知道!”呼子业简单的说。

    一边看着他,发现他眼睛里的血丝似乎更多了,看來回去也沒好好休息。

    “你是不是都沒休息?这样折腾去不行。不如让龙逸带两个人先去探探情况,你休息休息,等等消息?”他问道。

    卓越却果断的拒绝,“不行!我现在怎么睡得着,而且绑匪给我來电话了!”

    “真狡猾!”呼子业低咒一声,在指挥部,是有追踪装置的,他这一回家,,等于白费了。

    摇摇头,卓越却道,“我之前就想到了,已经找了技术部的人,在我的手机装了窃听跟踪器,现在去看看,有沒有什么线索!”

    “真有你的!”在他肩上捶了一拳,有些兴奋,却看他站不稳的往后退了一步,看來,果然是太累了,这点点力道,都足以让他不太吃得消了。

    卓越大步的往技术部走去,呼子业和龙泽紧跟着。

    “怎么样?”一进门,卓越就问,“有沒有查到什么线索?”

    “对方很狡猾,用了***,我们只能定位到个大概的方位,但是无法详细定位!”一个人说着,站起來,递过來一张纸,“这是定位追踪图!”

    沉着脸,卓越接了过來,大概的扫了一眼,面色更加阴沉了,“山区?”

    “是啊!追踪定位在山区附近,那边地理形势比较复杂,更加不好寻找,而且,对方显然是故意的,那边很容易隐蔽,如果我们贸贸然行动,无疑是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很容易吃亏!”

    眉头紧锁,卓越沉吟着,沒有说话。

    “果然有丰富的反侦察经验,看起來,倒像是‘暴狼’那伙人的作风!”龙泽点点头。

    “监听回放有吗?”抬起头,卓越问道。

    “有,这边!”技术部那个人点头,领着他们往里走去。

    弯腰,很快里面就传來他跟绑匪对话的声音,他一字一句的仔细听着,直到后來,,小染的声音出现。

    手指微曲,因为太过用力,指关节有些泛白,呼子业睨了他一眼,有点儿担心。

    “我我……沒事……”里面传來断断续续的声音,龙泽一愣,“你们这设备有问題啊,怎么卡带了?”

    技术部的人回答,“沒有啊!就是这样!”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沒见过嫂子,她说话又不结巴!”龙泽反驳道。

    技术部的人挠了挠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设备肯定是沒有问題的!”

    卓越打断他们,“设备确实沒有问題,小染跟我通话的时候是这样的!”

    话音刚落,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脑中灵光一闪,“龙泽,你刚才说什么?”

    龙泽一愣,“什么说什么?”

    “你说小染说话又不结巴?!”

    龙泽不明所以,“是啊,我是见过嫂子,她说话不结巴,怎么了,难道不对吗?”

    “太对了!”卓越兴奋的一拍大腿,看着他们道,“这一定是小染给我传递的某种信息,因为当着绑匪的面,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用这种方式让我知道。绑匪是个结巴!”

    听着他的结论,呼子业依然有点疑惑,“但是,刚才我们都听到了,那个绑匪说话不结巴啊!”

    “可未必只有那么一个绑匪,可能还有一个,就是个结巴!”卓越一脸认真的说,“这是个线索,去查查,哪个组织是不是有说话结巴的犯罪嫌疑人有前科?”

    对于这个,呼子业显然沒有他那么乐观,“如果沒有呢?如果小染只是一时说话不流畅呢?”

    “不管怎么样,不能放过一点点线索!”卓越坚定的说,“如果这是小染给的线索,而我又错过了,才真的会后悔一辈子!”

    …………

    莫小染还在蹭着绳结,手已经疼的不像话了,也不知道蹭了多久,反正还沒解开。

    有几次,她几乎都想要放弃了,干脆,干脆就等卓越來救她吧!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甘心!自己不能做一个只依靠他的可怜虫,如果自己都不想办法自救,只一味的指望别人,她都会看不起自己!

    莫小染,你精神起來,一定要相信,自己不会死在这里,自己一定能逃出去的!

    两只手一直在蹭啊蹭,皮蹭破了,血丝渗了出來,咬着牙继续坚持!

    …………

    莫宅。

    莫悠远的眼神晦暗不明,一直等不到消息,他也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父亲,一來怕他激动,二來也怕……

    “这女孩子,嫁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这都多少天了,不回來就算了,连个电话都沒有,哎!白疼这么多年!”莫天成一边念叨着,一边从楼上走來。

    虽然嘴里是埋怨,其实是满心的挂念。

    “爸!”陈怡唤了一声,眼睛都不敢去跟他直视。

    上次电话的时候,她是在边上的,所以知道这件事,但是丈夫千叮咛万嘱咐,她也不敢跟老爷子说,可又担心又怕露馅,只能尽量低着头少说话。

    “哎,悠远,你怎么还在家里,你都几天沒出门了?”一抬头,看到儿子还在,莫天成嘀咕着,“这该出门的不出门,该回门的不回门,真是!”

    陈怡也不敢说,莫悠远是在家等电话,他生怕万一绑匪的电话被老爷子接去了,会让老爷子受不了刺激。

    所以这两天,几乎足不出户,就一直等着,万幸,沒有电话!不过,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万幸!

    “公司的事我带回家里处理了!”莫悠远回答道,“爸,你既然在家里无聊,不如出去旅游吧?”

    “旅游?”莫天成一抬头,愣了。

    “是啊!小染毕竟是嫁出去的了,也不能总往娘家跑,我要办公,悠然也有自己的事,不如爸爸你出去旅游十天半个月,好好的玩一玩,对心情和身体都好!”他想支开父亲,等他回來,小染救出來了,那就万事大吉了。

    拧起眉,莫天成觉得古里古怪的,“好好的,怎么想起來让我出去旅游了,你掏钱啊?”

    “我掏钱!”莫悠远立刻回答道。

    这,莫天成更加狐疑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