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莫天成打量着他,一脸的探究。

    莫悠远笑了笑,“爸,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啊!再说了,我瞒得过您老人家吗?”

    莫天成点点头,觉得也是,但总觉得古里古怪的。

    想了想说,“不行,我得给小染打个电话,真就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就算泼出去了,我也得听个响儿吧!”

    顿时,莫悠远道,“爸,你给人家小两口一点私人空间吧,毕竟刚新婚呢!”

    一瞪眼,莫天成道,“我怎么沒给他们私人空间了,这都多少天了,我打个电话跟我孙女儿说两句还不成啊!”

    说着,拿起电话就要拨。

    莫悠远跟陈怡互相对了个眼色,陈怡紧张的说,“爸,我刚打过了,小染手机沒电了呢!”

    “沒电了?”握着电话听筒,莫天成看着她,“沒电了,你又怎么知道的?”

    “是,是卓越告诉我的!”她瞎编了一个理由!

    “哦,,”恍然大悟一样,还不待陈怡松口气,他又说,“那我给卓越打!”

    “爸……”陈怡刚唤了一声,莫天成突然把电话听筒重重的一挂,然后怒吼道,“你们到底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到底出了什么事?!”

    “爸,小染她……她……”陈怡被吓得话都说不出來了,结结巴巴的。

    她缩了缩,求助的看向自己的丈夫,莫悠远叹了口气,看來是怎么都瞒不过去了。

    只能道,“爸,不是我想瞒你,只是怕你的身体,我告诉你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激动,得答应我,不能莽撞……”

    话还沒说完,就被莫天成打断了,“世道都反了,儿子对老子要求一大堆,你到底还说不说?!”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说!”深谙他的死穴,如果不在这个时候拿住他,只怕待会儿说出來了,他根本就把持不住。

    “你……”莫天成气的不轻,抚着胸口坐在沙发上,连连点头,“好,好!你能耐了,会要挟你爸了,你说,到底怎么了,只要你说小染到底怎么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爸,这是你说的,说话算数!”莫悠远再次强调了一遍,结果收到了一记杀人般的眼神。

    他要是再不说,恐怕就要被自己的父亲用眼神给撕成碎片了。

    “爸,小染被绑架了!”他说到。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大大有些出乎意料,莫天长眼睛一瞪,“你说什么?!”

    话一出口,顿时脸色就有些不太对,用手硬捂着胸口,靠着沙发大喘气。

    “爸,爸,你沒事儿吧?”陈怡慌了,连忙给老爷子拍着。

    莫悠远也有点紧张,但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大风大浪里过來的,虽然最近身体不太好,但应该还是能承受得住的。

    果然,沒一会儿,他缓过气來,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小染怎么会被绑架的?谁绑架她,谁这么大的狗胆?!”

    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莫悠远道,“爸,你别忘了,今时不同往日,沒几个人知道小染的身份,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为什么,您心里很清楚。”

    莫天成沉默了一,“既然是这样,就更不应该绑架小染了!”

    “池鱼之殃!”莫悠远简单的说,然后将事情的大概始末告诉了他。

    默了会儿,莫天成长叹一口气,“天意啊,真的是天意!我原以为,让小染嫁到这样的人家里,就可以摆脱过往,就可以以后过上太平的日子,却沒想到,还是逃脱不了!”

    “爸,这不能怪卓越。”莫悠远虽然当时很恼火,但是客观实事求是的说,确实不怪他。

    莫天成说,“我当然知道不怪他,但是这小子现在在干什么,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他到底在干些什么?!”

    “不告诉您,是我和他商量的一致结果,就是担心您的身体!”莫悠远道,“卓越也是好两天沒休息好了,一直在想办法救小染。”

    “有消息了吗?”莫天成到底是打滚过來的,所以当时一瞬的震惊过后,很快就冷静來抓重点问題问。

    摇了摇头,莫悠远说,“还不知道,我一直在等消息,卓越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也怕绑匪会往家里打电话!”

    “敢往家里打电话?”莫天成冷笑,“我会让这群小崽子后悔得叫娘!”

    “爸,之所以不告诉你,还就是有这个原因,现在卓越在全力以赴的救小染,特别警署也都加入了,我们要相信警方和军方的力量,你别擅自做主!”莫悠远不得不提醒自己的父亲。

    当初为什么退隐,为什么來到这里,不能轻易的功亏一篑。

    能够动用过去的资源和人脉固然是可以的,也许能够更快一点,可是这样一來,就破坏了这么多年來的努力维持平衡,而小染以后将面临的危险,或许比现在更甚,得不偿失。

    “行了,你现在越來越长本事了,开始指点我做事了是吗?”莫天成不耐烦的说。

    “那你就这样坐着等消息?”看着他,莫悠远虽然一直坐在家里,但是明显精神也很不好。

    之前他就瞧着不太对劲,但是沒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事,看着儿子,不免也有些心疼。

    “沒办法,现在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莫悠远说到,“任何一个错误的决定,都可能会害到小染!”

    这个得承认!

    莫天成点了点头,“不过这样去也不行,你先去休息吧,我等等看,反正老头子闲着沒事,陪这帮小犊子玩玩!等你睡好了,再來替我!”

    “爸,不用了,我跟陈怡一直轮流來的,我不困!”他拒绝,“你好好休息,有消息我一定会尽快告诉你的!”

    “还跟我争什么,沒看到你媳妇憔悴的样子!你们都给我上楼睡觉去,老头子应付不來还是怎么的?”他又开始发火了。

    莫悠远看了一眼,果然陈怡满脸疲惫,这两天,她陪着自己吃不好睡不好,也是心焦的很。

    看着父亲坚定的样子,莫悠远只得站起身,“那,爸爸你记住答应我的话,不能胡來!我很快就來换你!如果你撑不住了,就來叫我好了!”

    “行了,一个大男人,越來越婆婆妈妈!”摆了摆手,跟挥苍蝇似的。

    莫悠远无奈,只得拉着陈怡的手道,“那我们先去休息!”

    坐在电话机前,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电话,他几乎已经快忘了江湖的滋味了,只想好好的安享晚年,可是偏偏有人不让。

    小染是他的心头肉,是女儿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他如果保护不了,以后九泉之,有什么面目去见她!

    …………

    阿嚏,阿嚏!

    莫小染连打了两个喷嚏,感觉自己好像要感冒了一样。

    可别是这么悲催,这么重要的时候,如果感冒了,岂不是很郁闷?

    已经停止了去磨绳子,磨了那么久也沒断,她的手都快断了。

    窗帘都拉着,她只能通过隐约的光线來判断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偶尔贴着门板听,可是外面一点声音都沒有。

    估计他们根本不在外面,最起码,也是隔了一段距离的。

    如果,自己能想办法出了这扇门,或许还是有法子能逃掉的?

    这样想着,她又站起身來,再次去卫生间看了一圈。

    这子加卫生间,一共就这么大,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也沒找到什么好办法,就连有用的工具都沒找到。

    这群人真不是一般的狡猾,居然收拾的这么干净。

    听到门响的声音时,她从卫生间里探出个脑袋,就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走了进來。

    往床上看了一眼空的,显然有些吃惊,再一扭头,刚好跟莫小染一个对眼。

    让莫小染有点惊讶的是,这次进來的居然是个女的。

    每次都是两个男人,一个高高大大凶神恶煞,另一个说话结结巴巴,可沒想到,居然还有女绑匪!

    她一直以为,绑匪只有两个人,这样看來,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你好!”她简直是脑袋秀逗了,还跟人家打招呼呢。

    大概是沒想到她会这么乐观的打招呼,女人一愣,也沒有开口,而是走到床前,放一碗饭。

    莫小染扫了一眼,今天的饭不错,居然还有个鸡腿。

    “等等,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她叫住那个女人,只是想拖延时间,她其实更想看看门外的环境。

    不过沒想到,女人还真的站住了,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调开。

    “那个,我需要点东西,你能不能去帮我买?”她小声的说,好像什么隐秘的事。

    女人扬了扬眉,沒有开口,她虽然带着面具看不到表情,眼神也是避开的,但是小染觉得,她应该是同意的。

    因此,往前挪了几步,愈发的靠近门畔了,“那个……我好像那个來了,你能去帮我买点卫生巾吗?”

    一边说着,眼睛一边顺着半开的门缝往外瞄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从门外伸了进來,一把就将她的脑袋给推开了!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