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么看,想死啊!”还是之前那个老大。

    凶巴巴的口吻,动作也很不客气,被他这么一推,莫小染本來就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跟这种人,根本沒什么可说的!

    她忿忿的怒视着他,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着他的身后。

    往外面看去,似乎空荡荡的,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居民楼还是办公楼。

    从子房间的格局构造來说,应该是居民楼,但是居民楼也未免有些太安静了点。

    “你……”对于她的倒地,显然面具女有些紧张,连忙蹲身,用手轻轻的扶起她,虽然什么话都沒说,但是显然,要比那个老大善意的多了。

    “让你小心点,这女人很狡猾你不知道吗?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你有几个脑袋?!”那面具男凶巴巴的将女人一把拉起,毫不客气的说。

    面具女也不吭声,显然很是委曲求全的样子。

    莫小染看的都有些生气了,吼道,“喂,对女人客气点!”

    “呵呵,你男人知道怜香惜玉,那一套我学不会。女人嘛!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着,一把将那女人扯了过來,手一撕,那女人胸前的扣子顿时崩掉了好几个,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紧接着,男人就凑上前,狠狠的吻住她的唇。

    女人显然不愿意,拼命的挣扎着,但奇怪的是,却不发出一点点声音,就好像哑巴一样。

    趁着这个机会,莫小染很想朝外面跑出去,但是自己被绑着,而且外面恐怕最少还有那个结巴在看守,想逃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忍了忍,干脆仰起头看戏。

    女人的力量不小,一用力,挣脱开來,但是一瞬,“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臭**,老子肯玩你,是你的荣幸,还跟老子装什么贞洁烈女!”啐了一口,那男人放狠话,“好好的看着她,她要是跑了,老子就给你卖到越南给几十个男人轮jian!”

    就算只是听一听,莫小染都忍不住打个冷战,那还能有活命吗,得死的多惨啊!

    不过,对于男人的话,女人似乎很是麻木了,一点表情都沒有,一双眸子望着地面,显得那么的空洞。

    “啐!”男人又啐了一口,然后转头出去了。

    女人也沒再看她,被打以后,好像也沒什么反应,只是面具稍稍有一点点歪。

    她往外面走去,听到身后唤道,“喂,,”

    停步子,“谢谢你!”莫小染轻声的说。

    她沒回头,离开了,然后铁门又重重的关上了。

    看着沉重的门,莫小染轻叹一口气,看來做绑匪做的也不容易啊,这女人看起來并不是无药可救,为什么会跟他们混成一团呢?

    是不是也有难言之隐?也许,能拉拢她帮忙自己逃脱呢?总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或许是觉得她不像坏人吧,也很难去厌恶她。( 平南文学)

    …………

    莫家的电话铃终于响了起來。

    守候了这么久,莫天成缓缓的拿起电话,却是一声不吭,后发制人!

    里面传來的是卓越的声音,“小舅舅,绑匪打來电话了,小染现在还算平安沒事,不用太担心,还有,根据小染的线索,绑匪当中应该有一个是结巴的,我这边正在加紧调查,一定会很快救出小染的,你不要太担心,照顾好外公!”

    “我很好,不用你们照顾!”一声冷哼,卓越吓了一跳。

    他以为是莫悠远在接电话的,沒想到开口却是莫天成的声音,怎,怎么会是他?莫悠远不是说好了瞒着不告诉的吗?

    顿时,一时吓得无话了。

    “怎么,你刚才不是说的很利索,很像话的么?怎么现在一个字都沒有了?”莫天成继续问。

    “外公……对不起!”卓越除了说这三个字,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虽然现在这三个字是最沒用,也最苍白无力的,可也只能说这个。

    “现在说这个有屁用!”莫天成直接爆粗口了,果然,“小染到底怎么样了?!”

    “我接了电话,小染跟我通话了,她很平安,还很聪明,知道暗示我绑匪的特征。外公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小染救出來的!”他信誓旦旦的说。

    莫天成道,“放心,我怎么放心?卓越,当初我把小染交给你的时候怎么说,我一直觉得你是个特踏实的孩子,所以才将小染交到你的手里,结果呢?”

    被骂的简直抬不起头來,可是卓越却一个字都沒法反驳,他歉疚!

    “卓越,不是我怪你什么,但这么大的事,居然不告诉我,你们的胆子还真是大!”他最气的是这个。

    想他莫天成的孙女儿被人绑架受苦,他却两天后才知道,真是要被气死了!

    “外公,我们是不想让您担心,小染的事,我们会想办法救她的!”卓越只能这样说。

    “说的都是废话,我现在就不担心了吗?行了行了,赶紧挂电话,别占线了,有什么事再联系!”莫天成不耐烦的说。

    挂断了电话,那边莫悠远和陈怡两口子已经从楼上來了。

    这两天,都快成惊弓之鸟了,听到电话的声音就紧张激动,虽然睡着了,可是电话的分机在卧室也有,所以方才的对话,他们在楼上也都听到了。

    莫悠远一身睡衣,看着自己满脸焦虑的父亲道,“爸,卓越已经去尽力了,我们要相信,小染一定会沒事的!那丫头这么古灵精怪,绑匪惹到她,算是倒霉了,我们应该相信她!”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莫天成哼了一声,却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可我就怕那丫头是窝里横!从來都是嘴硬心软的主儿,她哪里见过这阵仗!”

    说到底,还是很心疼的。

    可是也已经沒办法,事已至此,也只能听天由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一看卓越那灰头土脸的样子,差不多就知道被骂的不轻,呼子业摇摇头,“其实这事儿虽说不能怪你,但是你丈人家的反应,也是能理解的!”

    “我知道!”卓越沉声道,“被骂死,甚至让他们打,我也是心甘情愿的,如果我那天不跟小染吵架,不赌气,就不会这样了!”

    叹了口气,他最近就钻在这个牛角尖里了。

    呼子业道,“卓越,你这么想也不对,就算沒有这次,难免还有次,次,对方既然是盯上了,就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不管你这次有沒有跟她吵架,都改变不了这个结果!”

    “但也许能避免一次就避免一次,也许一次又一次以后,对方就放弃了?”他有这样想过。

    “但是沒有如果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想什么如果都沒用,其实你现在应该做的事,是去稍稍休息,不然的话,身体垮了,谁來救小染?”呼子业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明显身形消瘦去一大截,不免有些心疼。

    “我沒事,我还挺得住!”他摇了摇头,还是那么的倔强,“地形图分析出來了沒有?天黑之前,我要结果!”

    呼子业看了外面的天色,“这么紧迫?”

    “我们等的起,小染等不起!”他说。

    只要一想到小染深陷囵圄,分分钟可能受到的危险,他的心就像被油锅煎熬着似的,难受的无以复加。

    他不能再拖去,一定要早点将小染救出來。

    除了叹气,呼子业似乎只能去帮忙分析地形图,以期早点弄出來了。

    走到门口手刚放上门把,想了想,又回转身道,“对了,你这么着急把地形图分析出來,不是要天黑了去查探吧?”

    卓越沒有开口,但是眼神已经回答了。

    “天黑了山林有多危险!尤其还摸不清楚对方的状况,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形对我们实在太不利了!再者说來,还不一定是那里!”呼子业忍不住叫道。

    可是卓越只是看着他,依旧沒有回答。

    他是那么的坚定,任何人都无法说服,已经决定了的事,就算再劝说,也是徒劳。

    呼子业长长的叹了口气,只送了他两个字,“疯子!”,然后开门走了。

    疯子?!

    呵呵,是啊,他是疯子,从小染被绑架那一刻起,他就疯了。

    从來沒有体会过,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对他的意义是那么重大。

    他不能失去她,必须一定要将她救出來。

    所以,不管前方有怎样的豺狼虎豹,管他怎么险恶的地形,他连命都曾经险些送过几次,还在乎这个么?

    抬起头,墙上挂着之前他们定位的地形图,已经放大打印出來了,看上去,密密麻麻繁复的一片,光是小山坡都是层层叠叠的了,更勿论其中的小道。

    山林战他不是沒经历过,但是这次不同,这次面对的,是他心爱的女人,不但要制服敌人,更要完整的救出他的爱人。

    小染,你会等我的是不是?

    站在地图前,他的手指缓缓的从每一条棱脉上滑过,似乎这样就可以尽数收入脑中,早早的将地形摸透。

    他不能失败,他一定要成功,一定要!

章节目录

名门老公傲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云千色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千色并收藏全本小说名门老公傲娇妻的章节